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1章 大策划!

第一卷 第九百八十一章 大策划!

陈京在莞城一人住三居室。

陈立中常常过来蹭饭,当然,蹭饭的代价就是他要自己带菜,自己展示厨艺。

因为来得经常,一来二去,到陈京家就变得跟回自己家一样了。

陈立中到厨房忙活,嘴中哼着歌儿好不惬意,可是宋先桥就尴尬了。

他和陈京不熟,第一次面对市委领导,他内心的那种忐忑和不自在,让他觉得很难受。

他暗骂陈立中神经大条的同时,心中对陈立中又特羡慕。

难怪陈立中最近这几年蹿升很快,原来他竟然和市委陈书记关系这么铁,到陈书记家像回自己家一样随意,可惜这一点自己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

陈京亲自烹茶,茶烹好,他给宋先桥倒了一杯,道:“先桥局长,有人给我们做饭,咱们就安心喝茶,今天你我都尝尝陈局的手艺。他的红烧肉可真是一绝呢!”

宋先桥谦虚的笑道:“谢谢书记,我知道您是喝茶的大行家,今天我有口福了!”

他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陈京道:“先桥啊,你应该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外面的各种传言风声鹤唳,在这个时候你竟然敢到我这里来?”

宋先桥愣了愣,道:“书记,您大将风度,在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来跟我们喝茶,我们小角色一个,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顶着,有什么敢不敢的?”

陈京哈哈一笑,对宋先桥平添一分好感。

在官场之上。患难见真情。

这年头得势的时候,大家都捧,倒处是朋友。

可一旦出问题,一旦遇到危机,树还没倒猢狲就散的事儿多得很。

宋先桥在官场摸爬了这么久的人,还能有这个勇气,说明此人的确是个能干事的人,不是庸碌之辈。

陈立中将饭菜做好,笑嘻嘻的过来道:“两位领导,开饭了啊!今天喝酒的事儿咱们来个包干。我刚才看了书记厨房刚好还剩三瓶茅台,咱们一人一瓶,谁都不用推诿扯皮!”

陈京道:“立中,你一瓶够不够?我看你不够吧?现在都大祸临头了,你不好好反省,天天还这样灌酒,你是想干什么?”

陈立中憨憨一笑,道:“书记,喝酒和工作不相冲突。今天不是周末吗!平常我可是滴酒不沾的!再说了,什么叫大祸临头?我还真没有大祸临头的觉悟呢!我们又不搞冤假错案。又不搞镇压百姓,怎么就大祸临头?”

陈京请宋先桥到餐厅,用手指了指陈立中道:“你看看这家伙,神经大条得不像话吧!外面都传他陈副局长这一次捅了大篓子,你看他模样像个犯错误的人吗?”

宋先桥道:“立中我们多年同学,我知道他做事外粗内细,应该是胸有成竹了!”

陈立中摆手道:“宋先桥,你别跟我扣帽子,我是对书记有信心。我知道些许小事,书记肯定能够安排妥当!”

三人一桌子菜,拍黄瓜最受欢迎。

酒过三巡,陈立中道:“书记,话说卫书记这人啊,我平常挺尊重他的。可是这一次他做得有些不地道了。在公安局开展行动之前,我就在会上提出了很多疑点。当时他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让我只管执行命令。

可现在事情一发,他根本一分钟都挺不住,六神无主,只想着给自己推卸责任。

这一推卸不要紧。让我背锅子也不要紧,可是让工作陷入了全面的被动,这是最让人恼火的地方!”

陈京皱皱眉头,道:“立中,你进来莞城我就跟你讲了,要你要保持工作上的独立性!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如果你能把我的话听进去,你今天有这么多恼火吗?”

陈立中愣了愣,张张嘴没说话。

他做事很老练,典型的外粗内细。

但是这一次,他经过陈京一点拨,他发觉自己在工作上是真犯了错误。

陈京是不太信任卫华的,而陈立中却一直把卫华当成了陈京的人,这不就是错误吗?

陈京推卫华上位,的确不能代表他信任卫华,卫华这一次出问题,是不是能力问题?抑或是心态问题?

陈立中沉默了一会儿,他暗地里一咬牙。

既然这样,他也没有太多要顾忌的了,卫华想把责任往他身上推,可不那么容易,他的职务比不上卫华。

可是在公安战线拼杀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险恶没见过?

要说硬功夫,真本事,他有和歹徒和毒贩真枪实弹开战的经历。

在当年海山公安干警大比武中,陈立中的擒拿格斗,手枪和步枪射击比武,他都拿过第一名。

要说是软件方面,官场上的旮旮旯旯,人心险恶,陈立中也是个中好手。尤其是他认识陈京以后,一直都把陈京当成榜样学习。

陈京做事的滴水不漏,他不说学全了,但也领悟了其精髓的十之八九了。

卫华想和他玩儿,他还真不犯怵……

……

公安局惹出事端的案子一曝出来,连续几天的发酵,局面就越来越扑朔迷离让人找不着北了。

这件事大家都以为公安局内部会一下四分五裂。

卫华掌控不住局面,也驾驭不了下面的一众人马,可是这样的局面并没出现。

连大家一直认为这次事故的最大赢家丁得均,在张扬了一天之后,立刻陷入了沉默。

当有记者采访他被问及公安局办案重大失误的的情况的时候,他回答称是不是失误还需要进一步的论证,目前事情下结论还过早。

他这个回答无疑是在维护公安局的整体荣誉,似乎也是在维护卫局长的权威。

北粤商会还是闹得很凶,上访不断,闹到了省公安厅省政协,要求公安局给他们一个公正的回复。

可是他们闹得凶,公安局内部却没有任何妥协的迹象,这场拉锯战似乎才刚刚开始。

而让人最为琢磨不透的是莞城的几位主要领导,无论是市委书记市长还是副书记,对公安局的这个案子都三缄其口,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对这件事做出回应。

这让莞城政坛这几天的风声很诡异。

莞城政坛体制内的人都在猜测,是不是在高层的几位领导之间,又在进行着一场看不到硝烟的博弈。

而省公安厅和省政协也出人意料的并没有就这件事给莞城市委和政府压力,这一点就让人更是看不懂了。

市委,秘书长王其华恭恭敬敬的陪同陈京去岳云松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他这几天是越来越看不透陈京了。

公安局出现了这么大的危机,陈京却稳坐钓鱼台,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公安局内部的事情一般。

而王其华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帮了陈京一把,把丁得均给掌控住了,没让他乱来。

但是丁得均显然不是现在危机的关键。

现在公安局是信任危机,是广大民众对公安系统能力的质疑,这样的危机如果解决不了,卫华固然会下台,主管政法这一块的陈京威信必将大受挫。

在这样紧张的局面下,陈京为什么如此沉得住气。

岳云松在办公室已经恭候陈京多时了。

陈京一进门,岳云松招呼他坐下就开门见山的道:“陈书记,关于公安局的事情,你现在是怎么安排的!这件事情不宜再拖了!”

陈京笑笑道:“书记,对这件事情我感到很遗憾,让您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过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会有个交代的!”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这几天我在关注咱们媒体的报道,主流媒体都不谈这事了,谈这事的都是一些新新媒体,呵呵,您说是不是有点意思?”

岳云松皱皱眉头仔细揣摩陈京的话。

他有点吃惊这几天媒体的反应,但是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是陈京给各方媒体打了“招呼”。

他心中对这个消息感到纳闷。

他堂堂的市委书记,他都不认为自己能够掌控得住岭南的舆论,陈京能够打个招呼,这些媒体就给他面子?

现在陈京重提这句话,这其中是不是有深层次的含义?

岳云松思忖了一会儿,道:“陈书记,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件事情我们市委得有个态度出来。北粤商会的这帮孙子,最会搞煽动。我们莞城的投资环境不能够被他们这帮家伙破坏了。

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遏制他们的动作!”

陈京拍拍手道:“那好,今天下午我们就找几家媒体,我就公安局最近的问题跟媒体交流一下……”

他叹了一口气,道:“岳书记,在关键时候,我们的工作需要您的大力支持啊!”

岳云松愣了一下,眼睛盯着陈京。

从陈京的这句话中他隐隐听出,陈京可能在酝酿着某个大动作。

难不成这几天的沉住气,就是陈京在暗中布置吗?

他有些吃不透陈京的想法,但是看陈京胸有成竹的模样,他还是表态道:“你放手去干吧,真要惹出了大乱子,你我两人一起下课也有个伴儿。莞城现在就这样了,必须要下决心,拿出足够的勇气来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