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8章 秘书长蒋铭仁!

第九百一十八章 秘书长蒋铭仁!

陈京这几天有些郁闷。

每天早上上班,他车库门口都有一辆保时捷堵着。

他忍了三天没自己开车,第四天他给三哥打了电话,便直接找物业。

物业经理是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自称姓张,他一听这事,连忙去找出入纪录,一会儿功夫,他就找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酒糟鼻中年汉子。

看得出来,中年汉子心情很不好。

他一路都是抱怨,几乎是指着物业经理的鼻子道:

“这都该你们负责,你们搞的工作太乱七八糟,为什么我车库渗水问题还没解决?如果车库能进去,会出现这些狗屁麻烦事儿吗?”

张经理脾气很好,他耐心解释道:“岑先生,您想搞车库改造我们很理解,但是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其他业主的利益,目前我们也很难做!”

被称为岑先生的酒糟鼻道:“怎么就难做了?我把这一块改造成一个小花园,楼上楼下,街坊邻居都可以过来坐坐嘛!你们工作就是死板,现在搞成这样了,还天天让我给别人移车,我可跟你讲,这是最后一次,下次遇到这情况,你们自己想办法!”

他狠狠的瞪了张经理一眼,然后又斜睨着陈京道:

“怎么?我挡住的是你啊!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物业还有这一些住户,我车库全是水,谁也不让我弄!”

他哼了哼,狠声道:“都是一群鸟毛!”

他钻进自己的车中,发动汽车,狠劲的踩油门,汽车引擎发出震耳声响,然后才缓缓将车移动了一点点。

他下车关上车门,冲陈京道:“够了吗?就他们两三米嘛!算个啥?”

陈京皱皱眉头,心中没想去和此人计较。

而恰在此时,三哥驾单位的车过来。

等他下来打开车门,陈京钻进车后座,那中年汉子一看这情形。

脸色一下就青了。

他快步走过来,用手敲着车引擎盖,脸色不善的道:“喂,小子,你耍我啊!你装什么逼啊,你当我好耍是不是?移了车没见你开车出来,原来他妈的是找碴的!”

三哥拉上手闸,回头看了陈京一眼。

然后他笑眯眯的下车道:“挡住了车库,让你移一下车很正常吧?”

“正常个屁!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岑长河是什么人,他妈的你当我好耍啊!”

三哥脸上笑意越来越越浓,慢慢的向他靠拢过去。

恰在这时,陈京也下了车,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三哥收住步子。

陈京慢慢走过去,道:“岑先生,看您这派头就是有身份的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物业都能解决。咱们都是业主,同住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咱们有什么过不去呢?

我的车真停在车库里面开不出来,不然也不会跟朋友打电话让我接我了!我可不是成心耍你。”

中年男子盯着陈京半晌,道:“真的不是成心的?”

陈京真诚的一笑,道:“真的不是!”

姓岑的汉子点点头道:“恩,你小子很诚恳,岑哥我信你!”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盒,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陈京道:“小子,这是我名片,以后有什么事儿找岑哥我,你看着让人顺眼,比那些鸟毛舒心多了!”

陈京接过名片,前后看了看,名片上面写着“莞城恒信贸易有限公司岑大鹏总经理”的字样。

陈京笑了笑,道:“好,好,谢谢岑总,以后有事定找您罩我!”

姓岑的汉子很受用的点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黑黑的牙齿,道:“行了,你可以走了,这些屁事跟你无关!”

三哥眯眼瞅着对方,脸上一直都在笑,眼神中却闪过数道寒芒。

不过终究,他还是笑着上车,载着陈京出了小区。

陈京把名片随手放在座椅旁边的盒子里面,微微笑了笑,心想刚才碰着的这人有点意思,有点暴发户的风范。

……今天星期六。

陈京今天要去拜访省委秘书长蒋铭仁。

西高新园项目经历了前面的一帆风顺之后,终于遇到了难点和阻力。

陈京和清香书记还有姚军辉三人分头到省委进行公关,却没有收到任何成效。

陈京和清香书记主攻贺副书记,两人都铩羽而归。

姚军辉直接接触秘书长蒋铭仁,好像也收效甚微。

省委主要领导除了周子兵之外,其他的领导的意图都摸不清楚,不得不说,这很有些出乎意料,同时也为项目的进展增加了变数。

项目忽然陷入了困难。

陈京一筹莫展。

就在他想不到可行办法的时候。

钟军忽然带来消息,钟军跟陈京透露,说家里老头子想找个机会和他坐坐。

蒋铭仁有这样主动的要求,陈京大喜过望。

实际上,陈京已经在酝酿,想办法接触蒋铭仁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现在蒋铭仁主动提出有这个想法,他岂能不高兴?

蒋铭仁家比较简陋,不见其他省委领导家里那般奢华。

客厅里放着布沙发,茶几是榉木做的,深红色,和地板的颜色一致。

钟军很热情的迎接陈京,并忙前忙后帮他泡茶,陈京完全是享受贵客的待遇。

蒋铭仁冷眼看着这一切,神色很平静。

陈京凑过去恭敬的叫了一声:“秘书长,打扰您休息时间了!”

蒋铭仁脸上微微一笑,颇有些不自然,道:“我家这小子,我养他这么大也没见他给我冲一杯茶喝。看来你是他的领导,他对你是另眼相看的!”

陈京道:“那我真有些受宠若惊了!不过小钟是真不错,在单位内部大家对其评价普遍好。有一支很不错的笔杆子,而且为人谦虚,没有其他高干子弟的公子哥儿习气,安于本职工作。

我认为很难得,作为家里来说,站在秘书长您的角度,可以对他多鼓励!”

蒋铭仁愣了愣,道:“恩,你今天来有点像家访的味道。我是否该接受你的建议?”

陈京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小钟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想法,就说明他长大了。靠父亲的影响力做官,固然不好,但是一味的听从父亲的安排,自己缺少主见和想法,却又没有出息。

小钟也是很难的!”

蒋铭仁脸上露出笑容,指了指钟军道:“军儿啊,你去跟你妈打个招呼,让她备几个小菜,我们今天留你们陈主任吃饭!”

钟军欣然出门,很自然客厅就剩下两个人。

陈京意识到,蒋铭仁可能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说,他便抿嘴不说话。

果然,蒋铭仁酝酿了一会儿,道:“你们现在搞的所谓西高新科技园的事儿,我了解过,应该说还是挺有想法的。但是时机方面,是不是值得商榷,恐怕还需要认真论证!”

陈京心中一凛,道:“秘书长,您的意思是……”

蒋铭仁摇摇头道:“小陈,目前我们岭南的形势很复杂。莫书记初上任,面临很多的考验,也面临很多难局。有些问题可能是你无法想象的。作为省委来说,做工作要多重考量。

任何事情都有轻重缓急,目前省委阶段性重点工作,可能并不契合你们西高新科技园项目,这里我先跟你透个底!”

“阶段性重点工作?”陈京微微皱眉,有些不太清楚蒋铭仁的这个提法。

蒋铭仁似乎也不愿意多谈这一点,他道:

“莞城你是否熟悉?”

陈京摇摇头,道:“我不太了解,我只知道莞城的问题比较多,比较复杂,同时又比较重要。是不是我们西高新园的项目,和莞城的某个项目有了冲突?”

蒋铭仁一笑,道:“你不要多想,莞城没有项目,莞城只有问题!你不了解莞城很好,我只是随便问问!”

陈京摘掉眼镜,揉了揉眼睛,他敏锐的意识到,蒋铭仁给了他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莞城的问题可能是省委阶段性工作的重点。

莞城有多少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

而省委阶段性工作重点,多半都是体现莫书记意图的。

这是否意味着,莫书记新官上任,首先瞄准的目标是莞城?

关于这些话题,双方都不能多谈,蒋铭仁能够稍微给陈京点拨,应该说也是他给予了陈京很大的面子。

所以,才有他说陈京不了解莞城更好的说法。

莞城和临港两个市,是岭南省除了粤州以外最重要的两个市了。

这两个市一个是共和国的制造之都,一个是共和国发展最前沿的经济特区。

省委把莞城作为阶段性工作重点,临港是不是也有重点?

陈京脑子里面转过了无数念头。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岭南的了解还是太少,无法站在宏观的角度来分析整个岭南的问题,这是他很大的短板。

尤其对莞城和临港,他完全不熟悉,也不了解。

陈京现在是省经合办的一把手,对全省最重要的两个市都不了解,他的工作如何能够完全展开?如果能够实现全省的区域经济合作?

一念及此,陈京忽然觉得身上的压力很大。

自己的视野是该要更宽阔一些,要真正的扎根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