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4章 再见唐玉!

第七卷 纵横省城 第九百五十四章 再见唐玉!

女人很漂亮。

浅色的短裙搭配浅色的小西装,身材窈窕,凹凸有致。

脸也很精致,大大的眼睛盯着陈京,双眸坚定,极具攻击性。

陈京微微皱眉,轻轻的颔首表示打招呼。

女人眼睛一动不动,道:“陈书记,在南方日报的那篇署名文章是我写的,我叫陈小玲,我和小苏是多年搭档,也是多年朋友,我对他的遭遇感到不公!”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关于苏记者的问题,我会进一步去了解。但是单从你写的文章来说,没有根据事实来写,我颇觉得遗憾!”

陈小玲眼睛眨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有些激动,心情的复杂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很清楚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是自己老公的顶头上司,官场险恶,老公走到今天不容易。

可是因为自己……陈小玲无法现象这个后果。

但是……“砰!”一声,包房的门被人生硬的推开。

门口站着气喘吁吁的张国民。

张国民脸红脖子粗的走进来,深吸的一口气,冲着有些吃惊盯着他的陈京道:

“陈书记,我很抱歉!她……她……她……”

陈京盯着张国民,又看了看陈小玲,疑惑道:“今天还真有点意思啊!”

陈一玲道:“陈书记,我写文章完全是我个人行为,和国民没有关系!我……我……”。

“怎么都成结巴了?你们是……”

张国民定了定神,道:“陈书记,小玲是我的老婆,我对她的莽撞行为向您道歉!”

陈京一惊,哈一下乐了,道:“这还真像是演戏一样啊,剧情曲折婉转!”

陈小玲站起身来,拍了张国民肩膀一下,指了指沙发道:“坐吧!坐着说!”

陈京拿起已经见底的咖啡杯,轻轻的晃了晃。道:

“说点套近乎的话吧,现在这里四个人,多少有点共同点。包括我在内,都喜欢弄点文字的东西,我不瞒你们说,我也是摆弄文字开始的。”

陈京指了指张国民,道:“国民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你有些失望!你要深刻的反思!”

张国民站起身来,脸涨得通红,整个人如遭雷击,怔怔无言。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自己在书记什么工作,家里的人却干抹黑书记的事儿,他还有什么话要说?

陈京放下咖啡杯,盯着一直没说话的苏卫华道:

“今天既然是这种情况,我还是说点东西吧!”

“苏记者,你可能有很多想法,你也可能有一些乌七八糟的情绪,或者是心中有愤懑!但是在我看来,你这些都是狗屁,你以为自己委屈得很,你觉得自己遭受了打压!

其实在我看来,你在报社关系肯定是不好,你以为我陈京有多么一手遮天?

在这个时候,没有领导替你说话,我就只问你这篇报道是你一个人能够炮制出来的?

写这篇材料需要公安局,需要报社编辑、主编层层审核通过,可是最后你被开除了,这里面的东西你就不能用脑子想想清楚?”

陈京脸色铁青,冷冷的哼了一声。

他眼睛扫向张国民,道:“张国民,你和苏记者肯定是很熟悉的,我就不明白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你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你觉得我陈京是太上皇,被人得罪了就非得要把人往死里整?

我都能想象你是什么样的心思,这样的心思实在是乱弹琴!”

陈京忽然很激动,用手指着张国民道:“我撇开其他的不谈,单谈你在政治上是否成熟,我都觉得你要打天大一个问号。还别说什么义气了,跟你谈这些简直就是寒碜你!”

张国民脑袋垂得很低,陈京略微调整了一下,语气放缓。

眼睛看向陈小玲道:“倒是我这个本家陈记者还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不过单从文章来说,还是不行。写新闻报道,重要的是真实,不是真实情况也要想办法让内容看起来真实。

你自己回去再看看你写的文章,漏洞很多,可以蛊惑一部分公众。

但是真正让纪委或者组织部拿过去,这东西很不可信!

我跟你讲,要抹黑人也是一门学问,你那东西还很不成熟!”

陈京冲三人各自一通狠批,可以说是突如其来。

三人尤其是陈小玲和苏卫华明显措手不及。

陈小玲和苏卫华都张了张嘴,但是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硬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两人对望一眼,都低下了头。

两个小记者,平常很狂妄,颇有蔑视权贵的风骨。

但是真正在市委书记面前被狠训,他们才真正发现,市委书记的气场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

身临其境,这种压力尤其大,大得让两人平常骨子里面的那一份桀骜无法露头。

“你们都反思!任何时候都要反思自己!不要整天抱怨有强权,抱怨被打压,抱怨这抱怨那的。说句实在话,都是成年人了,你们的这样的做派只能显示出你们不成熟!

就以苏记者来说,无故被开除,搞得比窦娥还冤。

这个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男子汉大丈夫,受一点委屈,遭遇一点不公平,脑子里面就失去了冷静!你那么仇视我干什么?别说这事我不知道,就是是我授意的,你的牢骚委屈仇视是不是能够解决问题?”

陈京怒声道。

他略微调整了一下,道:“你们都好好想吧!老老实实的想,想通的就去上班。想不通你们喜欢怎么样怎么样,你们就是铺天盖地的给我扣屎盆子,那又怎么样?

是是非非,是非总是客观在那里。无冕之王力量很强大,但是也不能做到颠倒是非,指鹿为马的程度……”

“啪!啪!”

门再一次被人推开,门口响起了掌声。

唐玉慵懒的拍着手掌,巧笑倩兮。

“哈哈,开批判大会啊!我们陈书记一怒,果然是山崩地裂,咱们莞城最难对付的记者都低头了!”唐玉呵呵笑道。

苏卫华和陈小玲同时站起身来,异口同声的道:“唐总,您……”

唐玉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们座!”

她眨眨眼睛,道:“待会儿你们出去就写市委书记陈京铺张浪费,吃的是莞城最顶级的西餐,腐化堕落至此,莞城还有什么希望?”

陈京皱皱眉头,盯着唐玉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嬉皮笑脸的,一点都不严肃!”

唐玉瘪瘪嘴,找位子坐下,伸手按下服务键,道:“我肚子饿了,要吃东西!今天我也来宰宰你这个腐败书记!”

她吐了一口气,对陈京道:“怎么样?陈大书记,莞城的媒体不好对付吧!咱们的小苏和小玲同志可都是嫉恶如仇哦!”

陈京摆摆手道:“行了,你来了就天下太平了!”陈京指了指张国民道:“国民,下午的会你就不用陪我回去了,这是省城来的唐记者,你好好招待!下午我要见赴港考察团的代表,我要先走了!”

唐玉脸色一变,道:“你别啊,怎么说走就走!你辛辛苦苦的把我叫过来,敢情就真让我吃顿西餐啊!”

他顿了顿,道:“再说了,你走了谁买单啊!你不会让我们买单吧?”

陈京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金卡扔给唐玉,道:“你拿去吧,撑死你!”

陈京抬手看了看表,刚才被这么一插科打诨,拖了一个多小时,真是乌七八糟,毫无趣味,还害得自己给这几人上了一堂政治课。

陈京走得匆匆,留下一屋子四个人面面相觑。

唐玉兴高采烈的点餐,点的全是顶级菜式,价值不菲。

他冲陈小玲两人招手道:“吃啊,放开了吃!没事,我说没什么就没什么,怎么你们都这样看着我?”

陈小玲盯着唐玉道:“唐总,你认识陈京书记?”

唐玉一笑,道:“废话,我不认识,他会请我吃饭?你写的那文章很好啊,可以整整他嘛,给他敲敲警钟,让他见识一下咱们莞城媒体的威力。”

陈小玲和苏卫华两人对望一眼,两人差点晕倒。

看唐玉这架势,她是不仅认识陈京,而且两人关系相当的熟。

这都是什么事儿,这不是就是一个国际玩笑吗?

陈小玲看唐玉手中拿的那张金卡,乖乖,他们还没见过那个当官的敢这么露财的。

唐玉晃了晃手中的卡,道:“我们都敞开吃,这东西在呢!我跟你们透个底,你们这个陈书记啊最不缺的就是这个,谁要他又一个有钱的老婆呢!资产数十亿,咱们把这家酒店吃空,那也伤不了人家身上的一根汗毛!”

不自觉,唐玉说这话就有些酸溜溜的。

她心里那个恨啊,恨他陈京名草有主,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有钱的主儿。

而她更恨的是陈京专程把自己从省城喊过来,自己却一头扎到工作中去了。

一个乱摊子要自己来收拾,他人都见不到,真是可恶!

她暗地里牙都咬碎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吃上面,她真有欲望把这家店所有的菜都吃光,狠宰陈京一顿才能消他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