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8章 老干部的套路!

张思神情颇为专注,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陈京送给他的鱼竿,就如同在抚摸情人的脸颊一般。

“好东西,陈书记,您真是有心了!有心了!”张思道。

陈京和张思喝茶聊天,谈论钓鱼。

从简单的谈话中,陈京能够感受到张思有着非同寻常的骄傲,或者说是古怪。

作为一个退休干部,张思曾经在莞城组织部任职超过十年,整个莞城政坛号称有超过半数的干部是经由他的手提拔起来的,这是他的骄傲。

他的门生下属遍布莞城各个角落,这也是他张思即使退休了,门庭也并不冷落的原因。

两人谈了一会儿鱼竿,张思端起茶杯,道:“陈书记,不瞒您说,我退下来了,没有别的爱好,就爱钓鱼。因为酷爱钓鱼,因为这个爱好,我给孙女儿起名都叫张小鱼,哈哈……”

陈京笑笑,道:“张部长真是一个富有浪漫气息的人,只是你起的名儿,你们家里其他的人能同意?”

张思大手一挥,道:“不同意也要同意,我就喜欢鱼,孙女儿我又最疼爱,不起小鱼的名字起什么名字?”

他顿了顿,忽然道:“哦,对了!陈书记,我可听说你是大文人,我这新生的孙女儿啊,为了名字的事儿实在是让我头发都白了一大把,说句实在话,小鱼这个名字是目前我能想到最好的了。

要不请您帮我参详参详?”

陈京谦虚道:“文人可不敢当,在您的面前我哪里敢称文人。我可知道张部长可是咱们莞城的大才子!”

张思摇头道:“陈书记,你可千万别推辞。你得帮我参详参详!”

陈京放下手中的茶杯,心中一动。

张思不是易于之辈,两人谈了这么长时间的话,他表现是外热内冷。

谈得高兴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真正实质性的东西他一句都不谈。

陈京目的是希望以张思来牵头,为他在老干部中打开一个缺口,为下一步老干部座谈创造条件。

可是张思表现得老奸巨猾,这让他内心有些急。

张思忽然让自己参详孙女的名字,自己为什么不以此为契机。打开一个口子。

他沉吟了一下。道:”张部长,既然您对我有信心,这样吧,您孙女的生辰得先给我说说!”

张思沉吟了一下。报了一个生辰。

陈京略微沉思了一下。道:“张部长。小鱼这个名字不错,从四柱八字来看,这个名字大吉。唯一有缺陷的在外格。外格凶,如果按照传统观念来看,将来孩子的事业可能坎坷颇多!”

“哦?”张思心中一惊,忙道:“陈书记,这您可得我说道说道,说句实在话,对四柱八字我也研究过,就是不精通……”

陈京暗暗好笑,他果然判断没错,张思很信这个。

陈京略微盘算了一下,便道:“张部长您看,孩子的四柱八个字分别是‘癸巳、戊午、辛亥、庚申’,从五行来看,孩子五行缺木,但是综合看,八字中癸水、亥水弱,巳火,午火强。

水弱火强,水火不平衡,如果给孩子补木,木生火,火更旺,势必让五行更加不均了……”

陈京洋洋洒洒,说了上千语。

陈京平常读书多,对姓名学,命理学的东西涉猎广泛。

他随便说出来的话,都符合命理学和姓名学的各种至理,极其有说服力,张思一下就被镇住了。

他一拍大腿道:“陈书记,您这样说就对了,我恰恰也看到了这一点,便以一鱼字入名,这不就是水吗?”

陈京点头道:“所以我说张部长您起名为吉,但是……”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道:“姓名学不仅要考量五行,还要考量天、地、人格,和总格!”

“目前来看,孩子有四个格比较合适,分别是土火土,土土火,土土金,土金土,这四个组合如果能成,便是大吉。但是张小鱼这个名字,不在这四个组合中,从命理来看,还是略有瑕疵!”

张思一下将腰杆挺起来了。

显然陈京刚才的一通极其专业的谈话,让他一下信服了起来。

他自己平常就好这些东西,研究自认为颇深。

但是他本身文化水平并不高,又哪里能够精得过陈京这样的涉猎群书,通读各种命理著作的大才子?

陈京才几个回合就将他给镇住了。

接下来,陈京就把小鱼这个名字的各种格一一给张思解说,然后有把女孩名字忌讳的笔画、用字、数字等等给张思说了一遍。

然后他几乎是用数学推理的方向,层层分析,最后推理出张小鱼这个名字外格凶,张思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心中对陈京已然折服,忙站起身来道:

“陈书记,您真是大才!听您一席话,让我受益匪浅,受益匪浅啊!”

他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从楼下走下来一个年龄三十左右的青年人。

张思招招手道:“博文,你过来一下,这是咱们莞城新任陈书记,你来打个招呼!”

他指了指青年人道:“这就是我犬子,不怎么成器,让陈书记见笑了!”

青年人张博文客气的走到陈京面前,恭敬的道:“陈书记好!”

陈京和他握手,道:“张部长,您太谦虚了,我看博文老弟年轻有为,定然是了不起的人才!”

张思哈哈笑道:“在张书记您面前,他是晚辈!人才不人才的,那都不值一提!”

他顿了顿,扭头对张博文道:“你去安排,准备晚饭,今晚我和张书记好好喝几杯,把你从美国带来的酒备上,你要用心陪客!”

他看向陈京:“陈书记,您千万别客气。我老张先前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这顿饭您一定要吃,就当我老张给你赔罪!”

张思这话说得异常诚恳,陈京就觉得很搞笑。

自己堂堂正正要跟张思接触,却几番努力不行。

现在自己展示旁门左道,反倒被他引为了知己,这能算知识就是力量吗?

接下来,陈京和张思闲聊,气氛却比先前融洽多了。

最后陈京给他的孙女儿把名字确定为张红鱼,小该成红,无论从八字还是五行抑或是三格来看,都是大吉,张思大喜过望,又免不了要说一番感谢话。

晚餐张思盛情招待陈京,喝的就是几千块一瓶的拉菲。

张思很能喝酒,酒过三巡,他一拍陈京的肩膀道:“陈老弟,不瞒你说,前任的副书记自国是我外甥,他有股子傲气,也颇有能力。可是在这个位子上却铩羽而归。不得不说,莞城的工作难做,莞城的家难当啊……”

他摇了摇头道:“莞城的痼疾很深,非得动大手术不可。陈书记年轻有为,我真心希望在您的领导之下,咱们莞城能够变一次天!”

陈京忙道:“张部长,今天我冒昧来拜访您,就是向您取经来的。您是莞城的老同志,除了您之外,还有很多老同志。我希望能从老同志们的身上多了解一下莞城,也希望老同志们能够继续的发光发热,为咱们莞城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陈京趁这个机会把自己要搞老干部座谈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思忙道:“陈书记,您放心,这事我保证没问题。我倒要看看有哪个老东西不长眼,都退下来的人了,还尽给咱们现任班子添麻烦。退休了嘛,就要有退休的觉悟。退下来了,现任的党委就是咱们的领导,我们也还要受新一任组织的领导。

只要一天没咽气,咱们都是组织的人,组织有要求,我们义不容辞!”

张思这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也说得荡气回肠,如果不是陈京早了解他,肯定会被他这几句话所感染。

但是饶是如此,陈京也对张思刮目想看,不愧是组织部老部长,说话水平高,让人信服的同时也拥有了极大的信心。

张思是莞城政坛著名的刺头,闹事都是他牵头的。

上次让岳书记难堪,张思就是其中主要的人物。

现在这样一个古怪的老头,一下说出如此组织原则性极强的话,这样的反差让人觉得特别不真实。

从张思家出来,天色早就暗了下来。

因为三哥没跟着来,陈京便索性打的回家。

这一路上,陈京尽琢磨老干座谈会的事儿,有了张思坚决的表态,他底气足了很多。

他已然能够感觉到,对莞城的了解他马上就要登堂入室了。

如果把莞城当做一个病人,陈京在此前做的一切工作都是在把脉确定病因。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懵懂,他终于找到了现在这样一个契机。

找准莞城的病症所在,然后对症下药,虽然这其中可能困难重重,但是只要方向是正确的,些许困难又能算什么?

夜晚的莞城,很难发现其美轮美奂的一面。

整座城市被夜色笼罩,显得很神秘,没有粤州的繁华,唯有像大山一样的深沉莫测。

这也许就是莞城最真实的现状,莞城的神秘莫测需要陈京去一步步的破解,莞城的这个局,也有陈京无限的展露才华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