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7章 周维的教训!

莫书记高调视察岭南四市,这是岭南政坛最近最大的新闻。

很多人关注书记的视察,也有很多人为此感到不安。

商务厅厅长周维最近就如坐针毡,非常的不安。

他最为仰仗的副厅长侯凤飞就这么走了,新来的常务副厅长张宁来自莞城,这让他感到很不适应。

张宁的到来,无疑对他的威信是极大的挑战。

在最近一次省委召开的老干部会议上,商务厅前厅长马进竹在会上发言提到商务工作,他提了两点意见。

第一个意见是商务工作一定要重视民主集中制,另一点是商务工作要有创新。

马进竹的这个意见被好事者解读成马进竹对目前商务厅周维搞一言堂、搞家长制有意见,又指责商务厅的工作缺乏创新。

周维在工作上独断专行,又没有什么本事,这不是指责周维又是什么?

周维要在厅里加强民主集中制,要让大家都有权有职,方便开展工作。

这不能不说周维现在很被动。

商务厅有没有创新?

在周维看来当然有创新,但是很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商务厅的创新在经合办。

而经合办主任陈京和周维之间的关系还相当微妙。

更让周维感到不安的是新任常务副厅长张宁和陈京同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如果他们两人联合在一起,周维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辗转了很多关系,周维使尽了浑身解数,终于找到了贺军的关系。

而为了维系这个关系,周维也是积累了很多年。

在几年以前,贺军就有个企业家朋友在出口退税政策上面钻政策的空子,有人举报到商务厅,周维立刻组织调查,把查明的所有情况汇总。

当时省里有重要领导指示,要把该企业当做一个钻政策空子的典型来抓。

周维也是兴致勃勃,一心准备严办此案。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接到了贺军的电话。

贺军在电话中说得很简单,他询问了周维关于此案的一些情况。

周维认真仔细的的把案情做了汇报,贺军便道:“只要有证据就依法办理。我贺军也不是护犊子的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政府的政策法规是高压线,谁碰谁触电,这个案子要严办!”

周维挂断贺军的电话,背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他万万没料到,自己抓的典型赫然是贺军的朋友。

他当机立断,就此事召开了专门的会议,听取了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的意见。

最后各方面征求意见,周维做出结论,认为该企业是合理避税的工作出现了误操作,鉴于初犯,让企业补足政策要求的资金,不做进一步罚款处理。

也不向司法机关起诉追究其法律责任。

周维的这个做法,让这家企业渡过了难关。

对这个处理结果,周维专程给贺军做了汇报。

贺军听了他的汇报,道:“商务厅的工作很重要,周厅长能够严格执法又能够考虑到大局,商务厅的工作肯定能做出起色来!”

周维听了贺军这话,感到很受鼓舞。

从此以后,他就频繁的接触贺军,在维系这一个关系上面,他花了极大的代价。

这么多年,这个关系他一直没用,一心就只是经营。

此时此刻,在危难时刻,他已经不得不把杀手锏拿出来了。

就趁这次书记视察,贺军主持省委工作的机会。

周维抽了一个晚上备了一份煞费苦心的礼物,直接去拜访贺军。

贺军在书房接待了他,给足了他的面子。

两人聊得关键处,周维也顾不得面子,认真的向贺军汇报了自己现在面临的工作难处。

贺军皱眉道:“周厅长啊,搞好和同事之间的关系,这是考验一把手能力的关键!你现在是什么问题?我看最大的问题就是关系处理上出现了问题。在这方面你要主动一些,多沟通,多协调。

别人说你民主集中制坚持得不好,知错能改就善莫大焉嘛!

总之一句话,你现在要放下身段,把同事关系沟通协调好!”

周维唯唯诺诺的点头,脑子里乱得像一团浆糊。

贺军这些话根本就是屁用没有,说得冠冕堂皇,实际操作哪里是这么回事?

官场如战场,官场之间的争斗都涉及利益,哪里是放下身段,积极沟通就能解决问题的?

如果这都能解决问题,哪里会有今天这么多的烦心事?

贺军眯眼瞅着他,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

他端起茶杯细细的抿了一口水,忽然道:“有个事我就不明白,你和陈京之间究竟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你怎么对他就有这么多偏见呢?明明你们可以携手共赢,他把经合办工作搞好,你脸上也是有光的事儿。

现在倒好,经合办的工作出了眉目,你反倒是忧心忡忡了,这不能不说是个讽刺!”

周维尴尬的一笑,脸上有些挂不住。

现在陈京和商务厅常务副厅长张宁俨然是连成一气,他现在急的就是这一点,在这个时候他能怎么办?

他还有机会和陈京修复关系,把过去的那些磕磕绊绊都弥补回来吗?

他顿了顿,道:“贺书记,过去的事情覆水难收啊!我现在也感觉工作很难做!”

贺军淡淡的笑笑,道:“没有那么多难做的。经合办的工作陈京干得有成绩,因为这个成绩,省委对他也有重新认识。在必要的时候,省委会考虑给他加担子。

他是否有必要继续在经合办工作,我们还在研究,我个人认为,他应该到更能展露他才华的地方去。”

周维心中一惊。

贺军这话他是听明白了。

贺军的言下之意,陈京可能面临工作调动?

陈京工作一旦调动,经合办的工作谁负责?

周维瞬间明白,贺军是在提醒他,他必须要和陈京在近期内修复关系。

他也必须要对陈京在经合办的工作作出合理的评价,陈京如果走,要让他走得体面,走得有面子。

如果在这个时候,周维还对陈京持以前的态度。

那在经合办的后陈京时代,周维能够渗透多少自己的影响力下去?

想到这一点,周维豁然开朗。

先前他担心陈京和张宁两人联手,现在贺军这么一说,陈京迟早要走,张宁一个人初来乍到,孤掌难鸣,能对他造成多大的威胁?

“贺书记,听您一席话,我豁然开朗了!我知道接下来工作该如何开展了。陈京主任年轻有才,在经合办大有作为,成功的改变了外界对经合办的看法,而且对经合办未来的发展提出了非常科学并富有建设性的设想。

不管陈京将去哪里发展,他给经合办制定的发展方向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执行。

在经合办主任的人选方面,我们厅里会慎重考虑,我们首先考虑的标准是保证政策的延续性……”

贺军淡淡的笑笑,点头道:“这就对了!一把手重要的是要搞好团结,要让班子里面大家的才华都能够尽情的发挥。心胸宽一些,视野远一些,气魄大一些,就是这么个事儿!”

他摇摇手道:“好了,关于你的事情我们就谈这么多。经合办搞的名企项目,马上第一期评审就完成了。这个项目很好,很有意义,你们要协助他们搞好。

要把名企打造成一个品牌,这个品牌的权威性有多高,就在于你们工作做得有多细。

你作为商务厅的一把手,你要认真对待,多给予陈京协助!”

“是!我们一定同心协力搞好这个项目!”周维神采奕奕的道。

他心中却暗暗吃惊。

他觉得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陈京。

陈京搞公关,长袖善舞的本事当真是了得。

他到省城工作的时间不长,却成功的和省长搭上了关系,俨然成为了周省长的心腹。

现在贺军对他也是极力的推崇,明确提出要给他加担子。

贺军和周子兵可不是一条线的,陈京竟然能够左右逢源,这番本事自己可万万不具备的。

周维想到此处,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和陈京修复关系。

把关系修复好,一方面是让经合办现在的工作成绩和良好的基础能够为自己所用。

说得不好听点,陈京在经合办种下的庄稼,周维要创造自己能够轻松收获的条件。

另一方面,陈京此人看来前途无可限量。他从下面区委书记一跃进省城,本以为他会在经合办受困,至少得晾个三五年。

可是现在才这么一点时间,他就重新的进入了省委的视线。

听贺军的语气,这次省委可能要重用他,不得不说,陈京进步的速度太快了,让周维都忍不住要心生妒忌。

贺军说得好,他和陈京之间终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两人的关系微妙,主要是缘于彼此的不信任。

现在两人再也不存在多少厉害关系了,此时再不缓和关系,更待何时?

告别贺军,周维内心忽然觉得很轻松。

他以前一直对陈京的芥蒂此时也似乎烟消云散了。以前好像怎么看陈京都不顺眼,现在却觉得陈京是真不错,值得结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