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4章 绝对要动手!

第九百八十四章 绝对要动手!

气氛有些尴尬,丁得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欲言又止。

陈京单独和公检法三条线的主要领导谈话。

在谈话过程中,陈京表现出了对政法工作极大的真诚,和极大的重视。

陈京在谈到法院工作的时候,他明确了莞城必须要走法制的道路,司法的独立,法律的至上在莞城绝对不能成为一句空话。

他要求雷堂军必须要正确认识市委的决心,要真正的搞好法院工作,要严格管理,在制度上保证法律的公平、公正,要加大法制宣传力度,要让普通老百姓习惯遇到困难就诉诸法律之路。

要最大限度的搞好普法工作,搞好律师支援援助工作,要让普通人打得起官司,敢打官司,要让法律的正义之剑在莞城发挥最大的作用。

陈京对全市的法院工作提出了三步走的设想,并表示市委和市政府会专门拨款数亿元来加强法院基础设施建设,而在法律专业人才培养,打造全国一流的法律人才队伍等等方面,莞城必须成为标杆。

对法院工作陈京做了掷地有声的表态之后。

陈京又谈到了检察院的工作,在和金论文检察长的谈话中,陈京第一句话就是说检察院要有不为权贵折腰的气势,要有敢得罪人的勇气。

检察院的工作一定要谨守一切要以公平正义为准绳,只要是公平正义的事情,检察院就一定要硬得起来,检察院的工作好坏,直接决定了莞城社会公平正义的水平,所以检察院的工作进步的空间还很大,潜力也十分的巨大。

自始至终,陈京的谈话都充满了热情洋溢的**。

看得出来,他思虑很成熟,绝不像是有的干部那样在空泛的说大话。

而是他真正的深入的考虑过政法系统的改革,和政法系统的作为之后,他对改革有了设想,有了决心,才有了这一番很深入的谈话。

陈京给予公检法的支持不止口头上的支持,更多的还包括资金、经费、人才以及政策等等全方位的支持。

不得不说,陈京的重视和决心让大家感到很鼓舞。

像金论文检察长,都是公检法的老人了。

从来没见他像今天这么激动过,他很激动,很动情,表示一定努力打造检察院的团队,绝不辜负领导的信任,也绝不辜负人民的信任。

陈京在和雷堂军以及金论文谈话过后,最后留下了丁得均。

丁得均和陈京单独相对,虽然没说一句话,但他依旧是思绪万千。

他还沉浸在陈京刚才所营造的**的氛围之中,而在他的内心,他又在思索陈京将要跟他谈话的内容。

现在整个莞城都知道,丁得均没能上位根本原因是他得罪了陈副书记。

丁得均对其中的旮旮旯旯是最了解的。

都是小聪明害死人,丁得均很后悔自己没看清形势,跟陈京耍了小心思,给陈书记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他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因为陈京的这个印象,他会陷入今天的境地。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他情愿把自己前半辈子的一切都拿来换一贴这样的药。

可惜……“老丁,关于戚金民的案子,你现在是怎么设想的?”陈京淡淡的道。

丁得均小心翼翼的回答:“陈书记,关于这个案子,疑点很多,侦察难度很大。目前我还没能找到好的突破口!”

陈京皱皱眉头又道:“那关于6.23的案子呢?你是否认为这个案子现在可以结案了?整个案子现在定型是否合适?”

丁得均愣了愣,一下就不好回答了。

6.23的案子他没负责,他怎么能够表达的自己的观念?

如果表达不恰当,是不是会引起很多的问题?

他反复犹豫,陈京眼睛毫无表情的看着他,道:“丁局长,关于6.23的案子,我认为我们并不是毫无作为的。我这里有一些材料,今天没有外人,你可以看看!”

陈京站起身来,拿过几份材料递给丁得均。

丁得均狐疑不定的翻看材料,脸色渐渐的变得凝重。

他忍不住看了陈京一眼,两人的眼神不经意的一对视,他迅速的便挪开了目光。

陈京的材料很详细,主要是关于这一次滨海贸易公司的各种社会关系的调查,其中调查覆盖到了体制内。

除了滨海公司,还有其他涉嫌有利益纠葛的社会关系的调查,材料中也有很多。

最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有一份材料证实,莞城的某几个地方,其背后有省公安厅的人的直接参与,省公安厅内部可能都存在某一些问题。

这个发现让丁得均很吃惊,这样的材料非同小可。

如果从资料的级别看,这绝对是绝密材料,陈京给自己看这个,难道……“老丁,你不要误会。我给你看这个,就是想告诉你,我对莞城并不是一无所知。莞城现在有一张无形的大网,这张网中间利益纠葛复杂,官商交易,权钱交易,幕后保护伞,黑手,到处都是。

如果把这些东西一一的都探究明白,其内容绝对是触目惊心的!”陈京道,他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道:

“老丁,你现在接手戚金民的案子,要处理这个案子的关键就是看你敢不敢去触碰这张网,是不是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来干这件事,你敢不敢啊?”

丁得均额头上冷汗直冒,陈京直接指着鼻子问到了脸上,他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沉吟了半晌,道:“万不得已,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我们公安局要去触碰一些利益关系,那是责无旁贷的!”

陈京嘿嘿一笑,道:“那好,现在我把6.23的案子也交给你,你想办法把滨海公司给我查掉,你不要再跟我说什么岑大鹏是线人啊。岑大鹏的底细我比你了解,我认识他两年了。

他在粤州的巢穴在哪个区,哪个小区我都知道。

他如果真是干净的,还混不到今天这样得瑟……”

丁得均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嘴唇连连掀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京很平静的看着他,眼神柔和,可是在丁得均看来,陈京的眼神却像一把利剑,仿佛一下就可以刺穿他的内心。

“老丁,是时候拿出你压箱底的本事了。6.23这个案子,我们不能够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怂了。在我看来,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我们通过这个案子,就可以打破笼罩在莞城上空的这张大网!

我一直都强调团结,这个案子我会让陈副局长全力的配合你,他手上掌握了不少的信息,你们共同努力,把这个案子给我做漂亮!”陈京斩钉截铁的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双目炯炯,眼神极其的犀利。

丁得均从陈京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机。

丁得均内心一颤,他终于明白,陈京一直都没放弃6.23的案子,他在这个案子上肯定已经部署了很多,全岭南人都当这个案子是个闹剧,是个笑话,可是陈京却很严肃的对待。

他要来一个回马枪,要从哪里跌倒,又要从哪里重新杀回去。

他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丁得均在公安局干了这么多年,对莞城的三教九流,白道黑道,他简直都是太熟悉了。

实际上陈京刚才给他看的这些材料,他一点都不吃惊。

他太了解这些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和保护伞了。

他手上也掌握有不少的材料,他一直都没有用,一方面是忌惮,一方面也是在等待机会。

他一个副局长,他深知自己的斤两。

而他本质上又是个政客,所谓公平、正义这些热血青年看重的东西,他看得很淡。

要有足够的利益,他才会动,要绝对的安全,他才会考虑去干一件事。

他已经过了那种不惜一切代价,只求轰轰烈烈的年龄了。

丁得均一杯一杯的喝茶,滚烫的茶水流入他的胃中,很快就化成汗珠渗透出了体外。

陈京似乎并不着急,他点着一支烟不紧不慢的抽着。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似乎彼此都在考量着对方的耐心。

不知过了多久,陈京的电话来了,他起身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大约三四分钟以后他再一次进来,他轻轻的拍了拍丁得均的肩膀,道:

“老丁,你仔细考量一下吧。我们还有时间!”

丁得均愕然看向陈京,陈京莫测高深的一笑,又道:“但是时间不一定很多,因为我们打的就是时间战!这样吧,为了方便你下定决心,我跟你提个人,陆涛你认不认识?

大名鼎鼎的粤州的陆公子,粤西矿业集团的董事局主席,你不陌生的!”

陈京再一次拍了拍丁得均的肩膀,默默的拿起自己的茶杯道:

“好了,今天我们就谈这么多,耽搁了你不少时间,我很抱歉!”

陈京缓缓的踱步出去,门无声的关上,丁得均一个人闷在会议室里面,脸色一红一白,内心的感受无法说出来。

陈京走了,但是丁得均的心神如何能安?

他该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