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76章 大篓子!

第九百七十六章 大篓子!

总|理视察两天,莞城在高度的紧张中,终于还是没出什么大错。

总|理一行视察了莞城高端制造业发展情况,还有莞城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成果,最后总|理又和莞城本地居民和外地务工代表座谈,他的整个日程安排紧凑,央视全程跟踪报道,社会反响热烈。

两天视察完毕,莞城班子在岳云松的率领下为李总送行。

陈京躲在送行人群中很低调,这几天他忙得够呛。

由于岳云松全程陪同李总视察,外围工作陈京负总责,尤其是第一天李总接见班子,效果很不理想,搞得大家很紧张。

接下来几天的视察,几乎每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岳云松的要求是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陈京能做的就是哪怕是极微小的工作,他都需要亲自过问。

李总安排的行程他先要踩一遍,李总到的每一个点,都需要事先安排,责任到人。

陈京不是第一次部署接待工作,但是这一次工作让他最累,部署这样的工作,他就想到李总在会上批评莞城班子缺乏自信,需要重塑自信的话。

国家|领导人就是不一样,看问题一针见血,莞城政坛的问题,他看得很透彻。

陈京其实是很反感这样的接待方式的。

全部日程都像彩排一样安排得规规矩矩,既糊弄了领导,也是愚弄了领导。

领导视察没看到实质性的东西,他们心里难道不心知肚明,下面的粉饰太平能够糊弄得了谁?

但是现在莞城是岳云松当家,岳云松的要求,陈京不能够反驳,这种感觉让一把手情节很重的陈京觉得特别别扭。

他现在就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以后无论如何都要干一把手,毕竟在大局意志贯彻和工作风格等方面,一把手才是真正的掌控者。

在欢送李总上车的时候,省委秘书长蒋铭仁忽然过来拍了拍陈京的肩膀,压低声音道:

“你们的工作怎么有这么大的疏漏?要深刻反思!”

陈京愣了愣,蒋铭仁道:“在昨天晚上,李总在餐厅吃工作餐,竟然有人闯过去喊冤,你们还蒙在鼓里吧?”

陈京一惊,道:“秘书长,这……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

蒋铭仁递给陈京一份材料道:“这份材料你拿去,是总|理办公室转给我的,你好好处理,上面有总|理的批示!”

陈京接过材料没机会翻看,他心里却渐渐的往下沉。

在接待工作中出现这么大的疏漏,这绝对是不可原谅的。

但是从莞城几个主要领导的脸色来看,大家赫然对此毫无察觉,没有人外传这件事?云湖山庄那边也隐瞒了这件事吗?

心中有个疙瘩,陈京在欢送以后便匆匆的回到了市委。

在办公室他仔细翻看材料。

一看材料,他再一次震惊了一下。

原来昨天向总|理反映问题的是云湖山庄内部的工作人员,云湖山庄餐饮部副经理戚玲芳向总|理反映前莞城市副市长戚金民案。

戚玲芳是戚金民的女儿,她向总|理反映戚金民案疑点,认为自己的父亲是被人陷害……而在此前,戚玲芳一直都在为戚金民案上访。

莞城在戚金民案发之后,戚玲芳一直成为了莞城维稳工作的头号人物。

后来,莞城市委出面做工作,在狱中戚金民自己又给女儿做工作,戚玲芳才接受现实。

市委和戚玲芳之间可能是有默契的,因为当时市委给戚玲芳的条件是帮她安排工作。

云湖山庄现在是市委下属企业,戚玲芳是干部编制,而在这个时候,她竟然干了这么一件让人吃惊的事儿,这不得不说,很让陈京挠头。

蒋铭仁给的材料很简单,主要只是戚玲芳向总|理反映情况的记录,关于她所提出的若干证据和疑点,陈京都不清楚。

而且蒋铭仁有明确要求,这件事要暗中去查,绝对不能够搞得满城风雨。

要把事情查清楚,又不能够伸张,最后还要给领导交代,可想而知这件事的难度。

陈京现在就犹豫,这个案子究竟交给谁能放心?

在莞城能让陈京放心的人不多,公安局陈立中可以放心,但是他对莞城的了解比自己还少,他能做这件事?

最终,陈京还是决定把这个案子放放,静静的等待合适的机会…………总|理突然视察莞城,这算是一次意外。

但是这个意外并没有影响卫华的工作进程,他第二次到陈京的办公室,就带来了公安局内部关于清查“滨江公司”的行动方案。

行动方案内容很多,主要是包括第一步取证,取证工作需要公安局突击行动,现场抓获滨江公司的走私交易情况。

取证之后案件进入审讯阶段,然后是组织警力逮捕相关嫌疑人。

最后是将滨江公司案全部理顺,向媒体公布,向市委、市纪检通报情况,进一步将案子深挖。

按照这个方案,整个工作进程在一个月内完成,侦查、取证、审讯等各个环节,一起协同,要以滨江公司的案子为契机,真正的撬开莞城政法战线改革的大门。

卫华认真的向陈京解释了自己的设想,包括目前公安局侦查所取得的各种有利信息。

他道:“陈书记,如果我们这个案子能够办妥,不仅是我们政法系统要大改革,甚至还能牵扯出一大群硕鼠出来。我们莞城的积弊,因为这个案子一定会引起更多人的重视,不夸张的说,这个案子的成功,将会有里程碑的效果!”

陈京慢慢的捧着茶杯喝茶,沉吟不语。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卫华现在是建功心切。

公安局内部的问题多,卫华急需找到突破口。

现在的问题就是滨江公司的案子是不是突破口?

他想给陈立中打电话问一下情况,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妥当。

沉吟了很久,他道:“老卫,有句话叫未出战,先虑败,你想过没有,如果失败了,后果将会是怎样的?”

卫华愣了愣,道:“后果很严重,这一点我考虑到了,可是陈书记,现在这样的局面,如果不放手一搏,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找到突破口?莞城的形势已经时不待我,市委对我们的要求相当的高,我们不能够再不作为了!”

他顿了顿,又道:“关于这个计划,我们局里认真论证过,大家普遍认为成功的可能性极大,一旦我们把这个案子办好。我们公安系统外在的形象就会扭转颓势。

然后我们再在内部实施严厉的改革,我相信我们完成市委交代的任务,指日可待!”

陈京笑笑,道:“那你们就放手去干吧!我等待你们凯旋的消息!”

卫华大喜过望,道:“谢谢陈书记信任,我们一定不让你失望!”

卫华风风火火的出门,秘书张国民进入陈京的办公室,道:“书记,秘书长来了!”

陈京摆手道:“让他进来吧!你出去把门关好!”

王其华小心翼翼的进门,搓了搓手掌,道:“陈书记,您急着找我有何指示?”

陈京脸上的笑容早已敛去,变得很严肃,道:“坐吧,有点事情跟你谈谈!”

王其华坐在沙发上,内心很忐忑。

最近他和陈京处得不太和谐,在党委内部,王其华必须要和书记保持一致,所以在很多方面,他无法给予陈京充分的支持。

而陈京在市委内部,甭管有没有王其华的支持,他意志都贯彻得相当到位。

尤其是他和姜少坤的角逐,不声不响就能占据上风。

在党委内部,也不知道陈京使用了什么手段,大家都一边倒的支持他。

这让王其华心情复杂的同时,内心更加的忐忑。

作为秘书长,他的职责就是服务好正副书记,在目前的莞城市委班子中,除了周国华以外,他是最了解陈京的。

因为了解,他就更害怕,生怕自己一个疏漏,就会把局面导向无法挽回的绝境!

“老王,这几天你辛苦了,总|理的接待工作很繁重,听说你连续几晚没睡觉啊!”陈京淡淡的道。

王其华笑笑,道:“陈书记,这都是我分内的工作,没有什么辛苦之说……”

陈京点点头,道:“我听说市委总结这次接待,评价很高,是不是这样?”

“呃……”王其华拉长声音,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京哼了哼,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在前天晚上,总|理晚餐的时候,突然有人冲到餐厅跪地喊冤。当时在场的负责保卫工作的同志,人人色变,甚至差一点点就酿成了大祸,这件事你可知道?”

“啊?”王其华一下从沙发上弹起身来,“这……这不可能!”

陈京皱皱眉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浑身一哆嗦,人像面条一样委顿到了椅子上。

陈京把蒋铭仁给的资料扔到王其华的面前,道:“你自己看看吧!仔细看!真是太荒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们负责接待工作的同志竟然没一个人知道,没有任何人向上汇报。

我倒要问问,我们的接待工作是怎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