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48章 被蔑视了!

第九百四十八章 被蔑视了!

转眼陈京履新已经一个月了。

在陈京到任第五天,新任代市长姜少坤也到任。

在这一个月,陈京基本没什么动作,按部就班的一心就是配合岳书记工作。

在工作方面,他说到做到,小的决策他直接批示,涉及到关键问题,他通通向岳云松汇报,或者是安排把文件转岳云松批示。

相比陈京的中规中矩,姜少坤则明显雷厉风行很多。

他来粤州仅一个星期就直接干预公安局破了一起特大电子产品走私案,抓获了一个涉案金额过亿的走私团伙,而且还牵扯出了市公安局督查室的一位副主任,案子办得漂亮,社会反响相当热烈。

除此之外,他在经济方面提出了他的姜氏经济理论。

这个理论核心在于深化做强做大制造业,打造制造业的规模效应和核心竞争力。

莞城是个制造业的大市,有共和国制造之都的美誉。

如何让莞城的制造业在新时期适应市场的发展,保持核心竞争力,这是姜少坤履新莞城的重点。

在短短一个月,姜少坤将所有的区全部跑了一遍,制定出了一个刺激经济保增长的具体方案,并且在常委会上获得了通过。

第三,姜少坤提出整顿政府工作态度,简化工作流程,转变政府职能的一揽子计划,完成了市政府主要单位的人事调整,其中不乏有大手笔,政府系统的整顿,借此为契机掌握政府的脉搏,姜少坤出手可谓又快又狠,不愧是省委督查室主任出身,做事有一股子雷厉风行的气势。

无疑,这一次市委两位主要领导的履新,姜少坤的风头完全掩盖了陈京。

新官上任三把火,姜少坤这三把火把把都烧在关键点上。对提振整个莞城的士气大有好处。

而陈京在姜少坤强势的掩盖之下,光芒就显得黯淡了!

清晨,陈京向往常一样去酒店主楼餐厅吃饭。

他一进饭堂,就感觉这里气氛和往常不一样,人少了很多。就三三两两几个人。

陈京要了一份牛奶、一份三明治。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他还没开始吃,就听到有人“咦!”一声。

陈京扭头,微微愣了一下,一个中年汉子呵呵笑着凑过来:“兄弟。是你啊?怎么想到有空来莞城?是来莞城发展了?”

陈京脑子转了一个弯才想起这家伙就是在粤州住自己楼下的那货。

名字叫岑大鹏,号称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总。

陈京微微笑笑,道:“岑老板,莞城处处是黄金,您能过来。我就不能过来?”

岑大鹏愣了一愣,一屁股就坐在陈京的对面,大大咧咧的道:“来一份三明治,牛奶,还有鸡蛋!”

他凑到陈京身边道:“哎,兄弟,你现在做什么行当?”

陈京道:“我刚来,初来乍到没想好,你有门路?”

岑大鹏一拍胸脯道:“我当然有。搞贸易呗!咱们一起搞贸易,赚钱绝对是大大的。有没有兴趣?这么跟你说吧,你如果敢投钱,投一百万,我保证你一年挣这个数!”

岑大鹏伸出五根手指头在陈京面前晃了晃。洋洋得意。

陈京疑惑的道:“有这么高的利润?”

岑大鹏哈哈大笑,道:“那当然!你岑哥我说的还是保守的!”

他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道:“说句实在话,兄弟。这年头做生意硬碰硬挣不了多少钱,得讲关系。关系通了。钱就好挣,领导打一句招呼,比你累死累活干一百年都强!

怎么样?我们好好聊聊?”

陈京笑笑,道:“今天不行,今天我还要去跟别人谈一笔生意,我们改天,改天!”

“当然不是今天,我今天也忙得很,有一批货要到,我要亲自过去看看!”岑大鹏道,“改天,改天我约你,你留个手机给我?”

陈京迟疑了一下,道:“手机……我现在马上要换号。岑老板你的电话我有,我有你名片,我联系你!”

岑大鹏盯着陈京,嘿嘿笑道:“兄弟,看来你还是不信任我!找个时间哥哥带你见见咱的本事,我保管你信服!”

服务员把早餐端上来。

他拿起一块三明治三下五除二就咽下去,然后牛饮一杯牛奶,眨眼功夫就剩下两个鸡蛋了!

他把鸡蛋拿在手中却不急着吃,站起身来道:“就这么说定了,只要你在莞城,凭哥哥我的神通随时都能找到你!咱们合作的事儿以后再谈!”

他笑嘻嘻的起身,冲陈京潇洒的一挥手,取下腰上的手机便大大咧咧的开始打电话。

陈京也吃得差不多了,用餐巾擦擦嘴迈步走出餐厅。

回到住处,赵梓林站在门口踱步。

他一看见陈京,连忙凑过来道:“陈书记,您……您昨晚休息还好吧?”

陈京点点头道:“还好,怎么回事?”

赵梓林为难的道:“是这样,昨晚酒店出了一点事,也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举报咱们酒店有色|情服务,公安局派人突击搞检查。吵得全酒店的人不得安宁,那些个家伙还硬是要闯到您的住处来。

幸亏是我拦住了他们,如不然你昨晚也要受惊了!”

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苦笑,有些抱怨的道:“陈书记,您在咱们酒店住了这么久,我们的经营你是最清楚的,哪里有什么色|情服务?这分明就是有人要故意抹黑我们酒店的形象啊……”

陈京皱皱眉头,淡淡的道:“赵经理,清者自清,公安局有一次例行检查也没什么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他整了整衣服,三哥已经驾车在外面等了。

把三哥调莞城算是陈京上任以后唯一的擅自行动了。

三哥是临时工,到莞城依然如此。

莞城的工作环境复杂,陈京还是希望自己身边有个让自己心安的人,无疑三哥是最好的人选。

陈京坐车到市委,进到办公室就看到张国民脸色有些不对。

他拿起一张莞城日报递给陈京道:“陈书记,今天的报纸!您看看……”

陈京拿过报纸一看,在头版赫然写着《莞城酒店的色情交易,牵扯市区重要官员》。

陈京一目十行的读了一遍。

这篇报道以记者实地踩点为突破口,记者实地到酒店开房住下,然后有人主动服务上门。

然后记者和服务小姐聊天,从小姐口中套出她们的一系列内幕,小姐亲口说他们经常为官员提供服务。

这些官员中甚至还有市里的领导。

陈京把报纸放在桌面上,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

这篇报道看似简单,其实其字内行间都能对人形成一种误导,让人觉得莞城酒店就是一个专门给官员提供特殊服务的藏污纳垢之地。

自己在莞城酒店住了快一个月了,从这篇文章看,是不是自己也牵扯到了其中?

“咚,咚!”

陈京摆摆手,张国民会意过去开门。

秘书长王其华急匆匆的赶过来,额头上见汗。

他道:“陈书记……那个……”

他眼睛一下就盯住了陈京桌面上的报纸,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道:“原来陈书记您已经知道了!”

他脸色变青,道:“书记,这篇报道简直是乱弹琴!无中生有,胡乱猜测,明显误导!我刚才已经和宣传部相关负责人通电话了,让他们严肃处理此事。相关责任人一定要严肃追究,简直就是瞎胡闹!”

陈京脸色很冷,目光盯着王其华一语不发。

王其华被看得很尴尬,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陈京淡淡的道:“莞城酒店藏污纳垢,可是偏偏却是咱们市委的接待单位,我们的工作是不是该做出必要的反省?”

王其华脸红到脖子上,道:“是,是,一定要严厉反省。我已经安排去调查此事,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

陈京用手敲敲桌子,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查清楚终究是好事,我相信我们相关部门能够有个明确的公众解释!”

他摆摆手道:“你去忙吧!这一些事情都不用给我汇报,你们看着处理就行了!”

王其华慢慢的退出去。

陈京脸色极其难看。

所谓莞城酒店的事儿,这摆明就是别人没把他放在眼里。

一方面欺负他年轻,想着利用他,在另一方面,这事儿一发生,对陈京来说又是个天大的难题。

因为陈京在此时如此动,极有可能中别人下怀,让别人成功利用。

但是如果他不动,他堂堂的副书记,明显是被别人阴了一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岂不是自己让自己的威信扫地?

显然,对方搞这一手就设想到了这种情况。

人家就是想让陈京骑虎难下呢!

陈京恼火就恼火在这个地方。

陈京来莞城以后,一直都很小心谨慎,本着低调的原则,就是想先把形势看清楚了再动。

现在倒好,陈京没什么动作,在别人眼中就留下了软弱可欺的印象,这实在是让人憋屈。

自顾点了一支烟,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迅速便将烟头掐灭。

他意识到,自己如果再没一点动作恐怕是不行了,时不待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