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2章 臭骂一顿!

第一卷 第九百八十二章 臭骂一顿!

莞城市委对公安局6.23行动的失误,终于有了表态。

莞城市委副书记陈京召开了简短的发布会,在发布会上被问及北粤商会一直在努力维护自身权益的事情,陈京当即表态称,市委鼓励北粤商会通过正规法律途径来维权。

陈京同时强调,莞城是法制城市。

莞城的任何公民、团体、法人在遇到自身权益受到侵犯之后,唯一正确的是走法律途径。

任何企图通过违法的途径诸如搞非法集会、游行等等办法,都是坚决不允许的,对这样的行为,法律依旧会追究其相关责任。

陈京的这个发言当天就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陈京在发布会上的这番讲话是很耐人寻味的,尤其是“鼓励”这两个字,能够引发大家很多的联想。

陈京的这个鼓励是真鼓励,还是在向北粤商会发出警告?

亦或是陈京是在向社会表明公安局的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还在继续进一步的深入调查中?

不得不说,这句话从市委副书记口中说出来,极具有外交辞令的魅力,让人回味无穷。

陈京这样的表态,也终于让北粤商会先前的气焰开始走下坡路了。

他们意识到,自己通过各种手段想象市委施压是徒劳的,如果要解决问题,市委已经给他们指了一条路。

但是,究竟走不走法律途径呢?

如果继续走下去。结果如何?

如果半途而废了,是不是意味着北粤商会闹了这么久,最后却是虚张声势,其实内面是有鬼的?

很多媒体都在怀疑,北粤商会的突然沉寂,可能就是在考量进退。

而陈京在做了这个表态后,再度沉寂,不再发声了!

……

市委,张国民熟练的操作电脑正在制作一份全市处以上干部履新简表。

他自打担任陈京秘书之后。

刚刚又解决了级别问题,他现在兼任市委办综合二科科长。综合二科专门为陈京服务,一共有七八个科员,现在都在他的领导之下。

在市委沉寂了这么多年,今天他终于等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和少年得志的人不一样,手上有了权力,他很珍惜,工作更是十二分的用心,他深知,必须服务好陈书记。他才能真正的在从政之路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咚,咚!”

有人轻轻的敲了敲他的桌面。

他丝毫没有惊慌。缓缓抬起头来。

其实有人进门他知道,因为有人进来,光线会有变化,他一直替书记守门,对此很敏感。

但是他已经不是刚刚担任书记秘书的那个诚惶诚恐的小秘书了。现在他也悟出了一个心得。

前来陈书记办公室的,基本都是汇报工作来的,甭管他们的地位比自己是不是要高,只要是进了这个门,他代表的就是陈京。

所以。有必要矜持的地方,必须要矜持,要不然别人看不起的不止是自己,很可能还有损书记的威信。

再说了,他一天事情那么多,每从门前晃一个人影他都站起来,尤其是看到了其他领导。他还得起身迎接,他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

所以,他现在基本是整天埋着头,从不关心门口进什么人。

他只关心旁边的那扇门。因为那扇门开了,说明陈书记出来了,他就必须马上前去听候书记指示。

他一抬起头来,一看来人是政法委卫书记,他立刻要站起身来。

卫华一把按住他的肩头道:“小张,你忙你的,陈书记在吧?”

卫华点点头道:“书记在,应该在休息!”

卫华笑道:“我进去,我保证不打扰他休息!”

张国民愣了愣,卫华又道:“也不急,就等一等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中华,掏出一支递给张国民:“来,小张也抽一支!”

张国民脑子有些发懵,正要拒绝,卫华道:“陈书记的秘书不抽烟可不行啊,陈书记思考问题的时候可是要抽烟的,这一点你们做秘书的也要学着点!”

张国民推辞不掉,只要将烟接过来。

他正要拿打火机,卫华却“啪!”一声将烟点上了,把火凑到了张国民身前。

张国民凑到火上把烟点燃,脑子里还有些迷糊。

卫华书记向来不苟言笑,平常见谁都矜持,今天态度变化很大,看来,十有八九又有事情要求陈书记帮忙了。

其实张国民对这一些已经见怪不怪了。

陈书记在莞城地位的变化,他自己就能清晰的感觉到。

陈书记刚来的时候,张国民哪怕是去食堂吃饭,背后都有人指指点点,说一些听起来让人不舒服的话。

秘书科以前的一些同事,有些不友好的还凑过来不阴不阳的挖苦他几句。

而服务岳云松和姜少坤的两个前辈,更是矜持得很,看到了他只当他是空气。

可是渐渐的,尤其是最近,张国民再也没见有人敢凑过来挖苦自己了,到食堂吃顿饭,其他秘书都会过来把自己放食堂的私房菜拿来和他分享。

偶尔碰到市委和政府的领导,张国民和他们打招呼,对方都非常的热情,张国民觉得自己的人缘好像是在一夜之间就变好了似的。

他脑子当然清醒知道其中的原委,这一切都是因为陈书记现在的分量越来越重了。

他现在是狐假虎威呢!

一支烟抽完,卫华耐心的向张国民询问陈京的心情的情况,张国民回答很诚恳,说书记心情很好。

卫华似乎松了一口气。

终于,张国民感觉卫书记好似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去推开书记办公室的门。

……

卫华和陈京坐在沙发上,陈京有条不紊的烹茶。

两人相对而坐,卫华却心情极度焦虑,忐忑不安。

他和陈京认识时间不短了,直到今天他才感觉到陈京的气场竟然如此强。

甚至比岳云松还强,他在岳云松面前,都没觉得有这么大的压力。

“老卫,我一向的原则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用你我是绝对放心的。我相信公安局6.23的案子,你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吧?”陈京淡淡的道。

卫华脸色一变,接不上话来。

他现在真没办法回答。

6.23的案子一捅出篓子,他就知道要坏事。

当时他根本不敢向陈京汇报,他担心陈京翻脸不认人,直接追究他的责任,把他给免了以平民愤。

他当时在慌乱之中想了一个双管齐下的路子。

一方面他想千方百计的把陈立中给套住,以此来把陈京拉下水,让陈京不敢轻易放弃他。

另一方面他火速赶到省城搞公关,找关系,企图把这件糗事给解决掉,至少让他自己不会因为这事就立刻下台。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陈立中此人看上去大大咧咧,特讲哥们儿义气,其实满肚子的主意,他主持局内部会议,想把陈立中拉进去,还没等他发言,陈立中三言两语便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了,让他没法插言。

而且从陈立中的架势看,他随时还可以有余力倒打他一耙,让他想推都推不掉责任。

而他进省城更是遭遇惨不忍睹。

无论是省公安厅还是省政协,他一毛不拔,跑到姐夫蒋铭仁那里,却遭到蒋铭仁一通跳脚大骂。

蒋铭仁骂他不识好歹,不知进退,不懂规矩。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第一时间找陈京把事情汇报清楚,却反而想越过陈京到省里活动,这不是不懂规矩是什么?

蒋铭仁的这一骂,可以说是没有给他留丝毫面子,把他批得体无完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最后蒋铭仁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立刻给陈京详细说明情况,负荆请罪,等候处理。

在万般无奈之下,卫华只能今天过来放下常委的架子,来请罪请求处分来了。

“陈书记,实在是对不起您,我辜负了您的期望!6.23案的所有责任都在我,我愿意全部承担责任。这个案子是我没处理好,太过急功近利,轻信了别人的话,中了别人的圈套,我请求组织免去我的职务,我闭门思过!”卫华艰难的道,情绪非常的低落,脑袋快触到了地毯上。

陈京皱皱媒体,勃然道:

“卫书记,你不会告诉我,事情发生了这么久,你又处理了这么久,根本什么东西都拿不出来吧?如果真是这样,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政法委书记是怎么当的?我都怀疑党培养你这么多年,是不是都把你脑子给培养坏了!”

卫华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陈京这一发怒,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完了……”

他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走到今天的位置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付出了多少代价。

可是现在……

任何人在危难的时候,都有一种本能的求生欲望,卫华现在也是如此,在慌乱之中,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正了正心思道:

“书记,关于滨海贸易公司涉嫌走私的事情,绝对千真万确,这件事我敢用脑袋担保。但这一次我们失败了,这只能说明,我们面临的形势比我们想想的要严峻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