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3章 老革命,新问题!

去粤州一趟。

陈京趁机拜访了乔正清和周子兵。

周子兵对陈京在莞城履新的表现很满意,他很高兴的对陈京道:“小陈,事实证明当初安排你去莞城是合适的。莞城的工作难度很大,现在看来,以后还会更有难度!但我对你们班子很有信心,觉得你们一定能做好!”

周子兵的高兴是有理由的。

陈京就莞城的工作向他做了汇报,整个汇报涉及到党群人事、经济建设、班子状态以及宏观规划等各个方面。

目前莞城的前进方向还在周子兵设想的范围之内,还没偏离方向太远。

更让他高兴的是,陈京通过这样的汇报,能给他信心。

那就是莞城的局面陈京现在能够把握住,这对他来说是个喜讯。

莞城是岭南政坛必争之地,现在省委层面博弈激烈,周子兵很多时候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本来莞城他已经妥协放弃了,是关键时候黄宏远给他支招,让他安排陈京去,现在这个安排有了意外的收获,他怎能不高兴?

两人聊了很久,周子兵叹道:“小陈,粤州和莞城不远,以后你可以常来。不瞒你说,自从你去粤州了,我们的牌局都停了很久了!”

周子兵说这话,陈京心中还是颇为感动。

周子兵的压力他清楚,最近娱乐少肯定不是因为自己去了莞城的原因。

而是现在岭南面临的压力大,作为政府一把手。周子兵现在要忙着出成绩。

但是周子兵能这样说话,这说明了他对陈京的重视,两人的关系自然就近了一层。

陈京告辞的时候,周子兵还亲自送他。

最后他握着陈京的手道:“小陈,在莞城你有想法可以大胆的去干,你是个胆大心细的人,现在咱们的发展缺的就是有开拓精神的人,太过因循守旧,那是绝对不行的!”

陈京点头道:“省长,我一定努力去干。大刀阔斧。不辜负您的期望。”

从周子兵那里吸收到了正能量,陈京回到莞城就自信了很多。

现在莞城的局面就这样,问题主要集中在中下层。

上面的意志难以贯彻下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莞城长期以来干部制度有缺陷。据陈京了解。有一些乡镇一把手在原地十几年不挪窝。

这样的做法直接导致官场之中滋生地头蛇。

而区县很多局的一把手也是如此。

这些人长期活跃在莞城一线,可以说是身处改革最前沿,多年的摸爬滚打。早就把自己下面的一片天经营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了,这样的情况在莞城是常态。

倒处都有保护伞,四面都是地头蛇,这是莞城比较深刻的问题。

而在市一级层面上,无论是岳云松还是姜少坤,抑或是陈京自己,都是初来乍到。

大家可能都能看到问题,但是在高层的决策上面却分歧严重。

尤其是对各自职能的划分方面,都想贯彻自己的意志,这是很让人尴尬的地方。

岳云松在莞城人事问题上面是下了大力气的,从他履新以来,各区县的一把手基本已经完成了调动,但是这样的做法还只是皮毛,并没有触及到根本的东西。

莞城还要大改革,还要更深入的做工作。

莞城市委,秘书长王其华像往常一样走进陈京的办公室。

王其华现在学得乖了,以前他每天只去岳云松的办公室,也不知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有了每天到陈京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习惯。

随着接触多了,王其华来得也更勤了,几乎每天都来问寒问暖一番。

今天来他笑容满面,对陈京道:“陈书记,我们马上有个老干部座谈会,岳书记的意思是希望您能参加,您看……”

陈京抬头道:“老王,座谈会很重要啊,书记自己不亲自到场?”

王其华不自然的道:“不瞒陈书记,莞城的老干部不好伺候。书记上任之初搞了一个座谈会,搞得不是很成功,所以这一次他想暂时放一放,有个别老同志啊,思想觉悟问题很严重,尤其希望对党委的工作胡乱指责。

书记认为此事他不宜参会,还是希望您去能够替他挡一挡。”

陈京愣了愣,道:“那好,给书记挡子弹义不容辞,你安排好日程,我去会一会咱们的老同志!”

陈京和莞城日报的几个记者不打不相识,尤其是苏卫华,他是个莞城通。

因为他,陈京了解了很多莞城不为人知的事情。

比如说老干部座谈会的事儿。

岳云松履新开始就想到搞这个座谈会,而且还提出要把座谈会常态化,要多从老干部身上吸取养分。

可是在第一次座谈会上,他就遭到了几个老干部的围攻,简直是下不了台。

那一次他丢了颜面,虽然最终据说他和有几个老同志和解,而且他还登门拜访的几个老干部。

但是这事在他心里总不舒服。

他毕竟是组织任命的市委书记,莞城上下理应要对他有信心!

可是老同志们似乎根本不买他的帐,这是他觉得很恼火的地方。

今天王其华说了实话,估计这个实话也是岳云松有授意的。

王其华走后,陈京就在办公室琢磨。

也难怪岳永松会想到发挥老干部的余热,现在莞城的局面,形象一点比喻就是像刺猬。

刺猬抱成了团,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找突破口。

下层各方利益纠葛,既得利益群体势力强大,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是不改又不行,火烧得太旺了又会伤及自身,这是很难把握的工作。

如果能够得到老干部的指点……

陈京摇了摇头。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次去粤州没能拜访贺军可能是个错误。

处理这一类问题,贺军最擅长,向他多取经,保不准就能找到好的路子。

他仔细想了一下,看了看表,还是硬着头皮拨通了省委的电话。

运气还不错,贺军的秘书蔡真一听是陈京的电话,他没怎么为难,只是道:“陈书记,你让我先去看看书记忙不忙,如果忙你就换个时间再打!”

陈京在电话这头等了大约四五分钟。

电话传来“嘟!”“嘟!”的声音。

接着就听到有人抓起了电话,贺军熟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过来:“是小陈吧?难得你给我一个电话啊!”

陈京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贺书记,实在是打扰您了!我长话短说。我是向您请教的……”

陈京很直接的把自己想组织老干部座谈的想法向他做了汇报,很诚恳的向他请教解决问题的对策。

贺军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没料到陈京赫然直接就这样请教。

说起来他和陈京关系并不算太深,陈京也不是他的人。

要知道这样的请教,完全牵扯到了为官的一些经验和心得,有些话甚至是不能直接说的。

但是转过来一想,陈京是个晚辈,两人以前有过多次接触。陈京如此“诚恳”的请教老领导,他能不回答?

显然,陈京就是把握到了这一点,可以说是厚着脸皮,硬着头皮打了这个电话。

在电话那头纵然是贺军也不得不感叹。

陈京人虽然年轻,但是成功绝非偶然。

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拉下脸面,能够不怕拒绝,心中有了目标,就敢于去尽最大努力付诸实施,一般的干部恐怕没这本事。

有些人爱惜面子,把面子看得很重,很矜持,这些人都该和陈京学习。

贺军沉吟了一下,道:“小陈,你的思路没错,在座谈会之前,你可以单独做做工作嘛!我给你介绍一个老同志,以前组织部的老部长张思,我和他是老伙计,你打着我的幌子去,他不会不给面子的!”

陈京一听贺军这样说,大喜过望,道:“谢谢贺书记,您这一点拨,让我茅塞顿开!谢谢,真心谢谢您对莞城的支持,有了您的支持,我们一定能把工作做好!”

贺军忍不住笑骂道:“你这小子,嘴巴像抹了蜜糖似的。我跟你说啊,工作的事情要自己琢磨,今天下不为例!你的工作我下次有机会来莞城要检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做得够好了!”

挂断电话,陈京暗暗舒了一口气。

工作就是这样,有时候把面子看轻一点,就能够有意外的收获。

如果不是贺军刚才的指点,陈京自己冒冒失失的一头扎进去,估计又会和岳云松如出一辙,市委书记已经闹了一出笑话,市委副书记再闹一出笑话出来,市委的威信可能就丢到家了。

陈京把张国民叫过来,道:“国民,你马上去办件事,去找家渔具店,找个懂行的专家给我挑一根鱼竿,海钓用的,档次不一定高,但是一定要好使。你要找专家给我挑!”

张国民愣了愣,道:“鱼竿?书记您去钓鱼?”

陈京摆摆手道:“你少废话,按我说的去办就成。我送人用的,包装不能坏,这钱我自己掏,你先给我垫上,我回头再给你!”

张思陈京久仰大名。

这个在莞城组织部干了十几年的老家伙,在莞城政坛是名副其实的元老,得重视这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