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1章 好自为之!

第七卷 纵横省城 第九百二十一章 好自为之!

茶水已尽。

屋子里的气氛极其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贺副书记手中把玩着茶杯,神色颇耐人寻味。

在他对面,莞城市常务副市长王自国,王自国脸色从未有过的严肃,紧张的他,嘴唇紧抿,脸色发青,似乎连呼吸都无法畅快!

“事情太严重了,太不可思议了!你的责任无可推卸!”贺军淡淡道。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是这话落在王自国的耳朵里面,却如同惊雷一般。

他哆嗦了一下,道:“贺叔,我……”

贺军皱皱眉头,内心叹了一口气。

现在莞城的事情让省委很被动,撇开天心夜总会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不算,单单是敬国华自杀这件事情,就让莫书记极其震怒。

敬国华的事情,纪委早就查出了端倪。

一直引而不发,其中有莫正更深层次的考量。

他考量到莞城的复杂,考量到敬国华可能还牵扯到更大的问题,还有更多的人可能和他有关系。

可是现在,敬国华现在就这样死了。

人死了,一了百了,一切的线索掐断,所有的努力和所有的想法全都成了泡影。

关于莞城的一切考虑,什么作用都没有了,莫正能不震怒?

敬国华是怎么死的,没有人能够说出准确答案。

哪怕就是完全确定他是自杀,可是自杀背后牵扯到多少问题,谁又能说清?

莫正的怒火,莞城班子难以承受,贺军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莞城的班子现在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在这个时候,他肩膀上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王自国并没有让他失望,作为莞城班子中排名第四第五位的常委,他的影响力有限,掌控局面的能力更有限。

莞城发生如此严重的问题,显然背后都有复杂的原因。

指望王自国先知先觉,把问题扼杀在摇篮之中,不太现实。

但是,贺军还是要挥泪斩马谡。

王自国必须要下去。

他需要对这件事有个交代,他需要拿出自己的态度和决心来。

莞城谁都知道王自国是他的心腹,是他的晚辈。

王自国他都动了,还有什么人他不敢动?

不想说太多话,贺军感到疲惫,他轻轻的摆摆手。

王自国便站起身来,神色黯然,慢慢的往后退。

贺军没有看他一眼,在这个时候让王自国远离莞城,对他是打击,同时也是一种保护。

恶性事件发生了,总得要有人承担责任。

让王自国暂时的把责任承担下来,这是对莞城的负责,也是对他负责。

作为岭南官场的教父,贺军处理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果决果断的,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

他心中清楚,这一次莫书记派他到莞城。一方面表示他很重视莞城发生的事情,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贺军处理事情的能力。

贺军有必要拿出自己的魄力和勇气,要不然怎么能证明他能很好的协助莫正工作?

轻轻的摆摆手,一个常务副市长就被他给免了。

这在他内心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下一个守在外面的是莞城市市委书记岳云松。

岳云松推门进来,声音很嘶哑,压低声音道:“贺书记……”

贺军神色放缓,变得很柔和,和颜悦色的道:“老岳,昨晚一宿没睡吧?你辛苦了,过来坐吧!”

岳云松很憔悴,一晚没休息,今天没有化妆师给他化妆,让他脸上的皱纹更深。

他的双鬓已然花白,腰佝偻着,神色特别的颓废。

贺军等他坐下以后,道:“老岳啊,你心理压力不要太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不能全怪你!”

岳云松脸色一变,道:“作为莞城的书记,我责无旁贷,我郑重的请示组织给我处分!”

贺军摆摆手,道:“该处分,组织自然处分!现在还不到时候。我已经通知下去了,暂时免去王自国的职务,让他去闭门思过吧!”

岳永松瞳孔一收,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声音发颤道:“贺书记,自国他……”

贺军脸上笑容一敛,语气变得严厉道:“我没要你在这个时候替他求情,责任事故要有人负责,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岳永松重新坐在沙发上,脸上慢慢的有了一丝血色。

他和贺军并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不知多少次,他都想和贺军建立某种关系,但是屡屡都没走到那一步。

今天贺军当着他的面把自己的人处理了,让他很吃惊,同时对贺军的手腕又有了新的认识。

有多少领导能够有贺军的魄力?

自断一臂,谈笑自若,光这一番气度,就让人折服,不愧是岭南的官场教父!

贺军又拿起了桌上的空茶杯,耐心的把玩。

过了很久,他道:“敬国华的问题,省纪委一直在高度关注。实话跟你讲,纪委已经掌握了他一系列的违规违纪证据。我们已经在研究要对其采取行动。没想到他先知先觉,自知在劫难逃,竟然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嘿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党内就因为有像他这样的爱群之马,才导致我们的信任危机。

关于敬国华的问题,我们可以下定论,他是畏罪自杀。

我已经安排纪委,把他的情况向社会做通报。”

贺军放下茶杯,用手轻轻的敲着桌面,一字一句的道:“有些人的死,重于泰山,有些人的死,轻于鸿毛。敬国华的死,比鸿毛还轻!”

岳云松深吸了一口气,贺军的话无疑给敬国华的时间做了定性,自杀,而且是畏罪自杀。

有了贺军的这个定性,马上纪委和宣传部门就会把这件事捅出去,而这件事情也会很快的就过去。

但是天心夜总会的事情?

岳云松沉吟了一下,道:“关于天心夜总会的事情,这起事件极其严重。这说明在我们莞城长期存在有地下黑恶势力。这一次我们要坚决果断的给予黑恶势力打击。

我已经部署,让公安厅武警部队高度戒备,同时我们要在全市进行治安专项整治工作。”

贺军没有做声,他表情依旧淡然。

岳云松感到很大的压力。

贺军的表情让他心里没底,因为他无法判断自己的表态贺书记是否满意。

贺军的城府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他没办法摸清贺军的真实想法。

“要有行动!强有力的行动!”贺军道,“具体怎么行动,我充分相信莞城班子,我们省公安厅的领导也在,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部署!动作要快啊……”

“是!”岳云松严肃的道。

“叮,叮!”

贺军愣了一愣,看了看岳云松。

岳云松道:“书记,是您的手机!”

“我的吗?”贺军从公文包里面拿出手机,一看来电,脸色变了变,随即便挂断。

可是,他挂断电话,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连续响了三次。

岳云松意识到了问题,他站起身来道:“书记,您先忙,我马上去部署工作。一定要立刻行动,要积极有效的行动,要对社会和公众一个严肃的交代!”

贺军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

岳云松笑笑,慢慢的退了出去。

比之先前,岳云松明显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贺军现在坐镇莞城,没有一怒之下将他拿下,而是找了王自国作为责任人,这让他看到希望。

他意识到,现在必须马上展开有效的行动,要把所有的顾虑放下。

在关键时候,该牺牲的要牺牲,该放弃的要放弃。

如果再纠结于一城一地的得失,那就真可能面临无可挽回的后果了。

岳云松出去了,贺军的手机还响个不停。

他很有欲望把手机关机。

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手机岂能关机?

他随时要跟莫书记联系,随时要准备接受下面人的工作汇报,手机对他现在来说至关重要。

终于,等待了很久,他按下了接听键。

“你究竟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很忙?”贺军严肃的道,他一改刚才的淡然,表情变得狰狞,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们应该谈一谈!我跟你讲贺军,你不要以为我不明白现在的局面,你不要以为你不明白你的用心!你的那些鬼心思别人看不明白,瞒不了我!”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冷冽的声音。

“贺军,嘿嘿,你想让我们卷入省里的博弈之中,想让我们成为炮灰,你想得美!”

贺军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真是无的放矢,乱弹琴!没有根据你不要乱说话!”

“有没有根据你自己清楚!”电话那头声音再一次响起,迅速变得很冷酷,“贺军,你不让我好过,也别怪我撕破脸。我跟你讲,你的事儿我全知道,那个小妞现在在雅筑中学教书吧。

嘿嘿,我找她谈过话了,没有什么能瞒过我。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这些事儿全捅出去,包括咱们的一切事情……”

贺军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脸色大变,道:“你这个疯子,蠢货,你……”

“你好自为之,我言尽于此!”

“嘟,嘟!”贺军还想再说话,电话那头却传来了盲音,他脸色倏然变得苍白,极其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