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2章 秋后算账?

第九百二十二章 秋后算账?

贺军脸色很难看,他赶走了所有人,留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闷头吸烟。

他很痛恨李清香。

他就想不明白,自己当年年轻的时候怎么就会被这个女人魅惑,从而有了这么一段错误不堪回首的婚姻。

现在这个女人就像梦魇一样缠着他,让他苦不堪言。

李清香这个女人的欲望就是个无底深渊,为了自己的欲望,她可是什么事儿都能干的。

她可以放弃家庭,放弃丈夫,放弃女儿,甚至可以放弃这个世界的一切。

如果李清香也像其他的女人那样安于本分,老老实实的相夫教子,会有现在的生活吗?

贺军摇了摇头。

在烟雾萦绕中,他脑子里面又泛起一个淡淡的影子。

女人很娇柔,脸上总是挂着温柔的笑。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都是那么温柔和蔼,从来不发脾气,从来不大声说话,总是那么文文静静。

一想到这个女人,贺军心中就觉得有一团柔软在滋生。

然后便是情绪低落。

如果撇开他的身份,他如果是个普通人,现在怎么可能还是这样茕茕孑立的一人?

他现在的地位,跺跺脚都能让岭南抖三抖,他轻轻的摆摆手,就能够决定一个拥有几千万人口的城市的领导的命运。

有多少人,他们在挖空心思想走近他的圈子。

他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很多人胆战心惊。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他这样身份的人来说,不过是很小儿科的事儿。

但是那又怎么样?

高处不胜寒,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到他心中的痛苦?

他知道李清香恨他什么,李清香恨他背叛,恨他在离婚之前就和别的女人有超正常的关系。

但是回过头来想,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李清香根本就无法做到一个女人的义务,这个事儿又怎么能全怪他?

“她还好吗?”贺军皱皱眉头。

自从那次李清香和贺军摊牌,李清香差点闹到去纪委告状的事儿之后,贺军就把她送走了。

贺军不是一个儿女情长的人。

理性和感性的抉择,在他那里不会有犹豫。

送走那个女人最好,哪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都好。

从理性来说,两人分开,对两人都好。

不过,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可能回复到以前的状态。

这就好比一面镜子,镜子打破了,再怎么也回复不了原样。

有一次,她受了委屈,被学校领导提了不正当的要求给她,她终于忍受不住在深夜给贺军打了电话。

那一晚,贺军勃然大怒。

然后第二天,他便很轻松的将那个校长免了职,而且还通过反贪局找到了那家伙的犯罪证据,将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送进了监狱。

而那个女人也在他巧妙的安排下,走上了学校领导的位置。

从那以后,两人再没联系。

只有一次,市区堵车厉害,贺军的车恰好在那所学校门口给堵住了。

很凑巧的是,他看到了一个女人脚蹬着自行车,进了校门。

那一刻贺军静静的看着,心情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

因为他看到她还是那样的漂亮,还是那样的乐观,还是那样的满含笑容……不过那样的情绪很短暂,车很快就走了,离开了那个地方,贺军的心情便迅速的平复,没有掀起哪怕一丝波澜!

再次点燃一支烟,贺军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又迅速的掐灭。

他叹了一口气,脸色越来越难看。

都是成年旧事了,可是李清香依旧揪住不放。

而且以此为要挟,硬是要让贺军按照她的意图办事。

这让贺军感到很屈辱,感到很难以忍受,感到怒不可遏……他堂堂的岭南官场教父,脑子里面不知有多少阴谋阳谋,可是他搜肠刮肚,依旧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化解此事。

对李清香他太了解了。

这个女人让人胆寒,不可理喻!

的确,贺军有过要压制李清香的想法。

李清香和姚军辉以及陈京搞的这个项目,贺军不用怎么出手,就可以让他们陷入到省委高层的博弈之中。

现在在省委,莫书记和周子兵之间的分歧日益的增大。

两个不熟悉的人搭班子,彼此都在挑战着对方的神经。

这样的分歧一部分是试探,一部分是磨合。

究竟是磨合多一些,还是试探多一些,抑或是理念差别多一些,谁有能说清楚?

但是无疑,这样的博弈是很危险的,只要双方有一方出现误判,可能都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有了后果就需要人负责。

而任何卷入这场博弈之中的人,都有可能最终为了这场博弈负责者。

这就是真正的凶险!

贺军站得高,看得清。

可是看得清又怎样?看得清他还是摆脱不了李清香的无理纠缠…………莞城第三次工作会议。

在会上莞城政法委、公安局等领导向贺军汇报了关于这一次全市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整顿社会治安的相关情况。

这一次全市投入了四千多名警力,十多个武警中队,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一共打掉了四十十多个涉黑的团伙并捣毁了他们的窝点。

打掉了一批长期盘踞在莞城从事非法活动,收保护费,强买强卖,组织卖**等犯罪的势力团伙。

一共抓捕犯罪嫌疑人七百多人,缴获毒品一百多公斤,缴获走私货物价值五千多万。

捣毁卖**窝点三十多个,控制相关问题责任人二十多人。

通过这一次打击犯罪团伙,同时也调查出了在党政机关内部,有一大批干部涉嫌给黑恶势力提供保护伞的情况,各级纪委一共查出十多名问题干部,目前纪委已经对其采取了相关行动。

几天之内,莞城全市行动**扫黄,可以说是收获极大。

有了这些收获,加上对天心夜总会一系列专业可信的调查,整个莞城的案子基本侦破调查就告一段落了。

莞城市委和省政府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已经把这些情况向社会媒体做了详细的透露。

并且省委宣传部组织了专门的宣传工作。

要让老百姓重拾政府的信心,要让莞城从上到下都意识到,黑恶势力将没有生存的土壤。

而且,政法委公安局还汇报了严控莞城社会治安的长效机制安排,他们纷纷向贺军表态,表示以后莞城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应该说这个会议开得很成功,通过召开这个会议,贺军来莞城主持工作基本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贺军到莞城一个多星期,采取果断坚决的手段处理问题。

组织人手迅速对两个案子定性,而且采取了强有力的专项行动,让两个案子的真相迅速查明。

并且通过媒体第一时间向外面公布。

不得不说,通过了媒体的宣传,莞城事件的消极影响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消除。

会议接触以后,莞城市主要领导留下来,听取贺书记对莞城工作的最后指示。

三三两两的与会人员散去,会议室就留下两三个人。

贺军摆摆手道:“老岳你一个人留下来就行了吧,我们单独谈谈!”

岳云松深吸了一口气,冲另外几人点头,他们迅速的退出去,会议室仅仅就剩两人。

贺军从包里拿出一盒中华烟,自己点上一支,扔给岳云松一支,两人点上烟,他淡淡的笑道:

“事情到现在这个地步,应该说处理很即时,这证明我们莞城的班子还是挺有战斗力。我们莞城多数干部的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

岳云松讪讪笑了笑,不敢答话。

这几天和贺军的朝夕相处,让他对贺军忌惮到了极点。

贺军出手很狠,而且毫不露痕迹,一团散沙的班子,在他的手上几下一弄,立刻就让大家对他都俯首帖耳。

这其中包括岳云松在内。

岳云松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在莞城事件上有丝毫的消极,下一刻贺军就敢挥手斩他于马下。

贺军的狠不在表面,而在骨子里面。

他不动手则已,一动手那必然让人无法反击。

这就是贺军让岳云松很忌惮的地方。

作为领导,真要大砍大杀,果断坚决,这不是什么难事。

贺军关键是时刻把刀举着,杀几个人,其余的人都留着,随时准备下手。

他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糖,两手同时动,这才是贺军真正让人心寒的地方。

永远给人留一丝希望,永远给人留一线机会,让人在绝望中依稀的还能看到一条路。

哪怕那条路很窄,很凶险,九死一生。

可是人性让他们不得不去赌,看不到希望的人,就没有灵魂。而在绝境中能够看到一丝希望的人,才是真正的能够拼命激发自身潜力的存在。

所以,莞城短短几天内,全部都高效率,整个莞城各级部门,像一家高速运转的机器。

没有人敢留后手,没有人敢留退路,都把压箱底的本事显露了出来,终于有了丰硕的成果。

这个成果足以让贺军能够载誉而归。

莞城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恐怕所有人都会这样想,但是久经险恶的岳云松却没有那么乐观。

因为在成语词典里面早就有“秋后算账”这个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