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6章 针锋相对!

陈京提出西高新园的名字得到了多方面认同,而关于这个项目,由于多方推动,项目进展积极。

项目可行性分析报告出来以后。

省经合办、海山市委、南港市委又联合成立了工作组,对整个项目材料进行梳理,一份完整成型的项目报告已然成型。

在这个工作中,陈京是起了主导作用的。

一方面,整个项目经合办负责总协调。

另外,陈京在文字材料上面的深厚功底,也注定他要负责整个项目报告的宏观把控。

几乎每一个小材料出来,陈京都需要精心的修改,然后协调沟通,最终材料确定,陈京都拥有最高权限。

项目报告出来以后,陈京就项目报告的若干内容向乔正清做了详细汇报。

乔正清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另外还有陈京自己主动和省政府黄宏远和省长周子兵的公关,在省政府内部,对项目普遍持支持态度。

项目能够走到这一步,无疑是很让人感到鼓舞的。

陈京、李清香还有姚军辉三人再一次在粤州碰头,共同商议接下来要做的相关工作。

李清香兴致很高,她笑呵呵的对陈京道:“陈京,我们这次项目特点总结起来可以概括几个特点,一是项目规范,二是我们搞的高新园区符合发展的需求,也符合我们岭南发展的潮流。

我有个喜讯带给大家,那就是我们针对这个项目,首批征收的六千亩地我们这次常委会上通过了。

为了这个项目能够尽快的搞起来,我们最近召开了人大、政协,老同志老干部等等座谈会,我们各种关系理顺前所未有的清楚。海山人民前所未有的团结。我们就是一心就想把项目搞起来!”

姚军辉表态道:“清香书记有喜讯,我这边也不赖。我们这次搞项目设计到两个区,计划也是征收六千亩土地,我们高新产业园第一期的一万二千亩土地可以完全落实。

不仅如此,我们还在做下一步规划,我们很乐观,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第一期项目取得成功之后,接下来我们再投入一万二千亩土地,我们的计划可以翻一番!”

陈京点点头道:“按照姚书记这个算法,我们两期工程完成,高新园的项目应该是近四万亩土地的规模。这么大个园子,从面积上来看,完全可以比肩临港高新产业园。

应该说,能够有这个规划,海山和南港人民如此的认同支持项目,让人感到很鼓舞。

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人民的共同心愿,这无疑让我们的项目更有生命力!”

李清香轻轻一笑,颇为豪迈的端起茶杯道:“我提议,咱们三人以茶代酒,我们先干一杯。如果项目最后能够得到审批,我们三个人的努力会铭记史册!”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现在的问题,我认为在省内政府公关应该说已经相当成功。但是省委这一块的公关,我们还比较薄弱。项目能否落实,莫书记的支持太关键了!”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不能小看这个问题。这么大的项目,省委是最终决策单位。我们不能想当然,认为政府这边能够通过,省委常委们就一定会认同我们的工作。

我觉得我们现在要想办法先把关系疏通好。

如不然后续一旦遇到了阻力,我们可能会很被动!”

姚军辉皱皱眉头。

李清香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变淡。

陈京的话无疑点到了关键点。

莫书记执政岭南以来,虽然时日尚短,但是他谨慎执政的风格还是在岭南政坛引起了很多议论。

现在是个敏感时期。

整个共和国在模仿岭南,岭南临港的高新园成功,全国各地高新园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

和这些高新园相似的还有各种产业园,工业园等等。

相当一部分这样的园子是拍脑袋决策,圈了大量的土地,投了大量的钱,然后没有实际效果。

有些还出现烂尾的情况,银行、政府投资人之间扯皮。

移民矛盾凸显。

因为征地引发的强拆,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重复投资,过度投资的现象随处可见。这已经引起中央国务_院的高度重视,过去两年,国务_院专门成立了十个工作组深入到各省市专门调查乱圈地,乱投资的情况。

一共叫停了一百多项重复投资,问责了二十多名党政高管,约谈的党政高管多大六十多人。

这样的大动作让各地方政府非常紧张,而媒体也广泛关注,社会性的讨论议论也前所未有的活跃。

在这样的背景下,海山和南港的高新产业园能否最终落实,变数还是挺多的。

虽然现在三方都很努力。

而且对产业园的项目进行了极具权威的可行性研究。

但是,领导有领导的看法,领导有领导的思维。

如果领导觉得还不够,这件事最终如何走向,还很难说。

“这样吧,陈京!省委这边,我们还是按照以前的办法,我们分头公关。通过各种渠道做工作。我们现在是三个单位协同,我们各自的资源都要想办法利用起来,姚书记你看怎样?”李清香道。

姚军辉点头道:“应该这样,我们要把这种分合的手段灵活把控。有些需要我们分头做的工作,我们认真分头落实。分头不好做的工作,我们联合一起做,我完全赞成!”

两位书记赞成,陈京自然没有意见。

实际上这个工作陈京已经在做了。

最近一个星期,陈京在试图共同一些关系先接触贺军。

可是贺军似乎对陈京颇有忌惮,估计是上次陈京拦路的事儿给他造成了负面影响,陈京几次想找机会和他接触,最后得到的反馈都是贺书记很忙。

省委秘书长蒋铭仁这边倒是一条路子。

但是陈京和蒋铭仁毕竟不熟,虽然有钟军的关系可以利用。

但是陈京斟酌再三,还是觉得不合适。

至于省委莫书记这边,陈京现在完全没有路子。

所以在这个工作上面,李清香和姚军辉他必须要依仗,他们两人在岭南政坛的人脉到了需要利用起来的时候了!

三人碰头结束之后。

李清香便立刻开始行动。

她女儿已经回国,现在跟父亲贺军住一起。

李清香便把女儿叫出来,母女俩吃了一顿饭,她借着送女儿的机会,就直接去贺军家。

贺军回家一看到李清香,他嘴里本哼着京剧《空城计》,声音一下戛然而止,脸上便阴郁了起来。

李清香哼了哼,道:“怎么了?看到我就这副嘴脸?我就不能看看女儿吗?”

贺军一语不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对李清香他太了解了,他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道:

“说吧,你来是什么事儿?你真是看女儿来我拍手欢迎,就是怕拿看女儿当幌子,过来又别有用心,那是最让人厌恶的!”

李清香愣了愣,神色颇为尴尬。

但是在贺军面前,她却从来不低头,便道:

“我倒是想常常过来看看丫头,就怕看到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彼此尴尬。我别有用心,我看女儿都别有用心,你千方百计的给我脸子看,我看更是别有用心!”

贺军哼了哼,神情颇为傲慢。

他心中清楚,如果是以前,李清香有事肯定直接饶过他去找苗强,说起话来冷嘲热讽不止于此。

现在是莫书记主政,李清香已然没有那股子气焰了。

看到李清香外强中干,色厉内荏,贺军心中就没来由的一阵舒坦。

他很厌恶李清香的功利心。

以前李清香的野心他无法遏制,他堂堂岭南官场教父,管不了自己的女人。

现在,贺军终于恢复了自信。

李清香不是野心勃勃吗?他就偏偏要打压一下她的气焰,他倒要看看,在岭南政坛,李清香还有多少花样?

他虚指空中,哼了一声道:“我去书房了,你跟丫头交交心吧!咱们没话谈,你也不要跟我谈你那些狗屁事,我没兴趣也没心思听。如果你真要谈那些,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别惹我心烦!”

他说完这话,拿着包站起身就上楼。

李清香坐在客厅一下傻了。

她站起身来想说几句狠话,可是贺军已经三步两步的上了楼,书房的门一关,内外两个世界,她根本没辙。

她神色极度难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中便觉得一股子气没地方发泄。

她又想到贺军在外面的那个女人,心中更觉得不舒服。

她很清楚,贺军这是故意在跟她示威,故意这样干就是要让他难堪!

她心一横,贺军既然不仁,那她也没必要讲仁义。

一个女人虽然不能扳倒贺军,但是也得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

大家真要撕破脸,李清香反而手段可以层出不穷。

李清香的路贺军阻拦不了,以前贺军阻拦不了,现在也不行,将来更不行。

对李清香来说,她的野心就是她的性命,谁要是想拦她的路,那都必须清除,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是自己丈夫也不行,她眼神闪烁,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