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9章 接憧而来的事故!

第九百一十九章 接憧而来的事故!

一场台风毫无征兆的袭击整个岭南。

晚上大约八点钟开始,粤州狂风暴雨,雷鸣闪烁,整座城市全都笼罩在了风雨之中。

夜晚的霓虹不再明亮,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外面的夜景,只能看到昏暗的灯光,其余什么都看不到。

急遽的电话铃声响起,黄宏远从睡梦中惊醒,抓起电话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电话那头的消息给惊呆了,他顾不得夜以深,迅速的穿衣服,拿着公文包,急匆匆的下楼。

楼下司机发动汽车早已经恭候多时了,他钻进车后座,脸色铁青,道:“先去省长家,我马上给他通电话!”

雨势太大。

粤州城市很多道路都有了积水。

汽车在水中飞驰,溅起无数浪花。

偶有一道银白色的闪电闪过,刺激得让人心中不自然就会凛然,然后很有捂耳朵的冲动,因为接下来必然会是震天的雷响。

在雨中,黄宏远透过玻璃看外面,心情有一种难言的紧张。

他在政坛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经历了无数的事情,早就养成了处变不惊的素养。

但是今天,遇到突如其来的状况,还是让他心情起伏,难以平定!

半个以后,车终于到了周省长的楼下。

周省长书房里面的灯开着,窗帘将灯光染成了橘红色,在夜里很耀眼。

黄宏远急匆匆的从车上下来,也顾不得打伞,一路小跑就进入了周家小楼。

周子兵在书房正在打电话,他神情严肃,语气急促,黄宏远到书房门口的时候,遽然站定。

他心中已然明白,周子兵也收到消息了,看来今夜粤州注定了不会安宁!

很久,周子兵才将电话挂断。

他回头看见黄宏远,道:“你马上通知公安厅金厅长、国安局卞局长两人到省委开会,这是莫书记的命令!”

黄宏远道:“刚才两人都给我打电话了,他们已经有了安排,同时都往省委赶!”

周子兵一挥手道:“那我们也走!”

周子兵迈着步子就出门,钻进车中冲黄宏远嚷道:“我们坐一辆车过去!”

车重新启动,周子兵感觉车里的气氛压抑极了,让他呼吸都异常的困难。

刚刚收到消息,莞城出事了。

莞城市副市长、司法局长敬国华突然死亡,初步判定是自杀,出事地点在他家中,目前莞城警方已经控制现场,省公安厅、国安局已经派了领导奔赴莞城控制局面。

而这个消息传到粤州,尤其黄宏远听到这个消息,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一下就跳到了口腔,差点就乱了方寸。

一个副市长,高级干部,竟然忽然死了,不管是自杀他杀,这个消息都是极其震撼的。

莞城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究竟是处在了什么局面下。

目前谁都难以判断,而这样的消息也足以让省委震动。

省委莫书记召开紧急会议,省委主要领导全部被紧急通知,这样的场景是不可想象的。

“这该死的天!”

黄宏远内地嘟囔了一句,心情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他扭头看周子兵。

周省长闭目养神,呼吸均匀,神态让人摸不透。

他暗叹一声省长大将风度,自己和他比,差太多了。

而周子兵也并没有表现得那般轻松。

关于莞城的问题,这几天省委莫书记组织了几次碰头会,莞城有什么问题,有多少问题,牵扯到多少人。

省里面还在斟酌酝酿,还没有完全摸清楚情况。

对莞城目前已经发现的系列问题,省委内部有存在处理方面的分歧。

大家都有各自的观念,都很犹豫,莫书记也难以做决断。

“叮,叮!”

黄宏远忙接听电话,周子兵眼睛猛然睁开。

“省长,您的电话,蒋秘书长!”

周子兵拿过电话,道:“铭仁吗?我周子兵!”

“省长,莫书记刚才已经指示国安局卞局长,让他马上去莞城。立刻对相关人员进行全面的掌控,严格管控铁路和机场的出行渠道,莞城进入紧急状态。省委相应应急机制启动……”

周子兵道:“我完全同意书记的安排,十分钟以后我到省委!”

“那好,外面雨下得很大,您路上注意安全!”蒋铭仁道,“书记已经到了!”

周子兵挂断电话,将手机递给黄宏远,忽然道:“对岳云松你熟不熟悉?”

“不是太熟,以前有过几次接触,省委开会的时候,我们曾经住过同一个酒店!”黄宏远道。

黄宏远对莞城省委书记岳云松并不陌生。

他以前在海山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岳云松通门市市委书记。

而此前,岳云松担任过莞城市市长,本质上他是莞城培养出来的干部。

这一次省委调整各市班子,将岳云松调回省城担任书记,舆论一片看好。

舆论普通认为岳云松了解莞城,在莞城工作多年,而他本身又是学院派干部的代表,经济理论功底扎实,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强,这一些都是他的优势。

所以对岳云松的履新,省委和社会各界都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可是现在……

“岳云松完蛋了!”

黄宏远心中暗道,他和岳云松有过友好的接触。

对老岳的印象不错。

岳云松在通门搞得很有成绩,他的风格比较柔和,做事比较严谨,为人很亲和。别人都叫他微笑书记。

微笑书记掌控的莞城暴露出这么多问题,而且现在又捅出了天大的篓子,他怎么可能还在这个位子上停留?

刚刚履新一年不到,就出这么严重的问题,岳云松真是够可怜的!

省委到了……

……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

陈京睡得很香,外面的狂风暴雨根本无法影响他的睡眠。

最近他太累了,心身疲惫。

名企评审工作进入了复审阶段,复审工作他亲自部署,一天有忙不完的事儿,见不完的人,批不完的文件。

西高新园的项目现在进入了死胡同,姚军辉和清香书记给予陈京的压力很大,他们都希望陈京能够想办法到省委公关,只要省委这一关能过。整个项目将成功百分之八十。

另外,一月一次的回京雷打不动,方婉琦肚子越来越大,家庭的事情也牵挂着陈京的心。

这么多事情压在陈京的肩上。

他就算是铁打的也有吃不消的时候。

实际上他真的很累了,一直都是撑着,难得有一个雨天,他睡得很沉。

但是凌晨时分,他还是被响不停的电话给叫醒了。

他从**竖起来,把电话放在耳边,电话那头的唐玉已经变得非常急躁了。

“陈京,三哥在哪里?你是否能联系上他!”

陈京倏然一惊,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没……有!莞城出了一点事,在莞城走马河有一起严重的暴力事件,好像死了很多人。莞城天心夜总会起火……”

“天心夜总会起火?”

陈京看向窗外,心里犯嘀咕。

外面下这么大的暴雨,什么火浇不灭?夜总会起火这意味着什么?

“你联系了他没有,是不是联系不上?”陈京道。

唐玉呼了一口气道:“我都急死了,就是联系不上。莞城的事情现在很麻烦,因为据说出事的是莞城一个本土的涉黑势力,造成了极多的伤亡。我担心……”

陈京皱皱眉头,他一下明白了唐玉担心的什么。

三哥是和香港沈家有密切关系的人。

莞城忽然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地点在天心夜总会。

这个夜总会以前是沈北望经营的地方。

这容易让人联想到这又是一次黑势力内部的斗殴。

而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有香港沈家的影子。

唐玉担心三哥会搀和进这件事情里面。

陈京一下想明白这些,便道:“唐玉啊,你放心吧!不要胡思乱想,三哥我了解,他已经没有心思再搀和那些事儿了。他喜欢现在的生活,现在的生活很平淡,很好!

我们不用杞人忧天,他比我们理性!”

“那为什么联系不上他?”唐玉道。

陈京一下倒在**道:“联系不上就不用再联系,这么大的雨,是个睡觉的好天气,你刚才还差点联系不上我呢!”

唐玉轻轻的哼了一声,道:“就知道睡,你们是得了嗜睡病吧!好了,你好好睡你的觉吧,懒得理你!”

唐玉挂断电话,陈京躺在**,望着头顶的天花板,脑子里各种思绪纷飞,却再也难以入眠了。

外面的雨依旧很大,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迹象。

不知为什么,陈京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安。

他总觉得今晚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莞城发生了多严重的事情?

他想到这次周子兵视察莞城和临港,陈京是主要随行人员。

跟着周省长视察调研,了解莞城和临港,陈京对此行报以很高的期望。

为了这次考察做准备,最近陈京忙里偷闲看了很多关于两个市的相关材料。

他越看材料,有时候越觉得迷茫。

他隐隐觉得,莞城这个城市好像一直都被笼罩了一层难言的神秘,好像让人很难捉摸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