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6章 启程!

岭南省政府,省政府秘书长黄宏远主持召开办公厅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所有处以上干部全部要求与会。

今天的会议气氛比较微妙,本来这次会议的重心是欢迎新任副秘书长郑华。

但是会议一开始,与会人员便从黄宏远的谈话中感受到了另外的东西。

大家再看副秘书长江楚阴沉的脸,自然很快便反应过来。

今天的会议黄宏远是要对江楚开炮了。

短短半年时间,省政府办公厅可以说是几经起伏,风云变幻。

最早江楚担任秘书长的呼声很高,可是随即便是黄宏远从半路杀出来,把秘书长的位子据为己有。

然后便是江楚在省政府办公厅力压黄宏远,副秘书长把秘书长搞得很难堪,地位岌岌可危,这可是省政府办公厅以前从未有过的。

但是黄宏远也不是省油的灯。

在最近一两个月,他一点点的掌握主动,开始对江楚实施很尖锐的反击。

而今天,这次会议更是让这种反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黄宏远语气严肃,道:“我们办公厅的工作核心是什么?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服务好领导,要把各种准确的信息传递上去,同时要把领导的意图传达下去。

做这个工作要求我们很认真仔细!”

他话锋一转,道:“可是我们是不是真的认真仔细了?我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这次省委莫书记视察岭三角四市随行人员名单,一份名单改了好多次。

万省长提前召开政府系统随行人员会议。我们却硬是少通知了人,经合办陈主任是书记亲自点将的,应该是这次书记视察重要的陪同人员。

可是我们为什么就没有通知到?”

江楚脸色铁青,他料到今天会议黄宏远会针对他。

但他没想到黄宏远会在这个事情上面出手。

作为秘书长,批评他的工作失误,而且是不点名批评,他能说什么?

这事要怪只能怪莫书记变化太快了,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官大一级压死人,江楚作为副手,面对这样的情况就很被动。

以前江楚总仗着自己的才华。自己在省政府工作时间长的优势。处处给黄宏远制造难堪。

打压黄宏远的威信。

可是最近黄宏远如有神助,很多材料他亲自抓竟然又快又好,对领导的意图领会相当到位。

黄宏远有了这个底子,江楚就没有优势可言了。

而这一次莞城市市长郑华又调进省政府担任正厅级副秘书长。这很显然会进一步挤压江楚的生存空间。

如果不是江楚一直牢牢跟紧万爱民。他面临的可能真就是绝境。

黄宏远今天心情很愉快。

陈京很涨脸。人在京城就被莫书记钦点。

这让黄宏远觉得自己所在的这个小圈子占据了上风。

有这样难得的机会,凭他的性格是不会放过的。

他忘不了他进省政府之初,江楚在整材料方面给他的难堪。

现在他慢慢适应省政府的工作以后。他马上就要在省政府办公厅建立自己的权威。

而这个权威的建立又必须建立在打压江楚的基础上。

虽然江楚背后有万爱民,黄宏远不能真把他怎样。

但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给予他敲打,对黄宏远来说,是他树立权威最好、最快速的手段……

……

喝了很多酒,莞城市常委副市长郑辽灯却保持得相当清醒。

反倒是万副省长好像是微醺醉意了。

两人一起送走组织部秦岚部长,万爱民拍拍郑辽灯的肩膀道:“辽灯,在关键时候你要好好把握。今天秦部长对你很满意,这是个积极的信号。最近这段时间,你在工作上要用心,千万不要出纰漏!”

郑辽灯很谦虚的道:“谢谢万省长,我一定谨记您的教诲!”

万爱民哈哈一笑,道:“明天我陪同书记视察岭三角四市,莞城我们可能不会到,但不排除也会有突然袭击。莫书记领导风格很扎实,常常出其不意,所以你要做好准备,不要到时候措手不及!”

郑辽灯一惊,立刻心领神会。

万爱民这话传递了很重要的信息。

这个信息就是莫书记极有可能会突然造访莞城。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莞城处于危机,省委和省政府对莞城工作高度重视的时候。

在这样的关键时候,莫书记的心里可谓是时刻牵挂着莞城,而他这次选择另外四个市调研,几个市与市之间都是高速公路连接,车程很短。

他很容易就可以越界搞调研。

郑辽灯也是老官场,自然能明白这个消息的意义。

他当即感激涕零的道:“谢谢万省长指点,我们莞城时刻准备着,随时都可以接受领导的视察和调研!”

万爱民宽慰的笑笑,道:“恩,你有这个信心就好。有这个信心就是个当副书记的料子。”

郑辽灯听万爱民这话,一下就心花怒放。

莞城市委副书记,这个位子他觊觎很久了,现在近在咫尺。

万爱民都说出这样的话了,说明他对这件事很有信心。

万省长有信心,事情就成功了一多半,再加上今天招待了秦岚,秦岚和万爱民的关系相当的铁。

关系疏通到这一步,书记对万省长又如此信任,这事还有多少悬念?

恭恭敬敬的送走万爱民,郑辽灯漫步在山庄幽静的花园里面,心情从未有过的舒畅!

第二天一大早。省委院子里的车就准备妥当。

媒体大规模聚集在此,光采访车都占据了一大串停车位。

万爱民今天精神矍铄,穿着笔挺的西装,系着天蓝色领带,整个人显得特有朝气。

蒋铭仁则忙前忙后安排清点随行人员。

万爱民凑过去道:“老蒋,人都到齐了就上车吧!不要都挤在一起!”

蒋铭仁挥挥手示意大家上车。

这次莫正出行只安排了一辆考斯特外加一辆媒体车,没有安排任何的小车。

这样的安排是莫正特意叮嘱的。

一辆考斯特就那么多座位。

书记这次考察又特别重要,所以安排随行人员的工作非常的困难。

陈京是最后莫正钦点的,增加了一个人,位置就差了一个。

万不得已。蒋铭仁只能在名单中又删除一人。

大家陆续上车。蒋铭仁和万爱民在常委楼前静静的等着书记的到来。

蒋铭仁不时看着手表,神色很焦急。

万爱民皱眉道:“怎么了?还有人没到吗?”

“陈京还没到,这小子不会是昨晚飞得太累,还在懒床吧?”蒋铭仁道。

万爱民脸色一沉。嘿了一声道:“成何体统。难不成待会儿还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他这是什么时间观念?”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一辆黑色的帕萨特滑过一条漂亮的弧线停在了常委楼的门口。

司机开车门迅速下车,然后拉开了后面的车门,动作一气哈成。

陈京从车后座下来。神色有些焦急。

万爱民和蒋铭仁两人都看着他。

他迅速加快脚步赶过来道:“万省长,秘书长,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差点迟到了!”

万爱民阴着脸正要说话,蒋铭仁却抢先笑嘻嘻的道:“陈京啊,你迟到了我们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你可是书记亲自点的将,其他的人迟到了就不去了,你迟到了,我可要负连带责任的!”

他挥了挥手,“上车!上车,坐五号位啊,不要坐错位置!”

陈京点头迅速上车。

对于位子的安排他并不知情,可是万爱民却深深的瞅了他一眼。

这一次出行座次从中间往前后两头排,分别是一号到二十二号。

三个常委肯定分别坐一二三号位。

发改委一把手坐四号位。

陈京就坐五号位?

万爱民没有提出异议,但是内心却很是留心。

蒋铭仁做事以严谨出名,安排陈京坐五号位肯定是有考量的,绝对不是鲁莽之举。

唯一的解释可能这是莫书记的意思。

莫书记出行,在省委的所有常委都来送行。

省委副书记贺军几乎和莫正并肩出常委楼。

莫正今天很高兴,他朝身后的人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要搞得太隆重,就是一次视察而已。你们就散了吧,各自去忙活!”

他好贺军等人一一握手,然后贺军又和万爱民和蒋铭仁两人一一握手。

万爱民趁和贺军握手的机会凑进道:“贺书记,莞城要做做安排吧!”

贺军淡淡的笑笑道:“这事书记定,一切书记定,哈哈……”

他打了一个哈哈,莫测高深的道:“一路顺风!”

两人双手紧握,万爱民心中却打了一个突。

万爱民问贺军,这中间有一语双关的意思。

贺军回答一切书记定,这是什么意思?

是书记这次是否去莞城由他自己定,还是莞城的风云变幻,书记已经有了决定?

他抬头瞅了一眼贺军。

贺军笑眯眯的,一脸的和气,万爱民从他脸上找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老狐狸!”万爱民内心暗骂了一句,心中没来由的泛起一丝阴霾。

他和贺军打交道多年,深谙贺军的诡道。

贺军的话太过意味深长,他有些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