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42章 走已经成定局!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茶香袅袅。

书房中气氛很融洽。

岭南省委常委大院的夜晚很安静,在安静的夜晚中,在书房的书香和茶香的萦绕下,莫正的兴致很高。

他和陈京谈《曾文正公家书》、谈《资治通鉴》、谈《人物志》。

渐渐的,他甚至谈到了《滴天髓阐微》、谈到《子平真诠评注》。

在这些谈话中,莫正表现出了极高的学术修养。

他毫不忌讳的对陈京道:“小陈,你是读书人,看的书多。我和你一样,也喜欢看书。我们读书不要忌讳什么,马列主义的书我们要读,其他传统文化的书我们更要读。甚至一些玄之又玄,唯心主义甚至伪科学的书我们也要读。”

他饶有兴致的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子平真诠评注》,道:“这本书我就读了很多遍。我们现在党内有一股歪风邪气。我们有些同志热衷搞封建迷信。每逢遇到关键的决策,每逢遇到了一些人生的难题,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去科学的分析论证,从主观上去想办法解决问题。

他们常常做的是去请风水算命先生,给他们排四柱八字,给他们看风水,以此来判定事情的吉凶。

说起来这些事儿很荒谬。

如果我们的同志们能多读书,能够多看看这些命理学,风水学的书,他们会不会还这样痴迷如此种种?

我认为他们肯定不会以这种荒谬的世界观来看问题了。

迷信源于无知,真正看懂了书的人。就不会迷信……”

陈京点头道:“书记说得很有道理,我平常也读这些书。我读书从小就杂,古书无所不读,既有经史子集,也有鬼怪志异,我以前没想过读书会有这些好处。

这些年我的人生经历也渐渐让我领悟到,多读书的确是能够让自己有健康积极的人生观。”

莫正兴趣高,陈京也渐渐的放松了,没有了先前的紧张。

两人聊了一会儿,莫正话锋一转。道:“陈京啊。今天我找你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和你谈。”

他站起身来,走到墙边的岭南地图上。

他拿着一支笔,在地图上虚画了一个圈。道:“这个位置是咱们岭南三角区。从地图上有一个市几乎占据了岭南三角区的一半。就是这里……”

他用手点在莞城的位置。

陈京心一惊。站起身来。

莫正道:“我最近一直考虑莞城的问题,从改革开放到现在,莞城一直都拥有很多的光环。莞城从一个名不怎么出名的小市。现在成为了全国最有名的地级市,成为了共和国的制造之都。

小小的莞城,拥有超过近十万家企业,超过千万的人口,其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中部的一个省还要多。

这样的一个地方对于岭南来说,其意义之大,其分量之重,无可替代!”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可是这样一个地方,现在却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在经济上面,产业结构严重失衡,过度重复的制造业投入,让莞城引以自豪的中小企业面临生存的绝境。

制造业的艰难,核心竞争力的缺失,社会治安的混乱,各种不健康的社会现象泛滥随之而来。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官员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也逐步的在走向堕落,莞城现在成为了我们岭南官场最糟糕的地方,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还有,发展方向的缺失,发展规划的混乱的问题也日益突出了……”

莫正侃侃而谈,陈京听得很仔细。

忽然莫正话锋一转,眼睛盯着陈京道:“小陈,经过我们慎重考虑,我想让你去莞城工作,你是否愿意?”

陈京愣愣的呆立当场,怔怔说不出话来。

去莞城可是陈京从来就没想过的事情。

自己现在马上就要去莞城?

他脑子里转不过弯来,沉吟片刻,他道:“书记,我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我……”

莫正淡淡的道:“你现在就可以准备嘛!再说也没有多少需要准备的。去莞城工作不是个好差事,也正因为不是个好差事,我们也对具体的人选有更高的要求。

选择你去莞城不止是我个人的意思,我们省委几个主要领导都有这样的想法。

实际上最早提出这个想法就是子兵省长。”

陈京脑子里瞬间便转过了很多的念头。

从内心深处说,他根本就不愿去莞城。

现在去莞城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而在经合办,他的工作已经打开了局面。

与其到莞城重新开始,哪里有现在在经合办这样按部就班的按照规划走让人觉得踏实?

但是今天跟他谈话的是莫正书记,他很清楚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惊动莫书记亲自跟自己谈话,这对自己来说是莫大的荣耀,也体现了省委对莞城工作的高度重视。

很久,陈京道:“书记,我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莫正笑了笑,点头道:“我知道你是有这等境界的,年轻干部有担当,年轻干部敢于挑重担,这是很值得鼓励的!”

他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变戏法似的从书桌下面拿出厚厚一垛材料,搬到茶几上放在陈京的面前,道:

“这些材料都是关于莞城的,你今天就在这里看,不准带走,你能看多少看多少,不一定对你有多少帮助,但是能够给你一些启示!”

陈京随便翻开几份材料。

材料有省人大代表给省里关于莞城的建言,有莞城当地写的举报信,还有省纪委对莞城调查的保密级别达a级的调查材料。还有一些材料来自省公安厅,省国安局等等单位。

陈京目测这一沓材料,多达百余份。

他心中有些紧张,但是行动上不敢怠慢。

他很清楚,莫正掌握的这些材料有很多都是机密材料,这些材料可能涉及到莞城方方面面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如果自己事先不知情,很有可能上任就会盲人摸象,需要花极大的代价才能弄清楚其中的原委。

而陈京更意识到,莫正能够让自己看这些东西,这说明他真正的有些急了,莞城的形势严峻可能超乎自己的想象。

一想到这里,陈京便有些无奈。

纵观这几年自己在岭南的工作,先是在邻角担任书记。

邻角百废待兴。

然后自己又调到省经合办,经合办是个空壳子也是百废待兴。

现在又要把自己调到莞城,莞城现在又是乱摊子一个,自己完全是以救火队员的姿态出现。

没一次履新,对自己都是一次考验,自己面对的都是困难。

也许这正应了楚江的一句老话。

会玩的玩儿一辈子,会干的要干一辈子,自己也许天生就是劳碌的命运。

材料一份份的过,陈京的脸色也渐渐的凝重。

在这方寸的书房里面,陈京看到的是整个莞城的风起云涌。

他人还没到莞城,就感觉到了莞城局面的空前复杂,自己此行,可能真就是一场硬仗。

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陈京需要从现在的身份彻底的转变,这样的难度可想而知。

而现在的时间如此紧,也由不得他多想,只能强迫自己去做出转变。

厚厚的一沓材料,陈京花了四十分钟全部看完。

有几份他认为重要的材料,他又看了第二遍,最后他把所有的材料按照原来的次序放好。

慢慢的往后仰,背靠在了沙发上,神色从未有过的凝重。

莫正依旧在批阅文件,他似乎感受到了陈京已经看完了,他快速的在一份文件上面做批示,然后将文件放好站起身来道:

“小陈,对于你的履新,我们期望很高。可以肯定你会遇到很多困难,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我们坚信你能够克服并战胜这些困难!”

他顿了顿,认真的道:“我送你六个字,‘责任、坚决、无畏!’你如果能做到这六个字,我认为你可以成功!”

陈京认真的点头道:“书记,我记下了!我会认真的牢记您的教诲!”

“好吧,今天我主要就是跟你谈这些,以后的工作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你好自为之吧!”莫正道。

谭杰将书房的门打开,陈京连忙站起身来。

莫正再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叮嘱,谭杰直接把他送到门口。

在门口,谭杰很羡慕的和陈京握手,道:“陈主任,恭喜了!”

陈京摇摇头,道:“谭主任,以后少不得会麻烦您,我先跟你打个埋伏。我现在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

谭杰很热情的道:“陈主任您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

陈京点点头,慢慢的上车。

谭杰目送陈京的车远去,眼神中尽是羡慕。

陈京的年龄比他小不少,可是却被省委委以如此重任,而且书记还亲自和他谈话长达几个小时。

为官一世,能够经历这样的辉煌,也真是死了都值了。

谭杰脑子里经常会幻想这些种种的场景,而现在陈京所经历的比他想象的更加具有传奇色彩,这怎么能让他不羡慕?

而此时坐在车上的陈京却并没有被人羡慕的觉悟,他打开车窗,静静的看着窗外,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