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2章 省报幺蛾子!

第九百五十二章 省报幺蛾子!

岳云松含笑和陈京聊着天,心中却在犯嘀咕。

陈京选择在散会后单独跟他谈,要卸担子,这里面是很有微妙的。

现在很明显,姜少坤贯彻意志的欲望很强。

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很旺。

如果把姜少坤比喻成一头埋头往前冲的公牛,岳云松是不太放心莞城的发展被一头公牛拉着往前冲的。

公牛要发疯,后面总得有人拽住尾巴,要不然局面失去控制,后果谁能负责?

岳云松安排陈京负责这块工作,其实就是希望陈京能够充当这个角色。

这一次莞城从省里空降两个干部过来,岳云松的压力很大。

两个人都不是易于之辈,他应该怎么办?

无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今天,陈京却巧妙的向他来请辞。

这样的请辞时机很巧妙,陈京隐隐是希望这个请辞仅限于两人知道。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岳云松可以尽情的去贯彻自己的意志,即使和姜少坤有什么冲突,这个黑锅还是陈京跟他背着。

在政坛上常常讲“权责”,所谓权责就是权力和责任。

有权力就有相应的责任。

岳云松现在可以来很轻松的享有权力,却不用承担压力和责任,陈京甘愿跟他唱黑脸,这世上哪里有那么美的事儿?

岳云松开始根本不信。

可是陈京说得很诚恳,由不得他不信。

最后,岳云松也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陈京的请求。

而仅仅这一点,岳云松意识到,陈京真的不一般。可不能因为其年轻就戴有色眼镜看他。

岳云松也算是在官场上打拼了一辈子的人,能够有陈京这种心胸和视野的他也见得不多。

“对了,岳书记,还有一个事儿我跟你汇报一下。王秘书长提到咱们有个考察团去香港的事儿,这是很久以前就安排好的。考察内容涉及经贸、管理等等领域。

目前在考察团带队人选上面好像还没最后敲定。

我这几天想了一下,我觉得这个机会很重要。

我们是需要走出去看看的时候了,香港和我们仅咫尺之遥,可是人家社会如此发达,现代化程度如此高,经济活力和潜力如此强劲。

人家可是发展了一百年的城市,我们改革开放才几十年,怎么就缺乏活力了呢?

所以,我想跟你主动请缨担任这个团长,香港我比较熟悉,在那边我还学习过,我带队也有信心!”

陈京淡淡的道。

岳云松愕然了一下,道:“你带队去香港?那……很好,很好,我正愁这个问题。考察团带队领导级别太低,影响整个考察的成果,真要让我出去,现在这么一大摊子事儿,我怎么放心?

你去好,这个问题我能够表态!”

陈京道:“那就谢谢书记了!我保证把咱们这一批考察干部给管好,让大家都有收获!”

岳云松畅快一笑,两人握手分道扬镳。

一扭头,岳云松悬着的一块石头就放下了。

陈京率考察团出访,必然缺席月底的例行常委会。

而这次常委会,牵涉到一大批人事任命问题。

这几天因为组织部的那一股风波,隐隐让这次的人事议题变数大增。

好像没有人能摸清陈京的态度,陈京手上是捏有东西的。

他如果在常委会上把那些所谓违反《条例》的事情向与会常委做汇报,这次人事议题将会导向何方还真的很难预料。

而在这个时候他主动要求出去,出去是一方面,回避掉这次常委会恐怕才是更重要的原因。

组织部的内部整风,陈京高高举起,现在轻轻放下。

该达到的目的他达到了,那就是整肃组织部,确立周国华对组织部的完全掌控。

达到目的,然后轻松转身,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

该敲打的都敲打一下,过犹不及,真要把所有的成年旧账都翻出来,许多人会很难堪。

陈京刚来莞城立足不稳,四面树敌无疑是不明智的,陈京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回到办公室,张国民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口,眼泪快出来了。

陈京皱皱眉头道:“小张,怎么了?怎么这幅模样?”

张国民拿出一份报纸递给陈京,道:“陈书记,您看这条新闻,这……”

陈京拿过报纸一看,新一期的南方日报。

在第三版赫然有个标题《莞城日报资深记者被除名,疑似得罪市重要领导》。

陈京皱皱眉头,一字一句的往下看。

文章写得很犀利,字里行间批判意味极浓,矛头直指言论自由,直斥一些地方党委政府领导家长制,听不进不同的声音。

而文章中涉及到得事情恰恰就是关于莞城酒店涉色的那篇报道。

陈京拿着报纸进到自己办公室,张国民低着头跟了进来,道:“书记,我要检讨!”

陈京抬头看着他,道:“你检讨什么?因为一篇真实的文章,让一个记者离职,这个事情我也没料到,也怪不到你!”

陈京把报纸放在桌上,道:“你安排一下,我想和那个被开除的记者见见面!”

“是!”张国民应了一声,嘴唇连连掀动,似乎是想说什么话,但是终究没开口。

“去,去!干杵着干什么?让你去干活呢!”陈京皱眉道。

“是!”张国民拿着报纸出去。

一出门他就拨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他严厉的道:“小玲,今天你准时下班,回家等着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凶什么凶?还让我准时下班,你也不说说自己准时下班有几次?”

张国民一愣,吐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打退堂鼓,但是旋即,他的语气变得强硬,道:“你不要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下班以后我们再说!”

张国民挂断电话,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刚才他没敢跟陈京说,在粤州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的陈小玲正是他老婆。

因为上次报道楚江酒店涉色的事情,楚江日报的记者苏卫华事后被宣传部要求严肃处理,报社顶不住压力,只能将他开除。

而因为这件事,同在楚江日报上班的陈小玲满肚子不舒服。

张国民对自己的这个老婆太了解了。

虽然她是个女人,可是巾帼不让须眉,嫉恶如仇,意气干云。

苏卫华和她是工作上的搭档,两家平常关系走得非常近,苏卫华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张国民知道了这个苗头,苦口婆心的给她做工作,让她不要乱来。

陈小玲当时答应得爽快,没想到转头就出这么大的幺蛾子。

张国民都不知道这事如何收场。

他不敢想象,如果陈京知道写这篇文章的是他老婆,他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张国民参加工作也是个年头了,仕途不可谓不坎坷。

以前服务过一任副市长,可是其偏偏违纪被双规下台了。

因为那时,张国民的仕途遭遇滑铁卢。

他虽然有才华,可是哪个领导愿意用一个不祥的人?谁不投个好兆头?

也就是这一次,他跟在了陈京身边,陈京年轻有为,没有那些忌讳,用人上面大胆,敢于启用他。

张国民不知多少次告诫自己,这次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

他在工作上小心谨慎,起早贪黑,处处如履薄冰。

可是他做得再好又怎样?就凭老婆的这篇文章,他就分分秒秒面临崩溃!

张国民坐在办公椅上,如坐针毡,额头上的汗直冒,却想不出对策。

也不知怎么浑浑噩噩送陈京下班后,他连忙打的直奔家里。

他前脚进门,他老婆陈小玲后脚就跟进来了。

他站起身来冲到门口。

陈小玲挎着小坤包,嘴里哼着小曲儿,窈窕的身材被合体纤度的工作服衬托得恰到好处。

张国民伸出手要拉她,被她翻一个白眼,冷不丁的来一句:“你想怎么样?想来个家庭暴力?”

张国民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怔怔的站立在当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小玲哼了一哼,道:“你看你那德行,当一个破秘书而已,搞得那么奴颜婢膝,要我说你们那个陈书记就是搞的家长制那一套!我不用看别人,看你现在这模样我就能看出来。

什么时候没见你对我这样啊?怎么一当秘书,就当成奴才了?”

“你……”张国民气得脸红脖子粗,用手指着陈小玲。

陈小玲挺了挺胸前坚挺的两团,道:“你来啊,你在我面前逞你男子汗的威风啊!我陈小玲做事但求问心无愧。小苏不光跟我是搭档,和你也是哥们儿。你说你这正义感都哪里去了?

丁点的狗屁事儿就莫名其妙的被除名,这还是不是党的天下了?

我就不相信他一个市委副书记就一手遮天,莞城没办法我就去省城,我陈小玲不怕开除。”

陈小玲越说越激动,他一激动,张国民就泄气了。

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死穴就是老婆。

很多人都取笑他,说他老婆很阳刚,他很娘。

可是鲜少有人知道,他们夫妻的感情多年以来堪称模范,相濡以沫,脸都很少红,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