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0章 风起云涌!

结束在港五天的日程。

一行人返回莞城。

车停在离莞城市委大约四五百米的京华酒店门口。

陈京没让三哥来接自己,和高明华以及钱谦益等人简单的作别,他就自个的拎着简单的行李箱准备步行先回去,就如同是个旅人。

等着所有人一一离开,陈京正要走。

却看见丁得均在酒店门口四下张望徘徊。

他微微的笑了笑,便听到丁得均忽然嚷道:“高霞!”

高霞从酒店侧面的小巷子走出了,她孩子手中举着一个大大的冰激凌正津津有味的吃着。

丁得均快步走过去,很热情的道:“高霞,孩子想吃东西咱们找个地方嘛!冰激凌吃太多,对肠胃不好!”

小金子嚷嚷道:“我就想吃冰激凌,我爱吃冰激凌!”

丁得均有些尴尬,他伸手去摸小孩子的头,道:“这孩子……”

小金子往后一躲,眼睛一下子瞟到了陈京,立刻一溜小跑过来道:“陈叔叔,陈叔叔!”

陈京本来准备离开,一听这声音便回头,神色也有些尴尬!

小金子却很快冲到了他的面前。

高霞和丁得均都傻了眼。

高霞快步走过来,拉着小金子的手道:“你这孩子,陈叔叔是大忙人!你真是不懂事!”

陈京摸摸小家伙的头,道:“小金子啊,下次我们再玩儿好不好?叔叔得去上班呢!”

小金子眨眨眼睛,有些不舍。

丁得均凑过来道:“陈书记,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要不我请客,咱们一起吃顿便饭,先把温饱问题解决?”

陈京暗暗皱眉。

这个丁得均真是,他搞对象,拉上自己干什么?当电灯泡吗?

陈京婉言道:“行了,老丁,你们去吃,晚上我还有另外的安排,就不跟你们一起了!”

陈京拍了拍丁得均的肩膀,冲高霞点点头道:“高总,你们吃好玩好,我先走了!”

陈京拎着行李转身,刚刚转过一个路口,就看见一辆的士车从身边驶过。

一只小手从窗口伸出来,大声嚷嚷:“陈叔叔再见……”

陈京愕然了一下,扫过车里面,高霞正把小孩的手拽回车里面,车上却没有丁得均的影子。

陈京缓缓的摇头,看来丁得均的这场姻缘是没什么希望了。

……

清晨,陈京刚进办公室,秘书长王其华便笑眯眯的进来。

他很热情的道:“陈书记,这一次考察很成功,我都听人说了,考察团受到的启发很大,非常有收获,陈书记带团,果然效果大不一样啊!”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老王,我不在这几天,咱们莞城变化也不小啊,我进到走马河,看到走马河到处彩旗招展,一年一度的岭三角机械工业展要开幕了,这对我们莞城来说是一件大事、喜事,最近你没少忙活吧?”

王其华道:“我们筹备状况良好,这次是书记亲自挂帅,我相信一定能成功!”

他递给陈京一份会议纪要,道:“陈书记,这是常委会的会议纪要,您过目一下,有什么问题我帮你解答!”

陈京拿起会议纪要看了扫了几眼,放在桌上道:“我远在香港都听说了,这次会议开得很成功。我们人事的几个难点都解决了,我很高兴!”

王其华笑笑,道:“还有一个消息,经过省厅批准,贾俊勇同志已经不再担任咱们公安局局长的职务了,现在公安局局长的位置虚悬,书记对此很焦急!前几天咱们又出现了大的走私案,我们缉私队还有伤亡。

莞城公安系统这一大滩子事儿,必须要理顺了,要不然对咱们莞城的下一步的工作,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陈京微微皱眉。

他总感觉今天王其华是过来探口风的。

自己躲了一次常委会,该决定的人事问题都决定了,组织部这一块周国华也加强的掌控,可以说是没有多得罪人就解决了问题。

但是那个问题解决了,公安局局长这个问题如何敲定?

王其华来探口风,传递的是岳云松的意志。

看来岳云松是希望自己能够和他保持步调。

陈京点了一支烟,道:“关于公安局的问题,公安局属于政府单位,就不知道姜市长是什么看法!”

王其华脸色微微的变了变,道:“姜市长也很着急,他去省厅和领导有了沟通,据说省厅对他的意见非常重视,估计近期会有结果出来!”

陈京吸了一口烟,心中瞬间明白。

这一次姜少坤和岳云松的对峙,隐隐是姜少坤似乎占据了上风。

姜少坤在省委工作多年,在粤州的人脉关系极深。

这一次省厅忽然跳出来质疑莞城省委的工作,表面看起来是连姜少坤一起给了当头一棒。

但是姜少坤和岳云松两人同时去粤州,恐怕姜少坤在这其中占据了先机。

贾俊勇终究还是被免职了,接下来公安局长的人选博弈的局面是不是出现了新的情况?

王其华走后,陈京坐在办公室琢磨了一会儿,琢磨不出头绪来,便开始一份份的批阅文件。

中午时候,陈京在市委小食堂吃饭。

政法委书记卫华忽然出现在食堂,看到陈京在,他忙凑了过来。

卫华见面就道:“陈书记,真是谢谢您,如果不是您在香港运筹帷幄,我们上一次的海山缉私行动后果不堪设想,都是我指挥失误,经验缺乏,要不然不会这样……”

陈京笑了笑,没做声。

趁着公安局空虚,卫华坐镇公安局搞了一个大行动,看来卫华还是不甘心失败的。

只是陈京最近了解到,卫华现在处境非常尴尬。

一方面,卫华和姜少坤之间,本来姜少坤是准备推卫华上位,但因为卫华牵扯到“问题”,被岳云松暂时挂了起来。姜少坤估计评估了难度,对他也没有先前那么热情了。

另一方面,卫华和岳云松之间关系越来越微妙。

岳云松对卫华和姜少坤走得近极其不满,要不然他也不会给政法委安一个陈京太上皇了。

处境尴尬,卫华自救不容易,莞城公安系统这么多年,里面早成体系了,卫华贸然一头扎进去,能够做到如臂使指?

“老卫,公安队伍我们还要多锻炼,目前的队伍可能还适应不了现在的形式,书记和市长的意思是局长的位子要早定,你也可以在其中参与意见嘛!”陈京淡淡的道。

卫华脸上肌肉扯了扯,明显很失落,摇了摇头,一句话没说便低头夹菜扒饭。

他来莞城是以空降形式下来的,来之前踌躇满志,现在却寸步难行,这才几个月功夫,他就尝到了莞城之行的苦涩了!

陈京吃晚饭,卫华依旧低着头,他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卫,工作总要做,心态要放平,要有甘为孺子牛的精神!”

卫华抬头看了陈京一眼,一句话没说,只是点点头。

……

张国民蹑手蹑脚的进到陈京办公室帮他将茶添满。

他慢慢的将最新一期的报纸放在陈京的桌面上。

陈京抬头道:“怎么了?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吗?”

张国民道:“有,今天的新闻很轰动,您在香港指挥若定,干净利落的解救缉私船,而且抓捕特大走私案分子,今早我就听到办公室有人热议呢!”

“恩?”

陈京拿过报纸一看,标题很醒目《缉私再传佳绩,警方重拳再打走私》。

陈京一目十行的看报道,报道主要是针对前几天海上缉私队缉私为蓝本报道,在笔者的妙笔生花之下,这篇报道写得极其有煽动性,把缉私队的行动写得特别的生动英勇,让人看之便觉得振奋。

但是陈京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因为看这篇文章,里面洋洋洒洒写了几百字关于陈书记如何亲自指挥,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丁得均如何运筹帷幄的渲染。

其中有一段写远在香港考察的丁局长听闻缉私船遭遇武装反抗,立刻紧急命令边防缉私队紧急增援,并通知海上武警支队,莞城警备司令部,而且第一时间找党委陈书记紧急汇报。

后来陈书记做出重要指示,丁局长果断调整部署,终于在靠近香港海域把走私船控制,严重受损的缉私船也被成功解救,船上十几名缉私队员转危为安!

陈京看完这篇文章,便觉得首先自己的形象一下高大了,而丁得均更被塑造成干练果敢,关键时刻能稳住定盘星的公安战线优秀领导的形象。

陈京最后一看作者,作者名两个字“龚轩”。

龚轩不就是公安局宣传科吗?这文章就是从公安局内部炮制出来呢。

陈京皱皱眉头,嘿嘿笑了笑,道:“这文章炮制得很用心啊,公安队伍中笔杆子很不错嘛!”

他刚刚把报纸放下,电话就来了。

岳云松要见他。

他站起身来,冲张国民摆摆手道:“把这东西收起来,莞城日报我看真要整顿了,长期这样做宣传,对党委和政府的工作影响很大!”

张国民愣了愣,丈二摸不到头脑,连忙把报纸收起来,心中遽然变得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