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5章 剑拔弩张!

一次市委并不太起眼的碰头会。

会后却在莞城市委政府激起的轩然大波。

市委层面的会议保密性都是很高的,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副书记陈京和市长在碰头会上猛掐的新闻迅速传开。

正因为会议保密。

所以这些传言很多都只是一点风声,而根据这一点风声加上大家的主观臆断,这一传开就了不得。

甚至还有传言说陈京和姜少坤两人在会上发生了肢体冲突,岳书记很震怒,给两人各自五十大板,两人并不服,下一次两人相约常委会一决高低。

面对陈京和姜少坤之间突然的冲突。

莞城的主流普遍看好姜少坤。

姜少坤履新莞城以后很有作为,在政府系统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强硬的改革派形象。

而他最近提出的解决莞城经济的三个办法,虽然有争议,但是莞城的社会各界还是从这三个办法中看到了希望,姜少坤在莞城人气很高。

相比姜少坤的出色,陈京履新莞城以来一直都中规中矩。

别说社会上普通老百姓很少知道陈京,就算是体制内,大家对陈京的认知都很少。

只有极少数和市委和市政府保持紧密关系的人才知道,陈京在莞城还是沉下去做了很深刻的调查的。

而市委内面更是知道,陈副书记不是易于之辈。

这一点从王秘书长平常对他的谨小慎微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王秘书长在市委是出名的变色龙。有了名的欺软怕硬,如果他没被陈京好好上几课,他是不会变得如此乖觉的。

所谓市委内部,陈京还是很有威信的。

但是这种威信,不能够让人足以相信他可以和姜少坤掰腕子。

……

清早,王其华向往常一样进岳云松的办公室向书记汇报一天的日程安排。

日程汇报完毕,岳云松道:“其华,外面这几天好像有很多议论啊?怎么回事?我们的保密工作是不是没有做好?”

王其华心中一惊,道:“书记,外面的一些议论大多都是以讹传讹。这是避免不了的。他们不了解真相,只能是瞎编,传出来的一些话难免失真!”

岳云松皱皱眉头沉吟不语。

过了一会儿,他道:“其华。你怎么看陈书记和姜市长之间的分歧?”

王其华察言观色的用眼睛瞟向岳云松。他斟酌的道:“书记。领导之间有分歧很正常。我认为这样的分歧对事不对人,这很正常!”

岳云松点头道:“对,你说得对。同志们之间意见不统一是常事。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既然大家有不同意见,我们就要给他们议论讨论的空间。这样吧,你安排一下,周末的常委会我们召开扩大会议!”

王其华眉头一皱,道:“书记,您的意思是人大、政协的领导也通知让他们参与?一部分委员是不是也要通知!”

岳云松摆手道:“具体怎么安排你做决定,你要很好的贯彻这一次常委会的核心理念,我们要公平公正,本来是一个正常争议,但是架不住现在外面有些乱嚼舌根子的人。

我估摸这件事可能性质正在发生变化。

所以我们特别要注意,不要再在这中间制造矛盾,火上浇油了。

我的这个意思你要逐个的知会每一位常委领导,你明白?”

王其华郑重的点头,心中却异常紧张。

岳云松是话里有话。

岳云松的真实意图是两不相帮,市委属于他的这一派到时候都不能表态,否则不就是火上浇油吗?

一念及此,王其华在心中悲叹了一声。

他心中最后的一点对陈京的念想都掐断了。

他已然明白,岳云松可能是要陈京败,没有岳云松的支持,陈京怎么可能胜?

从岳云松办公室出来,王其华就有些心不在焉。

他在走廊上踱步,下意识就要去陈京的办公室。

可是到楼梯口的时候他醒悟过来,觉得今天去见陈京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他是夹在书记和副书记之间的一块肉,在夹缝中求生存平常不觉得啥,可一旦两位领导各有心思的时候,他就难办了!

他正要转身下楼,楼梯上张国民拿着一沓材料走上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秘书长,然后道:“秘书长,陈书记在办公室,正在冲茶呢!”

王其华有些尴尬,干笑一声,道:“那敢情好,我又口福了!”

一头撞上了张国民,甭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得硬着头皮见陈京了。

王其华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张国民手中的材料,道:“国民,拿的是什么东西?这么厚一叠?”

张国民憨憨的笑笑,道:“都是咱们莞城的区县志,陈书记让我到资料室借的!”

“哦?陈书记还研究咱们莞城的历史?”王其华问道。

张国民摇头道:“这我也不清楚,但陈书记常常跟我们说,莞城是有文化的城市,莞城的文化不能被商业化完全覆盖了……”

“陈书记水平高,又给我们上了一课,让我们很汗颜了!”王其华叹道。

进到陈京办公室,陈京正在看报纸。

王其华就忍不住要把目前的情况向陈京露一点风声。

这倒不是他对陈京的怜悯,而是他深知陈京的厉害。

如果这一次陈京受到了挫败,他对付姜少坤不行,可是他对付自己那不是分分秒秒的事儿?

这一次王其华是看明白了。

前一段时间书记和市长博弈激烈,但是这种激烈中双方都有分寸。

最后看似姜少坤利用省里的关系占据了上风,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政治多数时候是妥协,姜少坤为了表面的风光向岳云松做了很多妥协,而这些妥协,也足以让追求务实的岳云松满意。

所以,现在陈京和姜少坤之间再起波澜。

岳云松又有什么理由帮助陈京?

再说了,按照常委排名来说,陈京排在第三位。

排在第三位的副书记硬是压了市长一头,这让岳云松多被动?外面会怎么来评价岳云松的工作?

所以于情于理,岳云松必定是作壁上观。

而他不表态,市委的这帮子常委谁表态?就是王其华敢给陈京投支持票吗?

对事情的结果王其华无能为力,但是他提醒陈京还是能做到的。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陈京冲他招招手,道:“老王,刚刚我看了近期的一些认识变动,这很不错,省委的意志得到了充分的贯彻,岳书记还是目光长远,问题看得很深,我自愧不如啊!”

王其华心中一惊,整个人一下就僵直了。

陈京说这话,实际上内涵很深。

他看穿了这一次岳云松和姜少坤之间关于人事博弈的深层次的东西。

王其华想想也可以理解。

陈书记是何许人?

别人不知道陈京的厉害,他王其华可是亲自领教过的。

别看他年轻,别看他平常像温开水一样的脾气,他的手段老辣,王其华也算是老油条,可是还不是被他吃得死死的?

陈京一句话,就让王其华一肚子的主意全部打了水漂,官场上有些话不能说,彼此心中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成。

和王其华喝了一杯茶,陈京起身从书架后面拿过来一个盒子。

他递给王其华,道:“老王,看看这东西,正宗日本木之目的鱼竿,说起来还是感谢你给我主意啊,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去张部长那里拿什么东西,这竿子你觉得怎样?张部长会不会满意?”

王其华接过鱼竿看了看,还给陈京道:“陈书记,不怕您笑话,我对这个东西一窍不通!”

他心中暗想,张思是出了名的难伺候,送他东西不是他喜不喜欢,而是要看他喜不喜欢你这个人。

王其华以前和张思一起工作过,而且他还是张思的下属。

当时他也把握住了张思的这个爱好,给他买了一根鱼竿。

可是那一次,张思一点面子没给他,让他很难堪,至今想起来,他都历历在目……

陈京道:“老王,事情只要诚心,就一定能办好!我们目标都是为了莞城好,没有私心,事情能办不好吗?”

王其华连连点头,心里却一句话没听进去,他脑子里还在想鱼竿的事儿。

忽然,他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

他瞟了一眼陈京手中鱼竿,这一款鱼竿不恰恰就是自己当年送张思的那同一款吗?

这个发现让他很吃惊,他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这可能只是巧合,应该不是陈京有意为之。

可是他又想,陈京为什么突然给他一根鱼竿看?不过就是他要拜访一个老干部而已,这么芝麻绿豆的一点小事,他还用的着跟自己谈论?

一想到这里,王其华的一颗心一下就提起来了。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觉得屁股下面似乎有刺,有些坐不住了。

陈京的举动看上去云山雾罩,实际上似乎是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什么信息?

老干工作岳云松没走通,他陈京是不是能走通?

再换个思路想,岳云松和姜少坤之间博弈往后退了一步,陈京是不是想借此表明自己不会做第二个岳云松?

越想王其华脑子里念头越多,他只觉得脑子都要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