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3章 主动权!

陈京吸着烟,一言不发。

卫华神情紧张,心中忐忑不安。

他又想起第一次和陈京在蒋铭仁家见面的情形。

当时蒋铭仁当着他的面让陈京对他多照拂,那个时候他心中其实是不以为然的。

在他看来,一级党委政府,真正能够把控局面的唯有书记和市长,陈京副书记的底子毕竟薄了点,他能够对在班子里面有多少发言权?

可是后来,陈京硬是把他推上了位。

而这一次卫华到省城活动,蒋铭仁指着他的脸臭骂一通。

蒋铭仁这一骂,可以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蒋铭仁话说得很明白,公安局的篓子捅了这么久了,为什么在莞城局面还没乱,为什么公安局的盘子还是稳的,为什么他卫华还能坐在这个位子上没被立刻处理?

蒋铭仁这话一说,卫华霎时明白。

原来陈京一直都把局面控制得很牢。

如不然无论是岳云松还是姜少坤,早就对他发难了。

只要党政一把手任何一个人发难,后果都会很严重,情况都会很糟糕。

可是无论是岳云松还是姜少坤对这件事情都三缄其口,并没有就此表态,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陈京在暗中做了很多工作,局面被他暂时的稳了下来。

卫华想通这一点,他终于意识到,陈京比他想象的要厉害很多,在莞城他绝对是不逊于党政一把手的存在。

然而。他正因为意识到了陈京的厉害,所以他心中才害怕。

他担心陈京会把他打回原形……

陈京眼睛瞟向卫华,心中禁不住叹气。

公安局长的人选,卫华无论是能力还是掌控力,他都还比较稚嫩,还不行。

但是目前的情况下,如果贸然让卫华下台,局面又将进入混乱。

这就好比民国时期的委员长,老蒋不是好委员长,可是又不能不让他呆在那个位置上。因为没了老蒋。局面会更糟。

卫华不行,卫华又不能下,这是陈京深感痛苦的地方。

现在陈京身上肩负来自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是岳云松和姜少坤给的压力。另一方面就是社会给的压力。

岳云松还好一点。他给的压力很柔和。姜少坤则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对他发动攻势。如果不是陈京早就料到会有问题,先把公安局内部稳住,让姜少坤有顾忌的话。说不定现在局面早乱了。

多年的政坛经历,多年的政治斗争经验让陈京有自己一套很独特的处理危机的办法。

不管危机多大,陈京都是绝对的冷静,他做的第一件事永远都是稳定内部。

在稳定内部方面,陈京又有各种方法,这一次他把丁得均把控住,用的办法就是敲打。

只要丁得均敢动,陈京就可以立刻让他陷入绝境,让他四面楚歌,丁得均一稳,公安局没有人跳出来调皮捣蛋,上下一致,就有了防御的姿态。

另一方面,陈京也深谙这一次公安局的对手设套的意图。

有人要给公安局下套,这帮家伙都不是善男信女。

如果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他们和公安局又有多少深仇大恨?

这帮家伙设套一方面是想搅乱局面,一旦局面没乱,他们心里就乱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一旦人心里不过关,他们的气焰自然就**,所以,陈京让公安局噤声,实际上就是一种无形的强大的心理攻势。

现在全省媒体都渲染公安局捅了大篓子,行动彻底的失败。

陈京却不承认失败,这种不承认的背后看似是没有底气,但是那些心里有鬼的人更加没有底气。

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公安局究竟掌握了他们多少的问题,是不是公安局在不承认失败的背后,又在紧锣密鼓的策划下一步行动?

所以,这样的局面是很微妙的。

事实证明,陈京的这一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从目前外面的舆论来看。

已经有人在想着要大事化小了,陈京在对媒体表态之后,一直气焰嚣张的北粤商会也开始了沉默。

陈京感觉,主动权的天平正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

陈京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公安局能够有强有力的领导,在主动权发生变化的时候,他能够趁此机会再次出击,彻底的扫除6.23案的阴影,来个回马枪,把现在被动的局面扭转过来。

可是这事能够依靠卫华去办吗?

陈京内心缓缓的摇了摇头,道:

“老卫,这次的事儿你们还是莽撞了,在这样的时候,不要找什么借口,错了就是错了!莞城的局面复杂,莞城的高智商犯罪分子多,这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如果莞城真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地方,组织上还安排你负责这块工作?”

卫华汗颜的道:“书记,我承认错误,的确是我工作没做到位,我愿意接受组织任何处分!”

陈京摆摆手道:“处分暂时不谈,但是像这样的事情下不为例。你现在首要的工作是要稳定公检法三条线,不惜一切代价要稳定住!”

陈京神色严肃,眼睛盯着卫华道:“老卫,你永远要记住,任何时候,内部都要凝聚,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只要内部凝聚住,就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否则局面就会是一盘散沙,后果不堪设想!”

“是!陈书记您一句话点醒了我,让我找到了方向!”卫华诚恳的道。

陈京笑笑,道:“行了,明天我去政法委走走,你把大家都召集起来,我跟大家谈谈心。我们士气绝对不能丢!”

……

陈京视察政法委,卫华高度重视,热烈欢迎。

政法委委员全体严正以待,隆重接待陈京一行。

在政法委大会议室,陈京发表重要的讲话,他开口很直接,直接就提到了6.23案子。

他以一种很低沉的声音谈这个案子,他道:“各位政法战线的同志,6.23的案子是个什么案子?我估摸着,关于这个案子,我们政法系统有很多人可能还在旁边看西洋镜,看热闹,甚至还有人冷嘲热讽。

我今天就告诉你们,这个案子是我们莞城政法系统天大的耻辱!

我们被戏弄了,戏弄我们的很显然,就是那些我们长期打击的走私分子,犯罪分子,还有那些看到我们就浑身发抖的藏在暗处的老虎苍蝇!

6.23的案子在外人看来是一个笑话,在我看来,这个案子恰恰说明我们莞城的局面已经前所未有的危机。”

陈京声音一收,骂了一句脏话,“他娘的,我们堂堂的政法委,堂堂的公检法,竟然遭人如此的戏弄,我就问问在坐的各位,你们的脸往哪里搁?我们的公安局全都成了酒囊饭袋,你们的脸往哪里搁?”

今天参会公检法三条线的主要领导都在。

副厅级干部包括陈京在内有四人。

市法院院长雷堂军,市检察院检察长金论文都是副厅干部,他们的资历都很老,在莞城政坛名声也很响。

尤其是检察长金论文。

在此之前,他就收到了不少检举公安局内部干部违纪的问题,他组织了三个检察组要进驻公安局调查情况,可是他的三次动作,都被陈京压下来了。

他心里早就有一股子气。

本来今天会上,他就准备发飙,他脾气也是犟得很的人,他就不相信陈京是真能在政法战线搞一言堂,他倒要看看,陈京三番五次干扰他工作,究竟有多少的斤两,究竟有多么霸道。

可是陈京这一开场发言,句句掷地有声,让他一下对陈京看法改观。

政法系统干的人,都有几分牛脾气,平常都是牛哄哄的,最看重荣誉和面子。

现在公安局搞得灰头灰脸没面子,公检法三条线都被人看不起,都被人当成酒囊饭袋,这还真是那么回事。

陈京讲话完毕,金论文发言道:“陈书记讲得好,我们公检法三条线以后要同心协力,要密切配合,一定要洗刷这次的耻辱,一定要扭转我们的形象。在这里我表个态,我们检察院绝对不拖后腿!”

陈京道:“金检察长的表态我完全信任,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们的检察院和法院要坚定法律至上的原则。任何人干预司法,都必须要理直气壮的敢于和他们斗争。

你们放手大胆的去干工作,出了问题,捅了篓子,我陈京给你们做后盾。

我们要牛起来,我们出这个大门就都得把腰杆挺起来。

我们是抓老鼠的猫,不能够被老鼠的气焰给吓倒!”

陈京这句话相当于强硬表态,出了事儿他兜着,说出这样的话,让一众委员对他刮目相看。

领导这样讲话的不多,一般领导都是八面玲珑的,最担心害怕的就是负责任,怕捅了篓子自己要担责任。

而陈京的讲话好似是在鼓励大家去捅篓子,一切责任他担着,这怎么让大家不解气?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陈京宣布散会,然后他冲金论文、雷堂军还有丁得均招手,道:“三位主要领导,你们都留一下,我们一起坐坐,再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