官策

第915章 马上试行!

第九百一十五章 马上试行!

陈京慢慢靠拢自己的停车位置。

他脚步很轻,靠近车大约十米的距离,驾驶门打开,三哥从驾驶座上下来帮陈京拉开车后门!

陈京皱眉道:“不是让你抽个时间休息一下吗?怎么一直等在这里?”

三哥道:“我一直在休息,看见您出来我就醒了!”

陈京笑笑,一语不发的钻进车中。

三哥发动汽车,车缓缓的驶出了停车场。

不知不觉,三哥已经到经合办上班一个月了。

他似乎很习惯现在的生活,工作一丝不苟。

自从他给陈京当司机,陈京公私两台车都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他平常爱好不多,但很快和其他司机打成一片,关系处得很好。

在经合办内部,现在都叫他三哥,他也总笑眯眯的答应,人非常的随和好说话。

只是有时候,陈京盯着他看,还是能看出他眼神中露出的那一抹峥嵘。

而这个场景一般都在他认真驾车的时候。

当然,这一点点异常也是因为陈京一直都在有意的去审视他,而且陈京心里有些先入为主的想法,要不然也断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陈京对三哥充满了好奇。

因为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天晚上的震撼。

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陈京甚至都有些犹豫。

但是终究,他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这一切都只能说是“信任”。

在生死之间,还不忘记自己要保护的对象,这样人值得信任!

……

省政府一号会议室。

今天会议主要是研究省政府系统三公经费的相关制度。

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因为目前三公经费问题,媒体很关注。

这一切都是因为岭南省经济下滑的缘故。

岭南经济不给力,岭南人民不满意,岭南媒体很敏感。岭南社会各界都反响强烈。

政府如何转变职能,如何控制开支,如何更加有效率,这是目前很多人关注的。

经济不行,肯定是政府政策出了问题,大家就聚焦政府的问题,这让岭南省各级政府压力很大。

周省长最近部署各级政府整风运动,这个整风运动包括整顿工作作风。整顿三公支出,整顿政府形象。

而省政府这一次三公经费管控制度出台,便是这次整风运动第一个大动作。

今天参会的人很多,省政府副厅以上干部全部参会。

省长和七个副省长。正副秘书长,还有办公厅、督查室、政研室等主要领导。

会议由秘书长黄宏远主持。

黄宏远今天穿着很正式,头发梳得油光发亮,显得精神异常抖擞。

面对政府内部很多双颇富意味的眼神,他笑得很淡然,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这一次搞三公经费制度的文件,在政府内部分歧不少。

本来这个文件是由万副省长牵头,副秘书长江楚负责具体实施。

上次江楚出了风头,让黄宏远在省政府内部很没面子。

黄宏远搞了多份材料。无一能让领导满意,他江楚稍微弄弄,便能顺利过关。

在省政府大院,便有了黄秘书长能力不行,黄秘书长笔杆子软的传言,这让黄宏远比较被动。

这一次省政府又有材料。

江楚抢着想干,气势有些咄咄逼人。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黄宏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会选择相对缓和的办法。

毕竟,三公经费的问题比较敏感,难以让大家都满意。

江楚既然立功心切,而万副省长又有意作为,那就让他们去干,干好了,解决了一大问题,这不挺好吗?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变化。第一,黄宏远觉得目前的情况下,省政府内部他到了要发出自己声音的时候了。

另外,省政府的工作现在饱受各方质疑,下面有质疑,省委的压力又给得大。

万副省长从莫书记那边得到的指示越来越多。在工作上面,他的独立性好像一下变强了很多。

周省长城府深,对这类问题一直都不发言。

但是黄宏远长期在周子兵身边工作,他哪里能理解不了周省长的压力?

如果现在政府什么事情,万副省长及其下属都能干,周省长的权威是否能得到保证?

还有最后,黄宏远现在和陈京走得近,在笔杆子这一块也有了底气。

基于这样的情况,黄宏远对初期江楚的材料给予了很多的意见,江楚的材料因为分歧太多,不得不一次一次的打回重来。

事不过三。

江楚三次搞的东西都不行,他这个省政府第一笔杆子立刻想到了尥蹶子。

他尥蹶子最好,黄宏远干脆自己来弄,他顺理成章,就把这事揽过来了。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深入调研,政府政研室,办公厅,秘书处反复酝酿,这个材料今天就要在会上跟大家见面。

是骡子是马,究竟行不行,今天就见分晓。

黄宏远很清楚,今天的会议必须成功,而他对成功也很有自信!

现在他学乖了,下面的人整的材料,他先不发声。

先找机会和陈京喝喝茶,把一些材料上的东西和他谈谈。

陈京不仅擅长文字功夫,而且看问题很深入,思虑很全面。

不用他弄材料,只需要他挑问题,事儿不是挺简单吗?

陈京那边过一遍,黄宏远自己也拿出浑身解数再过一遍,把下面搞过来的初稿一一以问题的形势反馈下去。

三番五次的修改,材料终于搞出来了。

会议开始以后,黄宏远用很抑扬顿挫的声音把相关制度材料一条条的宣读,然后逐条的解释,思路非常清晰。

他偶用余光去观察江楚,从江楚的表情他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这个材料,江楚很吃惊,而只要江楚吃惊,材料就成功了一半。

果然,黄宏远把制度材料公布以后,然后把各种征求意见的反馈情况做了汇总汇报。

几个副省长都发言觉得材料不错,照顾到了各方面的利益,也能够达到让媒体满意,而且又切实可行的效果。

常委副省长乔正清发言道:“三公的问题很敏感,既要有可操作性,又要让外面现在的一些舆论缓和。而且还不能够让下面感受到太大的压力,可以说这个材料很难做。

目前我认为黄秘书刚才提交的这个材料思虑是目前最周详的。

这个材料的特点是迈的步子比较大,实施以后能够收到明显效果。

同时,有注意到了很多实际的问题,对下面各级单位的难处考虑周详,实施阻力比较小……”

乔正清是秘书长出身,在省政府机关威信很高。

包括江楚都是他当秘书长时候提拔起来的干部,他发言对黄宏远表示肯定,会议的风向就有明显的改变。

这样的会议,周子兵一般是不会早发言的。

党内民主集中制,一把手过早发言,过早定调子,影响会很不好。

周子兵通常很注意这一点。

这样的会议,他甚至不会做总结性发言,这是他做事的特点。

所以,在他身边做事,没有过硬的本事,绝对是不行的。

周子兵也特别在意这一点。

他常常强调,省政府要有精兵强将,精兵强将作用在哪里?就是要能够顶住压力,要能够很从容的贯彻他的意图。

黄宏远站在精兵强将最前沿。

贯彻省长的意图是他的职责。

如果要依靠省长的支持,他才能把意图贯彻下去,他这个秘书长还有存在的价值?

秘书长最重要的职能就是要准确理解领导的意图,并很不经意的把意图贯彻下去。

今天黄宏远就是要借这个机会,达到这种效果。

几个副省长发言完毕,黄宏远连连谦虚,话锋一转道:

“今天我们主要是要讨论问题,找到制度的问题点。江副秘书长,你是自始至终都参与了这个材料起草的,这个材料能够到今天这个样子,能够得到这么领导的肯定,你功劳很大。

你今天也提提意见嘛!”

江楚脸色颇有些难看,但是这么多领导在,他不要表现得太过在意。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点头道:“材料很好,我们的秘书队伍成长起来了!”

黄宏远点头道:“这一次我们政研室,办公厅很多同志都参与了这个材料起草,大家很用心,我在这里对大家表示感谢!”

万爱民皱皱眉头,道:“如果大家都觉得没问题,那就先试行,在试行过程中有问题我们在修正!现在到了我们要追求效率的时候了。如何快速的把整风搞好,同时又尽快的把经济的政策落实好,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工作。

时不待我啊同志们,我们再不紧绷神经,我们就没有未来……”

万爱民这话有点像总结性发言。

这样的情况在省政府内部会议上很常见,周省长充分的发挥大家的才华,让大家畅所欲言,最后得到的决议显得顺理成章。

黄宏远以前不了解周省的这个习惯,所以工作上面警惕性不够。

而今天,他能够把这个会议掌控住,他心里也暗松了一口气。

果然,周子兵听了万爱民的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脸上露出笑容道:“万副省长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马上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