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9章 激烈的博弈!

第九百二十九章 激烈的博弈!

贺军极力的劝说莫正,为了这次汇报,他事先做足了功课。

在省委班子中,他这是第一次和周子兵正面交锋。

他进省委整整半年,在苗强时代,他在省委班子中影响力极大,他要想贯彻的意图,鲜有贯彻不下去的。

可是当时他却不敢和周子兵有任何的正面接触。

周子兵城府深,谋事细,非常的谨慎,贺军一直没办法琢磨透此人。

可是现在,在后苗强时代,贺军成为了省委副书记,俨然成了岭南的第三号人物。

处在这个位置上,他就需要做这个位置上该做的工作。

无可避免,他和周子兵之间肯定会有矛盾爆发点。

而这一次复杂的交锋,也让贺军体会到了周子兵其人的厉害。

贺军想得太简单了。

他以为自己负责莞城的工作,就可以借此接回把莞城掌握住。

可是他万万没料到,莞城真正让人棘手的不是岳云松,也不是市长郑华。他能够利用莞城的问题敲打他们,把握他们的软肋,但是莞城的问题能按他的意志贯彻吗?

贺军从莞城回到粤州,就觉得莞城那边自己掌控困难急遽上升。

岳云松对贺军的指令也是叫苦不迭,莞城的复杂性,莞城一大帮土生土长的干部,这些干部都是老油条。

上有政策,他们就下游对策。

你抓了东边,西边抓不住,两边都想抓,便漏了中间。

贺军第一个就想到要调整莞城干部,不仅厅级干部要调整,下面的处干,甚至是副处干部均需要调整。

可是他想调整莞城班子,在省委遇到的阻力有多大?

他首先绕不开的就是周子兵。

现在岭南虽然是莫书记掌控局面,但是在常委班子中,周子兵的势力是绝对不可小觑的。

贺军以前主要是依仗苗强狐假虎威。

而周子兵的势力却是他多年慢慢培养起来的,虽然这股势力不至于撼动书记的威严,但是却不是他贺军能够硬碰的。

周子兵自始至终也没怎么给贺军颜色看。

但是这种无言的沉默,让贺军意识到,周子兵已经悄然的把目标对准他了。

周子兵的引而不发,让贺军内心惶惶,同时又还抱有幻想。

这种矛盾的心态,让他觉得很难受,想了很多办法,使出浑身解数,却还是摆脱不了这个现状。

直到他忽然听闻,周子兵在西开发区项目上做了明确的表态。

他倏然明白,周子兵给他留了一条路。

莞城周子兵可以让贺军的意图贯彻,但是西高新园的项目,贺军必须要发挥积极作用。

他和周子兵两人长期在一个班子中工作,彼此了解,不用当面接触,贺军就明白,他现在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必须要把西高新园的项目推出去。

周子兵是省长,省里的第二号人物。

他如果把这个议题放在常委会上,在会上和莫书记之间形成了某种矛盾或者对峙。

这个事儿影响的不止是省委的风气,更是贺军的威信。

贺军作为副书记,就是配合书记工作的,他周子兵也是省委副书记。

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存在分歧,贺军应该要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要让这种分歧尽量的得到妥善解决。

如果贺军发挥不了积极作用,他这个副书记还当什么?

所以,周子兵的表态,看上去是他和贺军以及莫正的一种妥协,实际上是让贺军一下陷入难局。

贺军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他又有什么把握一定能够说服莫书记?

说服不了莫书记,他两边不是人。

即使说服了莫书记,也有可能两边不是人。

周子兵对他意见照旧,莫书记对他印象也可能不好。这都是他可能面临的局面。

所以,今天他来和莫书记谈事情,心情是很紧张的,也很无奈。

不过结果最终还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莫正在听完周子兵对项目的详细汇报之后,点头表示这个项目可以考虑,在常委会上大家如此一力支持,项目可以开展,不过省委和省政府必须要对项目保持风险可控。

莫正有了明确态度,碰头会前贺军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

在会上,他主动提出了西高新园的项目,并且他再一次把项目的特点和优势重复了一遍。

周子兵却没有明确表示支持,他无奈的道:“省长,您对这个项目是什么意见?”

周子兵这才点头道:“项目从计划书来看很不错,应该很有潜力,但是这么大的项目风险不可忽视。省里必须保持全程掌控,具体怎么掌控,还要进一步研究!”

贺军点头道:“那是肯定的,项目管理我们岭南比其他的省经验丰富很多。我们是有过大投资经验的,我充分相信我们政府有能力做好相关管理工作!”

贺军提议,周子兵支持,另外几个常委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也表示支持。

莫正忽然道:“对了,老贺,你刚才说项目是由哪个单位主导的?经合办吗?他们负责人是谁?”

贺军愣了愣,道:“书记,经合办的一把手叫陈京,是我们岭南知名度很高的年轻干部。这个项目最早就是他主导,然后联合南港以及海山一起申报的,他是很有才华的一个年轻人啊!”

莫正笑笑,道:“常委会还有几天?还有四五天吧!就在这几天铭仁你安排一下,我见见这个陈京。这么大的项目,要谨慎对待,主要是我们的干部队伍的负责人要严格把关。

有句话叫事在人为,一件事情能不能成功,除了事情本身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之外,人的因素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几天吧,我也分头见见南港和海山的主要领导。”

莫正淡淡的一句话,却让贺军如遭电击,当即色变。

莫书记这话合情合理,天衣无缝,作为省委书记,省里的重点项目他要亲自把关,要亲自过问,这无可厚非。

可是在这个时候,项目八字还没一撇,莫正提出这个要求,是否意味着项目又会有新的变数?

即使没有变数,考虑到这个项目的特殊性,莫正提出要调整一下项目分管结构,甚至是调整海山和南港两市主要班子,这不是顺理成章吗?

贺军无法想象,如果项目审批下来之后,海山市委书记却换了人。

李清香捯饬了这么久,最终把项目落实了,却没她什么事儿了,这样的情况将会导致什么后果?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不高,但是却有可能性。

一念及此,贺军便如坐针毡。

古时有伴君如伴虎之说,现在他和莫正配合,却也根本就把握不住对方的心思。

他瞟了一眼周子兵。

周子兵的神色极其平静,时而点头,赫然是对莫书记的话表示肯定和支持。

贺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气,脑子里瞬间便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他心中明白。

莫书记对他的工作是有些不满意了。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举动,实际上是对他的一种极其严厉的敲打。

他蓦然意识到,省委最高层的博弈,他还只是个新人。

相比莫正和周子兵,他还嫩了一点。

哪怕他是岭南官场教父,哪怕他走出这间办公室的大门,霎时就拥有无尽的威严。

可是只要他在这间办公室,坐在莫正和周子兵的下首位置,他就必须排在第三位。

接下来,会议讨论莞城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讨论很顺利,莞城班子要调整,首先市长郑华和市委副书记张宁要动一动,另外政法委主要领导要换,公安局、司法局、法院领导几乎要全换。

周子兵发言对这样的调整表示支持,但是他同时也提出来对莞城调整下来的干部要妥善安排。

他道:“我们必须要明确一点,那就是这次调整我们不是处分。我们不能够让公众和舆论认为,这次莞城的大换血,是因为有干部存在问题,所以将他们调离然后再处理。

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安排这一些同志很关键,很重要!”

莫正对周子兵的意见表示支持,并当即就让大家讨论相关细节。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讨论,最后大家的共识为莞城市市长郑华调整至省政府任副秘书长,市委副书记张宁调整至省商务厅担任常务副厅长。原商务厅常务副厅长侯凤飞调整到省人大担任巡视员。

贺军冷眼旁观,看到一条条人事任命很快落实,他心中瞬间明白。莞城的事件,周子兵也是有自己底线的。

莞城的班子可以调整,但是被调整的人员安排,他要主导。

郑华进省政府任副秘书长,这一手明显是要牵制万爱民。

而张宁调任到商务厅担任常务副厅长,加强对商务厅的掌控,实际上也是给陈京送去助力。

陈京和周维不和,周维一直在利用侯凤飞压制陈京。

现在周子兵把侯凤飞塞到了人大,把自己的心腹张宁放在商务厅,周维还能分出多少心思针对陈京?

周子兵从莞城退一步,却不是溃退,而是把拳头缩了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