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1章 生死一线!

第九百九十一章 生死一线!

一个白色的盒子,盒子很精致,有浓郁的东南亚风情。

姜少坤用手轻抚盒子的表面,忽然一按前面的按钮。

盒子的盖子猛然弹起来,露出了里面的一团绿。

盒子里面是一座翠绿色的山子,雕工精致,美轮美奂,材质是缅甸老坑翡翠,下面有加利拍卖行出示的鉴定书,这么一个东西价值百万以上。

姜少坤喜欢玩收藏。

其中玉石翡翠的收藏是他的最爱。

而这尊山子,他入手之后更是经常把玩,常常爱不释手。

“让艺术蒙垢!”姜少坤喃喃的说了一句,伸手把盖子盖上。

这尊东西如此美轮美奂,此时却成了烫手山芋。

送这尊东西的人是陆涛,陆涛敢下血本,姜少坤却因一时的大意,把这个东西入手了。

姜少坤脑子里面现在很清楚,他必须尽快做出决断,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否则一尊山子,一尊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带给他的可能是难以预料的灾难。

姜少坤在官场上摔打了这么多年,人情世故早已看透,陆涛这个小子迟早要出事,这是他最近的判断。

而这次6.23案的反复让他下定了决心,他必须要和此人划清界限了…………深夜,莞城西郊永和区拘留所,拘留所在西郊的一处重要据点这几天被市局接管。

已然是凌晨了,陈京的车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据点里面。

这里是一处四面高墙的院子。

如果不是外面的高墙,这处院子雅致得让人会想起京城的四合院。

但是这里不是四合院,这一点从进门开始的层层岗哨就能看出来。

在院子中心位置,陈立中、丁得均两人站得标杆笔直,神情分外的严肃。

陈京从车上下来,两人齐齐凑过来。

陈京扫了两人一眼,道:“审讯工作还是没有进展吗?”

丁得均双眼通红,摇了摇头道:“书记,这两块骨头难啃,都是老江湖,各种审讯办法对他们没有什么效果!”

陈京扭头看了他一眼,丁得均现在对陈京的称呼是他跟陈立中学过来的。

一般莞城官员习惯叫陈京陈书记,在书记面前冠上姓,实际上是对副书记的尊称,用来区别市委书记岳云松。

可是陈立中一向都直接称陈京为书记,这一方面是他的老习惯,更多的是一种亲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丁得均也直接称陈京为书记了,一个“陈”字他省得很自然。

陈京挥一挥手,道:“进去吧,进去谈!”

院子里面一处很简单的会议室,陈京坐在主位置上,他用手敲了敲桌面,道:“公安局内部的问题人员摸清楚没有?有几个!”

陈立中一听陈京这话,眼神中露出兴奋之色道:“书记,搞清楚了。一共有五人,最可恶的是市局办公室主任廖金,这家伙位置太关键,难怪市局的行动对外面没有秘密可言,都是这家伙在泄密!”

陈立中顿了顿,道:“书记,很惭愧啊。如果不是您的部署,我们至今还发现不了内部问题。您提供的这个通讯监控设备立了大功,这东西我们省公安厅估计都没这么先进……”

陈京不置可否的笑笑,道:“很好,虽然工作没有进展,你们精神面貌比我想象的要好!”

陈京把目光投向丁得均,道:“老丁,连续几晚都没休息吧?”

丁得均如实的道:“睡不着!”

丁得均这几天的确睡不着。

他干公安今年已经差不多有二十个年头了。

这么多年他大场面没少经历,大案要案也办了不少,但是从来没有办过这么没底,风险这么大的案子。

人抓了,审讯没进展,按照规定,24小时就要放人。

如果现在把人放出去,什么狗屁结论都没有,一切白忙活,反倒是大家都要玩完,这样的压力让他几乎感到绝望。

但是丁得均现在发现自己竟然还能镇定。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陈立中的影响。

陈立中神经太大条,形势如此严峻,他却整天还嘻嘻哈哈,工作干得浑身是劲儿。

丁得均心中就奇怪了,他不明白陈立中是哪里来的信心!

后来他发现,陈立中对陈京似乎有一种不正常的崇拜,好像有陈京在,天就塌不下来似的。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荒唐,而正是由于这种荒唐,让他到目前为止,还能挺住不崩溃!

监控通讯的事儿丁得均不知道,陈立中和陈京的对话让他很吃惊。

他的心迅速的往下沉,瞬间明白陈京手上果然还是有杀手锏的。

陈京以一种很平和的语气道:“监控设备是我托了层层关系搞过来的,军方总参的东西,这个事儿要绝对保密!”

陈立中和丁得均对望一眼,陈立中反应还算平静,丁得均却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总参是什么地方他当然知道,而陈京的神通广大才是真正让他震惊的地方。

总参的设备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弄到,陈京究竟有什么背景?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他想这些问题的时机,陈京和陈立中简短交流过后,陈立中便出去了。

过了几分钟,两名精干的警员便带来了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人,丁得均一眼就认出这人是局办公室主任廖金。

廖金一看到丁得均,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嚷道:“丁局长,您要给我做主啊,我冤枉……”

陈立中在一旁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将廖金打得一踉跄,脸上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见,鼻子里面血狂飙:“吃里扒外的东西,如果按照当年老子在战场上的习性,就该直接崩了你!”

丁得均吓得一跳,陈立中的大胆和匪气让他手脚有些慌乱。

现在公安局早就在倡导依法办案,陈立中这种做派还停留在八十年代,这一巴掌下去……丁得均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但是主位上陈京没动,他也不好做出任何反应。

陈京一巴掌,廖金眼睛跌落在地上,嘴巴却闭上了。

两个人把廖金羁押到近前,丁得均才看清廖金脸上乌青不止一处,看来陈立中在此之前就有过动粗。

廖金安静了,脸色变白,他一直都从事文职,平常肚子里货色不少,给人的印象是文采风流,律法条文倒背如流。

可是今天陈立中的一巴掌,却把一个能说会道的他给打蒙了。

丁得均都不得不感叹,一物降一物,拳头巴掌解决问题果然直接,要不然凭廖金的气焰,这个时候还不翻了天?

陈京的神色很柔和,他先斯条慢理的给廖金放了一段他的通话录音。

廖金静静的听着,脸色越来越白,他嘴唇掀动想说话,陈立中在一旁喝道:“闭上你的嘴,没让你说话你少吭声!”

估计是被陈立中的匪气给弄怕了,廖金乖乖的把嘴闭上了。

陈京从桌面上拿起一部电话递给廖金道:“有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现在拨电话,就打给陆涛。语言你自己组织,重点有两条,第一条,关于岑大鹏的审讯,有了重大突破。

第二条,姜少坤市长他靠不住,昨天晚上,姜市长去了纪委,回来立刻就到市局做了严查6.23案的指示……”

廖金眼神空洞的看着陈京。

陈立中瓮声道:“你还等什么?是不是等书记给你拨号?”

廖金双手发抖,把电话拿在手上,酝酿了一会,终于拨通了免提电话。

电话一接通,廖金突然变得很冷静,他压低声音道:“陆总,晚上打扰你了!”

陆涛的声音很急促:“老廖,什么情况?”

“情况很不妙,岑大鹏的审讯有大突破,他交代了6.23案走私船的具体航向线路,局行动队已经按照他提供的信息找到了货物仓库,货品部分已经扣押了!”廖金道。

电话那头陆涛沉默了……廖金沉吟了一下,又道:“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晚上九点的样子,姜市长来局里做了指示,要求严办6.23案。”

说到这里,廖金故意拉长声音:“还有一个小道消息,据说今天下午姜市长寄送了东西去省纪委……”

“什么?”陆涛反应遽然变得激烈,“你这个小道消息是瞎编的吧!”

廖金道:“具体准确性我没法确认……”

他沉吟了一下,话锋一转道:“好了,陆总,我不能说太多。我们现在都被封闭管理,随时有人过来,就这样吧!”

廖金将电话挂断……陈京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对着外面喊了一声:“米少校,进来吧!”

冷不丁,门口像幽灵一般出现了一个影子,影子走近,大家才看清对方是个瘦个子军人,其貌不扬。

陈京站起身来道:“米少校,再加上这段电话录音,应该差不多了吧!”

被称为米少校的瘦个子点头道:“东西半个小时就能出来!”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去,丁得均和陈立中都一头雾水。

陈立中忍不住道:“书记,这是什么牛人?”

陈京莫测高深的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在总参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