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2章 省委秘书长的宴请!

第九百六十二章 省委秘书长的宴请!

卫华低头抽烟,情绪很是低落。

在书房主沙发上,赫然坐着省委秘书长蒋铭仁。

卫华狠吸一口烟,猛然将烟头掐灭,摇摇头道:“姐夫,莞城的水太深了,我工作没做好啊!”

蒋铭仁皱皱眉头道:“卫华,不要说那些丧气话,这些年从莞城走出去的干部有多少?当初要去莞城也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现在倒好,遇到了一点困难就想打退堂鼓了?”

蒋铭仁轻轻的哼了哼,道:“你呀,最大的问题就是政治上不成熟,把问题想得太简单,总以为自己什么都看透了,实际上什么都看不透。你现在知道错了,现在知道问题所在,如果立刻改变,还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否则你这次履新就是彻底失败,在关键时候,气势上不能弱,这些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

卫华摇摇头,窝在沙发里面一语不发。

莞城的人事变动,尤其是省厅任命丁得均担任公安局代局长,这对他打击很大。

作为政法委书记,下面公检法三条线的一把手都和他不是一条心。

这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他有心想贯彻自己的意志,可是哪里贯彻得下去?

更严重的是,他过于相信自己和姜少坤之间的“感情”了。

忘记了姜少坤在莞城的根基很不稳。

在这个时候,姜少坤稳定住自己的位置自然比卫华的前途重要很多。

卫华向他靠拢,因为得罪了岳云松,最后姜少坤不得不妥协,虽然这次丁得均上位姜少坤专门找卫华谈话,来用心的安抚他。

可是这样的安抚就像是在卫华本来已经**出来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更让他难受!

姜少坤放弃他,岳云松不待见他。

现在市里两个主要领导都把他挂了起来,他此时心情可想而知。

蒋铭仁说得好,他政治上不成熟,而这种不成熟造成的后果,就是他现在根本无法在夹缝中生存下去,他可以说是面临绝境。

“砰!”一声,门被推开。

蒋铭仁夫人卫佳美嚷嚷道:“你们两个大男人躲在书房干什么呢?有什么国家大事要谈?马上客人都要来了,你们倒是当起了老爷,我一个人在厨房忙得过来吗?”

蒋铭仁一向风格廉洁,本来副部级领导家里可以配生活员,但是他考虑到老伴已经退休,身体还硬朗,便没有接受这样的配置。

平常家里吃饭什么的,都是老伴做,他帮着打打下手。

紧张工作之余,回来做做饭,一家人做点家常菜吃顿舒服的晚餐,这才是天伦之乐。

卫佳美这样一嚷,卫华立刻站起来,道:“姐,我去帮你,你让姐夫休息休息嘛!他一天工作很忙!”

蒋铭仁站起身来道:“咱们都去,都去忙活!”

蒋夫人卫佳美抱怨道:“军军这孩子是咋回事?怎么还没回来?”

蒋铭仁笑笑道:“今天他是不会按时回来喽,顶头上司来粤州了,早就屁颠屁颠的去接人了,什么时候咱们老两口能够享受咱儿子这样的热情?”

……陈京很吃惊。

到了蒋铭仁家里他才发现卫华赫然也在。

卫华在这里见到陈京也似乎很意外,两人握了握手,他道:“陈书记,我心中就纳闷,军军脾气可是了不得,什么人值得他屁颠屁颠的去接,原来是您!还是您有办法啊,我这个当舅舅的在他面前那常常都处于下风!”

无疑,卫华在不经意间就表明了自己和蒋铭仁之间的关系。

陈京才隐约想起蒋铭仁的夫人也姓卫。

说来也有趣,蒋铭仁一家三口,三个姓。

钟军既不跟老爸姓,也不跟老妈姓,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因为是家宴,所以很随意。

钟军今天表现很好,专门搞服务工作,陈京酒杯一空,他就过来斟酒,热情得了不得。

看得一旁的蒋铭仁夫妇还有卫华都有些妒忌。

孩子在家逆反心理重,平常根本就和家人没什么话说。

用卫佳美的话说,今天都沾了陈京的光,也让他养儿几十年,第一次享了儿子的福。

蒋铭仁在家里也没有秘书长的威严,他很小意的劝陈京喝酒,扯上了卫华,三人推杯换盏,喝得挺来劲。

气氛很融洽,似乎官场上那些起起伏伏,那些名利之争在此时都淡去了,唯有酒桌上大家称兄道弟,谈天说地才是真实。

酒过三巡,卫佳美吃完饭下了桌,钟军便加入了战团。

蒋铭仁又和陈京碰了一杯,忽然道:“小陈,卫华在莞城很不懂事,在工作方面缺乏办法,在人际关系方面尤其差强人意,这实在是让人揪心!”

他顿了顿,道:“但是卫华这个人我了解,他本质是好的,思想比较单纯,就是一心想做点实事,干点成绩出来。凭他的能力,也是能出成绩的。就是性格啊……”

他缓缓摇了摇头。

卫华喝了酒,脸色的变化看不清楚。

但是他的尴尬却掩饰不住。

蒋铭仁的话说得很重,他作为堂堂的副厅级干部,市委常委被蒋铭仁如此评价,他脸上挂不住。

陈京也很尴尬,他道:“秘书长,卫书记是很有思想的,我一直都很支持他工作。而且以后还要再继续支持,我一直都认为,咱们莞城的政法工作潜力很大,卫书记发挥的空间有的是,暂时的一点浮动,说明不了问题……”

蒋铭仁指了指卫华道:“华子,你听到了吧!你们陈京书记就比你的眼光看得远得多,我一直都跟你说,不要被一时的成败扰乱了心情,你就是听不进去。一出点事儿,心里就承受不住压力。

这样的心理素质,怎么能够担任党的高级领导?”

卫华惭愧的点头道:“姐夫,您批评得对,我回去一定收拢心思,认真工作!”

钟军忽然插言,道:“舅舅,我爸爸常说我是跟好人学好人,你也可以学学我的经验,多跟陈书记学习,我保证你在莞城官路亨通,霸气四方!”

钟军毕竟年轻,说话不太经过大脑。

他一晚辈这样一说,卫华哭笑不得。

蒋铭仁皱眉道:“你这小子说什么呢!这里轮得到你说话?”

钟军嘀咕道:“我就随便说说嘛!我就觉得莞城的姜市长太不靠谱,舅舅信任这样的人,方向就错了!”

他顿了一下,道:“不是有个成语叫啥?南辕北辙,舅舅的做法就是南辕北辙!”

卫华嘿嘿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闷酒。

陈京道:“钟军,你这个嘴皮子越来越油了,有这样说舅舅的吗?”

钟军连忙抿嘴,吐了吐舌头,乖乖低下头不再说话,刚才的锋芒都收敛了起来。

在陈京面前,他乖得很,陈京一生气,他也怕得很。

这都是在经合办留下的阴影,也是源于他对陈京的崇拜。

他步入政坛,陈京是他的领路人,陈京本身的才华和本事,他都亲眼见过。

年龄上面,陈京比他略大一点,都在一个年龄范围之内,无疑没有代沟的陈京,有理由成为他崇拜的对象。

陈京端起酒杯道:“卫书记,来,我敬你一杯!我还是一句话,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政法工作要以你为主,以前是这样认为,现在也是这样认为,希望你在以后的工作中,真正能够把这个大梁给挑起来!”

卫华举杯和陈京碰了一个,道:“谢谢,谢谢陈书记!”

他就杯中的酒喝干净,心中却苦涩不减。

相比陈京来说,他还是觉得姜少坤影响更大一些。

毕竟陈京是副职,而姜少坤却是正儿八经的市长。

他靠拢姜少坤最后都落下了这个结果,真要是跟着陈京混,那可能还不如现在!

所以,尽管今天姐夫给他创造了这样的条件,他还是不对陈京抱太多希望。

陈京在莞城的底子很薄,工作还没有独立性,在方方面面还得看岳云松的眼色行事。

现在政法系统格局已经成这样了,陈京也是不能做依靠的。

唯一能依靠的恐怕只有自己。

一想到这里,卫华心中有了几分振奋。

当年韩信还受了**之辱呢,自己不过是一时的不得志,能算得了什么?

机会总是需要慢慢等待的,自己多用心,多扎根到莞城的一线,终究有机会的。

现任的代局长丁得均不就是个例子吗?

那家伙整整八年没怎么动,他就硬是忍耐八年,把所有的锋芒都收敛了起来,现在这一动,就一鸣惊人,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向他学习?

一顿饭吃完,时间已然不早了。

陈京告辞离开蒋铭仁家,蒋铭仁亲自相送。

他摆手让钟军和卫华先回去,然后伸手和陈京握手道:“小陈,对你我一直是看好的,书记也很看好你!而你在莞城表现出来的稳重也让我们对你更有信心,你好好干!”

他另一只手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卫华是个好同志,你用好他工作上会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你是有这个能力的!”

陈京点头道:“谢谢秘书长的鼓励,我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