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1章 一朝得志!

警方重拳出击打击走私的新闻并没有就此结束。

以这则新闻为契机,公安局、海关、武警支队再一次联合行动,展开了新一轮的打击走私的专项行动。

整个行动公安局方面由现任常务副局长丁得均主持。

丁得均业务能力强,办事扎实可靠,多年的公安一线工作经验在此时得到了漓淋尽致的发挥,全市上下迅速便涌现出一股缉私热潮。

而与此同时,姜少坤终于发力,他提出公安系统不可一日群龙无首。

在他的极力斡旋下,省厅通过了对丁得均的临时任命,任命丁得均为公安局代局长,全面主持莞城公安局工作,和局长距离仅一步之遥,下一步只要市常委会批准,丁得均便可以去掉“代”字,成为名副其实公安战线的一方大佬。

市委常委碰头会,陈京端着茶杯,神色平静,慢慢的琢磨现在的局面。

他仔细的品味岳云松看自己的眼神,那几个眼神含义很复杂。

显然,丁得均厚积薄发,这次又把握住了机会,而且还顺利的把陈京利用了一把,捧高陈京来拔高自己,把两人在香港的那一次远程指挥渲染得极具英雄主义色彩。

另外,丁得均和姜少坤搭上关系的速度也很快,姜少坤一直在物色公安系统自己的代言人,而丁得均又渴望上位,两人一拍即合,迅速便找到了利益共同点,然后两人一起发力,倒打了岳云松一个措手不及。

而陈京在其中也被动的扮演了一回丁得均的支持者的角色,这可能也是岳云松对自己不满的地方。

一想到这些,陈京心中便嘿嘿冷笑。

不得不说丁得均给他上了一课,这个在公安战线沉寂了八年的副局长不简单,隐忍八年,一朝动作,环环相扣,不知不觉就把陈京都算计到了他的局中。

而且他算盘打得很响。

因为这事,陈京肯定是不会太高兴。

但是只要他公安局长的位子坐定了,事情木已成舟,陈京在莞城又毫无根基可言,权衡利弊他会和丁得均撕破脸?

与其撕破脸,还不如顺水推舟,安安心心的享受丁得均给他冠上的荣誉。

不得不说,丁得均具有老政客的风范,把人性琢磨得很透,对局势判断准确,他唯一可能失误的地方就是对陈京了解不深入,没有掌握到陈京的性格。

今天的碰头会主要是讨论马上将要在莞城开幕的机械工业展会的工作部署。

这一次机械工业展岳云松非常重视,亲自牵头成立了工作小组,他担任组长。

陈京能够体会得到,岳云松是要借此为契机一方面要表明政府支持传统行业、实体经济发展的决心,另一方面也是岳云松要刻意的重塑莞城的形象。

当然,这里面还有隐隐的政治考量。

姜少坤最近在政府层面搞了很多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改革来改变莞城现有的官场生态。

通过改革,姜少坤把自己的影响力迅速的扎根到莞城社会的各个层面。

不得不说,姜少坤雷厉风行的动作让岳云松感到了威胁。

作为市委书记,他必须要保证莞城正确发展方向的责任受到了挑战,而通过这一次世界级的机械展,他有必要提醒全市各单位,整个莞城的大局还是他在掌控,提醒大家不要走偏方向。

会议开得很快,散会后,陈京留在了最后,岳云松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陈书记,经济方向的问题,你还是要多用心,细琢磨!咱们现在的经济不是春季,也不是夏季,更不是秋季和冬季,而是进入了迷失的季节。

在这样的时候,你们年轻领导思维开阔,要多开动脑筋,多想办法!”

陈京点头道:“书记,我一定努力!我向你保证,我的工作永远不会偏离方向!”

岳云松皱皱眉头,看向陈京的眼神有些玩味。

陈京淡淡的笑笑,他很清楚,任何时候行动最重要,有些事情不是说什么,而是怎么做!

回到办公室,陈京就接到了丁得均的电话。

在电话中,丁得均非得要请陈京吃饭,要陈京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万万抽点时间。

陈京道:“老丁啊,现在咱们都忙,你也是大忙人,我肩上的压力也大,吃吃喝喝的事儿,就不能换个时候?”

丁得均道:“陈书记,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说句实在话,我老丁不服人,但是对您我是真的尊重。您有水平,有能力,在下属面前没有架子,和您在一起工作,我感到很鼓舞!”

陈京哈哈一笑,道:“老丁,你多想了!不就吃顿饭吗?你说地方吧!我晚上准到!”

丁得均今天是大破费,把吃饭的地点安排在国际酒店旋转餐厅。

陈京到得时候,他热情迎客,看他的气色和气场和先前已然大不一样了。

他头发梳得很整齐,腆着大肚子,举手投足之间领导风范十足。

紧握着陈京的手,丁得均道:“陈书记,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盼来了,请坐,请坐,我知道您喜欢吃西餐,今天我们都西化一回,就是喝酒方面,洋酒实在是味道难受……”

陈京摆手道:“酒就不喝了吧,咱们随便吃点饭就行了!”

丁得均忙道:“那哪行?有饭无酒哪里对得住领导?不行,不行!”他冲身边的服务员道:“去拿两瓶茅台过来,今天我和书记要喝尽兴!”

西餐配茅台,陈京喝得难受,心中别扭。

丁得均却兴致勃勃,酒过三巡,他扯着嗓子道:“陈书记,您对我的关心我能够体会出来。说句实在话,是我自己不争气,把握不住机会,高霞多好的女人?可偏偏……”

他摇了摇头,话锋一转道:“陈书记,我有个不情之请,我看得出来,高霞的孩子跟你亲,您能不能找个机会做做高霞的工作,我老丁对您感激不尽!”

他灌了一杯酒,道:“如果您能够出面帮我解决这事,我丁得均保证在工作上为您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陈京笑了笑,笑容很和蔼,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

“老丁啊,现在这个年代恋爱自由,在这方面谁也帮不了谁,都得靠自己。我难道还能给人家下命令?强扭的瓜不甜,这个事你自己多琢磨吧!”陈京道。

丁得均愣了愣,看了陈京一眼,神色便颇为沮丧。

陈京心中暗暗冷笑,这个丁得均还真是有点意思,一朝得志,便有些无语轮次了。

自己给他当月老,他就为自己赴汤蹈火,如果自己拒绝,是不是事情会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接下来的吃饭就乏善可陈了。

吃完饭丁得均送陈京下楼被陈京拦住,他便收住了脚。

陈京转身离开,丁得均叹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可能也没料到,在陈京的心中,他已经被挂起来了,而这样的后果,可能不是他能承受的!

……

粤州,陈京几个月第一次回来,他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

但是,他走到哪里注定了都会受到别人的关注,蒋恒云的电话很快就到,然后是唐玉,接着电话接得没玩没了。

而这其中,有个电话最让他感到意外,省委秘书长蒋铭仁来电。

蒋铭仁语气很温和,道:“小陈,我听钟军说你进省城了,你在莞城工作,工作繁忙,回来一趟不容易啊!我家那小子对你是念念不忘,这样吧,我在家里准备一点饭菜,你赏脸过来吃顿便饭,我们也谈谈最近莞城的工作?”

陈京一惊,不明白蒋铭仁忽然要请自己吃饭所为何事。

他和蒋铭仁其实没什么交情。

要真说有点联系,无非就是他儿子钟军跟在陈京身边工作有一段时间。

但是饶是在那段时间,陈京也极少和蒋铭仁互动联系,现在他忽然打着钟军的名义约自己吃饭,有什么事儿?

陈京略微沉吟了一下,道:“秘书长,您太客气了!钟军工作还不错嘛!今天我还跟他通了电话,他干劲很足!”

蒋铭仁笑道:“小陈,他性子犟,也就只有你能够镇住他,我这个秘书长在家里可难以管教他喽!能认识你也是他的造化,跟好人学好人,他现在能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我也很欣慰!”

陈京道:“那行,秘书长,您客气我就不客气了!晚上我过来坐坐,也看看钟军,我上次让他学喝酒,也不知道他学得怎么样,今晚我来检验检验!”

“哈哈!”蒋铭仁哈哈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挂断蒋铭仁的电话,陈京便让三哥临时安排礼物。

去秘书长家不可能空着去,带的礼物太重又不妥当,这的确是个头疼的问题。

蒋秘书长现在在岭南渐渐威信上来了,这都得益于省委莫书记对他的信任,现在岭南政坛普遍认为,蒋铭仁是最能领悟书记意图的省委领导,单此一点,就可以让他声名大涨。

而他在工作作风方面又很严谨,下面口碑很好,这也是他极其有利的重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