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4章 贺军要见!

第九百二十四章 贺军要见!

沈北望没死!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极少。

在遽然遭到袭击的情况下,他一人独自面对数十人的围攻,重伤累累最后跳江逃走。

如果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就死透了。

可是沈北望不一样,他虽然出身富贵,但从小便接受沈海极其严格的训练。他是沈家三代中被沈海最看好的子弟。

沈海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

他希望沈北望能够真正走入商途,摆脱黑势力地位低下的命运。

为此,他给沈北望创造了极好的教育条件,让他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

可是最终,因为一场突入起来的袭击,把这一切安排都粉碎了。

沈北望没死,但是基本也全废了。

双腿残疾,面容全毁,他这样的形象,走入商界已然不会有太大的可能。

沈北望从内地到港之后,一直秘密治伤,在这期间,沈海看过他一次。

当沈北望告诉他,在“洪”内部可能存在严重问题,沈海的神色异常平静。

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你去从事正途,那是猪鼻子插大葱,装像了。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错误!”

爷爷的这句话,给沈北望极大的触动。

沈海的话流露出的讯息是什么?

一个黑道世家,臭名昭著的地下势力,偏偏想这去漂白,这本身就是奢望。

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固定的秩序,一头靠锋利的牙齿和凶狠在丛林生存的恶狼。偏偏让其把牙齿拔掉变成高贵的绵羊,这不是猪鼻子插大葱是什么?

沈海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沈北望迅速明白,自己以前走的路都是错的。

从今往后,自己还得做一匹狼!

经历了大风大浪,沈北望已经具备了黑道魁首的智慧和凶狠。

这一次莞城的事件,就是他策划完成。

他没想到把自己的触角延伸到内地。

但那一波追杀之仇恨,他不能不报!

在沈家的字典中,没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

沈家只有有仇就报。立刻就报的果决和狠辣。

西装男子扶着轮椅,静静的等着沈北望的回话。

沈北望的脸色变幻,阴晴不定。

“你什么意思?”沈北望淡淡的道。

“老三应该回来!那次袭击,您身受重伤,他却安然无恙,这中间岂能没有问题?”西装男子冷声道,他脸上泛起一抹青气。

沈北望摇摇头。道:“我信任三哥!他百分之百也是死里逃生!”

西装男子皱皱眉头,嘴唇掀动想说话,却一个字没说出来。

“算了吧,他现在挺好,就不要打扰他了!他现在有一份工作,给他工作的人我认识。算得上是朋友。三哥跟着他,前途无量!”沈北望淡淡的道。

他脑海里面回想起自己在内地的日子。

终究自己还是警惕性太差了。

他前去内地,沈海就叮嘱过他,不要忘记本分。

沈家的本分就是时刻警惕,高度警觉。随时面对一切可能的危机。

他承认,在内地他被那种表面上的平和和稳定迷惑了眼睛。实际上,在那样的地方才是最凶险的。

官场尔虞我诈,商场潜规则频繁,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大家都内心浮躁。

在表面文明平和的背后,都是一颗颗为了攫取利益不择手段的心。

这样的环境岂能是平和的?是简单的?

沈北望现在回想这些,感悟颇多。

而他对自己在内心结识了一帮人也有了新的认识。

显然,别人不说,单单就是陈京。

他比自己的生存能力就强很多。

因为在那个地方解决问题,并不是靠直来直往,而是心机权谋,人心难测,诡诈难测,沈北望在这一块太弱了!

……

莞城的事件在省委和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终于接连有了突破。

莞城市副市长敬国华涉嫌严重违纪,因为惧怕组织调查而自杀。

而莞城天心夜总会群体斗殴事件和纵火事件也找到了原因,长期盘踞在莞城的东北帮和离心会发生冲突,引发双方恶性斗殴。

目前这两个地下黑势力已经全部被捣毁,而且莞城市委和市政府还组织了扫黄打黑专项行动,一口气打掉了几十个涉黑团伙,莞城还表示,在今后几年,莞城社会治安将要下大力气来抓。

要尽最大努力保证莞城好的社会治安环境,为莞城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两起恶劣的事件,因为领导决策果断,采取的措施有力,各部门配合得当,在经历了全省震动之后,消极影响终于渐渐的消除。

一场让人震惊的大风波,慢慢的落下了帷幕。

而在这个时候,陈京忽然接到了贺军秘书蔡真的电话。

在电话中,蔡真告诉陈京,说贺书记想见他。

接到这个电话,陈京很受宠若惊,心中也尽是疑惑,贺军这么难接近,自己挖空心思想见见他都没办法,怎么现在他主动找自己来了?

北粤情客家菜馆,陈京急匆匆的赶过来。

在贺军的包房,两人碰了面。

贺军指了指椅子,道:“小陈,你坐!坐吧!”

陈京坐在贺军的对面,心情有些紧张。

贺军这次到莞城坐镇,处理事情快刀斩乱忙。

如此复杂的事情,在他手上轻松解决,其手段之老辣,处理复杂问题经验之丰富,让人钦佩。

据说贺军从莞城回来,莫书记还亲自到院子里接他。可以想象,在莫书记的心中。贺军现在是多重要的存在。

陈京最早和贺军接触,那时候是无知者无畏。

他甚至为了经合办名企项目的事儿,还敢拦贺军的路。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还真是胆大包天,凭贺军的手腕,他真是没针对自己,如果真被他针对了,自己还有可能在岭南混下去?

贺军抬眼看到陈京谨慎的态度。他内心暗暗点头。

对陈京他不陌生,在岭南官场陈京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称号,叫不死小强。

陈京生命力很强,性格极其坚韧,面对复杂的问题,棘手问题,他有一股子不撞南墙的决心和狠劲。

凭着他这一身本事。披荆斩棘,在岭南硬是开辟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这样的年轻干部太难得了。

贺军看到陈京,就想到王自国。

王自国现在在省委党校学习,闭门思过,暂时没有一切职务。

贺军视王自国如子侄,多年来一直对他提携。

可是王自国如果有陈京一半的坚韧。又何至于现在会遇到这么大的挫折?

而更让贺军很惊讶的是。

李清香竟然和陈京能够搞到一块儿去。

李清香那种欲望甚于情感的人,能够死心塌地的和陈京一起搞项目?

这只能说明陈京把李清香吃得很死,李清香的弱点陈京把握得很牢。

甚至贺军觉得有些滑稽。

他都把控不了的人,陈京却能把控。

现在陈京和姚军辉还有李清香一起被岭南成为铁三角,这个铁三角在省委碰了钉子以后。

姚军辉这个滑头就想着抽身。

铁三角俨然要分崩离析。

可是在关键时候。陈京硬是把李清香抓得很死。

李清香甚至疯狂的拿出她最后的杀手锏和贺军摊牌,贺军都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陈京。

“简单吃一点吧!算是工作餐的水平!”贺军淡淡的道。

陈京讪讪笑笑道:“书记。我刚刚吃过饭了!”

“那你还过来干什么?不吃饭你还进饭馆?”贺军皱眉道。

陈京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夹菜,面色没有丝毫变化。

陈京现在对工作的事情基本已经想清楚了。

现在他和黄宏远的关系人尽皆知,而且和周省长走得近,也不是秘密。

他现在只能紧靠着周省长,哪怕周子兵在和莫正的博弈中处于绝对的弱势,他也没有选择。

就如同方路平送他的一句话那样,但求无愧于心。

陈京现在做的工作,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按照这个要求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周省长下去视察都带着他,跟着省长他把全省十多个市都走了一个遍。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调研经济,认真寻找区域经济合作的机会。

通过这些努力,经合办对经济合作的一些具体的设想已经比较成熟,马上可以付诸实施。

而关于西高新园的项目,陈京也没有放弃,虽然遇到了困难,但是大家都还在努力的去争取。省政府几个领导还是保持很大的热情在支持。

至于名企的项目,现在复审工作也进入了尾声。

复审结束,名企入围企业将提交商务部。

由商务圈定第一批名企的入选企业。

工作有条不紊的做,虽然困难不少,但是希望也不少。

陈京的心态也渐渐的变得平和稳重了。

不得不说,在省一级的局委办担任一把手,对陈京的磨砺是相当大的。

真正的独挡一面,独自当家,一切的工作都得由他去手把手的争取,人脉关系需要重新建立,资源要争取,领导意图和政策要吃透,这一些都是极大的考验。

在困难中,陈京感觉自己在成熟,这种成熟不止是处理事情方面,更多的是在心智上面。

领导的气魄,领导的风度,处变不惊,遇难不退,坚韧奋斗这些气质渐渐的在他身上表现得越来越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