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7章 天大的事儿!

第九百一十七章 天大的事儿!

省委莫书记走马上任,向外界承诺他要打造文明岭南,廉洁岭南,活力岭南。

对莫书记的这个施政目标,岭南媒体给予的评价颇高。

当然,有些岭南老干部却忍不住吐槽,纷纷表示莫书记这个目标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现在的岭南不够文明,不够廉洁,没有活力?

接着这个议题再追溯,莫正到了岭南,是要整肃岭南社会风气,大搞反腐,搞新的经济政策吗?

新官上任三把火。

莫书记这种级别的干部上任之后,他的三把火从哪个地方开始烧,也的确是备受关注!

事实上,莫正也似乎正如自己承诺的那样,他上任首先部署的工作就是党内巡视工作。

省委组织部、纪委成立了八个巡视组,巡视组走到全省各市各单位,蹲点了解情况,接受群众反馈信息,省委的触角从粤州一下就蔓延到了全省的最基层。

应该说,莫书记的这个动作在岭南是很受热议的。

清晨,省委还处在晨曦中,大院里面薄雾皑皑。

省委第一秘书谭杰像往常一样提前一刻钟上班。

谭杰是目前岭南政坛新崛起的政坛新星。

说是新星,其实他年龄已然有四十岁了。

之所以说他新崛起,是因为他是莫书记到岭南以后才进入省委,并一跃成为书记秘书的。

以前的他籍籍无名,一朝成为了省委书记秘书。各种光环全部聚焦到了他的身上,谭杰的名字也在一夜之间被岭南政坛所熟知。

谭杰在进省委之前。一直在党校任教员。

在党校干了十年,从来就没人想过他能够脱颖而出,一飞冲天,包括省委党校领导都没预料到这一点。

但是现实就是这般传奇。

莫正走马上任的第二个星期就视察了省委党校。

在党校视察的过程中,他忽然提出要和党校时任教学部副部长的谭杰单独谈谈话。

莫正的这个要求让党校领导大为紧张,同时又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

那天陪同莫正视察的是秘书长蒋铭仁。

党校李校长十分惶恐的找到蒋铭仁,问他莫书记是不是对学校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

两人当时就那样干杵着耐心等待谭杰和莫书记的交流。

蒋铭仁也不明所以,心中正犯嘀咕。

但是他政治敏锐性比李校长高很多。

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莫正初来岭南,在用人方面可能会有自己的想法。

尤其是身边的关键人,莫正可能有自己的考量。

蒋铭仁便莫测高深的对李校长打了一句官腔,然后话锋一转便开始了解谭杰的情况。

谭杰理论功底扎实,在党校担任教学部副部长,同时也是党校最优秀的讲师。

对党的理论研究,他是党校的权威。

蒋铭仁暗暗记下了谭杰这个名字。通过谭杰他也揣摩出了莫书记用人的偏好。

莫正用人可能是偏重思想觉悟的。

党管什么?

党管人事,更管意识形态。

精通党的理论研究,自身素质过硬,思想觉悟高的干部,莫正可能最需要。

事实证明了蒋铭仁的判断。

这次党校视察几天之后,莫正向蒋铭仁提出换掉临时秘书。让蒋铭仁把谭杰调到省委来,他选中谭杰作为秘书。

就这样,谭杰鱼跃龙门进了省委,在蒋铭仁的授意下,谭杰的级别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蒋铭仁向省委建议。让谭杰兼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谭副主任就顺理成章的跨入了厅级干部的序列。

谭杰进入省委后。工作一直谨小慎微,而提前一刻钟上班,也是他一直坚持的习惯。

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谭杰正要推门进去,他眼睛余光看到了一人,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凑过去道:

“盛书记,您……您这么早过来是找书记吗?”

省纪委书记盛中杰竟然站在走廊上抽烟,谭杰看到他精神好像不太好,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他心里就一咯噔。

忙推开办公室的门道:“盛书记,您先坐,我给您冲一咖啡!书记应该快到了,今天上午他要到老干疗养所慰问,要提前做准备……”

盛中杰点点头,跨步进门。

谭杰心里就忍不住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盛中杰在没预约的情况下就匆匆赶过来要急见莫书记。

他敏锐的意识到,岭南可能发生大事了。

莫正踩着点进办公室。

他走了正门,并没有经过秘书室。

谭杰忙过去跟他讲盛书记已经等了他很久,莫正愕然,而此时盛中杰已然站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口。

莫正微微皱眉,轻轻的招手没说话。

谭杰很小心的将门关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面。

他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气氛,就好像呼吸都有些不畅快似的。

今天本来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但是盛书记的突然出现,让这明朗的天似乎增添了无穷的阴霾。

……

盛中杰坐在莫正的正对面,声音很低沉,道:

“书记,这个案子如果真行动起来,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莞城本来就不稳……”

莫正道:“你们把所有的情况都掌握了吗?还没有疏漏?”

盛中杰道:“我们的第三巡视组现在就在莞城,莞城这几天情况很异常,前几天巡视组下榻的酒店前来反应问题的人非常多,需要排队。可是从前天开始,人忽然变少了。

昨天甚至没有人前来反映情况。

我认为可能……”

莫正皱眉道:“我问的是情况是否都掌握了,究竟掌握到了什么程度!”

盛中杰压低声音道:“情况掌握百分之百的充分了,我把相关的材料带了过来!”

盛中杰变戏法似的从公文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沓材料,递给莫正。

莫正戴上老花镜认真的看材料,神情古井不波,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波动。

过了很久,他将材料合拢放在右手边,道:“说说你现在最大的顾虑吧!”

盛中杰抿了抿嘴唇道:“现在最大的顾虑是这件事可能会造成极大的消极影响,可能会影响到莞城的稳定局面。这也是很棘手的地方,几千万人口的一个市,不能不反复考量啊!

而且,现在进退两难的是,如果动,可能会震荡。但是再拖下去,又有可能生变……”

“你担心生变之后,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莫正道,“那你的意思是如何?”

盛中杰摇摇头道:“我现在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很困难!”

“害群之马!实在是让人感到痛惜!”莫正道,“我看你们搞的材料还不够翔实,你们还没想到莞城之外的情况。这件事情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

“那书记……”

“放一放,等一等,沉住气!”莫正道。

“如果我没记错,周省长会在下个星期到莞城视察,还是等他走过看过,我们再做决定吧!”莫正道。

他把手上把玩的一支派克钢笔一扔,道:

“现在从上到下有股子浮躁的思想,大家开口闭口只谈经济建设,只谈要扭转岭南发展不利局面。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岭南的复杂性?我们的一些大的经济政策落实,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班子来操作,我们动作越大,可能效果越微小。

我们有些浮躁的思想要想办法纠正。

不要太敏感别的省市进步,我们要看清自己,了解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递给盛中杰一支,道:

“老盛,这段时间你比较辛苦,不要长期熬夜锕,思想上面也不要把弦绷得太紧。内紧外松,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莫正啪一下,自己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道:

“有时候我们想问题可以极端一些,共和国的大军区驻地就在岭南,岭南有数十万部队,哪怕是发生战争,我们也可以应付自如,何况是这些鸡毛小事?”

盛中杰也点上了烟,吞云吐雾,摇摇头道:“书记,我没有您的胸襟,我总有些紧张!感觉肩膀上的担子重,压力大!”

“咚,咚!”

莫正抬手看看表道:“好了,我马上要去一趟老干疗养所,这事先这样议吧!”

莫正站起身来,谭杰已经推门进来了,他道:

“书记,贺副书记来了!”

莫正愣了一下,摆手快步出门。

贺军在外面等着,莫正道:“老贺,天大的事儿你都先等等。我们下午再谈,老干疗养所那边必须要过去了,时间紧张,我总不能让一众老领导等我不是?

我莫正可还没这个面子哦!”

贺军很知趣的道:“那行吧!我送送您!”

贺军很自然的跟在莫正后面,他是秘书长出身,早就习惯了担当绿叶的角色。

当年苗强在岭南的时候,他是绿叶。

现在莫书记当政,贺军对自己的定位还是这样。

贺军擅长耳听八方,眼观四面,他一路送苗强,却早就注意到了苗强办公室还有人在。

他目送苗强的车远去,转身进常委楼,恰好盛中杰急匆匆的从后面的门口出去。

他皱皱眉头,忽然脸色一变,步子遽然就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