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7章 牛鬼蛇神!

第九百八十七章 牛鬼蛇神!

轻轻的把茶杯放在姜少坤的桌面上,秘书小段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出门迎头就撞上了常务副市长简一国。

简一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段,市长心情不好?”

小段微微摇头,然后又点头,低声道:“市长在思考问题!”

简一国嘿嘿冷笑一声,缓缓的推门进去。

姜少坤正仰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简一国进来,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人坐起身来。

简一国道:“市长,我看咱们的公安系统太尾大不掉了。今天您过去视察,看他们是什么态度?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他们真以为公安局就可以牛得不把党委和政府看在眼里了吗?”

姜少坤淡淡的道:“老简,你冷静一些。我觉得今天视察反馈还不错。咱们做事情要设身处地的去向,面对批评,他们有点情绪,这都是很正常的。这年头谁没一点脾气,谁没一点性格?

好在结果不错,他们对批评虚心接受,而且还做出了检讨,我们应该理解他们!”

简一国脸色变了变,道:“他们这哪里是检讨?你看看这些检讨说的是什么?口口声声都说什么莞城是法制城市,一切都遵循法制办事,法律至上,司法自由,按照他们的意思,咱们政府管公安局,就是干扰了司法的自由了……”

姜少坤皱皱眉头,严肃的道:“你不要过分解读这些话,过分解读味儿就变了!”

简一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闷头不语。

他今天实在是气得不轻。

前几天他在市常委碰头会上强调公安局属于政府部门,应该要听政府的招呼。

可是自他那次发言以后,公安局的几个主要领导态度虽然软化了,但是却多次公开大谈法制建设,大谈法制城市的概念。

按照这几个领导的意思,法律至上,即使是政府也不能干扰司法,扰乱法律和执法机关的工作。

简一国刚开始还没明白这里面的关窍。

可是今早的一篇报道却直接打了他的脸,报道的标题叫《公安局谁领导?法律至上还是领导至上?》。

这篇文章很犀利的将矛头指向了最近狠批公安局问题的领导,其中在简一国看来就暗指有他,因为公安局要听政府招呼这话就是他说的。

现在倒好,这句大实话,现在却成了公安局尴尬地位的根本原因。

执法机关竟然不听政府的招呼?这让简一国觉得荒谬,他实在是气不过了,才跑到姜少坤这里抱怨一番。

姜少坤安抚了简一国一通,简一国气好像顺了一些,道:“市长,还是您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那些个小人计较,我和您比不了啊!”

姜少坤亲自送简一国出门,他重新把门关上,又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陷入了沉思。

事情反常必为妖,姜少坤思考问题比简一国要深入很多。

他总觉得市公安局的反应有些不对劲,而陈京的态度也让人难以捉摸。

这样的感觉让姜少坤心中不舒服,同时又颇为忌惮。

莞城的市长是他姜少坤,关于莞城改革发展以及整肃的问题,都应该以他为主,这应该是没有异议,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现在局面并不是这样,这是姜少坤不能容忍的。

局面必须改变,该敲打该纠正的必须纠正。

可是姜少坤却是一朝被蛇咬,对陈京心中还是有阴影。

他就想怎么用一个巧妙的办法,既能达到目的,自己又能置身事外?

他反复思忖,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

刚才简一国的牢骚给了他灵感,看简一国的劲头,估计这件事没完。既然这样,简一国肥胖的躯体应该是能榨出一点能量的,这个事就让他去往前冲吧!

“叮,叮……”

姜少坤伸手抓起电话。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姜叔吗?我涛子啊,您现在忙吧?我没打扰您工作?”

姜少坤微微蹙眉,旋即笑起来道:“哎呀,我说咱们院子里喜鹊怎么叫呢!原来是陆大董事长的电话来了。怎么了?突然打电话是有事?”

电话是陆涛打来的。

姜少坤和陆涛在省城就熟悉,自打姜少坤履新莞城之后,陆涛把这条关系把握得更牢了。

他三天两头就会拉姜少坤出去玩一次。

他人脉关系广,一方面方便姜少坤了解莞城,尽快的和莞城各条战线的精英人士建立个人关系。另外,姜少坤如此重的分量,也方便他建立更广阔的人脉关系。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和姜少坤是君子相交,同时又各得其所。

现在在莞城体制内外,知道姜少坤和陆涛之间关系匪浅的人不在少数。

“姜叔,今天省国土厅马处长来莞城了,开了一桌牌局。就想请您能够赏光,晚上咱们一起放松放松?”陆涛轻松的道。

姜少坤一拍脑袋,道:“马处长来了?那是稀客啊!”

他话锋一转,道:“可惜啊,今天实在没办法。我们晚上要开会,来不了了。最近很忙啊,都是你们企业界闹的,搞得我们工作很被动!”

陆涛道:“姜叔,您可不要将我们一棍子打死。我是充分支持您工作的,您有指示,我上刀山下火海,绝对不皱眉头!”

两人闲聊了几句,结束了通话。

姜少坤一个电话把秘书小段打进来,指了指电话道:“永庆,你记住啊。以后这类电话不要转过来,你能挡就挡下来,明白吗?”

秘书段永庆愣了愣,旋即神色恢复正常,道:“是的,市长我明白!”

刚才的电话是陆涛打过来的,段永庆毫不犹豫的就转了。

可是姜少坤却似乎……段永庆心中一突,他心想难不成市长是在故意的要疏远陆涛?

对陆涛这个人,段永庆还是很有好感的。

这人做事大气,出手大方,是个有气魄的人。

上一次段永庆的妹妹从国外回来找不到好工作,陆涛不知从什么渠道知道了这事,当即就帮助解决了。

段永庆为此很感激陆涛,而在后来也自然替他提供了很多方便。

可是如果姜市长要疏远陆涛,段永庆不用犹豫,自然也要和这个人保持距离。

官场之上不讲感情,只讲利益,段永庆永远得跟着姜少坤的步子走,不容他有哪怕丝毫的犹豫。

在电话那头,陆涛没能请到姜少坤,心情颇为烦躁。

他眼睛盯着岑大鹏嘴上叼着雪茄,大大咧咧的样子,心中更是不舒服。

岑大鹏就是个白痴,整天就只知道显摆,也不知当初省厅的人怎么就看中了他,竟然选他当线人,难不成他们就看不出这家伙是稀泥糊不上壁吗?

深吸了一口雪茄,岑大鹏把烟从嘴上拿下来,道:“我说陆董事长,您就别整天神神叨叨了!我跟你讲,没什么了不起的。莞城的旮旮旯旯,有哪一个地方我岑大鹏不知道?

别说是没问题,就算是有问题,那也是人民内部矛盾。

人民内部矛盾通过人民币都可以解决,能有多大的事儿?”

陆涛嘿嘿笑笑,道:“大鹏你倒是挺会安慰人的。不是事儿不事儿的问题,只是我总觉得别扭。自打这次莞城的班子重新调整以后,我总觉得有人好像是专门针对我们,大家不爽嘛!”

岑大鹏一手掐灭烟头,道:“我知道你说的谁,就是那个姓陈的副书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副书记而已,我们可以让公安厅再给他们加点压力,我倒想看看是他副书记厉害,还是咱们公安厅主管单位厉害。

卫华当什么狗屁局长?猪脑子一个,我看他当不了局长!”

陆涛一语不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仔细的盘算着。

他和陈京之间的芥蒂,他从来没忘记过。

他识陈京为眼中刺,肉中钉,陈京走到哪里,他就觉得待在哪里不舒服。

就像现在这样,公安局以前的几个老关系,他陆涛一个都联系不上了,这让陆涛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6.23的案子是个好机会。

可是这个机会出来了,怎么先前设想的那些种种,就没有一样准确到位呢?

卫华下台,陈京失势,这是陆涛脑子里面一直都很期盼的。

他暗暗的咬了咬牙,觉得应该再加一把火,不能够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鹏,你最近去省城一趟。把莞城的事情归拢归拢,给赵厅他们做个汇报。莞城的局面不能够继续这样下去了,如果再不改变,莞城连我们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陆涛淡淡的道。

他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皮箱,他拍了拍箱子道:“一点小意思,算是你的奖励,你拿去吧!”

岑大鹏接过箱子感觉很沉手,他掰开盖子往内一瞅,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满满一箱子全是钱,而是一沓沓全是美金,这么一箱子钱,至少价值一辆保时捷。

他吹了一个口哨,哈哈大笑,道:“董事长您太大方了,那我也不客气……”

卫华目送岑大鹏的背影消失,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眼睛中的阴狠之色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