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0章 笼罩的危机!

第七卷 纵横省城 第九百二十章 笼罩的危机!

莞城一夜之间出了两件大事,岭南震动。

岭南省委紧急召开会议,莫书记亲自部署,启动了针对莞城的应急预案。

省委成立由省纪委、省公安厅、省国安局联合组成了调查组,省委副书记贺军担任组长,贺军亲临莞城坐镇,主持工作,省委要求,必须要认真彻查,要把所有的事情完全弄清楚。

陈京早上起来还没弄清情况,他拎着手提包准备去上班,在楼下就碰到了一众业主和物业公司在小区里面吵成了一锅煮。

陈京一眼就看到了岑大鹏。

岑大鹏面色涨得通红,嗓门粗大洪亮,脖子上面青筋暴露,正和大家争论着什么。

“我改个车库怎么了?我就是把车库搞得漂亮一些,外面再加点装饰,搞个小亭子方便大家平常坐坐,这也是为咱小区增添公共设施,这是多好的事儿?你们怎么就蛮横无理的反对?”岑大鹏嚷道。

他说话很快,一句话刚说完,咽了一口唾沫,又扯着喉咙道:“你不要以为我怕事,我跟你们讲,今天新闻还没出来,新闻出来了吓死你们。你们知不知道今天莞城发生了大事了?

嘿嘿,市长死了,黑帮火并死了一百多人。

我在粤州和莞城黑白两道可有的是朋友,你们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我说话你们不信是不是?你们稍后看新闻,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这些都是省委的哥们儿昨天深夜打电话告诉我的……”

岑大鹏滔滔不绝,牛皮吹得震天响,在不遗余力的展露着他的“背景”。

这年头像他这样的人多。

遇到了麻烦,首先就把自己的背景摆出来,以此来震慑普通人。

连十几岁的小屁孩开车撞人之后都知道叫嚣:“我爸是XX”。

岑大鹏能在乱军之中放狠话,也理所当然。

陈京想了想还是没给三哥打电话。

因为他被岑大鹏刚才说的两个消息给惊呆了。

莞城又发生严重黑帮火并案件,陈京昨天已经知晓,知道这个消息属实。

但是市长死了?

陈京敏锐的意识到,可能真有大事发生了。

他很想把岑大鹏叫过来问问,但是看这架势,估计一时半会儿他无法“突围”。

所谓黑帮斗殴的事儿陈京昨天下班回来也已经知晓。

小区的业主委员会昨天找到了陈京,主要是跟陈京谈岑大鹏要占小区花园要违章扩建的事儿。

因为这件事情,最近小区里面闹得很凶。

岑大鹏是铁了心的要达到目的。

他已经动手把车库砸穿,搞了一个半拉子工程,让小区积水顺车库而过。

他下一步就是要借整修车库的机会,把车库改造成通道,然后把车库后面的那个小花园圈起来搞一个露天私人花园。

由于他住的是一楼复式楼,露天小花园建成以后,他直接享用,算盘打得很响。

这些事情陈京自然不会去搀和。

他没有那个时间也没那个精力。

他只是觉得自己忽然对岑大鹏这人有了一点兴趣。

这家伙是典型的暴发户,有了钱买豪宅,开豪车,可是素质还停留在小市民的水准。

偏偏这家伙竟然消息灵通得很。

昨晚莞城发生的事情,怎么他能这么快知道?

“吱!”一声,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陈京的面前。

三哥从车上下来帮他拉开后门。

陈京愣了愣,看了他一眼,三哥还是以前的那副笑脸,和前几天没有任何变化,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主动过来了。

“早上好!”陈京淡淡的道,三哥憨憨的笑笑道:

“我知道您这几天出车可能不方便,我就过来了!”

陈京点点头,钻进了车后座。

他拿出手机翻电话号码,他想给黄宏远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又想跟乔正清打电话。

但是最后,他一个电话都没打,直接让黄宏远驾车直奔经合办!

……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

莞城的事件渐渐的开始在粤州开始议论。

并没有出现媒体大肆的报道的情况,显然在省委严密的控制之下,各媒体已经接到了封口的命令。

但是这样大的事儿,在体制内是瞒不住的。

很快,岑大鹏嚷嚷的两个消息就得到了证实,莞城市副市长,司法局长敬国华在家中自杀,莞城中心区天心夜总会发生严重流血事件和纵火案。目前伤亡情况不明!

陈京先后和姚军辉和清香书记通了电话。

他们作为活跃在岭南政坛核心区域的官员,这样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

两人都显得很沮丧,姚军辉对陈京叹道:

“陈京啊,多事之秋,真是多事之秋!我们整在搞项目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以预见,省委肯定会转移工作重心,估计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项目公关的问题要遇到瓶颈了!”

陈京道:“姚书记,事情急也是急不来的。天要下雨,娘要改嫁,事情既然都这样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只能这样了!”

陈京顿了顿,道:“不过,很多事情是难以预料的。有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件事情我们也不能完全悲观。毕竟,面临重重压力,领导比我们考虑要更多。

经济发展永远是回避不了的话题,永远都是工作最重点,没有之一。

相对于莞城来说,海山和南港要好很多,至少……”

陈京话说一半,立刻住口。

他猛然想到,上一次群体事件发生在南港。

当时南港面临巨大的压力,南港班子多人被免职,南港公安局主要领导还被追究了党内责任。

至今姚军辉肩膀上还背有党内处分。

现在南港的事情没了多久,莞城事儿又来了,接二连三的发生类似事件,估计省委神经再大条,也不堪忍受了。

可以想象,接下来省委和省政府肯定会部署严厉的社会治安专项整治。

姚军辉应该对此是极有顾虑的。

早现行体制下,对地方党政一把手的要求一般就两条,稳定是第一责任,发展是第一要务。

稳定没有,何谈发展?

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

果然,陈京的顾虑是有道理的,姚军辉顿了顿,道:

“陈京,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们的西高新区的项目,我辗转通过各种关系向省委莫书记做了汇报。莫书记对项目给予了很严厉的批评,认为我们太浮躁,认为我们异想天开,没有抓住省里的主要矛盾!

他提到,如果我们每一个跨区域合作都需要有上千亿的项目来推动,我们全省又需要投入多少投资?

任何经济建设,缺乏创新,一味的依托投资,这都是值得商榷的!

陈京啊,我们的思路可能无法契合书记的思路啊!”

陈京皱皱眉头。

心情忽然往下沉。

姚军辉说的这句话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省委和省政府之间的协调可能并不默契。

莫书记的执政理念和周省长的执政理念可能存在极大的分歧?

到了省部一级的高层,理念的分歧意味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矛盾,内部的斗争。

陈京不怀疑周省长的权威和在岭南的影响力,可是这样的影响力在高配的莫书记面前能算什么?

而且,更重要的是,陈京不认为自己和姚军辉这几人有能力参与到如此高级别的政治博弈中。

政治博弈到了高层,往往就是理念和路线之间的斗争。

这样的斗争比下面几层的个人层面的矛盾和斗争更加的残酷。

一步错,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一个在理念和路线上面犯错误的干部,往大了说这就是思想觉悟存在问题。

一个思想觉悟有问题的干部,才华再高又有什么用?

才华越高,越不利于党的事业,越有危险。

所以,这种斗争失败的一方,面临的将会是极其残酷的结局。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不自然的紧捏在了一起,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开始在他内心滋生。

他最不陌生的就是斗争,对党内的斗争和博弈,他有一种天生的敏感。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卷入到省委和省政府之间的博弈中,那将会是怎样的后果。

他强迫自己冷静,但是脑子里面思绪纷飞。

他努力的让自己找头绪,但是脑子里根本没有头绪可找。

在这几天,陈京在利用蒋恒云的人脉,努力的想找到机会和省委莫书记的秘书谭杰取得接触。

对和谭杰的接触,陈京高度重视。

通过谭杰的关系,然后想办法能够把自己关于项目的理解渗透到莫书记能够触及的范围里面,这是陈京的打算。

陈京本来对这个打算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但是,刚才姚军辉的一席话让他所有的希望都化为的泡影。

姚军辉已经把他想做的事情做了,反馈的信息极其不妙。

现在该怎么办?

陈京能够明显感受到姚军辉的情绪波动。

陈京能够看到的问题和凶险,姚军辉这样的老狐狸岂能看不到?

如果在这个时候,大家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和默契,因为某些外部原因破坏了,那这么长期间的努力,岂不是完全的打了水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