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0章 急煞各方!

6.23案风云突变,全省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了莞城市公安局身上。

6.23案究竟是怎么走向,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在此时此刻,市公安局的表现不仅是媒体和公众感到不可思议,就连省公安厅还有莞城市委和政府都目瞪口呆。

很有意思的一幕出现在省公安厅的内部会议上。

省公安厅召开班子会议,副厅长赵夏国率领的督查组向党委班子汇报莞城6.23案的案情经过。

在汇报会上赵副厅长明确了6.23案系莞城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所犯的一次严重错误,督查组已经基本查清这次错误从冒险决策到具体实施的全部过程。

赵夏国将这次督查组整理的所有材料详细的向省厅班子做汇报。

就在赵夏国汇报中途,省厅办公室汪清突然进到会场,在会场他低声的在金厅长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

厅长金连文当即色变,他摆手示意汪清离开,然后他狠劲的咳嗽了两声,眼睛很锐利的看向赵夏国。

赵夏国丈二摸不到头脑,下意识的问道:“厅长,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金连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督查组连篇累牍的材料道:“你这些材料是自己做的,还是真的得到了莞城市公安局以及莞城当地党政领导的认可?你和他们对案子的判断是否一致?”

赵夏国以为是有人私下里向金连文打招呼。

他看金连文的脸色,也像是有人在走上层路线。对此,赵夏国已经有了准备。

他顿了顿,一本正经的道:“厅长,我们督查组所有的材料都是以事实为根据的,每一份材料,每一个结论都经得起推敲。6.23案影响太恶劣,暴露了莞城公安局内部存在严重的管理、思想、团结等多方面的问题。

我们……”

他话没说话,就被金连文嘿一声打断了,金连文冷冷的道:“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现在告诉你。你前脚刚走。莞城市公安局立马就逮捕了6.23案涉案的几个关键人物。包括你刚才说到是我们厅里线人的滨海贸易公司的幕后掌控者岑大鹏。

还有你刚才提到的北粤商会的会长李国展,你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你不要告诉我莞城地方党委政府和公安局的主要领导都得了失心疯了!”

赵夏国一愣,一下从椅子上跳起身来,睁大眼睛道:“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金连文眼神冷冷的瞅了他一眼。让他浑身一激灵。他怔怔半晌。突然道:

“厅长,我明白了,这应该是莞城陈京搞的鬼。在督查组返回之前。我和陈副书记谈过话。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人很高傲,不好说话。他……他……胆子太大了。”

另外一名副厅长章一群冷不丁的道:“老夏,你的意思是这个陈副书记得了失心疯了?”

章一群这么一冷句冒不出来,会场上就有人感到好笑,有人甚至笑出声来。

赵夏国连唰一下变得通红。

在省厅内部他和章一群之间的竞争是很激烈的,金厅长马上年龄到线,他和章一群都盯着厅长的位子。

以前两人之争多数表现在暗处,但是近期却越来越表面化了,章一群这句话无疑是不放弃寒碜和打压他的机会。

赵夏国感到颜面受损,恼怒间他喝道:“6.23案我们已经调查得很清楚,如果这次莞城的行动证实我们调查有问题,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

章一群抓住了赵夏国的辫子,哪里会轻易的放手,他呵呵一笑道:

“现在不谈责任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今天开了这么久的会,纯粹是瞎耽误工夫了。既然案情突变,咱们关在这里开会哪里能起到丁点儿作用?”

他这一开口,跟他比较近的与会人员又不严肃的发笑。

金论文皱皱眉头,摆手道:“散会,散会!一群,你也把这个案子给我盯着点。不要指责下面闹笑话,回头来自己才真正的闹了大笑话……”

省厅上演了如此有意思一出。

在莞城市政府,也有颇有意思的一幕。

省政府班子会议,讨论各副市长分管工作阶段性绩效情况。

在这个讨论中,一方面姜少坤是要了解莞城各方面工作的进展情况,另一方面,他也要借这个机会,把他执政莞城以来所获得的工作绩效尽快的统计出来。

现在的莞城需要信心,政府有作为有成绩,这是很能提振信心的。

当然,对姜少坤来说,意义不止于此。

他需要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尤其是人事权。

在今天的会议最后,他就将目标指向了市公安局。

用他的话说,目前市局必须要严肃整顿,要彻底改变。

市公安局要达到市委和政府的要求,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市公安局班子必须还要大调整,要有更强有力的领导。

他这个讲话,有很浓的要插手市局人事的味道。

而他表了态,大家发言一下变得踊跃积极。

尤其是常务副市长简一国,他的发言长篇累牍,把他的那一套市局和政府关系的理论在会上做了详细的陈述,而且他还带有很强的个人情绪,毫不忌讳的指出陈京在主管公安局工作的过程中,所犯的严重错误。

陈京的错误包括任人唯亲,选人不当,他声称一个用人不当,损失的是整个公安局乃至莞城的社会形象,这样的代价太大了。

政府班子会议散会后,简一国又留下来和姜少坤单独谈话。

而就在单独谈话的过程中,市局抓人的消息传递过来了,简一国和姜少坤两人当即呆若木鸡。

尤其是简一国,他立刻抓电话打了四五个电话,消息确认了再确认,经过多次确认,他终于可以认定,市局在最后时候放出了厉害的杀手锏。

这让他恼羞成怒,拍着桌子跟姜少坤说:“市长,他们只是赌徒行径,这是陈京在孤注一掷。陈京一贯就是这个风格,做事喜欢走极端,通常都缺乏深入思考。你看看他们这是干的什么狗屁?

贸然抓人,事先没有任何证据搜集,这不是要把乱子继续做大吗?

他们难道还嫌以前的乱子还不够大?”

姜少坤面对简一国的愤怒,反应有些意兴阑珊。

他只说了简短的一句话,四个字:“拭目以待!”

姜少坤回到自己办公室,不知为什么,他心中渐觉有些焦躁,他把秘书段永庆叫过来,语气低沉的道:

“小段,你马上去我家里一趟,你让你嫂子到我书房,把案头的那个白色盒子给我拿过来!”

段永庆愣了愣,立刻点头道:“是,我马上去!”

姜少坤无力的摆摆手,段永远缓缓的退出去,姜少坤吐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顾感叹了一句:“陈京果然出其不意,看来老领导说的不错啊……”

姜少坤拿出自己的电话薄,他一页一页的看。

翻到有一页,上面有个很清楚的名字陆涛。

他皱了皱眉头,从案几上拿出一支笔,在陆涛名字上使劲的画几笔,然后又将其后的电话号码彻底涂掉。

他似乎还觉得不妥,他干脆把整页纸都撕掉了,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恰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他一看来电,脸色猛然一变,顿了好久才接电话。

“姜叔,我小陆啊!”陆涛的电话来得这么快?

姜少坤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小陆,我正在开会,有什么事儿?”

陆涛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很急促的道:“姜叔,我想问问,莞城公安局现在想干什么?他们也太无法无天了吧!他们这般作为,是不是想把咱们这些兢兢业业参与莞城建设的企业家全部都赶跑?

他们凭什么抓人,咱们企业家的人身权利能不能得到合法的保障……”

他唧唧歪歪说了一大通,姜少坤皱眉道:“小陆,现在我开会,这些抱怨的话不起作用,最终还是要看结果……”

陆涛一听姜少坤这么说,他有些急了,道:“姜叔,您可要制止公安局这种乱抓人的行为啊。你是市长,不能够失去对局面的掌控。再说了,国展和大鹏你都是熟悉的。

这件事情背后的陈京估计是要借此机会向您发难……”

姜少坤一听陆涛说得越来越不想样子,他厌恶的皱皱眉头道:“好了,先这样吧!回头再说!”

他挂断电话,脸色渐渐的变青。

而在电话那头,陆涛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盲音,他气恼得将电话使劲的摔在了地上。

岑大鹏突然被抓,李国展突然被抓。

这两个人出事,让他心里一下像踏空了一般,异常的没着落。

虽然他判断这次公安局可能没有充足的证据,而岑大鹏和李国展都是老江湖,应该不会出问题。

可是,凡事哪里能不想万一?

如果万一有问题,或者是万一这两个人中随便有一个人乱说话,这后面引发的后果是他不敢想的!

陈京?

陆涛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的拳头不由得狠劲的捏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