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47章 秘书风波!

第九百四十七章 秘书风波!

陈京和岳云松接触并不多,谈不上了解。

岳云松如此大方让他负责经济和党群工作,他却并不认为这事很简单。

首先经济方面。

由于岭南的特殊性,岭南的改革经济大方向一般都是省委把关,省政府负责具体实施。

到了下面的市,尤其是像莞城这样重要的市,其经济政策大方向依旧是由市委把控,一般省委会有专门的副书记来分管。

但现在党内机构精简改革,书记实行了一正两副的标准。

经济大方向基本由书记和市长一起来把握,而专职副书记负责协助。

陈京很清楚自己的分量,他刚到莞城工作,不会有多少人把他放在眼里,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来把控经济的发展方向,谁信任他?

至于党群工作,现在莞城这个局面,党群工作更是难抓,他在这一块唯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和周国华关系不错。

但是深谙政治的陈京很清楚,政治是不讲关系的,讲的是实力。

没有实力,说话没有分量,周国华会不堪重负,到头来两人很不错的关系也会出现裂痕。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书记,我刚刚来莞城,人生地不熟,您给我的担子太重了。如果我不接受,省委专门安排我过来,我不能替您排忧解难也说不过去。

这样吧,关于这两方面主要大方向还是您把控,一些细枝末节的小决策,我来把关,您意见如何?”

“也好,也好!你慢慢熟悉,可以给你一个过渡期,我希望你能尽快的找到感觉,把手头上的工作抓起来!”岳云松道,他心情比较愉快。

这一次省委空降两个重要领导,姜少坤就不用说了。省委督查室老主任,老资格,在岭南政坛很有影响力。

而陈京虽然年轻,也是岭南炙手可热的年轻干部,深得省长和莫书记的信任。

从内心而言。岳永松对这样的人事任命喜忧参半。喜的是能有强有力的干部空降莞城,必将对莞城的局面扭转有积极作用。

而他忧的则是,他担心来者不善,在工作中他驾驭不了。

岳云松在岭南也是知名人物。他一步步打拼到今天成为一方诸侯不容易,他在书记任上让大权旁落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对于姜少坤,岳云松不是很担心。

岳云松和姜少坤打交道多,而且以前还搭过班子。

虽然当年两人搭班子的时候,两人都是副职。但是岳云松依旧算是姜少坤的老领导。

有这一层关系在,对驾驭姜少坤,岳云松比较有信心。

而对陈京,岳云松信心就不是很足。

陈京为人年轻,年轻人都有一股子倔劲儿,有时候可能不太会听招呼。

现在岭南都在传陈京所谓的京城的神秘背景,岳云松对此也有所耳闻。

对此他也有两手准备。

一方面如果陈京表现好,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万一陈京不懂得进退。一味的逞强想挑战他的权威,他也有信心让陈京长长见识,吸取教训。

毕竟岳云松这些年也没白混,混到了一方诸侯,手底下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今天是他和陈京的第一次接触。算是他给陈京分派工作。

至少这第一印象岳云松还不错,陈京没有大包大揽,好似还看得清自己的位置。

当然,具体究竟怎么样。还要看后面,毕竟后面的日子长……

陈京见过岳云松。出来差不多就到中午了。

新任的秘书张国民在秘书室恭敬的等他。

陈京一看张国民年龄四十上下,干干瘦瘦,他眉头便皱了皱。

张国民忙凑过来道:“陈书记,我是张国民,秘书长让我暂时担任您的秘书!”

张国民很谨慎,态度却是不卑不亢,并没有一般年轻干部那样拘谨。

看得出来,他在机关工作多年,还是颇有城府心性的。

陈京摆摆手道:“你坐,你坐!马上吃午饭了,市委食堂有饭吧?”

张国民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以为陈京是要到食堂去体验生活,忙道:“有,有的,我去给食堂打个招呼,马上就可以安排!”

“不用,不用!你给组织部周部长打个电话,说我请他吃饭,地点就是在食堂!”陈京笑道。

周国华接到陈京的电话就在食堂门口等他。

陈京过来他笑吟吟的道:“陈书记,别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三把火第一把赫然是从咱们食堂开始烧吗?”

陈京笑道:“周部长,衣食住行,这是人所必须,肚子饿了得吃饭,咱们莞城总不能限制领导干部吃饭吧?”

“开玩笑,开玩笑。其实咱们食堂饭食不错,我平常最喜欢这里的口味!”周国华道。

他请陈京进食堂,还特意吩咐厨师说要把他留的菜切点,招待客人。

两人四菜一汤的标准,其中有一样白切鸡是周国华自己存在食堂的,看来他说自己常来食堂吃饭不是空穴来风。

陈京和周国华在一个小包间用餐。

包间隔音不怎么好,两人吃着吃着,就听着外面有人在议论。

一个尖尖的声音道:“哥几个,我们省委添了一名年轻书记,今天他还到我们办公室去了,当时我还认为他也是咱们秘书处的秘书呢?”

“切!”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我们早就认识陈书记了,还秘书呢?人家的气度就不像是秘书!”

“对了,对了!我听说这陈书记选了张国民担任秘书,老张可是有名的张娘娘啊,据说是专克领导,自从以前戚金民市长用了他以后,他调进市委就一直没领导敢用。

这陈书记怎么会挑选他担任秘书?”一个粗嗓门嚷道。

……

周国华皱皱眉头,有些听不下去,嘀咕道:“这群兔崽子,乱弹琴!”

他欲站起身来,陈京压压手道:“行了,老周,你还能管得住别人的嘴啊!”

“是王天正,这小子说话就是口无遮拦,真该狠狠的教训。”

他坐下来道,又凑到陈京身边道:“陈书记,选择张国民做秘书,是你自己挑的?他……”

陈京皱皱眉头道:“老周,你也信那些无厘头?国民我看挺好的,人挺扎实,做事细致,有什么问题?”

周国华尴尬的一笑,不再谈这个话题。

陈京心中却暗暗冷笑。

关于张国民的那些传言,陈京当然不信,他也不存在那方面的忌讳。

但是通过这件事,陈京还是能看出来,对自己的履新,在莞城班子内部大家心思是复杂的。

陈京就不信秘书长王其华不知道这内面的关窍,他明知道这些关窍,却还给自己推荐张国民,他这是什么心思?

是试探还是干脆就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让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

他这样一想,便用手敲敲桌子道:“老周啊,莞城的工作看来不是那么好开展啊!你能在莞城存活这么久,我真心佩服你!你我现在一个班子做事,必要的时候,我可是要时时请教的!”

“你太客气了,你和我不一样,你的到来是被领导给予了高期望的,领导对你这么有信心,你自己难道没信心?”周国华道。

陈京嘿嘿一笑,道:“坏就坏在这些期望上面,因为期望高,目标也大,目标大正好让人好当靶子呢!”

周国华笑了笑不做声。

陈京的难处他比谁都清楚。

站在他的位置,他也无法想象自己应该怎么开展工作。

但是周国华对陈京的信心还是挺足,陈京从邻角到省经合办,这一路走来,可以说是相当的华丽。

邻角的成绩有目共睹,至今在海山邻角的模式还影响极大,而陈京将经合办起死回生,粤州的水那么深,他都在夹缝中挤出了生存的空间,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莞城的工作难度是大,但是陈京过去的经历能够证明,他绝对能在这里扎根。

问题的关键不过是他先需要想办法敲几条缝隙出来,这个下手的时机和部位难以把握!

吃了午饭,陈京回到自己办公室。

办公室已经被张国民收拾得一沉不染,连办公桌前面的两盆绿色万年青的叶子都一片片擦得干干净净。

正在忙活的张国民看到陈京过来,忙走过来替陈京接过手中的包,道:

“书记,您喝点什么?有咖啡,有绿茶、红茶!”

“你忙吧!我休息一会儿!”陈京道。

张国民点点头,慢慢的关上门径自出去忙活了。

刚才陈京听哪些议论说张国民人比较女性化,对领导克得厉害,陈京乍一看这房间的收拾,还真有那么一点。

本来陈京对张国民印象不是太好,觉得其城府深,机关待的时间太长了,可能不够单纯。

但是刚才他一听哪些议论,他还真就不想换秘书了。

陈京倒要看看自己怎么一个被克法,陈京真不相信自己堂堂正正工作,还有什么能克自己。

陈京也是读书人,什么玄幻莫测的书没看过?对什么相生相克,人克人的东西他根本就是嗤之以鼻,那纯粹就是无稽之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