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41章 书记夜谈!

省委常委会结束后。

省委秘书长蒋铭仁被书记留下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

从书记办公室出来,蒋铭仁深吸了一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莞城的人事调整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不得不说这个结果很让人感到意外。

蒋铭仁从未想过会是这个结果。

而通过刚才这一小时的谈话,他也能够深刻的体会到莫书记在这次人事调整上面所费的心思。

说是煞费苦心一点都不为过。

他定了定心神,慢慢踱步到秘书室,莫正的秘书谭杰连忙站起身来。

蒋铭仁凑过去,淡淡的笑了笑道:“今天晚上书记要会见客人,你通知一下经合办主任陈京,书记要见他!”

谭杰嘴巴一下长大,眼神中难掩惊讶。

以他的经验,莫正很少晚上会见客人。

而莫正更是极少在家里会见客人。

今晚书记要见陈京?而且是在自己家里?

陈京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刚刚的常委会,谭杰列席担任会议记录,对会议的内容他也知道。

他旋即明白,书记要见陈京,绝对和这一次莞城的人事调整有关系。

但他疑惑的是,为什么他要见的人是陈京,而不是……

作为日理万机的省委书记,陈京不过是个副厅级干部。

两人级别相差悬殊。

在岭南省,别说是厅干。就是很多副部级领导,莫书记又有多少时间去见他们?

还好,谭杰很快就控制住了心神,认真的道:“秘书长,我马上给陈主任打电话!”

蒋铭仁淡淡的笑了笑,微微的点了点头。

从莫正的秘书室出来,蒋铭仁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又望向窗外。

他喃喃的说道:“书记对陈京的期望很高啊!可是莞城……”

蒋铭仁摇了摇头,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老了。

现在的年轻干部成长太快,优秀的年轻干部尤其多。比如像陈京这样的干部。

年纪不大。经验老道。

极有工作能力,又有知识水平。

而且其性格坚强,不屈不挠,敢于打硬仗。勇于担责任。做事情不拘一格却又极具原则性。

不得不说这样的干部哪个领导都喜欢用。

而对一名年轻干部来说。被领导发现了价值,领导喜欢用他,这也就意味着他将一飞冲天。前途无可限量!

……

陈京接到谭杰的电话很惊讶。

谭杰在电话中非常客气,两人寒暄了几句,谭杰道:“陈主任,今天晚上莫书记要见你!地点在省委常委院三十三号楼,晚上八点前你一定要到。到时候我会在常委院门口等您!”

陈京愕然愣了一下,道:“书记晚上见我?是谈工作吗?是不是关于西高新园的项目?”

谭杰笑笑道:“陈主任,书记的意图我不便随便猜测。说句实在话,我也不知道书记要见你所为何事!”

他话锋一转,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跟你讲,书记一般不在家里见下属,你能够获得这个机会,十分难得!”

“谢谢,谢谢谭主任,我一定准时到!”陈京道。

一天无话。

下班以后,陈京随便找了一家饭馆吃了一顿饭,便让三哥开车两人直奔省委常委院。

这个时候的粤州正处于下班高峰期,车流很多。

陈京赶到常委院门口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

谭杰却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谭杰上车后,车顺利的进入了守卫森严的常委大院,陈京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但是今天他却有些激动。

他和莫正并不熟悉。

真正和莫正有机会说话还是上次陪同他视察海山。

而那次视察也让陈京觉得自己很糗。

明明是莫正在视察家具交易中心,最后陈京却抢了他的风头。

虽然那个时间很短暂,但是陈京下来之后还是被严厉批评,而且他隐隐知道有领导对他的行为很不满意,还嚷嚷着要给他处分。

当然,处分肯定是没有。

但是随后几天的视察,他却被取缔了陪同书记视察的资格,这算是别样的处分了。

陈京因此就很纳闷,为什么今天自己会突然被书记找到要和自己谈话?

因为有些紧张,陈京和谭杰没有多交谈。

到了三十三号楼,谭杰领着陈京直奔莫正的书房。

作为省委书记,莫正的工作极其的繁忙。

晚上的时间,他大多都用来批阅文件。

陈京小心翼翼的跟着谭杰进到他的书房,莫正正戴着老花镜埋头在大摞的文件中,神情很专注。

谭杰冲陈京点点头,指了指沙发示意陈京坐下。

他凑过来道:“你稍微等一会!”

他慢慢的退开,轻轻的带上了门。

陈京手心沁出了汗珠,左右打量这间书房,却没有多少心思研究里面的布局。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意识到今天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能发生的事情会很出自己的意料。

这样的感觉让他感到颇为不安。

这种不安的感觉很难受,让他无法平定自己的心情。

过了好大一会,莫正忽然抬起头来盯着陈京,道:“你心不安静吗?到了书房你的还不能静,你这个才子的称谓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

陈京神色有些尴尬,道:“书记,我心里忐忑,的确没有静心!”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用手搓了搓脸,眼睛平视着莫正。

他眼神的余光看到莫正的右手边有几本书。

最上面的一本赫然是《曾文正公家书》,这个封面很亲切,因为这本书和陈京的是同一版,封面都一模一样。

陈京平常走到哪里都带着这本书。

有时候心情不好,或者心神不定的时候他就会拿出来读读。

读这本书能够让心情平静,能够排除一些波动的情绪。

渐渐的,陈京又想到了自己读书的情形,心思竟然渐渐的开始沉淀,没花多少时间,情绪就渐渐的平定了下来。

莫正淡淡的笑了笑,伸出右手拿起那本书,道:“这本书你很喜欢?”

陈京道:“书记,我也有这样一本书,和您是同一版的!”

“哦?跟我同一版?这个版本很少见呢!”莫正道。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我这本书是一位长辈送给我的,我一直也珍藏在书房!”

“送你书的那位长辈很喜欢你,你要珍惜这本书!”他顿了顿,用手轻轻的抚摸封皮,道:“这本书是我99年参加中央党校省部后备干部研修班,我们班大家组织刊印的。

为了有纪念意义,这个版一共只印五百册,我们同学自费凑钱印的。

书里面附录了我们这99班同学写的一些评论和读书心得,非常有纪念意义!”

陈京心中一惊,他那本书是沙明德送的。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沙书记和莫书记两人当年在党校省部干部研修班是同学?

一定是这样的!

陈京脸色瞬间变化,心中忽然感到一团温暖。

同时也感到莫大的荣幸,因为他刚才才知道,沙明德送自己的书竟然有这样的故事,这让他很激动,也很受鼓舞。

陈京顿了顿,道:“书记,送我书的前辈是以前楚江省委沙明德书记,我从来都不知道这本书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谢谢您告诉我!”

“哈哈!”莫正畅快的一笑,轻轻的把书放下。

他站起身来,慢慢的走过来,陈京因为和莫正说话一直都是站着,莫正指了指沙发道:

“坐吧,坐吧,不用太拘谨!”

陈京坐在沙发上,却不敢屁股全坐上去,只坐了三分之一。

莫正也没纠正他,自顾很舒服的坐在沙发上道:“上次视察我对海山的印象深刻。我主要有两个印象,第一个印象是海山竟然有白石山那么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太美了,简直能称得上是岭南的大花园,让人心情很好。

另外一个印象就是你在海山邻角区干的那些事儿很不错,我收到了一些关于你的评价,我认为有很多评价没有言过其实,你在邻角干得很出色……”

他顿了顿,颇为感叹的道:

“我们看一个干部是否作为了,是否干了事实,老百姓是最好的试金石。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离开以后还有人能够记得你,还有人能够记得你干的事儿,这是你真正值得骄傲的地方,说句实在话,我很羡慕你,也祝贺你!”

陈京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道:“书记……”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一阵热血上涌。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从内心滋生,不可遏制。

他不是容易激动的人,但是莫正这几句话让他遽然就变得很激动。

多少年了,陈京从跨进政坛就一直兢兢业业,就一直埋头认真工作。

但是直到今天,他才得到如此高的肯定和认同。

莫正是什么身份?他可是堂堂的国家领导,他能够给予自己这样的肯定,陈京能不自豪?

“谢谢,谢谢书记……”陈京揉了揉眼睛,以前在邻角工作的那些种种像放电影一般浮现在脑海。

那些苦,那些烦恼,那些喜悦还有忧伤,这些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难以组织语言,眼泪都不受控制的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