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8章 莞城的消息!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场面略微有些古怪。

陈京用心的吃着饭,牛排和海鲜,他吃得津津有味。

高霞却有些心不在焉,而小金子被老妈教训了几句也安分的下来,三人都不说话。

陈京吃完最后一块北极贝,用餐巾擦了擦嘴,放下筷子道:“小高,咱们丁局长是很不错,很有前途的干部。他的事儿我知道一些,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他的条件!”

高霞脸一红,嘴唇掀动了一下,却没出声。

她红脸的样子,白皙的脸庞更显娇艳,那份羞涩的熟女风情,饶是陈京阅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女人很漂亮。

恐怕也只有方婉琦和金璐这类级别的美女才可以将其比下去了。

高霞终究没有回答陈京的话,她脸上却滑过淡淡的忧伤,缓缓了摇了摇头。

陈京也没再说什么。

他站起身来用手轻轻的摸摸小金子的头道:“小金子,叔叔要去工作了,改天在陪你玩儿魔术!”

陈京冲高霞点点头道:“小高,我还有点事儿要做,先行离开。香港来一次不困难,但是既然来了,还是可以出去放松放松,带孩子们都逛逛,尤其是多看看香港的基础教育设施和基础教育环境,对他们是有好处的!”

高霞微微的颔首,道:“陈书记您去忙吧,您日理万机,我稍后带孩子出去逛逛,听从您的建议!”

陈京慢慢的离开。

小金子明显有些不舍,他忽然道:“妈妈,你不是要交男朋友吗?陈叔叔就很不错,他比丁叔叔好多了!”

高霞啐了孩子一口,虽然没有旁人,她脸还是染红。

她眼眸扫过陈京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的翘起一个弧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小孩子的世界总是简单的,脑子里充满幻想。陈书记是何许人?

和自己年龄只是差不多,人家却已经居于莞城顶级的存在了。

这样的男人世上少有,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别说陈书记已然结婚,就算是没结婚。自己他能看得上?

高霞忽然想。像自己这样搞不成低不就,又有孩子的单亲妈妈,恐怕要找到心仪合适的另一半,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有机会。自己不计较名分,找个依靠的男人恐怕有希望。

这些年,她在商界打拼,接触的男人也多。

可是想到那些男人一身的铜臭味道,还有那恶心让人难以忍受的嘴脸。委身于这些人,自己想想都觉得恶心。

不经意她又想到了陈京。

陈京年轻有为,风度翩翩,自己哪怕做他一个情人,这辈子都满足了。

这样一想,她心中一惊,连忙努力想把自己这个想法给驱除出去,她为自己的荒唐和胡闹脸红。

……

下午,陈京回到办公室。

高明华就过来汇报工作了。他兴致勃勃的道:“书记,今天我们到证交所可是大开眼界啊。以前我不太重视金融工作,认为我们莞城不是一个以金融为核心的城市。

现在看来我错了,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永远不可分割。

我们莞城需要给各级企业提供方面的金融融资渠道,为他们解决融资难。资金来源渠道匮乏这一系列问题。

我回去就弄一个经贸委的关于鼓励金融企业拓宽业务渠道,帮助金融企业和传统企业实现手牵手的具体方案出来,您认为是否有可行性?”

陈京点头很欣赏的道:“高主任果然很敏锐,这非常好。香港的经济是什么经济?其核心在金融!我们再看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美国欧洲,金融业发展到了我们难以企及的程度。

我们现在自身情况还不行。不可能到那一步。

但是我们可以尝试改革,尝试着在小范围内帮实体经济拓宽金融融资渠道。

所谓戴着镣铐跳舞,我们在有限的范围里面,是可以有作为的!”

高明华身为经贸委主任,他很健谈,而且颇具思想,和陈京聊得很投机。

聊完工作,陈京忽然道:“高主任,你这次把妹妹带着,咱们丁局长的事儿可以解决了吧?这个事儿你要从中多斡旋啊!”

高明华缓缓的摇头,道:“陈书记,两人之间的事儿,我们外人难以参与进去。我这个妹妹眼界太高了,丁局长人不错,她却嫌丁局长为人太古板,心机城府太深,说不合适,你说这……”

高明华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从政之人,完全没一点城府和心机,这哪里是那么回事?”

“咚,咚!”

有人敲门。

陈京道:“进来吧!”

轻轻的推门,进来的赫然正是丁得均。

陈京微微愣了一下,丁得均道:“陈书记,您正在忙?”

陈京摆摆手道:“不忙,不忙,你过来坐吧!咱们正在谈你的事儿呢!”

“谈我?”丁得均顿了一下,旋即明白是什么事儿,他有些尴尬,又有些沮丧,情绪明显低落。

看来情场失意对他还是颇有打击的。

丁得均第一眼看到高霞,内心就将其惊为天人。

这一次他放下身段,苦苦追求,最终却无功而返,他的失落莫可名状。

陈京看到他情绪消极,便道:“行了,老丁。你也是老江湖了,好的女人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追到的,你多用心,锲而不舍,自然慢慢就会有机会。这就好比文火炖牛肉,你心太急,怎么能够有成效?”

丁得均神色放缓,道:“谢谢陈书记,我一定再努力!”

陈京哈哈一笑,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这个时候找我,是不是有事儿谈?是不是考察有心得了?”

丁得均瞟了高明华一眼,略微犹豫了一下,道:

“陈书记,刚刚收到莞城的消息。说咱们局今天忽然有行动,突击搞一次全市的走私窝点的大行动。政法委卫华书记亲临局里坐镇,我这心里有些放心不下。想提前回去工作,协助卫书记!”

陈京微微蹙眉,道:“怎么回事?我好想没听说这事!”

丁得均缄口不做声。

陈京语气放缓,道:“好了,回去的事儿就不谈了。卫书记坐镇你还担心什么?这个地球离开了谁都能转。考察也是工作,你不要厚此薄彼了!”

丁得均深吸了一口气,道:“是,陈书记!”

陈京指了指沙发道:“坐。坐,喝茶,喝茶!这茶是钱主任今早送过来的,台湾冻顶乌龙的极品,味道很不错。好茶没有人分享是不行的!”

丁得均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情绪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陈京心中暗暗好笑。

丁得均所谓要回去可能是假的,而他向自己传递卫华坐镇公安局的消息恐怕才是真正意图。

明天就是市委常委会,今天卫华坐镇公安局指挥行动。

这一前一后,恐怕就大有深意。

不过对此陈京不担心,公安局长的位子明天肯定定不下来。

其中原因是岳云松和姜少坤的分歧,明天不管谁占据上风,最后可能都会拿自己当挡箭牌。

自己现在是岳云松钦点的让盯政法工作的副书记,自己不在。占据下风的一方不是正好找由头?

看得出来,丁得均内心很担心。

看来他对局长的位子,他是有野望的。

陈京气定神闲,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丁得均还有高明华聊着天。

可能是受刚才丁得均的严肃影响,气氛就没有先前融洽了。

无论是高明华还是丁得均。都有些揣摩不透陈京的意图。

而根据这几天和陈京的接触,两人也见识到了新任陈书记的老练和不可测之处。

年纪轻轻的陈京,很自然的被两人忽略的年龄,他们只觉得莞城政坛正在风起云涌。陈京却能稳坐钓鱼台,气定神闲。这让人实在是感叹!

高明华和丁得均同时离开陈京的办公室。

陈京一个人闷头继续喝茶。

他就想卫华兼任政法委书记的欲望可能很强,而在姜少坤和岳云松生存的夹缝中,他能够找到自己可以钻过去的缝隙吗?

陈京轻轻叹了一口气。

可惜他觉得自己在莞城的根基太浅,要不让公安局……

陈京一想到人选,忽然脑子里面灵光一闪。

他猛然想到了陈立中,陈立中因为工作出色,今年年初已经获得提拔,现在担任海山市局副局长兼市刑侦大队大队长。

陈京目前在全省公安战线,陈立中是他唯一的亲信。

陈京忽然想,自己是不是可以把他调莞城来,这样自己多一份底气和根基?

陈京这样一想,脑子里面瞬间就转过了无数念头。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事并不是完全不可行。

姜少坤和岳云松都想在局长这个位置上有作为,陈京要个副局长,斡旋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一念及此,陈京便拨通了海山陈立中的电话。

电话接通,陈立中响亮的嗓门再一次发威,道:“陈书记,您给我打电话一定是有任务给我吧,是不是想让我去莞城为您保驾护航?”

陈京心中一惊,旋即道:“你这个家伙,很敏锐啊!这样吧,你做好这方面准备,随时等候着!”

“真的?”陈立中在电话那头大喜过望,“那真是太好了,能在您手下工作,我就觉得有**,我就觉得……”

“好了,八字没一撇,你以为跨市调动容易?”陈京打断他的话,严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