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6章 香港之行!

香港,陈京已经来了不止一次了,对这个地方他并不陌生!

现在的陈京,已经不是当年在澧河干副局长的那个缺乏见识的小年轻了。

从楚江跨省调到岭南,这样的调动是工作环境翻天覆地的变化。

岭南是共和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在岭南工作对陈京的挑战不仅只是在陌生的环境中独自打拼,更重要的是他必须要接触新鲜事物,开拓自己的视野。

以前香港澳门还有那些外面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共和国还有一些神秘。

但是陈京在岭南工作这几年,视野已经完全开拓了,不仅是香港澳门常去,甚至有机会去美国和欧洲。

岭南这边的环境,来自全国数十个国家的外企云集。

陈京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新时期,和国际接轨的党员干部了。

因为陈京突然要求要担任代表团长,这一次团里成员明显质量比较高。

发改委、经贸委的一把手都入团,而代表团出行之前,市委还专门组织了欢送,秘书长王其华前来送行。

看得出来,这次代表团大家对这位新任副书记都充满了好奇。

他们可都是活跃在莞城政坛一线的骨干干部,这类骨干都不是孤立存在。

他们的背后基本都有很深的人脉关系。

而陈京在莞城开始的不显山露水,到现在小露锋芒,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市委陆陆续续传出的那些小道消息,也更让大家觉得这位年轻的书记很神秘。

市发改委主任钱谦益是代表团副团长,陈京和他握手,笑道:“老钱,你这个大博士平常忙得很,上次我和咱们团员基本见过面,唯独你去了香港。这次再去香港,你可是一周内故地重游,有点陪太子读书的意思啊!”

钱谦益谦虚的笑道:“陈书记,您这样说我不好意思。香港考察很有必要,我每次去都能有新的收获,这一次跟着您出去,肯定收获更大!”

钱谦益是久居政坛的老手,面对领导表现不卑不亢,恰当好处,一切都拿捏得非常好。

但是他对陈京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陈京一句大博士,让他意识到陈京对自己是有研究的。

而且他通过旁边观察也发现,陈京对所有的团员竟然都能叫出名字,而且对其工作方面也非常熟悉,作为领导干部,了解下属是否用心,这本身体现了一个干部的经验和能力。

这次出行是一辆金龙巴士,从莞城到香港也就两个小时车程。

因为是考察团,在边检都打了招呼,提前办了手续,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而在路上,因为有陈京领导在,车上大家都不敢随意说话。

尤其是有些团员带了家属,本来是跟着出去玩,现在气氛搞得这么不活跃,陈京也觉得不妥当。

这次秘书张国民随行,他就把老婆陈小玲也带上,陈小玲一来是到香港转转,享受一下购物的快感,另外也算是随团记者,工作和生活两不误。

陈京指了指陈小玲道:“陈记者,车上大家旅途枯燥,你是记者,能说回到,你给大家讲个笑话,或者表演一个节目,让大家解解闷?”

陈小玲愣了一下,她本身就是豪爽之人,陈京点将她也没多推辞。

起身就道:“各位领导,我是这次出行随团记者陈小玲,陈书记点将让我表演节目,我就给大家来一段单口相声,说的就是咱们香港趣事!”

陈小玲嘴皮子利索,说起相声来声音很滑稽,包袱特别多。

尤其是说香港白话的那段笑话,略微带一点点少儿听不懂的东西,更是惹得车上大家一起大笑。

随车有小孩不明所以,听大家都笑,也都鼓掌。

市经贸委主任高明华这次把老婆和八岁的儿子高小森也带上了。

小家伙跟着鼓掌,钱谦益在一旁凑趣的道:“小鬼头,你能听懂阿姨的笑话?”

高小森一本正经的道:“我当然能懂,在班里我都交女朋友了!”

小孩子一句话,整车哄堂大笑。

陈京也是忍俊不禁。

大家彻底放开,有人开始打趣高明华,说他儿子要青出于蓝,高明华自己也忍俊不禁,车上的气氛一下就活跃了。

大家话匣子一打开,车上便闹哄哄,旅途的沉闷也彻底消除。

陈小玲人长得漂亮,平常在政界接触的人挺多,大家也都认识她。

她说了相声,有人有嚷嚷让她来一曲,展露一下歌喉。

陈小玲可是在江湖上跑熟络的人物,她轻轻一笑,道:

“今天这样,咱们以车为舞台,咱们领导干部都得体现一下自己的特点特色,都来搞搞表演。我建议由陈书记给咱们起个头,做个榜样,怎么样?”

她这一说,大家齐声说好。

唯有张国民脸色一变,吓得人都站起身来。

陈书记是什么身份的人?这个小玲真是不是轻重,擅作主张,万一书记下不了台,岂不是搞得大家都尴尬?

陈京被人一起哄,站起身来道:“好你个陈记者啊,你这浑水摸鱼的本事足。不过你这个提议好,既然这样,我就来抛砖引玉,我们车上今天有小朋友,我给小朋友玩个魔术游戏,叫神奇的笔!”

陈京从拿出会议用铅笔,随意找了两个小孩用一个绳子系着。

然后那一张纸放在笔下面,笔头戳着纸面。

他装模做样的施展了一点魔法手段,就让另外小朋友随便问笔仙一个问题。

小家伙正是高小森,他非常好奇,冲着铅笔道:“笔仙,笔仙,请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很神奇,铅笔动了起来,在纸上赫然写出两个字:“香港!”

车上不仅是小孩,就连大人也都好奇的看着白纸,一连的不明所以。

陈京心中暗笑。

这个东西其实是澧河土家族巫师搞得一个小把戏。

这些人靠这一手坑蒙拐骗,制造神秘,陈京当年在澧河的时候,公安局搞反封建迷信的专项行动,把这个东西给破了。

蒙虎在一次喝酒的时候玩了这个东西,大家都很好奇,向他问究竟。

他碍不过,便说了其中的门道。

陈京在旁边听了,回去实验了一下,还真挺能唬人。

现在拿这个出来,果然效果很好。

高小森小孩心性,对世界本来就是充满幻想,一看这东西如此神奇,兴趣就来了。

其他几个小朋友也都被吸引到了车前面,你一言我一语的问起问题来。

连问几个问题,笔仙都成功写出答案。

高小森忽然道:“笔仙,笔仙,请问我女朋友是谁?”

笔头不动,几个小孩都盯着铅笔,回头便看向陈京。

陈京呵呵一笑,道:“行了,小鬼头们,笔仙累了,休息去了!这个小魔术到此为止!”

在小朋友一脸意犹未尽之中,陈京收了“魔法”,大家纷纷鼓掌。

陈京第一个,钱谦益自然也要来一个。

他年纪比较长,便给大家唱了一首老歌《梦驼铃》,唱得有几分味道,大家免不了又起哄鼓掌。

这一来车上的氛围更融洽了,这次出行旅途充满了欢声笑语。

而陈京也很快和车上的一众小家伙们成了朋友。

小孩子最是好奇,对未知世界很憧憬,一众小鬼头都挤在陈京旁边,你一语问关于笔仙的事儿。

问笔仙是不是仙人。

笔仙和孙悟空认不认识,两人谁本事更高。

小孩子的问题稀奇古怪,陈京却很耐心的和他们“交流”。

刚开始有几个干部担心书记不喜欢,还喝着自家的孩子,但一看这情形,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些庆幸。

毕竟在这看似随和玩闹的背后,那森严的等级是抹不掉的。

自家有个儿子女儿跟书记一同玩闹,自己被书记记住的可能性就大一些,而在政坛,这就意味着机会。

甚至有人都后悔自己没把小孩带过来,本来是一次很乏味的旅行,一开始赫然如此有趣。

没有人认为陈京和小孩子玩闹是一种撕掉自己权威威信的举动。

恰恰这样,才体现书记城府之深,才更显得平易近人,也更加有领导的风范。

……

深圳丽都酒店,考察团一行在此下榻。

当天是自由活动,陈京在办公室和副秘书长肖进商量接下来的考察日程。

门铃响起来。

肖进去开门,赫然是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丁得均。

陈京微微皱眉,旋即便舒展,道:“老丁,怎么了?自由活动不出去走走,还过来找我汇报工作?”

丁得均呵呵笑了笑,道:“书记,我……我今天在车上没敢上去表演节目,实在是给您工作带来了麻烦,我是来郑重给您道歉赔罪的,我……我这人平常比较闷,最不善于搞表演……”

陈京愣了愣,摆摆手道:“我以为是什么事儿呢,这也算是事儿?大家旅途枯燥,不过随便让大家玩玩,多点乐趣,跟工作扯不上关系。没事,没事,你该干啥干啥去。”

丁得均连连点头道:“谢谢书记,谢谢您理解!”

“那我不打扰书记您工作,我这就去逛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