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5章 省长进京?

第三百三十五章 省长进京?

陈京急匆匆的从京城往回赶。

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前一天晚上却接到了黄宏远的电话。

在电话中黄宏远道:“陈京,省长进京参加国务|院四市两省政府一把手会议,你在京城,可不要忘记去跟他打招呼啊!”

陈京一惊,道:“秘书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黄宏远笑道:“我没敢打扰你,弟妹不是在生孩子吗?我知道你忙,就没跟你提前说。今晚省长参加完最后一次会议回酒店休息了,你可以联系一下嘛!”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秘书长,我刚刚接到省委的通知,通知我立刻回粤州。说是莫书记视察岭三角四市,安排我随行,这事儿……”

“啊?”黄宏远明显一惊,旋即哈哈大笑道:“那好啊,这是好事!莫书记对这次视察很重视,随行人员都是精挑细选的,不知有多少人想跟随他下去呢,你能获得这个机会,很好!”

和黄宏远通完电话,陈京心念电转。

陈京敏锐的意识到,周子兵在京城,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

虽然只有一晚上时间,但是这一晚上时间可以好好用一用。

上次周子兵提到要到京城跑通财政部的关系,恰好,陈京和财政部的高卫熟悉,这条线是不是可以牵过来?

陈京想到这里,立刻就实施行动。

他先给周子兵打电话。周子兵下榻在京城饭店,陈京问他晚上有什么安排,周子兵道:

“开了一天会,太累了,就准备在酒店休息休息!这次国务|院开四市两省政府领导会议,对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同时也给了我们很多好的政策,可以说是形势喜人啊!”

陈京道:“省长您真辛苦了,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儿。要不这样,我们晚上安排一个饭局。就在京城饭店谭家私府菜馆,我约一约财政部高部长,看能不能请他也过来咱们一起庆祝一下!”

周子兵沉吟了一下,道:“高部长有空吗?”

陈京知道周子兵有些矜持,毕竟作为省一级一把手,他在京城的关系也是非常深的。

陈京也不点破这一点,道:“我先打电话问问,稍微我过来安排!”

陈京挂断周子兵的电话,立刻便打电话给高卫。

高卫道:“好你个陈京啊。你喜得千金,也不见你给我报喜啊!”

高卫在京城人脉广。而方家和方婉琦的知名度同样大。

这一次方婉琦生孩子,在京城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几乎人尽皆知,高卫知道这事也并不奇怪。

陈京不好意思的笑笑道:“高部长,我这不正在跟您打电话吗?我知道您忙,屡次约您时候都不对!我今天又冒昧约您出来坐坐,就不知道您今天是否也日程紧张?”

“陈京啊,你这是那话套我吧!那行,我今天有时间,我们喝几杯。算是我提前喝你的喜酒了!”高卫爽快的道。

陈京道:“哎,看来真是贵人面子大。我们周省长正在京城,他一直都想让我约你,想认识一下我们共和国的财神爷,他刚刚指示我打电话,就恰好碰上你有空,看来有领导指示。气场就是不一样啊!”

高卫愣了愣,道:“陈京,你这几年去岭南学到了不少啊,学会框人了。行吧。你们周省长是咱们共和国少有的经济学专家,我也很敬佩他,今天就借你搭台,我也向他学习学习!”

高卫这边谈妥,陈京立刻去京城饭店安排。

谭家私房菜陈京来过几次,凭借几次接触,他也有了贵宾的待遇。

安排好酒席和房间,陈京便亲自去请周子兵。

周子兵明显有些疲惫,但是兴致不错,两人到了包房,他道:

“这里可是高档消费,我们现在正严控三公消费,你这是不是违规了?”

陈京道:“省长您放心,绝对不违规,今天是我喜得千金私人请客……”

恰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陈京指指手机道:

“高部长到了,省长您先等一下,我去接人!”

几年不见高卫,高卫样貌没变,陈京感觉他唯一的变化就是自信了很多,着装方面也老成了很多。

他微笑着和陈京握手,道:“陈京,你变化很大,岭南工作几年你成熟了!很了不起!”他顿了顿,“当然,我先还是得恭贺你喜得千金!”

“谢谢,谢谢!高部长,在京城见到您我是最亲切的。见到您我就想到我们在楚江的时光,那段日子真的很难忘!”陈京道。

高卫颇有感触的道:“是啊,一晃已经好几年了!楚江变化很大,你一定要抽时间多回去走一走,看一看!”

“一定回去,那是我的家乡!”陈京道。

高卫洒然道:“我经常去那边,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陈京在楚江的时候就是高卫的下属,那个时候和他处得不错。

现在时隔这么多年,两人回忆起以前的时光,都倍感亲切,相互之间的那一些距离感也瞬间拉近了。

进入包房,陈京给高卫介绍周子兵。

高卫快步上前伸出双手,两人双手紧握,高卫道:“周省长,久仰大名。我早就想认识您,可是您工作繁忙,我们一直缘悭一面,今天借陈京喜得千金的机会,我能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

“高部长太客气!陈京老说您是财神爷,我们进京城就是拜财神爷来的,而且还怀有虔诚之心!”周子兵道。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陌生的感觉很快冲淡。

菜是典型的谭家私房菜,以燕窝鱼翅名贵菜式为主。

而酒则是陈酿茅台。

有陈京居中搞气氛,三个人吃得气氛很好。

几杯酒下肚,高卫便指着陈京道:“周省长,陈京是我在楚江工作时候的同事,当年我就知道他不是池中物。果然,楚江没留住他,他硬生生的被你们岭南挖走了。

说起来至今我都还有遗憾呢!”

周子兵道:“陈京很不错!能得到高部长这样的肯定,则更是不容易,是他的荣幸!”

陈京和高卫的密切关系,周子兵能够很轻松的感觉到。

而对高卫来说同样如此。

一省之长,陈京能够随便请到,而且双方相处如此融洽,这说明了什么?

这至少说明陈京在岭南混得很不错,领导很赏识他。

相比京城那些对陈京怀有好奇心的上层人物不同,高卫对陈京是真正的了解。

陈京有理论能实干,而且又会搞关系,有背景,这样的年轻干部,前途必定无法衡量。

所谓高卫也喜欢和陈京接触。

当然,他和陈京接触也没压力,陈京虽然不属于京城上流社会的一员。但是他是方家的女婿,两人又有多年的上下级关系,官场上的关系不就是乡情、亲情、老上下级感情这些关系吗?

陈京在高卫心中是潜力股,而他这支潜力股因为身边有了周子兵则更显得光芒四射。

在融洽的气氛中,大家都开怀畅饮。

高卫和周子兵初次接触,都很默契的没有谈工作。

而两人唯一的共同话题就是陈京了,这让陈京很受宠若惊。

就在大家微醺醉意的时候,周子兵忽然对陈京道:

“小陈,你明天回去要好好把握这次陪同书记考察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书记能选中你作为陪同人员,其中肯定是有深意的!”

陈京认真的点头道:“是,省长,我一定用心!”

“对你我一直很放心,唯一有点担心的是你基础比较薄。岭南的工作难做,岭南的社会政治环境复杂,你还要多用心!”周子兵酒后说话变得很语重心长,让陈京十分感动。

他顿了顿又道:“近段时间,你要多研究研究莞城!莞城是岭南是很特殊的一个市。在某种意义上说,其重要性不亚于经济特区和粤州,不了解莞城,就不了解岭南。

相反,如果足够了解莞城,岭南你就不会不了解!

这个关系你一定要清楚!”

高卫插言道:“陈京,你好运气啊!周省长亲自指点你,指出你的问题,这是多少干部梦寐以求的?我托大一点,可以称得上是你哥,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把握在岭南锻炼的机会。

我只有一句话,机会到了你这个高度,对任何人其实都是均等的。

机会来了能否把握住,把握好,这是关键中的关键!”

“谢谢高部长,谢谢省长,你们的教诲我一定认真消化!”陈京道。

陈京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觉得自己似乎很奇妙的就和莞城有了某种莫名的联系。

陈京心中忽然有一种很强烈的冲突,他觉得自己必须要马上去了解这个地方。

不仅要了解,而且要吃透。

作为一个领导,对一个地区不了解是难以有作为的。

周子兵说得好,不了解莞城就无法彻底的了解岭南。

岭南的复杂陈京感同身受,他从未吃透过岭南。而现在他必须要下大功夫了!

时不待我,机会永远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