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2章 绝大考验!

第九百九十二章 绝大考验!

清晨,太阳从东方缓缓的升起。

今天是个艳阳天。

今天对莞城来说注定了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6.23案出现大转折,莞城警方逮捕嫌疑人今天将过二十四小时。按照法律规定,逮捕羁押犯罪嫌疑人24小时必须把嫌疑人羁押原因和羁押地点告知家属极其律师。

而岑大鹏以及李国展的律师均认为两人并不存在违法行为,警方对其限制自由应该属于问询性质,按照法律规定,警方对案情相关人员问询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

在二十四小时内如无法证明被问询人员涉案,必须要将被问询人员释放。

一大早,市公安局以及莞城市委和政府机关门口聚集了很多人。

有一部分是媒体记者,还有一部分是嫌疑人家属亲友朋友,其中北粤商会就拉了横幅在公安局门口聚集,要求释放李国展。

一大早形势就如此紧张,莞城警方高度重视,紧急集结了一百多名防暴武警维持现场秩序。

相比这些外在的压力,来自上层和体制内的压力更是让市公安局难以承受。

省厅的督查组去而复返,督查改成了督导,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夏国负责6.23案的督导工作。

他到莞城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莞城市公安局,要求看案子的卷宗和审讯情况。

除了赵夏国以外,省政协对莞城警方也施加了极大的压力。

李国展是马上要当选省政协委员的候选人,省政协已经弄了他的材料,按照他们官面语言的说法,他们对案子非常重视,也希望莞城警方能够公平、公正的把案子办理好……所谓公平、公正,实际上就是逼迫莞城警方立刻要拿出证据和事实出来,要把其涉嫌犯罪的情况通报,否则就得放人。

莞城内部,从区县到市委和市政府,躁动剧烈。

莞城市委常委,走马河区区委书记张平华连续两天都奔走在莞城主要领导和离退休老干部中间,主要是对莞城公安局不顾大局,不顾社会影响,肆意粗暴的抓人行径提出严正的抗议。

他声称无论是北粤商会还是滨海贸易公司,都是走马河区在这几天重点招商引进的企业。

其中北粤商会在走马河的投资总值高达十个亿,每年能够为莞城带来财税收入近亿元。

对于这样有影响力的商会和企业集团,理应受到地方保护,可是莞城公安局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造成了很极端的消极影响,这是和莞城一贯的经济和社会政策背道而驰的。

上面压力巨大,内部又翻了天,莞城市公安局几乎成了公敌。

如果今天再没有一个合理解释,莞城公安战线主要领导必定会遭遇具体解职,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永和区拘留所,连一向很乐观的陈立中神色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一拍桌子,怒声道:“什么他娘的二十四小时。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岑大鹏和李国展两人都在死撑,他们心中很清楚这个二十四小时。我还是怀疑咱们拘留所里面有内鬼。

如果不是这个二十四小时,他们绝对早扛不住了,肯定要交代!”

丁得均双目通红,一语不发。

卫华脸色很苍白,嘴唇连连掀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三个人中间,弥漫着一股很绝望的情绪。

昨天一整晚,三个人都亲自参与案子的审讯工作,尤其是陈京请了总参的专家整理了大量的材料,其中有音频材料和文字材料,这些材料都是通过最先进的技术手段做出来的。

这样的材料足以击溃那些间谍们的意志,可是昨天一整晚,岑大鹏和李国展两人都同时封口。

不管陈立中几人怎么审讯,如何出招,他们都以沉默应对。

艰难的审讯工作一直持续到天际出现一抹亮光,新的一天到了,随着旭日的东升,这次惊天逆转的案子的成功率在迅速的清零,到现在几乎是没有办法可想了。

三个人都站着,眼睛盯着旁边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面,陈京在打电话。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三人都不清楚陈京在和谁通话,但是在他们想来,到了这样的时候,谁还能挽救市局的命运?

此时的陈京,心情也非常复杂。

他在作出颠覆6.23案子之前,他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预想到了困难会很大。

但是他没有想到困难会这么大。

不止是公安局的审讯工作难度大,来自社会的压力,来自体制内的压力几乎让大家难以承受。

公安局的工作受到全面干扰,公安局内部问题不断。

陈京安排让人把岑大鹏和李国展调到了这么偏远的地方,这两个家伙还是有神通和外面传递信息。

莞城公安局内部管理千疮百孔,对外面,对那些所谓神通广大的人已无秘密可言。

现在的局面,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困难,陈京也遭遇到了他履新莞城以来最严厉的一次大考。

6.23案是他分管政法以来的发生的大案,在几个关键的节点上面,陈京都做了关键性的指示,尤其是决定逮捕岑大鹏和李国展把案子推向逆转,这都是陈京亲自决策的。

如果最后这个案子没成功,陈京还有什么威信继续担任莞城市委的领导工作?

陈京骨子里面是个犟脾气,牛脾气,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可以说是四面楚歌的局面,这样的局面却不能让他有丝毫退缩。

不仅他不退缩,反倒是激发了他内心的凶劲、狠劲。

在此之前他已经通过方连杰的关系找到了总参帮忙,现在危机时刻,恰好他可以利用方家在军方的影响力,做最后一搏。

他在休息室打了三个电话,其中有个电话是打给粤州军区军纪委侯小亮大校的。

侯小亮和方连杰关系匪浅,在西北一系中,方连杰和年轻一代的很多人关系微妙。

唯独他和侯小亮一直很铁,两人几乎是不分彼此。

也不知方连杰给侯小亮说了一些什么,陈京的电话过去把情况和侯小亮一说。

他竟然爆了一句粗口,然后道:“这个事儿包在我身上了,你告诉我你人员羁押的位置,十分钟我让人过来把人带走。正好,现在不是打击走私热潮吗?我们也在军内严打这方面违纪行为。

这次咱们军地合作,打一个漂亮仗,我就还真不信,竟然还有案子镇不下来!”

陈京道:“侯主任,你有绝对信心?这么办法在法律上能不能站住脚?”

侯小亮哈哈一笑,道:“陈书记,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如果这点小事我都办不妥帖,连杰回头还不剥我的皮啊!”

结束和侯小亮的通话,陈京挂断电话坐在沙发上等待,待到过了十分钟的样子,他推门出去,卫华三人迅速围拢过来。

陈京扫了三人一眼,淡淡的道:“老卫,你跟我一起去市委,丁局和立中两人就在这里待着!”

陈京看看表,道:“五分钟以后我们出发!”

陈京话刚落音,门口三声喇叭响。

陈京冲三人招手,他领头一行四人一起到院子外面。

一辆挂着“军00222”车牌的军车停在门口,从车上蹦下来三名精壮的士兵。

三人齐步走过来,同时抬手行礼,领头的士兵大声道:“首长,我们奉命过来带人!”

他递给陈京一张条子,陈京瞟了一眼,上面有侯小亮的亲笔签字。

陈京回头冲陈立中挥手道:“把人交给他们,这里够偏僻,但依旧不安全,我们需要更为安全的审讯环境!”

陈立中嘴巴张得老大,半晌才回过神来,眼睛中迸发出兴奋的光芒,道:“是!”

他热情的上前道:“三位,请把车开进去,我带你们去领人!”

车开进院子,院子外面剩下三个人。

丁得均和卫华都还没怎么回过神来,但两人看向陈京的眼神却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

虽然事情的后续进展现在看不清楚,但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两人心中本来已经绝望的心思,顷刻便又活分起来了。

信心这种东西很微妙,一旦失去信心,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顷刻之间就被抽干,变得完全萎靡。

但是,信心一旦滋生,却能迸发出无尽的能量出来。

在几分钟之内,卫华和丁得均眼中就有了神采,尤其是一直脸色苍白的卫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镇定自若,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竟然发生了奇迹般得变化。

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的停在陈京的身边。

三哥从驾驶座上下车,帮陈京拉开车门。

陈京冲卫华挥手道:“老卫,我们该走了!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等急了!我们再不出现,担心有人要狗急跳墙啊!”

陈京说罢,冷冷一笑,钻进车后座。

卫华也迅速钻进来,他道:

“让他们等一等好,我们可以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想狗急跳墙。急着跳墙的狗,都是值得深度怀疑的狗,咱们6.23案是个契机,把握这个契机,背后挖掘出来的绝对是大鱼……”