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72章 八面玲珑!

第九百七十二章 八面玲珑!

三哥在吐出一个“滚”字,他几乎是本能的就预料到了后面的情况。

五个黑背心男子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没有多少废话,五个人几乎是同时动手。

可是三哥料敌在先。

他连续两拳过去,就砸花了两人的脸。

还有三人,他三次出脚,每一脚都直攻对方下身。

三声惨叫,三人便齐齐捂着自己的下身委顿了下去。

前后不超过二十秒,五人便滚在了地上。

陈京皱皱眉头,三哥却揉了揉手腕,他压低声音道:“陈书记,我们先离开吧!”

陈京点点头,柳赛贵早就吓傻了,浑身像筛糠似的发抖。

陈京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赛贵哥,你暂时避一避,这件事很快就会处理清楚!”

陈京领着柳赛贵正要出门,从门口涌进一群穿着保安制服的汉子。

地下正在打滚的关哥一看到这些人,仿佛被打了鸡血似的,刚才萎靡的情绪立刻高涨起来,嚷嚷道:“把三个家伙围住,不让他们走,我已经叫兄弟们抄家伙过来了!”

三哥脸色一变,往前跨了一步,把陈京拦在了身后。

进来的人虽多,但好像没有动手的意思。

旋即,门口出现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他微微含笑道:“几位客人,不好意思。在我们酒楼斗殴的事儿,我们本着诚实经营,遵纪守法的原则,我们已经报警,在警察到来之前,你们不能离开!”

三哥冷冷一笑,道:“我们必须立刻!”

他肩膀耸动,陈京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三哥回头,陈京淡淡的道:“稍等等吧!”

三哥收回脚步,道:“陈书记,现在可能有危险……我们……”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几名穿着警服的干警从外面挤进来。

刚才说话的那个文弱汉子如释重负一般摆摆手,道:“都散了,散了,张所长过来办案了!”

被称为张所长的警察生得牛高马大,长了一张团脸,他腆着肚子大摇大摆的进来,道:

“是怎么回事?谁闹事?”

关哥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指着三哥道:“就是他们,就是……”

他话说一半,被三哥用双眼一瞪,后面的话就缩了回去。

张所长上下打量三哥,眼神迅速看向了陈京。

他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出陈京是三人之中说话的人,他上下打量陈京半晌,瞳孔猛然一收,但旋即便定了神。

他冷冷的道:“三位,你们闹事在先,跟我去街道派出所做个笔录吧!”

“张哥,张哥,这三个家伙欠钱不还还打人,他妈的,你要给做主啊!”关哥高声道。

张所长脸一板,道:“你给我严肃一点!关毛子,几天不整治你们,你们无法无天了啊,收高利贷收到人家酒楼来了,你胆子不小!”

纹身汉子关哥愣了愣,愕然的瞅了陈京一眼,刚才的那股劲头竟然奇迹般的刹住了车,一下就变得规矩了!

张所长身后的几名干警也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旋即,大家神色都恢复了正常。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我们跟着走吧,去一趟派出所!”

张所长带队,一行人走出酒楼,很是引人注目。

一直走到停车场的位置,张所长忽然回头冲陈京一笑,道:“您……您是陈书记吧?”

陈京愣了愣,他根本没料到一个派出所小所长竟然知道自己。

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对方察言观色,立刻明白自己没认错人。

他连忙弯了弯腰,道:“我小姓张,叫张立强,现在任走马河富春接待办派出所所长。今天您受惊了,都是我们辖区工作没做好。我们现在正在落实市区文件精神,拟定在全市搞专项整治。

关毛子他们就是我们头号整治对象……”

张立强很会说话,一番话说出来,给人的感觉是不卑不亢,既识大体,又合情合理,体现了不错的水平。

陈京没说话,一直言语不多的三哥却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刚才那几人是你们的整治对象,你怎么反倒把我们带走了?”

张立强愣了愣,连忙讪讪的笑道:“陈书记,误会,误会。我只是保证您的安全,您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现在您安全了,我的工作也完成了。至于犯罪整治工作,由于市区两级公安局有专门部署,我们现在不能够轻举妄动,打草惊蛇……”

张立强八面玲珑的个性和他的样貌很不符合,在一通好言过后,带陈京去派出所录笔录的事情早被他抚平了。

亲自帮陈京拉开车门,送陈京离开,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骂了一句粗话,扭头道:“去告诉关毛子他们,他们这些狗娘养的尽给我惹事,吓死人不偿命是不是?”

张立强不能不紧张。

还好他做事谨慎,这几天在区里参加学习,陈京恰好在区里视察,他见过陈京的真人。

要不然今天可能就会捅出天大的篓子,他想想都觉得冷汗直冒。

他定了定神,觉得自己必须把今天的事情向区里周局汇报,要不然事情以后会留下天大的隐患。

三哥开车很平稳,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轻松。

可坐在车后座的柳赛贵却晕晕乎乎的很。

他胆子小,人老实,刚才在酒楼他差点吓得要叩头。

可事情峰回路转,最后赫然在几名高大的公安干警的护送下恭恭敬敬的被送走,这样的转变出乎他意料,也让他脑子发懵。

他没读过什么书,虽然在外面做生意这么多年,他也见过了一些世面。

但是对官场体制上的事儿,他根本弄不清楚。

以前他在海山就知道陈京是区委书记,那个时候他就知道陈京挺牛。

现在刚才一听,陈京赫然成了市委书记了。

和所有其他老百姓一样,他一听到书记就很敏感,那不就是地方的一把手吗?

他忍不住去看陈京,心情极其复杂。

他既高兴自己的事情可能有陈京的发话,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另一方面,他又有些不安。

今天的那几个家伙,他可熟悉得很,都是几个亡命之徒。

就怕这帮家伙回去报复自己。

他们真刀真枪的真把自己给剁了,然后跑路了,那该怎么办?

感觉到了刘赛贵的不自然,陈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赛贵哥,没什么事儿,你安心做你的生意。老老实实做生意的人,政府是绝对要保证其安全的!”

“是,是!”刘赛贵鸡啄米似的点头,“我放心,放心……”

陈京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今天的事儿他都看在眼里,张立强的那些小心眼根本瞒不过他。

老实说他有点失望,失望在于这个姓张的所长竟然认识自己,这样的意外,让他失去了一次了解走马河区现状的机会。

不过,通过这件小事,陈京心情也很沉重。

走马河乱相很多,不得不引起重视啊!

车把柳赛贵送到莞城红林宾馆,柳赛贵连称感谢下车,重新发动汽车,陈京便拨通了陈立中的脸上。

他脸上的笑容早已敛去,道:“立中,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们谈谈工作,关于你的工作?”

陈立中小心翼翼的道:“书记,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出事就不能跟你谈工作吗?明天上午,你准时一点!”陈京怒声道。

陈立中一听陈京语气不好,他迅速明白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他当即便收住了话头,道:“是!明天我清早就过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陈立中风风火火的往市委赶,径直进到陈京的房间,恰好秘书长王其华在和陈京谈事情。

王其华没料到有人竟然敢直接闯陈京的办公室,他回头一看是陈立中,脸上马上露出笑容,道:

“陈局长,你风风火火的闯陈书记办公室,是有喜讯吧?”

陈立中也没觉得尴尬,他嘿嘿一笑,道:“秘书长,我今天是聆听书记指使来的,准备挨批!”

王其华干笑一声,不好接口说话了。

陈立中最近在公安局比较活跃,他作风硬朗,一上任就主持破了一宗大案,生意蹭蹭的往上涨。

而陈立中是陈京的心腹,这在莞城也不是秘密。

但是王其华对陈立中如此大摇大摆的闯陈京办公室,还是很吃惊。

没有极其深厚的关系,陈立中敢如此胆大妄为?

他连忙站起身来向陈京告辞,心中却觉得陈书记现在权柄越来越盛了,政法系统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全面的姓陈了……王其华离开,陈立中道:“书记,我这样一硬闯,是不是吓着秘书长了?”

陈京冷哼一声,道:“你说呢?”

陈立中嘿嘿笑笑,道:“那不好意思,我个性太强了,一定改!”他嘴上说改,可是脸上露出的神色却没有一点过意不去的意思,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

“现在咱们莞城有些人就该吓一吓,不拿点真东西出来,震慑不住人。莞城的工作我也摸索了这么久了,总结的道理只有一个,那就是手必须硬。骡子越打越归路,莞城现在我就当是一匹发疯的骡子,不打是归不了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