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9章 沈北望!

第九百五十九章 沈北望!

夜晚的维多利亚湾美轮美奂。

在中环最高的海天国际大厦法式西餐厅的顶楼,望着维多利亚湾夜晚妖娆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陈京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几年不见,沈北望比以前更瘦了,也更显得冷漠!

他静静的坐在轮椅上,精神看上去不错。

他的身后标杆笔直的站着四个高大汉子,全都是板寸头,眼神锐利,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陈京和沈北望握手,沈北望咧了一下嘴,脸上露出一点温和,但是旋即便又恢复了冷漠!

“陈书记,这里的法式餐厅您是否还满意?”沈北望道。

陈京点点头,道:“很不错,让人意外的是我竟然还有机会见到你!”

沈北望冷冷一笑,道:“北方呆不下去,只能拘于香港一隅,干老本行!”

陈京眉头一皱,听出了沈北望所说的老本行指的是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摇摇头道:“你依旧年轻,还是有机会的!”

沈北望叹口气,道:“猪鼻子插上大葱,还是猪。狼披上羊皮还是狼,披上羊皮反而被其他的狼认为其蜕变了,从而敢肆无忌惮的露出其獠牙来。陈书记,咱们并不是一类人,却意外的结识了,我希望我请你吃这顿饭不会给你添麻烦!”

陈京哈哈一笑,道:“行了,沈公子,坐在这间屋子里面,你我都是餐厅的客人,彼此没有什么不同。吃一顿饭永远不会有麻烦,你无须多虑!”

陈京心中颇为感叹。

他能够感觉到沈北望和以前比变化很大。

应该是那次的事情给他造成了消极影响,不过对沈北望的选择,他却是完全不能认同。

虽然陈京的思想已经是相当开放了,但是黑社会在他的意识中永远不会是正当的职业。

当然,陈京也没想过去改变沈北望的思想。

沈家在香港纵横几十年,沈老爷子的名头让当年的港都都忌惮三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学打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三哥在你那里可还好?”沈北望道。

陈京微微眯眼和他对视,点点头道:“和你一样。和死不远。如果不是唐记者给我打电话。我带人赶到,那一个雨夜他会完蛋!”

沈北望瞳孔一收,先前锐利的神色渐渐的缓和,良久他吐出一句话:“好兄弟!”

他轻轻的拍了拍沙发扶手。道:“他在你那里也挺好,以后你就留下他吧,他是个好兄弟!”

陈京默然不语。

他终于有些明白,今天沈北望找到自己可能和三哥有关。

作为沈家培养出来的北沈一员,在那场雨夜的生死搏杀中和沈北望分散。后来再出现却活蹦乱跳,这可能会引发沈北望的怀疑。

陈京不懂黑道,但是他问过三哥。

三哥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三哥的工资拿两份,一份是陈京给予的,一份是单位发的,在内地标准不低。

在陈京看来,他这样的生活远比在香港腥风血雨中讨饭吃要好!

吃了一个多小时的饭,陈京提出告辞。

沈北望要送他,被他婉言谢绝。他回到酒店,丁得均正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踱步。

陈京皱眉道:“老丁,怎么回事?”

丁得均道:“陈书记,刚刚卫书记来电话,说咱们的缉私执法队在执法过程中遭遇到了暴力抗法。对方有枪支,竟然还有重火力,情况十分紧急,让我马上想对策支援!”

陈京一惊。道:“那你怎么办的?”

丁得均道:“我已经给边防海巡支队打了电话,他们已经赶到增援海域。但是我们的执法队的船却失去了踪迹,通讯完全中断,目前情况不明!”

他顿了顿,道:“书记,这是一件大事,如果发生意外,肯定会造成极大的轰动,这对我们现在莞城公安系统武警系统都是极大的冲击,我现在是心急如焚,便来给你汇报了!”

陈京摆摆手,道:“地图,地图!”

一张莞城海巡地图很快便被铺在了桌面上。

丁得均用手在莞城附近海域给陈京介绍情况。

出事海域离莞城海岸线五十海里,根据缉私执法的规律,一般抗法分子不会想继续往深海走。

因为往深海走,危险很大,只要边防海巡支队出动人马,他们在海面上逃不过雷达的追踪。

极大的可能是他们沿着海岸线去临港找机会靠岸然后潜逃,而执法船可能在后面追击,但目前这条海岸线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陈京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他对缉私这一套不太懂,更不懂走私分子的脾性。

他文弱书生一个,谈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很困难。

但是现在事情发生了,海巡缉私又是多单位联合执法,其中执法系统边防公安和武警占据重要位置。

陈京被岳云松安排临时盯着政法这条线,公安系统的问题是他应该盯的范围。

遇到了情况,他没有理由退缩,只能够迎难而上。

烟头闪烁,陈京将烟掐灭,忽然心中一动,道:“如果沿海岸线,我们是不是可以判断他们也可能跑到香港在靠岸?”

“香港?”丁得均愣了一下,脸色变了,道:“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我们和特区在缉私方面合作基本没有,特区方方面面的政策和我们不一样,完全是独立的,这……”

陈京沉吟不语,他明白丁得均的意思。

在一国两制的体制下,香港更加开放,大陆认为是走私,在香港则是合法。

香港也没有像大陆这样的缉私体系,在一个崇尚自由贸易的地方,走私分子回旋空间太大。

如果是他们作案往香港跑……

陈京默默的拿起电话,拨通方连杰的电话。

电话一通,方连杰粗大的嗓门响起:“您好,是哪位?”

陈京开门见山的道:“连杰,驻港部队你熟不熟,我们现在海上缉私船遇到了麻烦……”

陈京简单的把情况说了一下,方连杰道:“行,我马上打电话,只要在香港附近海域,肯定没问题!驻港部队的首长去年刚换,以前是我们集团军的军长,我找他准行!”

挂断电话,半个小时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

陈京接电话,就听到到电话中传来一个很低沉的嗓音:“你是莞城方面的领导?”

“是,您是……”

“我是徐德宝,我们已经行动了,五艘快艇正在奔向出事海域,已经发现了你们缉私艇的踪迹。船体被武器损坏严重,有一人受重伤,三人轻伤。走私船已经被控制了,我会安排送他们去莞城海域!”低沉的嗓音让陈京的心中一定。

可是徐德宝是谁他还真不知道,不过他反应很快,道:“谢谢首长,谢谢你们支援……我……”

“哈哈!”徐德宝在电话那头畅快一笑,道:“甭谢了,老爷子的孙女婿找我帮忙,还谢什么?”

电话挂断,陈京神情恢复平静。

他第一次见到了方家在军方的影响力,驻港部队是极其特殊的,方连杰竟然如此快就解决问题,而且明显,刚才打电话的人和方家渊源极深,能称方老将军为老爷子的人,这个称呼可不是随便叫的。

“怎么样?”丁得均忍不住问道。

陈京坐在办公椅上道:“找到了,一人重伤,三人轻伤,船只严重损毁!走私船被控制了,驻港部队不愧是精锐,动作快得出乎我们的想象。我们缉私系统看来还要继续加把劲,比之人家,我们的速度太慢了!”

丁得均一惊。

他忍不住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

在莞城关于陈京有很多传言,说陈京背景深厚,根子在京城,而且是京城某方大佬。

这些传言丁得均听过,他信一点,但不全信。

但是刚才,他却轻眼见过陈京几个电话竟然就把驻港部队都调动了,这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

驻港部队可是副大军区级,直属中央军委领导。

就算是粤州军区的司令员也调动不了,其完全是独立的存在。

而由于驻港部队在香港境内,必须要照顾香港人民的感情,其每次动作都是非常谨慎的,避免引起港人的误会,所以一般是不管香港以外的地方事务的。

丁得均在公安系统混,对警方,甚至军方的了解比陈京深很多。

正因为了解深,所以他才吃惊。

此时的陈京在他的眼中完全是深不可测……

问题解决了,丁得均心里的石头放下来了,他又在想莞城公安局局长的事儿。

他天天关注这事,而据说这事在常委会之前再起风云。

好像是省厅对莞城党委的工作很不满意,认为他们在重新分配贾俊勇的工作的时候没有征求省厅的意见。

省厅不同意贾俊勇免职。

这一幕闹出来,莞城政坛搞得相当尴尬。

据说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双双的奔赴省城到省厅去加强沟通去了。

而马上召开的常委会也必然不会再提公安局局长人选的事儿,至少这次常委会上,这个事儿定不下来。

这让丁得均压抑忍耐很久的一颗心,变得有些蠢动,风云突变之局,正是他擅长面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