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7章 特大喜讯!

第九百二十七章 特大喜讯!

陈京一直在揣摩贺书记的意图。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贺军面前还是太稚嫩了。

贺军的意图,要揣摩透彻很不容易。

因为高新区项目受阻,无论在海山还是在南港,都有一些畏难情绪。

尤其是省委目前的形势,当大家意识到,因为这件事很有可能会卷入省一级层面的博弈中,彼此的情绪难免有波动。

姚军辉的情绪波动很大,最近他在南港提出搞旅游经济,大力支持金融企业发展等一系列的手段,让陈京意识到姚军辉可能在做两手准备。

这让陈京很吃惊,同时也很警惕。

他紧急和李清香见了面,努力的把李清香稳住。

李清香在和陈京谈话中暗示,她会努力的想办法到省委活动。

通过李清香的暗示,陈京隐隐明白,李清香活动的对象一定是贺军。

李清香和贺军以前是夫妻岭南人尽皆知,这一对夫妻之间的矛盾和故事,在岭南政坛流传着很多版本。

陈京反复思考贺军见自己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他隐隐感觉到,贺军应该是有来自于李清香的压力。

李清香向贺军施压,贺军无奈,只能把陈京叫过去谈话。

这个谈话在轻松的气氛下进行,两人交流了很多。

但是实际上,这次谈话却没有多少实质性的东西。

陈京希望得到贺军支持的项目,贺军态度含糊,又没有一口回绝。

陈京目前只能认为,贺军可能就是要这个效果。

他要让陈京几人看到希望和机会,同时也通过陈京和李清香的沟通,让李清香知道他是有行动的。

但是他不明确表态,却又让陈京等几人,无法把心中的石头放下来。

陈京想明白这一点,他就想自己是不是不和李清香沟通此事为好?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不沟通不行。

不仅要把这件事和李清香沟通,而且还要和姚军辉沟通。

因为陈京现在需要努力维系大家的士气,保持大家的团结。

他把和贺军谈话取得的所谓“成果”搬出来,这就是一次鼓舞士气的良机。

看明白这一些,陈京也不得不感叹贺军的厉害。

他对人性把握极细,对目前西高新区项目的现状也是了若指掌。他找陈京谈话,实际上就是给陈京规定了一套动作。

陈京不按照他的设想走都不行。

这让陈京感到有些无奈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贺军难道只有这个意图吗?

是否还有更深层的意图自己揣摩不透的?

抑或是他还给自己有更多的“规定动作”?

就在他一个人琢磨,然后和李清香以及姚军辉保持密切沟通的时候,接到了黄宏远的电话。

周子兵有了比较坚决的态度。这对陈京来说是个极大的鼓舞。

……

清秀温泉中心,周子兵比原定的时间要早到。

黄宏远马上要安排泡温泉,他摇摇手道:“陈京不是还没到吗?先休息一下,不忙!”

周子兵进到温泉中心为他准备的豪华套房,脸色就有些泛青,很难看。

黄宏远心中犯嘀咕,不知道周子兵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心情看上去很糟糕。

没打扰周子兵休息,黄宏远自顾回到自己房间。

他刚刚坐在沙发上。莞城市委副书记张宁的电话就到了。

张宁声音有些嘶哑,道:“秘书长,省长现在在休息?”

黄宏远愣了愣,道:“老张,你刚才给省长打电话了对不对?”

张宁叹了一口气,道:“秘书长,我把近阶段我们莞城的工作向省长做了汇报。省长对我们工作意见很大,认为我们没能在经济发展上面拿出有效措施,我们……”

黄宏远瞬间明白,为什么周子兵不高兴。

周子兵现在面临内外双重压力,亟需要找到明确的突破口。

莞城是个传统的经济大市,莞城的经济发展也是备受国内外关注的。

莞城如果不能够在经济改革和创新上面有所作为,势必会影响岭南其他地方。

张宁是周子兵亲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周子兵对他的期望很高。

可是张宁在莞城并不能够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不仅不能,反而因为张宁的政治理念和其他几位领导冲突,隐隐有被孤立的趋势。

一想到这一点,黄宏远猛然想到,这一次莞城的问题解决,省委是不是要对班子做出调整?

如果调整班子。张宁还能够继续留在莞城吗?

想通这一点,一通百通。

周子兵肯定是在担心,张宁如果离开莞城,在莞城他将更无法贯彻意志,如果那样,他这个省长岂不就要成为空头司令?

岭南最大的三个市,粤州和临港是副部级市,整个岭南,也就只有莫正在这两个市党政一把手的任免上面有发言权。真正的人事任命,都是中央在掌控。

唯有莞城,把握莞城,甚至是掌控莞城局面,其战略意义太大了。

陈京到得很准时,黄宏远亲自去迎接他。

两人碰了面,黄宏远压低声音道:“陈京,今天周省心情有些不好,你要适当的把控局面!”

陈京点点头,两人一起去周子兵房间。

周子兵已经穿上了宽大的浴袍。

他指了指陈京两人道:“快更衣,我先到一号池,你们随后过来!”

陈京和黄宏远连忙分头换衣服。

一号贵宾池专门是接见省市领导用的,里面不仅设施豪华,而且沙发茶几,瓜果点心一应俱全。

周子兵微闭双目,靠在温泉池的边上,温泉掀起的滚滚热浪,让他四周雾气氤氲,水雾升腾。

陈京和黄宏远进入池中,他睁眼看了陈京一眼,冲陈京招手道:

“过来这边,这里是个水眼,劲儿足!”

陈京在水中挪过去,周子兵不再说话,眼睛又闭上了。

他不说话,陈京和黄宏远也不好说话,场面就有些沉闷尴尬。

过了很久,周子兵忽然道:“陈京,你对莞城不熟悉吧?”

陈京愣了一下,点头道:“不是很熟悉,但是以前我在海山的时候,会经常去那边考察。主要是考察他们的招商引资,还有制造业产业化的发展思路!”

周子兵点头道:“凭你看来,莞城经济的希望在哪里?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传统制造业生存艰难!”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我认为莞城的主要挑战,一个是社会稳定和安全问题,整个莞城现在成了脏、乱、犯罪的代名词,在这样一个城市形象定位下,莞城要走高、精、尖难度很大,其整个经济环境也不允许这样高端的经济产业升级。

除此之外,莞城我认为还是要主打制造业和中小型企业,要把制造业做精做细,把整个制造业发展规划做到位,做出规模效应,做出自身特点来。”

周子兵笑笑,话锋一转道:“你们搞的那个西经济开发区项目我们研究过了,认为很不错,比较适合南港和海山两个市的特点。马上要召开省委常委会,我们会把这个项目在常委会上讨论。

省委如果能把项目定下来,我们就可以把这个项目纳入省重点投资项目,可能因为这个项目,会改变整个海山和南港的发展局面。”

陈京一喜,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一定认真努力的把项目做好!”

周子兵脸上却没有喜色,摆摆手招呼服务员:“找个师傅过来给我搓搓背!”

他看向陈京和黄宏远:“你们要不要?”

陈京道:“我先泡泡,搓澡师傅劲儿太大了,骨头受不了!”

周子兵嘿了一声,道:“你是年轻,身子骨儿毛病少,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经常想找人给你松筋骨了!”

似乎是做出了某个重要决定似的。

周子兵神态明显缓和了不少,他的脸色多云转晴,池子里的气氛也轻松了起来。

陈京心中兴奋压制不住。

一直都想找机会出去把这个喜讯高速李清香和姚军辉,但是这个场合又不允许他出去。

晚上吃了晚饭,黄宏远给周子兵提日程安排。

周子兵皱眉道:“行了,都取消了吧!工商联的事儿让他们自己去弄,要不你通知正清过去坐坐就行了,我就不去了!”

他顿了顿,道:“你通知正清,让他去看看、坐坐,然后再找个人,我们玩玩牌,放松放松!”

“好呢!劳逸结合好!”黄宏远站起身来,“老宗去京城了,我通知唐敏,唐敏据说也是高手!”

周子兵脸色不变,道:“你随便安排吧!唐敏有时间?”

黄宏远道:“他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晚上有活动叫他呢,他一直都在等着!”

周子兵笑了笑,道:“唐敏进步很快,也是我们岭南土生土长的优秀干部,我们可不要上梁不正让下梁给歪了啊!”

黄宏远哈哈一笑,道:“省长,您说哪儿话?劳逸结合是我们年轻干部需要学习的。他唐敏不过就管一个区而已,如果都疲于应付了,以后再往哪里进步?”

黄宏远屁颠屁颠的出去,陈京则去安排棋牌室,晚上又是一场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