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5章 回马枪!

第九百八十五章 回马枪!

【今天晚了,不好意思,最近几天小孩高烧,没一天睡好觉,晚上又去看医生,实在是……哎……】

丁得均很痛苦。

他的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一方面,他想到了陈京重提6.23案子,他有能力在其中发挥作用。可是另一方面,这个案子非同小可,内面牵扯到的方方面面的关系极多。如果万一弄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丁得均这么多年在莞城公安战线工作,他最清楚莞城的水有多深。

如果一旦把握不好,别说是帽子保不住,可能还有人身危险。

面对这么大的难题,他不能不仔细的考量。

因为考量,他又忍不住会想起陈京的话。

陈京最后问他是否认识陆涛,这句话让他最为胆战心惊。

陆涛是粤西矿业的董事长,岭南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但是这几年陆涛却活跃在莞城,他在莞城的所作所为,丁得均是有耳闻的。

实际上,陆家在公安系统的根基很深,陆涛的老子是岭南公安局的元老老资历,破获过当时震惊岭南的2.15灭门案,2.15案是公安部都震动的大案,被灭门的一家为党的在任正厅级高官。

这个案子发生之后,公安部指示严查,必须要破案。

陆子山临危受命,一个月将此案破获,从而声名大涨,成为了岭南公安系统的标杆式人物。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经营。陆家在岭南公安系统关系是通的。

就连丁得均也接受过陆涛的拜访,丁得均还记得陆涛出手很大方,第一次拜访自己就是六条中华烟和两厢内供茅台。

丁得均碍不过面子,没有拒绝陆涛的意思。

而在后面的工作上,丁得均对陆涛的一些传言,自然也是左耳听到,从右耳出来,没有去当真。

可是今天,陈京忽然提到了陆涛。

这让他心里有些慌。

他心神忐忑的回到局里,立刻把局里的一帮侦察员叫过来吩咐他们如此如此。

丁得均是公安局的业务能手。手上掌握着一大批厉害的侦查员。这帮人他花了巨大的心思培养,也花费了几乎他全部的能力笼络。

他在公安局能够屹立不倒,能够赚得业务能手的声名,这帮人就是他分量最重的底牌。

现在他毫不犹豫的动用了这一股力量。

撒出去的侦查员反馈的消息很快。而消息也让他很吃惊。

他赫然发现这一次6.23行动的目标公司滨海贸易公司。其背后不止有一个岑大鹏。而且还有陆家的影子,陆涛其实是这家公司的影子老板。

这个发现让他迅速明白陈京为什么会提到陆涛。

丁得均忽然明白,陈京手上肯定掌握了不少信息。

猪往前面拱。鸡往后面刨,大家各有各的手段,丁得均很清楚,自己所谓高妙的手段,在陈京眼中可能还真算不得啥。

陈京在莞城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的手段之利害,很多人都是亲眼目睹的。

陈京敢于让6.23案持续发酵,而且在发酵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又旧事重提,想杀回马枪,他手上没有一点东西绝对不可能。

这么一想,他心中迅速有了决断。

他抓起电话拨通陈京的号码,在电话中他认真的对陈京道:

“陈书记,我想明白了。我接手6.23案子,我保证不让您失望!”

陈京哈哈一笑,道:“老丁,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放心大胆的干,我做你坚强的后盾,黑锅我替你背,压力我替你扛,你只管把事情干好就行了!”

……

莞城金中国健身中心。

这个健身中心很有名气,原因很简单,这个健身中心是岭南名嘴,岭南电视台一姐苗丹芳投资的。

苗丹芳是岭南本地人,岭南女子多数都不怎么漂亮,长得瘦小,很多还黑不溜秋的。

但是苗丹芳却是有名的美女,不仅个子高挑,而且气质绝佳,现在是岭南电视台娱乐频道的一姐,粉丝非常多。

莞城是她的老家,他在莞城开金中国健身中心,专门服务高端人生,生意特别的火爆。

陈京心情很放松,他穿着休闲服,戴着墨镜,坐在金中国健身中心的贵宾休息区,手上摆弄着手机,很轻松的玩着游戏。

金璐从美国回来了,她早就跟陈京说金中国健身中心很不错,很专业,她来莞城必来这里做运动。

恐怕也只有她才有这么大的面子,让陈京耐心的等她把运动做完。

做完运动的金璐,穿着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服装,头上的扎了一个马尾,脸色潮红,修长的身材在运动服的衬托下,曲线若隐若现,真是别具一番魅力。

她手上拿着两瓶汽水,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罕见的露出顽皮的神色道:“陈大书记,您久等了,小女子有罪啊!”

陈京微微皱眉,金璐的汽水的吸管直接塞到他的嘴里,陈京想说的话只好硬生生的憋住。

金璐很自然的坐在她的旁边,嘿嘿一笑道:

“整天忙于工作,出来散一下心有什么不妥?我看你现在一天忙得不可开交,好像一个人恨不得掰成两半似的,如此劳累,也不怕早衰?”

金璐的话中有些抱怨,陈京听得心里一软。

他伸手接过汽水瓶,道:“今天不就出来放松了吗?你也不用尽说我怎么怎么地,也不想想你自己……”

金璐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了,我们去吃饭吧!我好久都没吃过你做的宫保鸡丁了,特想吃!”

两人收拾好东西,并肩从贵宾休息室出来。

刚走过大厅,陈京愣了一下,他看见了一个熟人,高霞?

高霞穿着健身中心的工作服,个子极其的挺拔,头上卷曲的头发披在肩膀上,熟女风情尽显。

陈京看到她,她也看到了陈京。

她略微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是脸色大变。

陈京眼看躲不过,他摘掉眼镜大方的上前道:“高姐?你在会所工作?”

高霞反应很快,迅速的将脸上的惊容抹掉,点点头道:“真是太意外了!没想到您能在百忙之中光临……”

她很巧妙的回避了陈京的身份,但她的一双眼镜却情不自禁的就往金璐这边瞟。

陈京指了指金璐,道:“这是欧总,她是你们的客人,我是专程来接她的,我和她是老乡,也是多年的老友!”

“欧总好,欧总好!”高霞忙道。

金璐笑眯眯的走过来,道:“高总,您最近是大忙人吧?好几次来会所都见不到你,我都以为你把我们这些客户给忘了呢!”

高霞巧妙的道:“是金总您太忙,来的次数少。我可是好几次都想过来找您,可是现身之后,匆匆的就离去了,我都擦肩而过了……”

“能理解,能理解!”金璐频频点头。

两人寒暄了几句,自然便是握手告辞。

陈京和金璐两人并肩出门,一路谈笑风生,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高霞的一双眼镜却一直暗中目送两人离开。

今天她太吃惊了,作为会所的总经理,也作为苗丹芳的唯一合伙人,这家会所全部由她负责运营。

会所所有的贵宾客人,她都了若指掌。

在如此多的贵宾中,金璐是贵宾中的贵宾,堂堂欧朗中国的总裁,共和国商界赫赫有名的女强人,他是金中国的高级会员,对会所的价值太大了。

但是对高霞来说,她吃惊的可不是这一点。

她脑子里就想不明白,欧朗的欧总怎么和陈副书记关系这么密切?

虽然陈京已经跟她说了两人的关系,可是高霞凭女人的感觉觉得这里面恐怕不止这么简单。

他感觉金璐和陈京之间的那种熟悉,远远超过了老乡和老朋友的关系,超越了友谊,那是什么?

冷不丁一个念头冒出来,高霞吓得一跳。

她暗地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心中却暗暗叮嘱自己,这件事她必须要烂在肚子里,以后绝对不能够想这件事,丁点儿都不能想。

无论是金璐还是陈京,两人的身份都太高了,惹出了什么乱子,那必将轰动全国,后果不堪设想。

她满腹心思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过了好久,她的心情才平定下来。

心情一平静,她又忍不住嘀咕,这天底下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陈书记是何许人也?最年轻的书记,风度翩翩,英俊阳光。高霞和陈京在上次赴港考察中有过接触,陈京的那种风情和范儿对她这样成熟的单身女人有致命的诱惑。

她把丁得均枪毙以后,脑子里甚至不止一次的出现过陈京的影子。

可是……

“还以为是多正经的人呢!还不是风流男人一个?”高霞瘪瘪嘴。

她猛然又想,陈京既然不是不偷腥的猫,那自己这种女人人家看不看得上?如果看得上……

她念头一起,立马啐了自己一口,脸没来由的就变得通红。

她觉得自己还真是骚包,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怎么就如此下贱起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又想起陈京率代表团赴港的场景,她又觉得这男人是真的很迷人,很有风度,很讨女人喜欢。

也难怪连堂堂欧朗的掌门人,赫赫威风的欧总都要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