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9章 陈立中报道!

第九百六十九章 陈立中报道!

陈京组织全市老干部座谈会,搞得很成功。

会议在市委二号会议厅举行,与会处以上老干部代表八十七人,老同志们在会上踊跃发言,为新时期莞城的发展建言献策。

当莞城电视台播出这条新闻之后,全市很轰动!

别小看这样一次老干部会议。

多少年来,莞城的老同志和莞城在任班子之间的矛盾是非常尖锐的。

这样尖锐的矛盾,几乎成为了莞城的特色。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莞城的环境比较特殊,一般莞城的主要领导履新省委都会采用空降的办法。

老干部原地退休,空降干部降临莞城,这直接导致了老干部在任时候培养的诸多力量处处受制,可以说是一朝退休,便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这必将招致老干部的不满。

当然,其中也有在任班子不注意老干部工作,不挖掘老干部价值的原因。

这些矛盾不是一朝一夕造就的,而是长期积累的矛盾,可以说是根深蒂固。

岳云松履新以后,举行老干部座谈,在会上老同志们让他下不了台,这其实就是这种矛盾爆发的体现。

可是这一次,陈副书记却能把这帮桀骜不驯,无欲无求的老干部重新组织起来,而且座谈会搞得很成功,这必然会是轰动莞城政坛的事儿。

陈京自己都没料到,简简单单一次座谈会,赫然有这么多弯弯绕,自己歪打正着,却干了一件很有轰动效果的事情。

在老干座谈会结束以后,岳云松和陈京碰头。

他非常高兴的对陈京道:“陈书记,还是你有办法。老干工作在你的手上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绝对让人鼓舞,让人高兴。这件事对我们班子信心的鼓舞是空前的,意义巨大啊!”

陈京谦虚的道:“书记,我所取得的成绩,也都是在以您为中心的党委领导下取得的,我不敢贪功!”

岳云松道:“陈书记,你这么说可就打我的脸了。有句话说得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清楚,群众眼睛雪亮,你的功劳在那里,谁都抹杀不了!”

岳云松对陈京的态度非常的友善,前所未有的坦诚。

陈京对此也只是报之一笑。

刚开始王其华告诉陈京,说书记让他组织老干部座谈会,他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但是经历了这次座谈会,陈京再回过头来想,岳云松可能并没安什么好心。

只是这次,陈京出乎意料的把这事办成了。

想来岳云松在惊讶的同时,他也不得不亮名态度,把陈京给捧上去。

这其实是一种掩饰,当然,这种掩饰的前提是陈京已经通过自己的实际表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这让岳云松意识到,陈京并不是他可以随意拿捏得存在,他名副其实就是省委这次派到莞城的两大“钦差”之一。

在一通寒暄过后,陈京便向岳云松汇报这次老干部座谈的一些详细情况。

其中,陈京特别提到了老干部们反响比较激烈的社会风气问题和走私犯罪问题。

陈京道:“书记,看来我们的老同志和咱们在任的同志有一样的视角,我们能够看到的问题,他们也看得清清楚楚了。我们是不是要在这两方面有具体行动了?我觉得目前已经很有必要了!”

岳云松沉吟了一下,点头道:“是啊,老同志们的意见虽然尖锐,但是一针见血!我们必须要加强社会风气整肃了。我准备最近大家几个主要领导碰一下头,我们一起部署一下具体的措施!”

他顿了一下道:“目前我们政法工作担子很重,这块工作你还得要紧盯着!卫华同志是好同志,能力强,但是毕竟政法战线关系复杂,我担心他威望不够,短时间内难以把控局面。有你来盯着这一块,我就真的放心了!”

对陈京的分工问题。

岳云松最早是安排陈京负责党群工作和经济宏观规划工作。

后来,他和姜少坤在政法系统展开激烈的博弈。他又临时让陈京盯着政法工作。

本来,他的这个安排只是博弈中的一个手段,他的目的是要在和姜少坤的博弈中占据先机。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一直低调的陈京,却突然对姜少坤亮剑。

两人在常委会上上演了一场几乎是对决般的好戏。

最后陈京意外胜出,公安局长的人选完全贯彻了属于他的意志。

这一来,卫华是彻底的倒向了陈京。

现在政法系统,卫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掌控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岳云松经过深思熟虑,他意识到与其在这个时候给陈京掺沙子。还不如顺水推舟,干脆把政法工作的帽子直接扣给陈京,让他全权负责这一块工作。

反正都木已成舟了,他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他这样一大方,舍弃这块工作,还可以把陈京的目标做大。

凭姜少坤的个姓,他又岂能让陈京一直安稳的掌控如此大的局面?

岳云松表现得老歼巨猾,陈京自然能够从中看出端倪来。

对岳云松,陈京现在是真有些佩服了。

能当一市一把手的人,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

关键的时候懂得舍弃,懂得把线放长,不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这是真本事,这样的本事不光只是权谋,还有胸襟。

前前后后,陈京和岳云松谈了一个多小时。

他返回自己办公室,屁股刚坐下。

就听到有人“咚,咚!”的敲门,声音很洪亮,也很急促。

陈京站起身来道:“是谁啊?”

门被推开,陈立中一身警服,器宇轩昂的踏步进来,道:“书记,公安局副局长陈立中前来向您报道!”

“立中?”陈京愣了一下,大喜过望,伸出双手道:“哎呀,你来得可真是快!我刚才正准备给卫华打电话问你的事情,没想到你赫然已经到岗了!怎么样?在新的工作环境下,你感觉还适应吧?”

陈立中用手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

“不瞒书记说,我还没去局里报道呢。省厅已经通知我了,我迫不及待先来这里拜访您!”

他抿了抿嘴唇,道:“不过书记您放心,我在心理上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随时可以上岗。一旦上岗了,你指哪里我打哪里,我保证不让您失望!”

陈立中的脾气粗中有细。

一般第一次接触陈立中的人,都会被他豪爽的语言,和大大咧咧的脾气所迷惑。

其实,真正了解他的人,比如说陈京就知道陈立中可并不是简单的人。

他是典型的外粗内细,做事条理姓极强,做任何工作都是谋定而后动,工作能力极强,水平也相当高。

陈京亲自给他冲了一杯茶,自己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老陈,这次来不一定能摊上好差事,你要做好困难的准备。莞城的局面很糟糕,尤其是社会犯罪问题严重,这是我调你来的原因。如果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陈立中双目一瞪道:“后悔?我陈立中从不干后悔的事儿。我来之前配枪擦了三次,我就不信莞城的局面就治理不下来。我一把枪八颗子弹,七颗子弹用来给犯罪分子,还留一颗给自己。

干公安工作我已经快二十年了,别的我不敢吹,但是打硬仗我可从来没犯过怵!”

陈京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颇为欣慰的笑容。

陈立中有这股劲头,让他感到很高兴。

陈京刚才一直在琢磨,岳云松以前安排他做政法工作,可能更多的是把他当做棋子在用。

而现在他顺水推舟,让陈京全面介入政法工作,这其中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

莞城是云集了千万打工族的城市,这么大的城市要搞好政法工作,要维护好社会的风气和秩序,那绝对不是简单的工作。

陈京能够想象得到,把这块盖子掀开,自己会面临多大的压力和困难。

官场之上,步步惊心,顺风顺水,那自然是别人难以找到其自身弱点。

可是一旦陷入困境,那就将全身是弱点,各种问题和矛盾都会毫无保留的暴露,那个时候的凶险不是现在能够想象的。

今天陈立中的事情能够敲定,这对陈京来说也是一大鼓舞。

在公安系统有一个可靠的人,对现在的陈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因为陈立中,陈京更有信心。

两人边喝茶边聊天,陈京趁机给陈立中简单的介绍目前莞城的情况。

最后他语重心长的道:“立中,以后可不能直接叫我书记。我们莞城只有岳书记才能被称为书记。我可以叫陈副书记,或者你觉得这样不好听,你叫我陈书记也成!

工作上称谓是小事,也是大事,你可要万万注意!”

陈立中愣了一下,笑道:“叫您书记我已经习惯了。我以后也不想改了!再说了,莞城有再多书记,我在您这个书记手下任职,你就是我的书记嘛!要不让谁还跟我有干系?”

陈立中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毋庸置疑,陈京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