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31章 意外的变化!

第九百三十一章 意外的变化!

周省长很少抽烟。

他的生活和他的工作一样,都有严格的规律。

周子兵酷爱打牌,但是他打牌的次数常常严格控制,有时候几个月才玩一次。

他抽烟也是一样,每到遇到重大困难,思考重要问题的时候,他一般都会抽烟。

常常是一包中华烟放在那里,他一根接着一根抽,一直到一包抽完为止。

房间的是密闭的,如此抽烟,满屋子乌烟瘴气,黄宏远进门的时候,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把窗户打开,慢慢的走到周子兵的身边,嘴唇连连掀动,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他很清楚,周子兵今天肯定是遇到很棘手的问题了,如不然他断然不会抽烟抽成这样子。

而能够让周子兵感到困扰的问题,绝对都不是小问题,黄宏远可能难以为其排忧解难。

作为省政府秘书长,黄宏远专门为周子兵服务,却不能够替周子兵排忧解难,对他来说,心情可想而知。

他慢慢的后退,给周子兵冲了一杯绿茶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他的对面。

周子兵瞟了他一眼,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沙发的扶手。

黄宏远道:“省长,您在思考哪方面的工作?是关于……”

周子兵摇摇头,道:“我就是瞎乱想,我对莞城的工作终究放心不下。莞城太重要了,也太复杂了,莞城的工作做不好。整个岭南的工作都会很困难。毕竟,莞城的经济总量和粤州是不相上下的,占了全省的六分之一。

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如果我们不能够尽快的调整目前存在的问题,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黄宏远心中叹了一口气。

周子兵现在面临的局面他清楚。

面对省委的压力,周子兵想完全贯彻意志难度很大。

一方面,周子兵需要把发展经济的重担挑起来,另一方面,省委和省政府内部有很多意见分歧,让他贯彻意志非常困难。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对整个岭南局面的担忧。

而这一次,省委一番激烈的博弈,让周子兵不得不舍弃莞城,虽然,通过这次妥协,获得的利益巨大。

但是莞城太重要,太不能让人放心,周子兵内心非常的担忧。

黄宏远道:“省长,我听说纪委那边掌握了许多莞城的问题。莞城的干部队伍,难道真的就糟糕成那样了吗?”

周子兵哼了哼。道:“纪委的调查,不过是沧海一粟。莞城真正的问题是投资环境恶化,走私猖獗,地下黑势力,地下赌场,钱庄,色情场所等等充斥到了整个社会。

整个社会都在出问题,我们的干部队伍能没问题?

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领导。如果没有革命性的变革,怎么能让人放心?”

黄宏远叹了一口气,道:“岳云松还是非常有能力的,我们应该相信他的能力,他现在到莞城的时日还短,应该多给他一点时间!”

周子兵嘿了一声,道:“岳云松做事让人放心。就是工作方法太单一了,面对复杂的问题,他缺少应对的办法。这一点通过他在莞城几个月的履新就能看出来。

另外,岳云松一个人难以支撑起大局。

这一次莫书记震怒。一下把政府系统的官员全部换了,重新组建的新政府,一定能够比以前好?

还有,政法系统的整顿,牵扯到的利益太广,不只是拘于莞城一隅,还牵扯到整个岭南甚至是共和国的一些既得利益群体。

这么多利益群体纠结在一起,我能对他们有多大的信心?”

黄宏远沉吟不语,陷入了沉思。

的确,莞城不能让人放心。

这么重要的地方,作为省长周子兵要放弃对这个地方的影响力,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虽然,有理由相信省委会对莞城做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会下大力气解决莞城的问题。

但是,作为周子兵这样级别的领导,他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谁不希望什么事情都由自己掌控?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

现在为了应付眼前的局面,周子兵一方面必须要妥协以换取最大的利益。

另一方面,他对舍弃有感觉很心痛,很心神不安。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样的痛苦如何能够解决?

黄宏远紧咬着嘴唇,他作为秘书长,到省政府工作的时间不短了。

从最早工作举步维艰,到现在基本站稳脚跟,渐渐的得心应手。

在这个过程中,黄宏远对周子兵的认同也在与日俱增。

现在整个岭南都知道,他黄宏远是周子兵的心腹,是周子兵的臂膀。

他和周子兵之间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黄宏远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有更好的工作效率,更好的进步,从而能够更好的为周子兵排忧解难。

可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觅得这样的机会。

而今天,他敏锐的意识到自己正面临这样的机会。

他脑子里疯狂的运转,各种不同的思路在他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

他在基层工作多年,又担任过市委书记,虽然岭南政坛对他有很多的质疑。但是多年的领导生涯,还是让他积累了很多非同凡响的本领。

黄宏远的特点就是阳谋不怎么行,但是诡道,暗藏杀手,暗度陈仓这些手段,他却是相当的精通。

如果把政治的功力比作武功。

黄宏远不擅长那种大开大合,刚猛威武的拳法,但是对那些小巧功夫,闪转腾挪的本事,他却是极其精通。

他现在周子兵面临的不就是这个局面吗?

黄宏远脑子里面思绪万千,周子兵还是在抽烟,也在思考。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彼此都在沿着各自的思路在运转。

忽然,黄宏远脑子中灵光一闪,脱口道:

“省长,我有一个办法,您看行不行?陈京您认为怎样,他可以去莞城嘛!”

周子兵一愣,道:“陈京?去莞城?他在经合办干得好好的,让他去莞城他愿意?再说……”

黄宏远自信满满的道:“省长,陈京的困难您是知道的。现在经合办的现状如此,他一方面自己根基不深,对莞城的了解和研究还不够,工作虽然办法多,但是成效不多。

另外,他和商务厅领导的关系也比较微妙,这也是不利于他展开工作的因素。

其实,在我看来把陈京安排在经合办,我认为恰恰有些屈才了,不善于发挥他的特点和特长。

我很了解陈京,陈京干地方工作是一把好手。

当年海山邻角是个什么地方?那么落后,困难那么多,但他硬是闯出了一条路子,现在邻角成为海山排名靠前的区,这都是陈京打下的底子!……”

黄宏远侃侃而谈,把陈京各种特点和本领向周子兵做了详细的介绍。

当然,这其中有很多是夸大的。

当年在海山的时候,他和陈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非常的微妙。

那时候黄宏远没少给陈京制造困难。

但是现在,他早和陈京两人建立了很牢固的关系,自然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介绍陈京,他越说越有信心。

陈京擅长的是什么?就是擅长处理复杂的问题。

陈京如果去莞城,黄宏远充分相信他一定能够处理好那边的事情。

至于经合办这边,现在张宁到了商务厅担任常务副厅长。

陈京走后,张宁可以在经合办发挥影响力,周省长不依然能够保持对经合办的完全掌控?

不止是如此,这一次西高新的项目,最终还是省里掌控,省政府肯定会成立专门的工作组。

经合办的作用可能要弱化……

黄宏远把自己的这些想法一一的向周子兵做了阐述。

周子兵隐隐也有些意动。

这一来,黄宏远更加自信,他道:“省长,陈京现在是省委候补委员,在省委是有一定话语权的。他的资历和水平都绝对能够胜任在莞城的工作,既然如此,他去莞城,还有什么障碍?”

他顿了顿,道:“说到障碍,最多是省委有个别领导反对。但是有人肯定会支持,我认为贺书记肯定会支持!”

黄宏远和贺军的关系并不好。

但是他和清香书记搭班子那么长时间,对贺军还是非常了解的。

贺军无法驾驭清香书记,两人的矛盾很深。

贺军骨子里面肯定是不愿意看到清香书记把西高新的项目就这样顺利的搞成。

现在从目前的形势看,项目的成功似乎不可阻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关键人陈京忽然调动工作,这其中会出现多大的变数?

有变数,贺军肯定欢迎。

他可以不正面和李清香角逐,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有什么理由不支持?

贺军不从中作梗,莫书记在这一次莞城主要班子的调整中有成功的贯彻了意志,至于具体的人员安排,一个副厅干部的调动,可能还进入不了他的视野。

此时的陈京正在京城,他根本就没料到,在岭南的省长办公室,自己的命运正在被人讨论着,他的去向究竟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