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3章 幕后黑手!

贺军脸上的笑容越浓,岳云松心情就越紧张。

岳云松也是执一方牛儿的人物,平常杀伐决断相当的了得,并不是吃斋念佛的主儿。

但是在贺军面前,他规矩得像小学生。

贺军的气场太大,哪怕是他岳云松也不敢轻缨其风,他只能规规矩矩的,不敢动丝毫的鬼心眼。

越危机的情况下,越要诚实,越不要动歪脑筋,这是岳云松这么多年政治生涯总结出的心得。

聪明只能用在愚蠢的人身上,在聪明的人面前展露聪明,那就是愚蠢。

显然,贺军是聪明人,岳云松没有任何想在他面前耍手腕的心思。

所以贺军一直在笑着安慰他,他一边就冷汗直冒的向贺军汇报市委关于这次事件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决定。

目前除了王自国早被贺军免职之外。

莞城市委也列出了一大部分需要处分的干部名单。

这其中包括公安局长、事发地区的党政一把手,市分管领导等等一帮人,一共有十多个。

对这帮人的处理,岳云松本着严厉的原则,严重的免职,然后是记大过,记过,严重警告等等。

处理得很重,要杀鸡儆猴。

直到他把所有的这些汇报完毕,贺军依旧在笑。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贺书记,您有什么指示?”

贺军淡淡的道:“老岳啊,对处分问题,我看能不能少一些?我们的干部大部分都是好的,都是积极的。我们对犯错误的干部,尽量的还是要多教育,要给予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你们准备免职的干部,说明这批干部肯定是有严重问题,这我没意见。

但是处分的干部,我看还是该免则免吧!不要让大家的思想有包袱,现在对莞城来说,重要的是重拾大家的信心,要把大家都团结起来,一起努力工作,改变目前的现状……”

贺军侃侃而谈,他话锋一转,道:“关于你个人问题,还是留个记过处分吧,我报省委就这样办,其余的人就不要个个都这样了!”

岳云松点点头道:“是,贺书记您宽宏大量,理解基层干部,我很佩服,我代表他们感谢您!”

贺军哈哈一笑,道:“算了吧!感谢就有些迂腐了。不过处分不给,对这一次存在的问题的干部,还是要通报纪委和组织部门备个案,不要声张就行了嘛!”

岳云松一愣,旋即脸色就变了。

纪委和组织部门备案?

不处分,却在纪委和组织部门备案,这……

岳云松胆战心惊,背上的冷汗就忍不住往外冒,后背的衣服在几个呼吸间就湿透了。

一个干部在纪委和组织部留了下了污点,有了备案,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此人将来晋升之路基本就堵死了。

这和处分不一样,处分的干部可以解除处分,在以后涉及提拔的时候,纪委可以在材料上详细把其处分的原因和解除处分的原因详细写清楚。这样的情况一般不会对干部以后的晋升造成过重的影响。

但是在纪委和组织部门留案底,这就意味着将来在干部的考察材料上。

纪委的意见栏可能会出现:“该同志牵扯XX案件,不宜担任重要岗位领导。”

在组织部意见栏可能也是同样的字样。

这样的材料送到领导那里,领导会怎么看?

“带病提拔”是组织任用干部的大忌讳,一般没有特殊情况,哪个领导都不敢担这个责任。

这里面看似差别不大,其实却是天壤之别。

简短的说,给予干部处分,一般是事情已经完全查明,属于秋后算账给予党内惩罚。而所谓的留案底,就是事情还可能没弄清楚。

这个干部是否存在问题,是否清白,是否涉嫌违规违纪,都不知道。

但是存在极大嫌疑。

莞城的事情查清楚没有?搞明白没有?案子是不是就像对外面宣传的那样?

这件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谁都看得明白。

贺军心里是清楚的,莞城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岳云松也没有勇气敢拍着胸脯说事情一定就是现在做出的结论这样,再没有其他的隐情了。

既然如此,贺军的指示合情合理。

好一个鼓励干部,给犯错干部一个机会。

贺军这哪里是给机会,简直就是一刀杀绝,而且这一刀极其隐晦,可以说是杀人于无形。

岳云松想明白这些旮旮旯旯,岂能不浑身冷汗?

贺军的狠辣,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对岳云松,贺军名义上让他背处分,实际上却是对他网开一面了。

这个网开一面,头上依旧悬着利剑。

如果莞城再发生类似事件,贺军可以随时转弯,他手上诡异的弯道,可以轻松的把岳云松结果,而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就是贺军的手腕。

贺军把事情处理清楚了,载誉而归,可是他走了,对岳云松来说,他的压力才刚刚开始。

莞城的问题不彻底解决,莞城不搞好,他以后也别想再有机会往上走,说不定他的乌纱帽都得在莞城玩完。

究竟怎么驾驭人,究竟如何压榨下面人最大的潜能。

贺军很轻松的就给岳云松上了一课。

难怪贺军也被人称为是官场教父,处理事情极其严谨,滴水不漏,水平之高,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老岳,你有什么想法?有想法你尽管提,畅所欲言!”贺军道,语气很平淡。

岳云松迟疑了一下,忙道:“没……没有,书记您对我们莞城的干部很关爱,给大家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相信他们都会感激您!您放心,我们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在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会用事实证明,我们莞城并没有沉沦堕落,依旧是共和国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

贺军露出欣慰的笑,道:“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要以此为戒,展开严格的自省自查,一个地方的风气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长期的努力。我相信在莞城班子的努力下,莞城会有美好的明天!”

他说完这些话,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站起身道:

“我在莞城的使命到此就结束了,我明天回去交差,也不知书记能否满意。我反正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岳云松连连点头,内心却不住的嘀咕。

莞城的事情不光只有你贺军尽力,大家谁都不是豁出去的干的?

但是这话岳云松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丝毫流露在脸上。

不仅不能流露,以后莞城的事情他还需要事事都向贺军汇报,贺军在悄无声息之间,不仅解决了问题,而且顺利的掌控了莞城,事情就这样富有戏剧性!

……

香港,夜空璀璨,霓虹流光溢彩。

在十八层高楼俯瞰维多利亚湾的美景,美得让人窒息。

一个黑西装的男子,脸上的神色如刀刻斧凿一般菱角分明,他双目炯炯,盯着窗外的美景,嘴唇抿得很紧。

他站得并不直,微微的向前弯着身躯,因为他的双手正扶着一架轮椅。

但是他这个姿势,却让他整个人就像一张弓一般,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难言的力量,似乎下一刻,他整个人就会瞬间弹直,并把身上拥有的惊天能量都释放出来。

轮椅上,坐着一个神态极其丑陋的男子。

男子穿着厚厚的宽大睡衣,除了头部以外其他的地方都被睡衣笼罩在了里面。

而他**出来的一部分,却让人见之触目惊心,不忍目睹。

他脸上有两条长长的刀疤,都是从眉毛的位置一直弯到下巴,他脸上的肌肉抖动,那两条伤口就像附在他脸上的蜈蚣一般扭动,充满了诡异邪恶的味道。

唯一让人感到不凡的是他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深邃得如深潭一般,深不见底。

他的眼神并不见犀利,却让人不敢正视,通过这双眼睛,就能够让人感到此人绝非一般的角色。

“少爷,莞城的事情大陆官方有了定论,官方的定论是这件事是东北帮和莞城离心会的一次火并,这一役,离心会几乎伤亡殆尽,仅有其帮首黑皮等少数几人逃了。

您放心,没有人会联想到我们身上来……”西装男子恭敬的道。

轮椅上的青年嘴角撇了撇,露出的极其难看的笑容:“既然他们还没在逃,就创造条件让他们出来嘛!我很渴望见他们!”

西装男子脸色一冷,道:“已经安排下去了,他们只要处境,我们立刻就会获悉。到时候,您可以亲手剥他们的皮!可以将他们从中环大厦放风筝,一直漂到维多利亚湾喂鱼!”

轮椅上的青年一语不发,眼睛看着眼前的维多利亚湾,双目如闪烁的星辰。

“三哥呢……”

轮椅青年吐出了三个字,慢慢的回头看向背后的男子。

西装男子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很久,道:“老三没死!他在粤州,相比您的伤势,他甚至看不出来受了多少伤。老2听到消息过后,远远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没有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