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40章 浮出水面!

名企的颁牌在岭南引起了一股不小的轰动。

全省媒体包括港澳媒体对这次岭南初出炉的三十家中华名企做了做了深入的报道。

媒体评论普遍认为,岭南高调从全省筛选优秀企业,这预示着岭南在经济发展方面正在调整,岭南的改革深化正在探索新的路子。

而苏北媒体对这次名企的评审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苏北人认为,在高压的状态下,岭南终于做出了决定性的改变。

而这样的转变,可能预示着岭南已经做好了大改革的规划,岭南的经济通过这一次名企评审工作,可能开始由粗犷变得更有规划。而凭借岭南多年发展的积淀。

一旦岭南意识到自身的问题,并且积极的改变,苏北所谓的模式优势将会完全丧失。

有一家苏北媒体甚至拿这一次成功授牌的三十家企业和苏北的企业来比较。

他们称如果从苏北也同样挑选三十家优秀的企业,其竞争力可能远远比不上岭南,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苏北和岭南的差距并没有大家认为的那么近!

媒体的热议,一片的好评。

由岭南省经合办主导的中华名企评审工作可以说是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省委和省政府给予了这项工作高度的评价,认为经合办发挥了自身的特点,踏踏实实的替岭南干了一件很有意义的实事,而通过这次名企项目的成功。经合办也声名大涨。

陈京更是俨然成为了岭南的政治明星。

在名企掀起的热潮中,岭南省委和省政府的工作在按照莫正的规划一步步稳步向前推进。

在省委常委楼,一大早常务副省长万爱民就去向莫书记汇报工作。

自从莫正履新岭南。

万爱民向书记汇报工作的次数就明显增多。

因为这个原因,外界普遍认为万副省长和莫正知见关系很紧密,万爱民是莫正的左膀右臂。

对外界的这些议论,万爱民似乎很欢迎。

而他往书记办公室跑得也更加频繁了。

莫正和万爱民谈了半个多小时,万爱民把所有的工作汇报完毕,他话锋一转,道:“书记,莞城的班子缺人。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到位?”

莫正淡淡的笑笑。道:“你什么意见?你有什么好的人推荐?”

万爱民心中一喜,道:“我觉得莞城的主要班子,我们要慎重考虑。我个人倾向从这批班子中选拔优秀的干部给他们上升空间。这一次市长和副书记两个位子如果都空降,我认为对岳云松来说。压力可能太大了!”

他顿了顿。道:“所以啊。我推荐郑辽灯担任市委副书记,协助岳云松工作。市长人选我们最好从省委里面挑,这是我的看法?”

莫正皱皱眉头。道:“郑辽灯?他还嫩了一点吧!莞城副书记的位子太关键,他可能不行!”

万爱民一愣,一颗心往下沉。

莫正摆摆手道:“这个问题我已经和子兵省长和老贺都有了沟通,我们马上召开的常委会上会讨论。人选基本算是定下来了!”

万爱民咬了咬下嘴唇,很想说几句话。

但是莫正的神态让他意识到,书记已然心意已决,这事……

他辞别莫正,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和秦岚之间早就有了默契,两人对这次莞城的事情可以说是信心十足。

可现在怎么回事?秦岚都干什么去了?

他心中觉得很恼火,有觉得尴尬。

今天郑辽灯又进粤州了,万爱民在刚刚来莫正办公室之前还和他通了电话。

在电话中万爱民表现得信心十足,可是现在……

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和郑辽灯解释,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也显得他这个常务副省长当得窝囊。

他沉吟了一下,掏出手机将电话拨给秦岚。

电话接通,他劈头盖脸的就道:“老秦,莞城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信心很足吗?”

秦岚在电话中半晌不做声。

昨天晚上,省委副书记贺军忽然找他谈话,在谈话中贺军一直很客气。

但是委婉的向他表示,有人在他的背后捅刀子,说他在组织部考察干部期间有违规行为。

秦岚一听贺军这话,心中悚然一惊,连忙矢口否认。

贺军便淡淡的道:“行了,老秦,现在这年头,是是非非扑朔迷离,难说清楚。我个人是充分信任你的。没有违规更好嘛!”

他顿了顿,道:“关于莞城的干部调整问题,组织部这次给予省委意见,我们经过讨论觉得有些不恰当的地方。所以并没有采纳你们的建议,对这件事你要正确对待。

莞城的郑辽灯同志是个优秀的干部,但是我们都认为他目前还不够成熟,暂时我们最好不要给他加担子。这也是对他的保护!”

贺军这话一说,秦岚就明白,自己和万爱民的所谓默契,别人早就洞若观火了。

贺军先就用话压住了他,然后点了郑辽灯的名,他哪里敢分辨半句?

贺军和他谈了话,他就想跟万爱民通气。

可是这个电话让他太难堪了,有些打不出去。

一直拖到现在,万爱民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

沉吟了很久,秦岚道:“万省长,莞城我们太乐观了,省委几个主要领导早就有了默契,我们没有能正确的领会到领导的意图!”

万爱民愣了愣,先前窝在心里的气话就有些说不出来了。

相比秦岚,他更应该接近省委的核心。

可是莞城的事情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到莫书记和省长之间有默契的事情。

他还指望着利用省委和省政府关系的不和谐,自己坐收渔利呢。

现在看来,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这样一想,他便觉得很沮丧。

莫正履新岭南,他和莫正之间的关系相当近,莫正很信任他,交代他办很多事情。

这让他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离省委决策核心越来越近,俨然已经成为了省委核心决策的领导。

可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那不过是个错觉。

岭南的三巨头莫书记、省长和贺军,每个人都不是他能够看透的。

这三个人之间的分分合合的博弈,内涵太复杂也太丰富,他终究还是吃不透。

他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己办公室,心中的那口气实在是憋得难受。

秘书秦林却凑过来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秦林似乎今天忘记看他的脸色了,进门就跟他汇报,说现在一些媒体炒作没有底线。

名企颁牌的事情,炒得太过了,把一个带有商业行为的名企项目,硬是炒作成了是省委和省政府准备深化改革的重大项目。

这样的炒作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有人大代表就找到省政府办公厅反映了这方面的事情。

秦林给万爱民冲了一杯咖啡,又接着道:

“万省长,我觉得对这样无底线的炒作,您应该制止。陈京明显是在沽名钓誉。他在省经合办完全是没有任何成绩,就搞了一个商业的名企,收了一千多万块钱。

选了三十家企业,其余一百多家企业都被坑了,现在有一些企业老总对这件事很恼火,都准备要联名对经合办乱收费的行为进行投诉呢!”

“啪!”万爱民一手便将咖啡杯摔在了地上,热气腾腾的咖啡泼了一地。

而咖啡杯也在和地面的接触中摔得四分五裂了。

秦林吓得一条,脸色一下就白了。

万爱民神色严厉,双目喷火,道:“你除了天天会乱嚼这些狗屁舌根子以外,还会做点什么?整天就神神叨叨,说一些市井八卦,你这个姿态哪里像是省政府的秘书?

陈京怎么了?

他炒作有炒作的资本,省主要领导都对他的工作表示了支持,你有这个本事,你也可以去露脸,去写大字报炒作!”

他顿了顿,怒气还是不消,一手拍在桌子上,指着秦林道:“你马上出去,立刻给我反省,反省不深刻你就不要干了,给我卷被子回家抱孩子去!真是一群酒囊饭袋,都是酒囊饭袋!”

秦林脸色通红,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今天万爱民去莫书记那边可能遇到了什么不愉快了。

他是在莫书记那里受了气没地方发泄,拿自己当出气筒呢!

他心中委屈,可是面上哪里敢流露出半点?

连忙收拾地上的狼藉,灰溜溜的出了办公室。

万爱民怔怔的看着他滚得远远的,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而在此时,桌上的电话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

他一看来电,是郑辽灯的电话。

他心中实在是烦得不行,咣当一下把电话都摔成了两半。

他桌上还摆着莞城的地图。

在一个小时之前,他还在煞有介事的研究地图,一心想着自己在莞城的宏伟布局。

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触角离莞城已经是越来越远了,莞城已经完全的脱离了自己的视线……

他用手轻轻的划过莞城的地图,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作为省高级领导,经过了短暂的失态,旋即便懂得了控制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