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6章 周子兵的难题。

第九百二十六章 周子兵的难题。

【兄弟们,这几天的更新可能会存在少更和不准时的情况。老婆马上生了,住进了医院。南华天天奔走忙活,哎~真的头都大,又担心,在工作上面难免会受到影响,希望大家见谅一下!】

陈京将车停在自家车库,出来便看见一楼小花园在施工。

岑大鹏指挥着一帮瓦匠忙活,嗓门很大。

陈京微微蹙眉,从岑大鹏这副架势,就可以看出在花园改造的问题上面,物业公司终究还是没斗过他。

一楼后面的小花园马上就将被他改造成私家花园了。

陈京从略微扫了几眼,便准备进电梯间。

岑大鹏一眼看过他,嘿嘿笑了笑,道:“喂,兄弟,你好,你好!”

陈京站定,岑大鹏便凑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中华烟,给陈京一支,掏出打火机给陈京点上,道:

“兄弟,我这个小花园搞好了,你们可得常来坐坐。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可不要太客气。我老岑最好交朋友,我一看兄弟你文文静静,就知道你是干大事的,咱们以后可得多亲近,我最喜欢和干大事的人亲近!”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岑总,你一直在莞城发财?那个地方不错啊,遍地是黄金。”

岑大鹏哈哈一笑,道:“能混碗饭吃,说句让兄弟见笑的话。我就是吃亏没多少文化。如果我有像您这样的文化,嘿嘿,那真的不止现在这个样子!”

他边说话,边用手拍着保时捷的车头,似乎是无意,但却掩盖不住他骨子里面的显摆。

“兄弟,你是干哪行的?”岑大鹏道。

陈京讪讪笑笑道:“我啊,搞制造业,办皮鞋厂。生意很难做,生存艰难!利润微薄啊!”

陈京顿了顿道:“我一直对莞城很向往,我朋友都说那边是个好地方,生意很好做!”

岑大鹏道:“哎,过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咱们好好聊聊。现在环境有些紧,我都在家休息呢,忙着装房子。”

他凑得很近,压低声音道:“我说兄弟,现在这年头,老实本分那可真是不吃香了。现在这年头需要一点灵活的头脑,更需要魄力和胆量。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真就是这样!”

陈京瞟了岑大鹏一眼,岑大鹏立刻大笑,道:

“开玩笑,开玩笑!”

他扭过头去,嚷道:“哎,哎,张师傅,那个台子可以再砌高一点,对,对,我好放盆景……”

陈京很自然的走开,踱步进了电梯。

最近因为莞城的事情,岭南上下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从表面上来看,莞城的事情似乎有了定论。

但是陈京清楚,这个所谓的定论,是要跟社会交代,跟公众交代。

莞城真正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省委肯定在酝酿解决。

本来,莫书记执政岭南以来,在执政理念的思路上,他和周子兵之间都存在矛盾。

现在莞城问题暴露,可能接下来省委的博弈会更加的激烈。

这一点岭南稍微有级别的干部都能看到,所以最近岭南政坛的气氛很微妙。

……

省政府。

省长周子兵夹着一支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来回踱步。

黄宏远站在靠门口的位置,脸色很严峻。

他沉吟了很久,道:“省长,莞城的事情现在很被动。我们必须要有妥善的策略把莞城的工作做好。这一季度眼看着就要结束了,我们接二连三遇到这么多问题。

我们在经济方面的很多思路贯彻很难呢!”

周子兵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们有考量,今天我跟书记汇报了最近我们工作的情况。向他做了很多建议,目前因为莞城事件,我们省委和省政府的工作面临的压力大,遭受的质疑多,受到的关注多。

我们要想办法转移大家的视线,要让我们全省上下的干部群众把工作重心放到搞经济工作上来。

我们谈到了西高新区的项目,我向他汇报了项目的基本情况,和我们政府内部的一些看法!”

“西开发区的项目?就是陈京一直在奔走的那个项目吗?这个项目近期能落实?”黄宏远道。

周子兵抬眼看向黄宏远,道:“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你是否看好?”

黄宏远深吸了一口气,道:“项目的投资过大,我担心会遇到阻力。莫书记对此不是一直很有疑虑吗?”

周子兵点头道:“是有疑虑,但是有疑虑我们也要充分相信我们下面的同志。陈京运作这个项目很科学,很严谨!我看过关于项目的材料,很不错,我觉得相当有潜力!”

黄宏远闭口不语。

对这个项目,陈京私下里和他谈了很多次。

他很了解陈京的运作思路,内心深处也觉得不错。

如果这个项目是陈京主导,黄宏远绝对举双手支持。

他和陈京最近过从甚密,尤其是在很多工作方面,因为借助陈京的优长,黄宏远现在做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

他和陈京的关系,现在是前所未有的好,前所未有的和谐。

但是这项目牵扯到海山和南港两个市。

这两个市对黄宏远来说,都伴随有不愉快的经历。

当初他在海山和李清香斗得厉害,最后他作为一把手反而陷入被动,这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而和姚军辉,黄宏远当初也是和其较劲,姚军辉的狂妄自大,不给黄宏远留面子,让黄宏远对其观感很差。

在黄宏远看来,既然西经济开发区可以放在海山和南港,为什么就不能放在通门和莞城?

这年头,岭南三角经济一体化,有大把的钱去投资,投资到哪里不是投?怎么就一定要投资到海山和南港?

黄宏远在陈京面前表达了这方面的意思。

但是陈京却坚持认为南港临近澳门经济特区,地域优势明显,在这个问题上两人是有分歧的。

而现在周子兵却忽然说项目不错,可以努力,他也只能把内心的一些小九九给压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黄宏远忽然道:

“省长,对莞城的问题,省委没想过对班子做调整吗?我听了一些小道消息,说莞城班子不干净,又说莞城政法系统内部很混乱,正因为这些种种的原因,才导致了莞城这一连串的问题!”

周子兵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沉吟不语。

黄宏远不再说话,而是站起身来给周子兵将茶杯里的水添满。

周子兵的想法他很清楚。

面临内外部多重压力,现在周子兵面临抉择。

他想选择在这个时候把西开发区的项目拿出来,利用莞城出事,省委省政府需要提振公众信心的机会,让这个项目能够成功的落实。

项目如果能落实,周子兵能够借这个机会,获得多数常委的支持,周子兵和莫正之间的微妙关系就会发生变化。

以后周子兵在工作上面,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又顾虑重重。

首先他能不能得到多数常委的支持,他心里没底。

另外,班子里还有个贺军的存在,让他很不安。

贺军是很有影响力的,和莫正的关系比较紧密。

这次处理莞城的事情,莫书记点了他的将,他干脆利落的完成,显示出两人合作的默契。

还有,莞城的政治走向究竟如何,周子兵现在也还掌握不住。要在莞城贯彻自己的意志,他又有些力不从心。

黄宏远冷眼旁观,对局面看得比较清楚。

对省一级层面博弈,他也有了新的认识。

省部一级的领导,理念的差别和分歧,往往是矛盾的根源。

大家的斗争都是路线斗争,这样的斗争,残酷性绝对远超过了市县一级的矛盾。

黄宏远却是不敢深入其中的,这个巨大的漩涡,其中太过凶险了……

“宏远,好久没泡温泉了,今儿我们去温泉中心走走,放松放松!”周子兵道。

黄宏远一愣,他很惊讶,在这个时候,周子兵怎么想到要泡温泉?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道:“好,我马上去安排!”

周子兵伸手在空中虚指几下,道:“你通知陈京,让他也过去泡泡。我们顺便换换脑子,听听年轻人的想法!”

“是!”黄宏远道,他站起身来,明白周子兵真正的意图是想和陈京碰面。

和陈京碰面谈什么?谈西高新区的项目吗?

黄宏远从周子兵办公室出来,立刻就给陈京打电话。

电话接通,黄宏远笑呵呵的道:“陈京,告诉你一个喜讯。周省长对你们西高新的项目表示出了浓厚兴趣。可能在下一次常委会上,他就会提出来。今天晚上省长去泡温泉,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你可不能错过!”

陈京在电话那头听得有些发懵,半晌才道:

“好,好!谢谢秘书长。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省长支持我们,我们就感到底气足!”

黄宏远颇为得意的一笑,道:“还是你陈京厉害,办事有一股子钉劲儿。一个项目让你坚持到了现在,终于看到了眉目了。我要恭喜你。如果项目能成,你可要请客啊!”

“一定,一定!秘书长。只要项目能成,我一定请客,不光我请客,海山的同志,南港的同志都要请客。这是一大喜,这个项目将改变整个岭南三角经济发展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