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8章 抓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莞城公安局面临重重压力,陈立中建议采用欲擒故纵策略。

他和丁得均两人齐齐给各方登门道歉,道歉态度诚恳,坦诚坦率,但是这样的道歉却似乎无法平息各方被伤害的情感。

这一次北粤商会没有跳出来,但是作为莞城公安局调查的目标公司滨海贸易公司却召开媒体发布会,要求公安局解释他们被人“诬陷”的经过。

而在体制内,市长姜少坤视察公安局,给予了公安局严厉批评之后,省公安厅专门派出督导组,公安厅副厅长赵夏国担任组长,督导组进驻莞城公安局,

无疑,市政府和省公安厅的动作让莞城公安局的工作更加的举步维艰。

饶是陈京一向很沉着,他都忍不住多次拍桌子骂娘,情绪难以平静。

终于,省公安局督查组赵副厅长提出要跟陈京会谈,会谈地点在督查组驻地国人酒店。

赵副厅长陈京以前不熟悉,见面的时候,他发现对方脸色很难看。

从形象上看,赵夏国不像一般公安系统领导那么五大三粗,他个子不高,很瘦,眼睛很小,其貌不扬。

但是赵副厅长说话却是铿锵有力,说话的时候他一双手挥动频繁,样子像一只螃蟹。

他和陈京谈话,矛头直指6.23案。

他以一种很惋惜甚至是痛惜的语气道:“陈副书记,6.23案应该是我们莞城公安局近十年来最大的失误。这样的失误造成的消极影响对我们整个公安系统的公信力是极大的伤害。

我知道您是政法的主管副书记。对这么大的失误,我认为不仅我们公安厅,你们党委政府也应该要严厉处理相关责任人。

现在我们怎么重新调整莞城公安班子,如何挽回各种消极影响,这是我和你要谈的核心内容!”

陈京淡淡的道:“那依照赵厅长您的意思,你认为我们怎么调整合适?”

赵夏国摇头道:“具体怎么处理,我个人做不了决定。我这几天会返回省城,将莞城的各种问题如实的向厅领导反映,具体处理的问题厅党委会广泛征求意见之后再做决定!”

陈京沉吟不说话,过了很久。他冷不丁的道:“赵副厅长。你们督查组目前已经认定6.23案是重大失误,是这样吗?”

赵夏国眉头一皱,双手挥动,道:“怎么?陈副书记对这一点还有异议吗?抓捕走私分子。却干扰到了正常公民的生产生活。这么大的行动。却没有任何文明执法的理念。粗暴执法,打伤民众,案子却一点进展没有。

尤其是案子对准的目标。暴露出来却是咱们公安厅的线人。事儿没办好,却把我们自身的线人和暴露了,这不是乱弹琴吗?

……”

赵夏国的情绪很激动,一番话讲出来,让陈京听起来好像他的愤怒不止是针对公安局。

俨然是他对把公安局导向如此被动局面的主管领导表示了极端的不满。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敛去笑容,他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

他点点头道:“很好,公安厅督导组的结论我也想留一份作为存案。赵副厅长,对6.23案子的结论,我持保留意见。党内同志之间有分歧,应该是容许的吧?”

赵夏国一愣,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道:“陈副书记,地方党委政府和我们主管单位之间,最好是能够充分协调。唯有充分协调好,我们意见统一,才能够让咱们的公安系统规范化,才能够让公安队伍更加有战斗力。

当然,这个问题你我来谈都不太合适,我相信我们厅主要领导肯定会跟岳书记沟通,领导们的大局观我们是不用怀疑的!”

陈京皱皱眉头,心中一股火气噌一下就冒起来了。

赵夏国这是说的什么话?

他一方面是以省厅高人一等压人,省直单位了不起,省厅更是牛哄哄,他言下之意是陈京还没有和他们叫板角力的本钱。

另一方面,他却是暗讽陈京代表不了莞城市委和政府,陈京的强硬起不了作用,因为岳云松会就范。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赵夏国阴阳怪气,说话带刺儿,陈京本来想跟他就6.23案仔细沟通的想法就淡了。

他只是微微一笑,道:“赵副厅长,那很好!您回去安安心心的汇报,咱们没必要再就这个问题沟通了,希望你的汇报能够让省厅领导满意!”

陈京扔下一句话便起身告辞。

赵夏国也没有送他,只是眯着眼睛目送陈京远去……

……

省厅的调查有了定论,这个消息在莞城传开,公安局上下士气跌到了冰点。

卫华自然是不用说了,6.23案他要负主要责任,6.23被定性为重大失误,他的帽子百分之一百保不住。

而丁得均和陈立中两人,对这个案子如此定论,情绪也是相当的低落。

毕竟,平时市公安局内部怎么不和,怎么有分歧,但是大家都同处一个屋檐下,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莞城市公安局因为6.23案声誉扫地,公安局整个班子都颜面无光,如果是公安局班子继续调整,几个主要领导谁还有资格继续呆在现在的岗位上面?

所以,省厅督查组一走,公安局的三个主要领导齐齐就聚拢找到了陈京。

三个人都清楚,省厅有了结论,基本事情已经定型,大家在劫难逃!

但是,陈京可能还是唯一的希望,尽管希望不大,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有什么选择?

陈京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茶杯,眼神扫过三人严肃的面孔,道:“你们如果一直都像今天这么团结,市公安局的局面何至如此?现在火烧眉毛了,一下都狗急跳墙,开始懂得团结了?”

陈京话一出口,三人都显尴尬。

尤其是丁得均,他在公安局是个重大的不稳定因素。

他本来是想尽千方百计的把自己和6.23案撇清关系,但是陈京却硬是把6.23案子的火烧到了他身上,让他难以独善其身。

现在的局面,丁得均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6.23的案子他本来是等着看西洋镜,可是结局却是他自己惹了一身骚,现在反倒成了主要责任人了。

现在由不得他不和卫华和陈立中缓和关系了。

大家有共同的利益,面临共同的危机。

在利益和危机面前,个人的意气之争又算得了什么?

三人沉默,陈京又问:“老丁,你是资历最老的,对公安局和莞城的现状最为了解。目前的局面,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丁得均脸色变了变,苦笑摇摇头,道:“事已至此,省厅督查组都返回了,局面很难扭转了!”

他这一说,卫华神色黯然。

陈立中道:“真是功亏一篑,如果我们工作环境稍微好一点,我们一定会揪住滨海贸易公司的辫子。只要我们揪住他们的辫子,何至于这么被动?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咱们的对手魔高一丈,我们斗不过人家啊……”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道:“不要说什么魔高一丈,就是十丈,我们也要灭了他。立中,立刻回去部署,抓人!”

“抓人?”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呼,卫华最为激动,他脱口道:“抓谁?能……能抓吗?”

陈京瞪了他一眼,道:“这个时候还不动手,你犹犹豫豫想干什么?犹豫半个小时,事情就会不可逆转,一旦那样,情况就真糟糕了……”

陈京大手一挥,道:“我让你抓你们就抓。把程序给我走顺了,都是拘留!第一个要抓的是滨海背后的老板岑大鹏,另外一人就是北粤商会那个闹得最凶的

李国展,把两个人给我抓起来,24小时必须要把问题搞清楚。

我就还真不信,这个世界可以指鹿为马,黑白颠倒。

我还是一句话,抓了人责任我来担,但是前提是你们流程要走清楚。必须符合法律程序,办法你们自己去想。我还真不信你们干了这么久的公安,就找不到一个合理抓人的理由!”

“可是……陈书记,如果……万一……那个……”丁得均颇为迟疑的道。

因为太过吃惊,他语无伦次,不知道怎么表达好。

陈京的命令让他太吃惊了,太颠覆他认识了。

在这个时候突然抓人,无凭无据,这人一抓,后果有多严重?

另外,刚刚省厅督查组对案子有了结论,他们前脚刚走,市公安局就立刻抓人,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万一这个人抓了以后,最后能够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倒也罢了,万一抓人之后,查不出问题来,最后如何收场?

可是陈京没有给他任何迟疑的时间,他伸出手指在空中虚点几下,道:“你们听不明白我的话吗?我要求你们立刻、马上抓人!”

“是,我立刻去办!”陈立中大声道。

他和陈京打交道多,深谙陈京的性格。

陈京做事向来都是出其不意,过去有很多事实证明,陈京的出其不意最后大获全胜,在陈立中看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