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6章 压力骤至!

金璐的肌肤如缎子一般光滑柔和。

两人已经好久没在一起了,所谓久别胜新婚,这一夜两人**都很足,也都很疯狂。

也不知做了几次,终于两人都精疲力竭了,陈京横卧在**,怀里拥着早就已经瘫软得不行的女人,心中有一种久违的宁静和放松。

不夸张的说,陈京现在整天都处在高压的工作状态之下,从履新莞城以来,他紧绷的神经就没有放松过,也只有今天,他是彻底放松了。

不得不说,做|爱的确是生活的调节,这种调节对现在的陈京来说太重要了。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

清晨,陈京就接到丁得均的电话,在电话中丁得均向陈京报告,情况很不好。

6.23的案子还没开始部署重启,消息似乎就泄露了出去,对方引起了警觉,先前一些很好的突破口,现在竟然一一的被对方封死了,丁得均现在很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去动作。

他现在甚至不敢大规模的去部署,因为一旦部署,就肯定会泄露消息,空手而回的可能性极大!

陈京抓着电话,脸色很阴沉,他怒声喝道:“你告诉我,究竟是谁泄了密?为什么事情还没开始,别人就察觉了?他们的神通也太广大了吧?”

陈京生气,丁得均在电话那头就不敢说话了。

过了很久,陈京叹了一口气。语气放缓道:“你继续沉下心来想办法,先不要轻举妄动,一切以侦察和观察为主。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乱阵脚,严阵以待,外松内紧,给我打起精神盯住!”

陈京迅速起床洗漱,赶到市委的时候,丁得均和陈立中两人已经在门口等候他多时了。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们两个干什么?跑到我这里干什么?”

丁得均脸色变了变,道:“陈书记,刚刚我们收到消息。姜市长要到公安局视察……”

陈京眼睛盯着陈立中。陈立中上前一步道:“书记,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实在是被骂怕了,姜市长对我们的工作批评太多,给我们的压力太大。这么大的压力。我们现在几乎工作的环境。压力太大啊!”

陈京一语不发。闷头进入办公室。

张国民小心翼翼的冲三杯茶送进来。

良久,陈京敲了敲桌子道:“等等吧,做一件大事。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压力越大,意味着我们的目标越有价值。公安系统嘛,对手都不是善男信女。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充分自信,要相信狡猾的狐狸斗不过优秀的猎手!”

陈京的语气很平静,没有给予丁得均和陈立中多少支持,但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两人心中就平定了不少。

等!意味着忍耐,意味着坚韧,更意味着压力的遽增。

当然,等不是消极的等待,而是要时刻准备着,外松内紧,随时准备出击。

而且在等待的过程中,还要继续的对事态表示高度的关注……

“书记,我有一个建议!”陈立中忽然道。

陈京毫不犹豫的道:“你说!”

陈立中淡然一笑,道:“三十六计欲擒故纵,我看我们可以先示弱。我和丁局可以当面去给6.23案的各方道个谦,把姿态放低一些。这样的做法一方面可以缓解我们的压力。

另外我们进退有据,做到进可攻,退可守。

最重要的还是让我们的对手麻痹,缓和这样对峙的局面!”

陈京嘴角翘了翘,道:“这些战术问题你们可以灵活处理。你们永远要清楚,你们的任何行为不会给我带来消极影响。你们软了,我也不会被动,所以你们放心大胆的去干工作就行了!”

丁得均和陈立中两人离开。

秘书长王其华就过来了。

他小心翼翼的道:“陈书记,书记通知召开碰头会,主要研究近期几个重大问题!”

陈京淡淡的道:“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今天常委碰头会参会人员不少,几个主要常委都参加,政府三个常委全部出席。

陈京步入会场的时候,岳云松和姜少坤都已经到了。

陈京微微点头,道:“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缠住了,我没迟到吧?”

岳云松哈哈一笑,姜少坤表情严肃没有出声,秘书长王其华解围道:“陈书记踩着点儿,不算迟到!”

关于重大问题的讨论,目前公安局6.23案迟迟不结案,就是重大问题。

自从6.23案发生以后,公安局没有公开表过态,没有给各方道歉,也没有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出来,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在莞城积累了很多质疑了。

尤其是北粤商会在企业界的影响力极大,因为北粤商会的问题,莞城企业界对公安局的粗暴执法怨声载道。

从6.23的案子,渐渐蔓延到政府工商、税务、财政等等多个部门,企业界对政府工作懒政、不负责任、粗暴执法,越权执法等等行为长期积累的怨气,这一次全部得到了爆发。

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最近频频向政府反馈各种问题,政府现在面临的压力极大。

常务副市长简一国抱怨道:“各位,实不相瞒,因为一个6.23的案子,我们政府公信力受挫严重。本来我们现在就出在改革的当口,我们的改革很大程度上需要老百姓的支持和理解。

可是现在质疑声不断,不仅我们改革寸步难行,就是我们的工作推进也相当困难。

在这里我想郑重的跟各位领导汇报,我们必须要对6.23的案子有个结论了!”

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卫华脸色有些难看,他咳了咳道:“简市长,您觉得这个结论怎么下?我们现在依旧在紧锣密鼓的工作,公安工作有其复杂性,我们在办案的过程中有质疑我认为很正常。

至于因为公安工作的失误,影响到了其他单位的工作,我表示遗憾。但是我觉得政府公信力的问题,把责任归结在6.23的案子上是不公平的!”

简一国针锋相对的道:“卫书记,你既然提到了这一点。那我再说几句。公安局是政府部门,是需要严格执行政府命令的部门,你们的动作已经脱离了党和政府的领导。

现在面对这么多质疑,你们自己把头往后缩,你们指望谁跟你们擦屁股?”

卫华脸一红,怔怔说不出话来。

场面一下就冷场了。

陈京轻轻的咳了一声,所有的目光都向他聚焦。

6.23的案子能拖这么久,能够在舆论一片抨击和狂风暴雨中一直坚持住,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陈京。

陈京在莞城是个新人,可是这个新人的掌控能力极强,公安局内部曾经出现了短暂的分裂,但是这种分裂苗头刚露出来,陈京便轻松掐灭了。

对外,陈京公开宣称支持北粤商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他这个表态让局面变得微妙,让先前很多蠢蠢欲动的个人和团体不得不认真审视这句话的存在。

就连政府这边几个平常很牛气的常委,他们也一再的克制,他们明显没有把握和陈京直面交锋。

不得不说,陈京现在在莞城是个特殊的存在,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陈京是个很有意思的缓冲,他的出现让莞城政坛显得更复杂,也更多变。

可是今天,在这个碰头会上,公安局6.23案应该有个交代了。

时间拖得够长,消极影响够大,陈京凭一己之力,改变不了客观事实。

陈京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各位,在刚刚开会之前,我和6.23案的直接负责人丁副局长和陈立中副局长谈过话了。我的意思一贯明确,那就是公安局的案子要办,但是市委和市政府承担的压力不能太大。

不能因为公安局要办案,我们就都要跟着他们遭殃。

所以啊,我跟他们说了,让他们亲自出面向各方道歉!”

陈京轻飘飘的一句话,会场引起一股躁动。

陈京顿了顿又道:“我看这个事情小范围内处理比较合适。公安局也有公安局的脸面,咱们也有咱们的苦衷。普通民众有他们的诉求,我们的领导干部应该要改变工作方式,要放弃那种一贯高高在上的姿态。

该出面赔不是的,就一定不能吝惜面子。

6.23的案子,我们暂时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之前的消极影响先慢慢消除。等到时机成熟再结案不迟!”

他咳嗽了一声,话锋一转,眼神扫向在座的各位:“至于责任追究的问题。我还是一句话,有责任的在身的一律追究,我如果有问题,也要追究。只是时间方面嘛!还是可以缓一缓。

现在对我们来说,稳定最重要,节外生枝,动作过大都不利于大局!”

常务副市长简一国几次想说话,可是陈京斯条慢理的把话说完之后,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陈京话不多,但是句句说在点上。把大家的各种心思揣摩得很透。

该说的话,他都说了,处理的方式极其老到,无懈可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