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73章 大领导要视察!

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领导要视察!

办公室,陈京拿着一份简历看了又看,认真琢磨斟酌。

对走马河区区委书记张平华,陈京并不太了解,莞城政坛关于张平华的传言有很多。

最早是传张平华在干镇党委书记的时候就包养情妇被纪检部门查处,后来却又奇迹般的被重新启用,而且被领导委以重任。

张平华在走马河区发改局干了三年,然后直接提拔副区长进常委。

干了两年区常委,然后被任命为区长,在区长的位子上,张平华的考评的批注是“成绩卓著”。

陈京仔细研究了这四个字,终于弄清楚,张平华在走马河区大搞高端制造业,成功引进宁亚集团、金虹集团,震东集团等十余家全球顶尖制造企业入驻,到目前而言,走马河的经济一枝独秀,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因为走马河区的高端制造业拥有独特的竞争优势。

其中宁亚集团的pcb板制造工艺全球最先进,全球顶尖的电子通讯企业的主要线路板都是由莞城宁亚做出来的,而金虹集团是国内第一家集成电路生产企业,参与过国内华芯二号cpu的工艺制造,享誉全国。

另外,震动集团是台商企业,以加工珠宝首饰闻名,其中其得意之作是为香港富商李泽波加工一颗十克拉的高纯度钻石,加工该钻石的制作工艺,据说是达到了国际顶尖水平,全球珠宝界为之震动。

走马河的路子走得对,经济发展速度一直都位居全市前列。

而张平华凭此政绩被任命为走马河区区委书记。而且两年前他进入了市委常委的序列。

张平华其人,从外表看就个性十足。

一个大光头,脑袋上一根头发都没有,那模样就像是蒋介石的翻版。

但是他个子却很壮实,肩宽臂粗,肚子很大,云盘大脸,不说话身上就有股子匪气。

他的模样站在一群文质彬彬、气质儒雅的高级干部中间,很惹眼。

从陈京角度来看,张平华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行为做事非常有章法。

他粗犷豪爽的外表,恰恰是他最好的伪装,他在走马河干了十几年,影响力无人出其右。

都说他搞一言堂。可是组织部门调查他无数次,都不了了之。

又有人说他违规违纪,纪检部门也经常到走马河了解他的情况,可是每次也都是调查不实。

现在外界唯一清楚的就是,他已经挤走了两任区长了,同时,所有人也都清楚,现在莞城经济的头把交椅非走马河莫属。

据说在某个非正式场合,张平华放出豪言,声称走马河区的优势。至少还可以保持十年。

可能也是有人以讹传讹。传言还说张平华说过,当走马河区区委书记,他这一辈子就只这个念想了,这个位子,别人给个市委书记他都不换。

虽然这都是一些传言。但是通过这些传言,也可以从侧面了解张平华的确是在走马河区影响力巨大。

市委关于常委领导联系工作的细则已经引发这么久了。

可是张平华从来没跟陈京有过任何表示,陈京还专门视察了走马河区。

张平华外热内冷,场面搞得很大。实质性的东西一点都不让陈京碰,陈京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猜疑和不安。

轻轻放下张平华的简历。

陈京刚点燃一支烟,柳赛贵的电话就来了。

在电话中柳赛贵一扫前几天低落的情绪,一个劲儿的道谢。

陈京一问详情,原来高利贷公司找到他,免去了他后面的利息,还给他退了八十多万现金,合同双方同时消费,钱债两清,他从此再不用为躲债而发愁了。

陈京微微皱眉,道:“合同都毁掉了吗?怎么回事?这期间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柳赛贵愣了愣,道:“我……我做错了什么事儿吗?我一时高兴,都没想太多,就只想到不欠钱了,我的公司可以重见天日,一家老小又有着落了!”

陈京叹了一口气,挂断柳赛贵的电话。

他将电话拨给陈立中,还没等他说话,陈立中就骂了一句脏话,道:“书记,走马河区真他娘的邪性了,真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我好不容易抓住一点线索,还没等我继续往下查,整条线就断了,我什么狗屁都查不到了!”

陈京瓮声道:“你要多动脑筋,多点耐心,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该查的一定要查清楚,不能够含糊……”

陈京安慰了陈立中几句,主要是不能让他心态消极,走马河形式复杂,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突破口的,一定要巧妙安排,认真用心才行!

结束和陈立中的通话,陈京来回在办公室踱步。

这几天,政法委卫华天天都过办公室来,为落实市委的《通知》,卫华是下定决心,努力贯彻。

可是效果似乎不行,陈京让他要找突破口,寻找机会先在公安系统搞几个要案,然后再在检察院,法院打造几个案例出来。

先不求十全十美,先只要能够搅动这一个摊子都是成功的。

陈京跟卫华交代,告诉他,现在工作越难开展,政策越不好落实,你就说明问题越严重,越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开展工作。

现在对陈京来说,他负责了政法工作,这块工作他就没有退缩的余地。

他甚至没办法找岳云松寻求任何支持。

该支持的岳云松都支持了,市委公开发了《通知》,《通知》贯彻不下去能怪谁?

如果到年底,政法工作没有突破,陈京的工作就意味着失败。

……

中午,陈京正在沙发上打盹,唐玉来电话,说他过了莞城,晚上一定要一起吃饭。

陈京还没从唐玉的电话中回过神来。

卫华风风火火的就赶过来,他一进门就大喜过望的道:“陈书记,您让我们找的突破口,我们终于找到了!”

陈京指沙发让他坐,卫华一屁股坐下去,把手中厚厚的卷宗迫不及待的递给了陈京,道:

“陈书记,您看,这是我们公安局最近掌握的情况。滨江公司是咱们莞城知名的贸易公司。但是其暗地里却尽是干走私的勾当。我们局里从去年开始就在搞侦查工作。

前三天侦查工作有了突破性进展,根据这份材料显示,滨江公司的财务有巨大的漏洞,而且其走私行为也非常的猖獗。

从去年到今年,他们走私高档电子产品就有八次,估计总金额早就过亿了。

短短的几个月,就走私了过亿的货物,可以想象这些年这只大硕鼠给国家带来了多大的损失。

我今天过来就是请示您,我准备立刻安排行动计划,成立专门工作组负责此事,一定要把这只大硕鼠揪出来!”

卫华平常不太善于言辞。

但是今天他情绪非常激动,说话的时候还双手舞动,气势十足。

陈京脸色古井不波,拿过材料仔细翻看。

卫华似乎意识到自己话有些多,他渐渐的也收声,在一旁焦急的等待。

过了很久,陈京皱眉看向卫华,道:“卫书记,你能确定侦查情报的真实性?”

卫华腰一挺,信心十足的道:“我确定!这是我绝对能信任的人提供的信息。另外,这次专案组立中局长也有参与。接下来的行动,我还准备由他来牵头!他办事,我放心。”

陈京嘿嘿一笑,卫华的话中有向他表忠心的意思。

不过卫华表现得不好,听起来让人觉得尴尬不自然,在官场上滚打,卫华表现的不成熟还有很多。

陈京没纠缠这些东西,他认真思虑很久,道:“你们先拿方案吧!把具体方案做出来,一定要做细致!”

“好!我马上去安排,保证方案完美!”卫华信心十足的道。

陈京看着卫华兴致勃勃的出门,他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兴许是他自己的性格使然,陈京一直都喜欢沉稳的干部,对一朝看到机会就语无伦次,有丁点儿成绩或者机会就喜形于色的干部,他不太喜欢。

卫华提供的材料让他感到振奋,但是对卫华做事,他总感觉放心不下。

放心不下啊!

莞城的局面如此复杂,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经验告诉陈京,现在的局面任何细微的失误都有可能酿出大错来,卫华感觉不到?

“陈书记,刚才秘书长通知,说书记安排下午四点开个短会,您要参加!”秘书张国民进来轻声道。

“开会?什么会?”陈京问道。

张国民略微沉吟了一下,道:“秘书长说是关于接待的会议……”

陈京点点头,站起身来,张国民忙道:“不是现在,还差两个多小时!”

陈京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走神了。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

陈京冲张国民摆摆手,径直走到办公桌前抓起电话,乔正清的声音很洪亮,道:

“陈京,最近莞城的情况不错吧!你工作是不是得心应手?”

陈京道:“乔省,都还过得去,正在努力中……”

乔正清道:“后天总|理要过莞城看看,你们一定要重视这次接待工作,非常时期,多事之秋,不要出任何纰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