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75章 销!魂一夜

第八卷 莞城风流 第九百七十五章 销!魂一夜

有些事情通过理性总是很难解释的。

就比如说喝酒。

醉酒最难受,但是一到了酒桌上,平常理性冷静的头脑就会变得特别的感性。

陈京今天就是这种情况,现在任务重,工作繁忙,他没有理由喝醉。

但是和唐玉聊着天,两人一杯一杯的喝酒,不自然就醉了。

唐玉也醉了,两人醉得很彻底。

俗话说酒醉心里明,陈京掏电话准备打给三哥,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刚刚给三哥减压,让他安心的去看书,准备公招考试,现在半夜三更打电话让他接自己,是否合适?

他便掐灭了这个念头。

而醉酒后的唐玉却一扫平日的优雅,端起酒杯又要和陈京灌酒。

两人又喝了两杯,陈京就彻底迷糊了……夜晚……虽然这个季节不凉,但是也并不炎热。

但是这个夜,陈京一直都觉得很燥热,他感觉自己身体滚烫,体温一直居高不下。

在睡梦中,他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无尽的春梦。

在梦中,他搂着一具如象牙一般白皙的胴体,头狠劲的埋在女人胸前的那两团柔软中,让他觉得窒息。那样的感觉,痛苦却快乐,嗓子眼都要冒烟了,身体却处在极度的愉悦之中。

他其实有很久没有做|爱了,老婆生小孩没多久,身体有些虚,两人一直没敢同房。

而金璐现在也是大忙人,两人难得遇见一次。

虽然经常通电话,在电话中,两人也是情话偶偶,但是这种身体的接触,宣泄的快感,陈京已然是久违了。

但是今夜,陈京却在迷糊中体会到了那样的销|魂。

那种冲刺的快感,以及最后宣泄而出的爽快,让他感觉酥麻到了骨子里面。

以至于他都忽略了人声的尖叫,还有那在暴风雨中,那风雨飘摇中女人最后的呻吟和求饶……夜,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很短暂。

不知什么时候,陈京感到眼睛有些刺痛。

他缓缓的睁眼,阳光照得他双眼特别难受。

他用力的动了动手指头,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感到胸口特别的难受,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

好不容易,他奋力的起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听到了一声让他浑身汗毛都竖起来的女人的呻吟。

声音很轻,却充满了销|魂的滋味。

一瞬间,陈京便立刻清醒。

他用力的揉眼睛,再次睁开眼,他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一张大圆**,两具完全赤露的身体交缠在一起,女人像八爪鱼似的缠在自己的身上,眼睛闭着,嘴巴里面却依旧发出销|魂的声音。

昨晚……陈京使劲的拍了一下脑袋,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他呆呆的坐起来,背靠在床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

此时他才恍然惊觉,昨晚自己根本就不是在梦中,而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事情。

唐玉那张娇艳欲滴的脸,离他仅仅就只有咫尺之遥。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沉默了很久,唐玉轻轻的动了动,陈京吓一跳。

他一惊一乍,唐玉反而惊醒了,她一眼看到陈京,然后再看清**的情形,她脸唰一下通红,像染上了红霞一般,却更显娇柔。

陈京平常灵活的舌头,现在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支吾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倒是唐玉,在羞怒中啐了陈京一口,道:“还干杵着干什么?不穿衣服吗?”

陈京“哦!”了一声,便尴尬的穿衣服。

衣服穿好,唐玉用被子将身子盖住,露出一个脑袋,眼睛痴痴的看着陈京。

陈京和她对视一眼,有些心虚的将眼睛挪开。

唐玉嗤一笑,伸出手来指了指床头的衣服,道:“给我衣服!”

陈京伸手把唐玉的衣服拿起来,心里的感觉有些异样,唐玉接过衣服,嘟囔道:“都馊了,怎么穿?全是酒味儿!”

她自己起身,从床头柜里面翻出一套干净衣服,大大方方的穿着……

陈京想不看,但脑子却指挥不了眼睛。

唐玉的身体胜过她的容貌,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堪称完美,就如同是艺术家做的雕塑一般,美轮美奂。

唐玉微微有些含羞,把衣服穿好,正要下床,却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

陈京忙伸手扶她,唐玉便倒在了他的怀中。

温香入怀,陈京抿了抿嘴唇,道:“昨晚我们喝多了,犯了错误!”

唐玉嗔了他一眼,道:“都是你,我今天还怎么工作?”

陈京掀开被子,第一眼看到的是被子中间那一团殷红。

他愣了愣,唐玉却“啊……”了一声。

她还是处女?

陈京很吃惊,猛然想起自己昨晚的那场梦。

女孩未经人事,又哪里经得住如此激烈、肆无忌惮的冲刺?

这样一想,陈京便扶着唐玉坐在了床头,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唐玉一语不发,脑袋很自然的就偎在了陈京的怀中,她如水的双眸蒙上了一层薄雾,眼神迷离。

陈京一夜让她变成了真正的女人,她心里感觉特别的复杂。

昨天她感觉自己差点要死去,可是她紧要牙关,尽情的忍受着陈京无休止的索求。

昨晚的那种**,那种痛苦,还有那种痛中的快乐,足够让她一辈子铭记。

此时,她偎在陈京的怀中,觉得内心从未有过的放松,她只希望这一刻能化为永远,时间在此定格!

……总|理视察莞城,全城高度紧张。

上午十点钟,岳云松率领莞城班子到总|理下榻的云湖山庄等候。

等了整整一个小时,总|理的车队才过来。

今天是李总当选以后第一次视察莞城,所以显得特别的隆重。

他的陪同人员是省委书记莫正,另外还有国务|院秘书长夏春秋,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等部委重要领导。

李总出行很低调,只有一辆考斯特,车队看上去很长,其实多数的车都是莞城的车。

莞城警方这次由卫华亲自指挥,调集了数百人的精干警力,专门负责李总的安全。

领导们陆续下车,李总向欢迎人群挥手致意,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预先安排好的民众一起向总|理靠拢,大家的兴奋都是自发的,但是前进的脚步却整齐划一,这都是经过多次彩排才有的效果。

岳云松领着莞城班子只能等待。

过了很久,总|理才向他们走过来。

他和岳云松握手,说了几句话,岳云松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特别的浓。

李总并没有一一的和大家问候,和岳云松说了几句话,他便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了云湖山庄。

陈京跟在人群中进去,却意外的碰到了省委秘书长蒋铭仁。

他叫了一声秘书长。

蒋铭仁冲他点点头,然后凑过来道:“你们的场面搞得太大了,全程交通管制,李总能看到莞城的真实面貌吗?你们工作怎么就不用心呢?”

陈京尴尬的一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接待工作部署,都是岳云松亲自安排的。

无论是姜少坤还是陈京,在这一块都没有多少发言权。

陈京也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引起李总的不满,但是他能够反对吗?

万一出了纰漏,他负得起责任?

一把手总有特权,在一把手的权利范围内,他能够做的事情其实很少的。

蒋铭仁没和陈京再多说话,大家齐齐的进入了酒店。

在山庄的一号会议室,早就布置一新了。

王其华亲自指挥安排,在总|理来之前两个小时,会场就布置完成。

李总只简单休息一下,便在这里接见了莞城市委班子。

在接见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就问岳云松,道:“今天来莞城,我是乘兴而来,可是我除了看到警车,就没有看到其他的任何车辆。我们的制造之都,是不是更名为警车之都了?”

岳云松满脸通红,道:“总|理,我们莞城社会环境复杂,您是第一次来视察,我们很关心您的安全。所有才有警车开道……”

李总淡然的笑了笑,也没再追究这个问题。

他话锋一转,道:“今天我们接见莞城班子,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我少说话,你们多说话。我们谈什么呢?就谈莞城工作的方方面面。从你们岳书记开始,一个个的发言,我当听众,听听你们的工作情况。”

总|理不说话,让大家说话,这并不让大家感到意外。

但是今天他是接见全体班子,班子十几个人,个个都要求发言,这还是让大家很惊讶。

尤其是排名靠后的几个常委,脸色都变了,会场的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陈京微微皱眉,心中就有些犯嘀咕。

他现在分管的工作很多很杂,既有党群,又涉及经济政策,还有政法。

从这么多工作中挑出重点来说,而且要让总|理满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再说了,总|理的时间很紧张,整个会议就一个小时必须完成,一个小时十几个人发言,平均到每个人,最多就是几分钟。

这么短的时间,怎么把握重点?

岳云松早有准备,他拿出了讲话稿,还没等他翻开。

省委莫书记开口道:“云松,你要带好头,都脱稿说几句,说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