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0章 争相拜码头

王其华手上拿着这厚厚的一叠东西,他觉得这东西简直是重若千钧!

这东西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一些举报信而已.

官做到王其华这样的位置,哪里能够什么事情做到面面俱到?有几个人反映他的问题,这没什么。

问题就在于陈京怎么能够如此准确的拿到这些招招不离王其华后脑勺的举报信的?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在过去的一个月,陈京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就把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了市委机关中去了。

而他作为堂堂的秘书长,竟然对此事毫无察觉!

用耳朵想一想,这一沓材料必然是从成千上万的举办材料中挑选出来的。

而能够完成这个筛选过程,没有信访部门的支持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王其华想到了信访局,由信访局又想到了市委的几个副秘书长,他觉得有些崩溃。

隐隐他好似能够想到一些头绪,但是仔细琢磨,却又吃不准,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唯有一点他肯定,陈京已然越过他做了很多工作,而这些工作完全不是他能掌控的。

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哪里能不惊?哪里能不怕?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陈京真正的可怕之处。

这一个月两位主要领导履新,大部分的视线都被姜市长的强势给吸引了,而忽略了陈京。

殊不知同样是省委派来的领导,陈京又岂是易于之辈?

相比姜少坤上来就大刀阔斧,陈京所表现出的沉稳和隐忍更让人捉摸不透,更让人从内心深处觉得发寒。

陈京先发制人,王其华过来的初衷就无从开口了。

作为秘书长,他需要为书记排忧解难。

现在陈京在人事问题上面忽然放出了一道杀手锏,书记很担心,很关注,作为秘书长,他承担着斡旋的职责。

但是现在,他有这个职责却没有这个能力。

陈京那淡然的神情和并不犀利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无所遁形,没怎么说话,心里就一阵发慌!

懵懵懂懂,他从陈京办公室出来,出门迎头就撞上宣传部部长林以南。

他楞了一下,才叫一声:“林部长!”

林以南笑得有些不自然,伸出手来和他的手握了握,道:“秘书长,您工作真是忙啊!陈书记心情可好?”

王其华定了定神,莫测高深的道:“陈书记年轻有为,工作得心应手,哪里会心情不好?”

林以南脸上的笑容一僵,这一细微的变化落在了王其华的眼中,他不仅嘿嘿一笑。

林以南这样急匆匆的过来,还不是来负荆请罪的?

前几天莞城曰报乱报道,忘记了陈京就长期住在莞城酒店,莞城酒店专门为官员提供色情服务,那是不是意味着陈京也有问题?

从报道来看,恐怕有人故意在混淆视听,这样的报道却偏偏能通过审查。

他王其华作为秘书长有责任,林以南作为宣传方面主管领导,责任更大。

看到林以南那发僵的笑容,王其华就想到一句话:“平常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一想到这里,王其华心中更是暗暗警惕。

对陈京的认识他更是深了一层。

多棘手的问题?陈京只稍微动一动,就化被动为主动。

今天恐怕不光是林以南要过来,恐怕政法委、公安局的主要头头脑脑都得过来。

陈京书记住在莞城酒店,公安局跑去抓什么人?不是摆明让书记难堪吗?

打蛇打七寸,陈京巧妙的就拿住了大家的七寸,却又迂回曲折,做法却又堂堂正正,让人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统战部部长顾林风年龄接近六十岁了。

在市委班子里面,他的年龄是最长的,然而就影响力来说,他却可能是最弱的。

统战工作很重要,尤其是沿海地区,但是正因为这个工作太重要,统战部长受到的干预也多。

以前干部制度没改革之前,市里副书记一大把。

统战部长管统战,上面还有分管统战工作的副书记,统战部长的影响力非常的低。

现在市委一正两副的配置,统战部长的状况好了一点。

但是在岭南经济最发达,思想却最传统,统战工作的要点一般还是由书记或者副书记来把握。

顾林风年龄大了,给人的感觉好似是争胜之心淡了,平常老好人一个,见谁都是笑嘻嘻的,在班子里面人缘倒是不错。

陈京客客气气的给顾林风发烟。

然后按照岭南功夫茶的规矩给顾林风冲茶,茶冲好,顾林风轻轻的用两个指头敲桌子,表示对主人的尊敬。

陈京才坐到沙发上,道:“老顾,对于统战工作,你是老同志,经验很丰富。我说得不客气一点,我们有很多方面都得跟你学!”

他顿了顿,道:“你去年做的那个统战工作报告很好,尤其涉及宗教事务,党外团结的内容,我认为很切合咱们莞城的实际。我的意思是你放手大胆去干,我们做你的坚强后盾。

统战工作还是要以你为主,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机构精简。

统战部长的担子比以前理应要重一些,权责也要灵活一些,我们在这方面走在了后面,以后要纠正!”

顾林风愣了愣,心里怦然心动。

陈京这话表达的意思很明显,言下之意就是要充分放权给他,让他大胆去干。

顾林风在班子里面干了这么多年,岳云松没说过这话,上任副书记张宁也没说这样的话,今天陈京说这样的话,而且说得这么直接,这明显是要给他松绑。

熬了大半辈子,顾林风熬到市委常委的位子上,他哪里不希望自己能够多贯彻一些自己的意志?

他沉吟了一下,道:“谢谢陈书记信任,我一定努力把统战工作做好,不辜负您的信任!”

陈京呵呵一笑,道:“那就好!下一次常委会我会把这个议题提上去,以后关于统战工作,我们就按照我刚才说得办!我相信我这个提议大家能认同!”

顾林风眼睛一亮,刚才他还有顾虑。

现在陈京这样一说,他顾虑全消了。

提交常委会讨论,这事多半没问题,一方面陈京这是主动放权,再说顾林风在班子里面人缘也不错,真要得罪他的人也不多,如果这事上常委会,他比较有信心。

而通过常委会确定以后,顾林风的胆子也就更大一些了。

一杯一杯的喝着茶,顾林风和陈京闲聊,渐渐的便觉得陈京不简单。

他刚才来之前在半路碰到了宣传部长林以南。

林以南的脸色那是真难看,想来陈京和林以南说的话和刚才那是大不相同。

作为副书记,陈京能够很巧妙的打一部分人,拉一部分人,手腕灵活,不怎么露痕迹,也难怪其在三十出头就能担任副书记,的确是很有本事的。

从陈京办公室告辞,顾林风精气神十足,心里熨帖的很。

虽然他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陈京能够给予他最需要的东西,在关键时候他亮一亮自己的态度,又有什么不可以?

政治这东西本来就是如此。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顾林风对这一点瞧得很透,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一天之内,三四个常委过来见陈书记,下面司法局、公安局、检察院的头头脑脑也都纷纷打电话过来找张国民帮忙安排时间见陈书记。

张国民在一天之内见识到了担任领导秘书的威能。

领导秘书真就是狐假虎威,可是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真好,那种手握权利的感觉,让张国民很兴奋。

直到今天,他才感觉自己可能真跟对了人。

陈书记平常看上去不显山露水。

但是真正一动,却是四方震动,威能惊人。

连常委们一个个都坐不住,过来拜码头了,更何况下面的那些头头脑脑?

“国民,我要的讲话稿你打印好了吗?”

张国民的胡思乱想被陈京一句话打断,他迅速反应过来道:“打……打印好了,在这里!”

陈京拿过讲话稿认真翻看,点点头道:

“这稿子很不错,国民你笔杆子不错,不过还是要多用心,多琢磨莞城方方面面的工作!”

陈京顿了顿,道:“你找时间看看莞城一些区县志吧!莞城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城市,我们不要被眼前的繁华迷了眼。你明白我的意思?”

张国民连连点头,内心的兴奋难以遏制,肠子都似乎被熨过一样。

无疑,陈京的一句肯定的话让他欣喜若狂。

他早就知道陈京擅长写文章,他在过去的一个月还专门拜读过陈京很多文章,这些文章都让他觉得高山仰止。

而今天陈京能够肯定他在文字上的功底,这不仅是领导的夸奖,也是高手的肯定,这样的感觉和以前是不样的。

“好了,差不多到下班时候了,你先下班了,你忙活忙活也下班吧!”陈京夹着公文包淡淡的道,“以后办公室没必要打扫那么勤便,干净就不用打扫,再说了卫生阿姨们打扫得不错,你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工作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